惨死重生,嫁禁欲皇叔被宠疯了
惨死重生,嫁禁欲皇叔被宠疯了

惨死重生,嫁禁欲皇叔被宠疯了

含瑶光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更新时间:2024-05-31 22:27:01

(群像文+男女主双重生+男二上位+追妻火葬场+权谋+家国情怀+穿越女配57章出现)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前世,林听晚以为只要遵从陛下的旨意嫁给太子便会保林家无虞。 可,世子为了救她被圣上赐死,兄长莫名死在了边关,父亲在战场被俘,五马分尸,而她死在了一个下雪的冬日。 一朝重生二十年前,林听晚发誓,再也不嫁裴晏礼,宁可林家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林家。 …… 前世,裴晏礼刚登上皇位,朝中局势不稳,大臣各处施压,裴晏礼想,再等等先委屈泱泱一段时间。 却不曾想,这一等,便是天人相隔。 一朝重生,裴晏礼想,这次不等了,一定要好好对泱泱。 却不曾他前世的皇后和他皇叔越走越近。 …… 镇北王与林听晚成婚的那天,轰动了整个上京城。 寒冷的冬日,裴晏礼哭红了双眼,他的泱泱以后便是别人的了。
目录

20天前·连载至低二百四十三

第一章 剜眼重生

  大年三十,上京城落下大雪。

  天仙碧玉琼瑶,点点扬花,片片鹅毛。

  长乐宫。

  “剜了她的眼睛,本宫瞧着碍眼!”

  一身华服的方与乐带着四个宫女进来了。

  两名宫女控制住林听晚,剩下的两个一个把着她的脸,一个手中拿着尖锐的匕首。

  “放开我,我是皇后,你们可知谋害皇后是要诛九族的大罪?”

  林听晚试图挣开几人的控制,却是徒劳。

  “你贵为皇后又如何,陛下还不是夜夜入我帐中。”说罢,方与乐冷笑一声。

  那尖锐的匕首刺了过来,剧痛席卷全身,须臾之间,两颗眼球滚落到地上,被宫女捡起,奉给方与乐。

  “拿出去喂狗。”方与乐捂唇娇笑。

  林听晚虚弱躺倒在地上,不甘道,“方与乐,皇上不在宫中,你竟敢弑后!”

  方与乐轻笑一声,毫不在意,“姐姐你可莫要怪我,这可是陛下赐给你的。”

  “还有你那寄养在太皇太后身边的儿子,早就死了,这么多年你都被蒙在鼓里罢了!”

  林听晚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裴晏礼同她说,宫里不太平,才把团子送到太皇太后身边教养。

  所以她这么多年才没去看一眼。

  是她害了她的孩子!

  方与乐捂唇轻笑一声,缓缓开口道,“对了,今日晌午,边关的捷报传来了,林将军的尸首找到了,可惜……”

  “只找到了林将军一只胳膊。”

  林听晚身子再次下坠,匍匐在地面上,眼眶里不停地流出血水。

  突然,方与乐伏下身子,用力抓住林听晚的发髻,扯的她头皮生疼,“姐姐,你可知林将军通敌叛国的信件是谁送给了我哥哥,我哥哥又献给陛下的吗?”

  林听晚咬着银牙,已经猜到了答案,她林家满门忠烈,竟出了一个白眼狼!

  方与乐娇滴滴的笑笑,道,“是你好妹妹林棠宁,让她爹送来的。”

  “方与乐,你们方家与狗皇帝如此对我林家,你们不得好死!”

  林听晚用尽全身力气咒骂,浑身不住的颤抖。

  方与乐丝毫不生气,起身朝宫女示意,“姐姐,你一生最爱喝银耳莲子羹,陛下特意赏姐姐一碗银耳莲子羹,让本宫给姐姐送来。”

  说罢,便端起银耳莲子羹便往林听晚嘴里灌。

  一碗下了剧毒的莲子羹咽下,林听晚的意识渐渐模糊。

  她的眼前一片黑暗,双目的疼痛和身体撕裂的疼痛让她蜷缩着身子。

  父亲、母亲、哥哥,团子,我来找你们了……

  ……

  林听晚猛然睁开了双眼,鬓角处浮现出一层薄汗。

  红木雕花大床极其鲜艳,被绸缎覆盖在床塌上,红色锦缎包裹着林听晚。

  床塌边紫金条案上摆放着一盏香炉和书卷,墙上挂着一幅水墨画,山水葱茏,一片青青之色。

  林听晚愣住,迷茫的打量着四周,这屋子她再熟悉不过了,是她自五岁开始生活了整整十年的林府。

  可她方才明明死在了长乐宫,又怎会在此处?

  “小姐,你可算是醒了。”绿衣丫鬟瞧见林听晚坐起身子,连忙快步走到床塌前,“等会便要用晚膳了。”

  林听晚看着眼前的玉竹,神情茫然了片刻,脑袋里嗡一声。

  玉竹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双颊微红,约莫十七八岁年纪,

  元建十三年的时候,南蛮攻打永晋,当时是她嫁给裴晏礼的第三年。

  这场战役,裴晏礼有如神助,势如破竹,无人能挡,南蛮很快便被逼上梁山,狗急跳墙。

  竟打起了拿捏裴晏礼软肋的想法。

  说起来林听晚觉着可笑,不知那蛮人从何处知晓裴晏礼同她琴瑟和鸣,举案齐眉,日日把她放在心尖上。

  南蛮派出在上京之中的细作劫持林听晚,以威胁裴晏礼之用,却不曾想到,裴晏礼并不在意她的生死,反而率领大军大举进攻,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当日便是玉竹假冒了太子妃的身份被那蛮人掳了去,最后南蛮大败,林听晚找到玉竹的时候,她已经死去多时,因生前被蛮人泄愤,身上甚至没有一寸好皮,死相凄惨,身下已经撕裂开来。

  “玉竹,你站在此处做甚?还不快给小姐更衣?”连翘端着鱼洗缓缓走了进来。

  林听晚有些迷茫的望着连翘。

  连翘在林家被传通敌叛国之时,为了出宫给林将军传消息之时被裴晏礼的人发现,竟将她放在蒸笼里活活蒸死,当时林听晚就站在一旁,能清晰的听见连翘的尖叫声,而她却被禁锢着,无能为力。

  也是从那以后,林听晚夜夜都会梦到连翘和玉竹,再没睡过一个好觉。

  玉竹和连翘都是为她而死。

  林听晚的眼眶霎时间便红了。

  可她两人早便死了,她还能见到两人,莫不是,她重生了?

  快步走到铜镜前。

  只见铜镜中的女子明艳容颜,螓首蛾眉,美目盼兮,皓腕凝霜雪,两脸夭桃从镜发,一眸春水照人寒。

  自从林家出事儿以后,她便整日日日寡欢,药石无医,人也是愈发消瘦,到她死时,已然瘦的没有人样了。

  林听晚怔怔的望着铜镜,她瞪大了眼睛,转头死死望着连翘和玉竹,道,“今夕是何年?”

  两人对视一眼哑然失色,但玉竹还是开口道,“小姐,如今是元建六年。”

  元建六年,她记得清楚,此时她刚十五岁,她此时还随着爹爹和哥哥在凉州。

  若是玉竹还活着,那么爹爹和哥哥呢?

  林听晚扬声道,“更衣。”

  换好衣裙,林听晚快步走到院内。

  白雪飘飘,冬日寂静,脚下的雪很松软。

  院内种植着大片的松柏,厚厚的雪覆盖在它们的枝叶上,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

  竟是如此。

  此时已到了傍晚,宅院里开始点亮了灯,灯光泛黄,照亮着一间间屋门。

  林听晚快步行至正厅,可厅内却不见林明谦和林钺鸿的身影。

  林听晚焦急看向站在一旁的丫鬟问道,“老爷和公子去了何处?”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