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骗之名:拯救恋爱脑
以骗之名:拯救恋爱脑

以骗之名:拯救恋爱脑

努力填山中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2-04 22:38:23

我今天来呢,是打算和大家宣布一件事,我有男朋友啦!他还是京大的哦,每年收入至少有七位数!
目录

28天前·连载至NO 2 拯救恋爱脑

No 1 出门在外,身份都是自己给的

  追查一个职业骗子多年,结果他却摇身一变,成了某富二代的未婚妻。

  他诈骗了那富二代三十多万,但对方却哭着表示只爱他一个人,迎男而上也可以。

  此人把富二代骗得倾家荡产,然而却依旧有人为他求情。

  “求你了,是我拜托他这么做的,放过他好么?”

  1

  追查了伊夜好几年,我终于在某条街上获得了伊夜出现的线索。

  此人乃诈骗惯犯,由于性质都不算恶劣,每次都只是批评教育一番就把他给放了。

  这次和以往不一样,性质更加恶劣,他诈骗了一位富二代三十万彩礼钱后,就突然消失了。

  那富二代找到我们的时候,我们都知道他肯定是被伊夜骗了。然而对方坚持自己只是想找人,想拜托我们把伊夜给找出来。

  我本职工作是某家大厂的程序员,在某次无意间,帮助青鸟侦探事务所破了某个让他们头疼的出轨委托后,他们就经常会找我帮忙。

  这次也是一样,事务所负责人李林又碰见个极其难搞的案子,对方骗钱后就人间蒸发了。李林实在是搞不定了,所以才委托我帮忙找出伊夜。

  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我黑进了伊夜的聊天记录,得知他准备和某个人在这条街碰面。

  我顺便把那个人的账号也黑了,假装那个人和伊夜聊天,和他约定了见面时间。

  在伊夜的面前坐下,我举着手机,将聊天记录伸到伊夜面前。

  “白富美?江浙沪独女?家里三套别墅?伊夜,你可真能编!”

  “你上次不还告诉我你年幼父母双亡,从小乞讨为生,迫不得已才假装人家学弟蹭别人的饭么?”

  娇羞地将长发绕至耳后,伊夜冲我抛了个媚眼,“这出门在外,身份不都是自己给的么?”

  我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将他给反手压住,交给了周围埋伏的私家事务所的同事们。

  李林握住我的双手,感激道,“谢谢你啊白银羽,多亏了你,我们才能把这个诈骗犯给抓住!”

  然而他的话刚说完,一位女生却突然冲了过来,挡在伊夜面前,哀求事务所的同事们道,“你们搞错了,是我拜托他来帮我朋友的,他只是帮我朋友要回被骗的钱,他不是真的诈骗犯!”

  “求你们放了他吧!”

  下意识与我对视一眼,抓捕伊夜的事务所的同事们也蒙了,“怎么回事?”

  2

  青袅侦探事务所内。

  将女生请进了待客室,接待小姐姐给她倒了杯水,安抚地看向她的双眼,“你别急,先冷静一下,坐下来慢慢告诉我们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旁的伊夜正嬉皮笑脸地和另一位高中生打游戏,我看了他一眼后,叹了口气。

  都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思打游戏!真是死不悔改!

  另一边,女生坐下来后,肩膀便开始剧烈抖动了起来,眼泪如瀑布般从眼角滴落。她擦了擦眼睛,哽咽道,“你们能不能放过她,她不是诈骗犯。”

  “她是我学校的‘学妹’,是我请来帮我朋友要回被骗的钱的,那三十万都在我这里,我本来想等我朋友清醒后再把钱还给她。”

  吸了吸鼻子,女生接着开口道,“我叫孙兰,我闺蜜叫赵静,她就是个恋爱脑,前不久被一个诈骗犯盯上了。”

  “那人假装自己是富二代跟她谈恋爱,前前后后借走了她三十万,然后就消失了。”

  “我早就发现这人出轨还是个诈骗犯,劝了我闺蜜好多次让她报警,她就是不听。”

  “甚至有一次,我直接帮她报警了,结果她反而通知那个诈骗犯男友把人家给放跑了!”

  “我实在是没办法,所以才发网上求助,然后我学校里的‘学妹’看见了,就联系我说可以试着帮帮我。然后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还有这种事?”

  在场的几位侦探也是震惊地互相看了一眼。我酝酿了一下,试探着问道,“你知道,他其实是男的么?”

  “他也是诈骗惯犯。”

  孙兰呆了呆,迷茫地摇了摇头,“她不是我学校的‘学妹’么?在我们学校上了一年学,我还经常看见她来上课呢!”

  “你学校名字叫什么?”我皱眉看着她道。

  “京大。”孙兰道。

  我愣了一下,不敢置信地看向一旁玩得正嗨的伊夜,“你忽悠人,还忽悠到我母校里去了?”

  3

  当着几人的面,我拨通了母校老师的电话。

  在得知此人确实在学校上了一年课还没挂科后,我也陷入了沉默。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信邪地将伊夜拽过来,我用力一扯他的长发,棕色的长发轻松脱落;我再伸手捏了捏他的胸口,用力一扯,一个假胸被拽落在我手中。

  “呀——你这是性骚扰!”伊夜高声惊叫道。

  将他脸上的妆全部卸掉后,我打开了手机,点开前置摄像头,怼在伊夜面前。

  一张帅得和我不相上下的、带着一丝阴柔的、瞳孔如同猫一样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我勾起一抹笑,看着眼神飘忽的伊夜道,“接着编啊,我看你还有什么借口!”

  孙兰也傻眼了,“他的真实身份我还真不清楚,但这件事确实是我委托给他的,他没有拿走一分钱,所有的钱都还给我了。”

  正在此时,另外一名女子怒气冲冲地从外面冲了进来,抬手就给了孙兰一巴掌,将孙兰直接给掀翻在地。

  她瞪着孙兰,整个人陷入了癫狂,和孙兰扭打在了一起,“孙兰,我就知道你一直在嫉妒我找了个这么完美体贴的男友,我说我怎么好几天没看到他了,原来是你把他给赶走了!”

  “我不能没有他!一天没有看见他我就难受,你到底把他给弄到哪里去了!?”

  孙兰也是气急,一把将那位女生推开,抄起桌上的水杯便将水倒在了她闺蜜的头上——

  “完美体贴?真爱?他打你骂你,是道上的混混,天天骗女生的钱花,还搞得你流产,你现在跟我说他完美?”

  “赵静,你爹妈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把你送进985,还给你找了高薪的工作,你就这么作践自己?给这男的花了三十万还不够,他出轨了你还要跟他在一起?”

  “要不是我‘学妹’答应帮你要回这三十万,你是不是还打算把自己家家底一起搭进去!?你能不清醒一点,这特么就是个渣男!我当你是真闺蜜才帮你,我都要被你气死了!”

  旁边的事务所的同事们赶紧将她们两个拉开。李林走到她们面前,神情严肃地看向两位女生,“根据孙兰提供的信息,我们与警方核实过,赵静男友确实和另一位在逃诈骗犯长得一模一样。”

  “那人骗了好几位女生的钱,金额一共有七十来万,而且,他消失很久了。”

  “我派人去查过了,他的邻居说已经有好几天没看见过他了。应该已经察觉到不对劲跑路了。这个诈骗犯性质太恶劣了,我们已经帮你们报警了。”

  他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转身看向伊夜,“能麻烦你帮我们找一下那个诈骗犯么?”

  “我相信你肯定很快就能找到他,看你只是想帮助赵静而已,我们不会告发你的。”

  伊夜很爽快地点了点头,“没问题啊,不过我装工具的箱子还在酒店里,你们谁帮我去拿一下呗?”

  4

  将箱子取过来后,伊夜打开箱子,翻箱倒柜地掏出一套装备。

  有假的身体部位,也有看起来就很擦边的裙子。

  “其实我的骗术非常低级,但陆京还是上当了。他平时喜欢看网红擦边女主播,我就投其所好,弄了个账号,结果大数据把我推给他了,他就这么上当了。”

  将这些东西都套在身上,伊夜清了清嗓子,对着手机镜头发嗲道——

  “各位哥哥们晚上好,时隔两天,我又回来了~”

  在座的各位侦探:“……”

  “他真被这玩意骗上钩了?”看着伊夜搔首弄姿的样子,我怀疑地问道。

  “你以为人人定力都和你一样?我的白大神。”

  伊夜无奈地勾了勾嘴角,“陆京他的骗术也不过就是利用女生原生家庭所造成的情感缺失,而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似乎是私生子,被家里的环境压抑太过,就来网上找乐子。”

  说完下一秒,他突然一把将我给搂了过去,随后靠在我怀里一脸娇羞道,“我今天来呢,是打算和大家宣布一件事,我有男朋友啦!他还是京大的哦,每年收入至少有七位数!”

  我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对着镜头扯了个笑容。

  弹幕顿时便炸了。

  “榜一大哥呢?你不是跟榜一大哥好了么?”

  “不是吧,人家一晚上给你刷好几个火箭呢,你就跟这小白脸跑了?因为人家年薪高学历高?”

  “真有本事啊,京大的都能勾引到,难怪看不上榜一大哥。”

  我有些受不了,低声警告伊夜,“差不多得了哈,演戏而已,没必要这样吧?赶紧抓人才是正事。”

  “急什么?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身份都是自己给的,”伊夜不紧不慢道,“你没有足够的饵,怎么能钓到背后那条大鱼呢?”

  我:“……行。”

  清了清嗓子,伊夜又开始胡说八道,“这位京大的小哥哥可是爱惨了我哦,眼睛都不眨就给我转了好几万。可惜榜一大哥今天不在,不然我都要给他们牵牵线。”

  “上次榜一大哥告诉我说,他手头有个几千万的项目,就是需要一个技术型人才,这位小哥哥可是信科的哦,入一个技术股应该绰绰有余了吧?”

  我疑惑地看了伊夜一眼,很多人都知道我是京大的,但是我从没说过自己是信科的,他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说他在背后偷偷调查我?

  弹幕清一色的在刷“牛逼”,还有几个真信了的,纷纷问项目能不能加他一个,他能当大佬的腿部挂件。

  正在此时,一个挂着“榜一大哥”头衔的人突然出现在了一堆弹幕中。

  “呜呜你终于出现了,我找了你好久!”

  “你是想带他做项目吗?我可以带他一起做项目,但你得跟他分手重新和我在一起。”

  “我该去哪里找你们?”

  我和事务所的同事们相视一笑,很好,大鱼终于上钩了!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