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的复仇
公子的复仇

公子的复仇

脑爆金瓜子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2-19 12:02:35

我爹是江湖神医,专治男科。 皇上来找他治病。 病好后,皇上笑意盈盈的道谢。 转身却下令将他五马分尸。 他说,死人的嘴巴最严。 可他不知道,爹怕他过河拆桥留了一手。 五年后,皇上旧病复发。
目录

8天前·连载至复仇成功

与太后联盟

  我爹是江湖神医,专治男科。

  皇上来找他治病。

  病好后,皇上笑意盈盈的道谢。

  转身却下令将他五马分尸。

  他说,死人的嘴巴最严。

  可他不知道,爹怕他过河拆桥留了一手。

  五年后,皇上旧病复发。

  1.

  春日宴上。

  靖安皇帝发现了李贵妃与侍卫私通。

  我躲在暗处,含笑看着一场闹剧。

  妃子宾客们瑟瑟发抖的跪成一排,头恨不得垂到地上去。

  侍卫被靖安一剑刺死,了无声息的倒在了地上。

  一刻钟前,靖安喝酒时不小心被丫鬟弄湿了衣服。

  遂去更衣,却在更衣时房内进来一对男女。

  搂搂抱抱亲密至极,还未来得及脱衣服,就贴在了一起。

  看清女子的脸后,靖安勃然大怒。

  她是李贵妃。

  靖安最近的新宠。

  我看着靖安的表情,愉悦极了。

  …

  靖安拿着剑,阴森森的朝着贵妃走去。

  “你说,朕要赐你什么样的死法呢?”

  李贵妃浑身瘫软,面上尽是绝望之色。

  她凄凄摇头,“皇上,您相信臣妾,臣妾是冤枉的!”

  “还敢狡辩!”

  靖康大怒,他亲眼看到李贵妃在侍卫身下承欢。

  对于一个皇帝来说,这是莫大的耻辱。

  尤其春日宴上宾客众多,靖康彻底丢了脸面。

  “既然你死不承认,那舌头留着也没用了。”

  她当然没法承认。

  因为,她没做过。

  这是我为她设的局。

  “李相!”

  丞相李世英颤颤巍巍回应。

  “臣在。”

  “削了她的舌头。”

  李世英瞳孔微缩,他抬头看了看李贵妃,最后抖着手拿起匕首。

  “爹,我没有,我是被冤枉的爹!”

  贵妃看着李世英手中的匕首,惊恐摇头。

  她想往后退,可她已经被吓软了身子,毫无力气。

  我看着她狼狈的模样,暗暗勾起了嘴角。

  李贵妃仗着自己的身份骄傲放纵,如今,却是傲不起来了。

  “噗呲。”

  刀子捅进肉体,我抬头望去,才发现李世英的脸上满是鲜血。

  匕首插在李贵妃心口处。

  他…选择弃车保帅,亲手杀了李贵妃。

  亲手杀了自己的女儿!

  从前李贵妃仗着自己的爹嚣张跋扈,如今却死在了亲爹的手里。

  倒也是,罪有应得。

  随后,李世英跪倒在地。

  “臣教女无方,罪该万死。”

  靖安视线环绕一圈,眸中威压尽显。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为了避免丑闻流传出去,他想杀了在座所有宾客。

  许是感知到靖安的愤怒,宾客们纷纷磕头求饶。

  靖安犹豫再三,最后牵起嘴角一笑,满含威胁道。

  “诸位爱卿,快快请起,今日,贵妃暴毙,爱卿莫要说漏嘴,否则…”

  他看了一眼李贵妃的尸体,宾客们纷纷求饶。

  靖安这才放走了他们。

  却为泄愤处死了宴会上所有宫女太监。

  当晚,靖安房里送进去了三个少女。

  惨叫声响了一夜。

  第二天他们被抬着出来,身上伤痕累累。

  死状凄惨。

  这是靖安发泄的手段,每次他一生气,宫中必会出人命。

  偏偏死的都是些无关紧要之人。

  故靖安行的荒唐事无人弹劾,百官默认。

  朝廷上的阴霾一直持续了半个月。

  虽说贵妃与侍卫私通令靖安怒火冲天。

  可我知道他愤怒的原因不止这点。

  他最生气的是。

  他不举。

  李贵妃与外人私通,踩在了他做为男人的尊严上。

  2.

  我叫林放。

  是太后身边最受宠的面首,回到太后宫里时。

  她正半眯着眼躺在床上。

  见到我后懒懒抬眸。

  “去哪儿了?”

  我微微一顿,太后沈明珠,不亏是名动京城的美人。

  当真好看啊。

  她与靖安皇帝同岁,大好年华,却被困在这小小的宫里成了太后。

  我笑着回答道:

  “去看了一出好戏。”

  待我讲完全程后,太后宠溺的看了我一眼。

  “你呀,哀家到要看看你有多少本事。”

  “是不是真的能为你爹报仇。”

  我笑着揉捏她的腿,心里暗自下决心。

  一定能。

  欺辱过我爹的李贵妃不是已经死了吗?

  我是个孤儿。

  在遇到爹之前,我一直乞讨偷抢为生。

  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

  有一天,我偷到了一个醉醺醺的怪老头身上。

  他笑眯眯的抓住了我的手。

  “饿了?”

  我挣不开他的手,反倒被他带回了家拿绳子栓了起来。

  “小子,我观察你好久了,你没爹没娘,偷抢为生。”

  “好巧我无父无母,不如你叫我一声爹,以后我养你,待我百年后你替我送终如何?”

  我啐了他一口,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

  饥荒年代,人人都勒紧裤腰带生活,谁愿意莫名其妙养个孩子?

  他却遵守诺言,说养我就养我。

  他会给我买干净的衣服,给我吃白面馒头加卤肉。

  那肉可香了,我吃的狼吞虎咽,他却只笑眯眯的看我。

  从那以后我没再挨饿受冻过。

  他还教我认字学医。

  只是他一直栓着我,栓了我一年多。

  他不知道,我能解开绳子。

  每次趁他出门治病的时候偷偷跑出去玩,等他回来的时候我再拴好自己。

  每次我都诅咒怪老头早点死,可我心里早已将他当成亲人。

  我嘴硬,平日里最爱和他对着干。

  本以为就这样打打闹闹到老。

  可是家里突然来了位身受重伤的贵人。

  爹行医多年,是江湖上的神医。

  治男科方面更是一绝。

  我仔细瞧了这位“身受重伤”的贵人。

  面色红润,身体康健。

  没有重伤啊!

  只是瞧着肾虚了一点。

  从小我就跟着爹行医号脉,爹更是把他的独家绝活传给了我。

  只是这次他不许我掺和这位贵人的医治。

  我来了脾气,大骂了他。

  “怪老头,就你这破医术,狗都不学!”

  “你想让老子学老子还不学呢!”

  说罢我便跑了出去。

  贵人盯着我的背影,若有所思。

  在医治贵人期间,我时常能得到些赏银。

  每次拿了银子,我就跑到街上疯玩,可银子一分没花。

  老头念叨桂花酿好久了,我想攒着给他买一壶尝尝。

  叫他知道养我这个野小子也是有用的!

  等我攒够钱拎着酒回到家后,家里却空无一人。

  “老头?臭老头?”

  无人应我,正当我疑惑时,门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我脑筋一转,立即藏在了床下,想要吓一吓怪老头。

  可我却看到了血。

  好多的血。

  怪老头身上流出来的。

  我听到那人笑眯眯的对着我爹的尸体道谢。

  “多谢神医搭救,只不过,你知道了朕的秘密。”

  “朕便不能留你于世,死人的嘴最严,神医大恩大德,朕永记于心。”

  李贵妃在一旁捂嘴娇笑。

  “哎呀你瞧,他还死不瞑目呢。”

  “为皇上死,是你这贱民的荣幸,居然还敢心有不甘。”

  靖安嘲讽一下,在奴仆的伺候下浩浩荡荡离开了我家的小院。

  还命人放了一把火。

  我于火海中逃生,却没能把怪老头的尸体救出来。

  那时起,我便立志。

  要靖安付出代价。

  3.

  一连好几日,靖安宫里每日都送出来女尸。

  女尸死相各异。

  有的被勒死,有的被一剑刺死,还有的…

  不举的男人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心理变态。

  靖安行的时候对女人就不客气,不行的时候更是狂躁。

  他每日都会找十个女人进寝宫,而后下令让她们使出浑身解数。

  舞女都贴着他跳脱衣舞了。

  可他还是不行。

  我乐不可支。

  偷偷摸摸和太后说笑。

  “只是,任由靖安这样下去不行,林放,早点想些法子吧。”

  我点头应是。

  我知道,太后是心疼这些无辜女子了。

  差不多的时候,我扮作江湖郎中悄悄进了宫为靖安医治。

  龙榻上,他面目阴沉,浑身戾气。

  靖安这人最要面子。

  他当储君的时候就极其注重名声。

  当了皇帝后,更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持政,面对大臣们唾沫飞溅的进谏也能面不改色。

  不过,他也不如表面那么和善。

  每当在朝廷上受了气,下了朝后他都会在女人身上找回来。

  看着身下女人哭泣,求饶,他内心的情绪达到高潮。

  激动时,他还会虐杀女人。

  这便是靖安唯一的排解压力的方式。

  但如今,那东西不能用了。

  靖安急的嘴上长了个燎泡。

  略过靖安要杀人的视线,我坦然道。

  “皇上,请退去寝衣,我为您针灸医治。”

  他盯着我看了良久。

  我手中微汗。

  五年前我还是个半大小子,整日脏兮兮的。

  如今我干净整洁,皮肤白皙,与从前大不相同。

  皇上他…能认出来我吗?

  末了,他默默褪去了裤子。

  我松了一口气,垂手施针。

  老头死后,我四处漂泊。

  为了生计,我又捡起来了老本行。

  只不过我学艺不精,所以大多数诊治手法都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

  而这一套针法,也是我独创。

  不过不是治病的。

  是让人阴痿的。

  所谓阴痿,就是碰不了女人。

  靖安极其看中自己的雄风,那我便让他彻底不行。

  如此,方可慰老头冤魂。

  4.

  针灸结束后,靖安喜出望外。

  我好言相劝道。

  “皇上,此病需日日针灸,疗程两个月,期间,不可同房。”

  闻言靖安狠狠拧住了眉头。

  “两个月?太久了,你给朕治快一点!”

  我立刻跪倒在地,瑟瑟发抖道。

  “恕草民无能,这…这已经是最快的办法了啊!”

  最终,靖安无奈摆手。

  其实我也治不好他的病。

  世上能彻底医治他的只有我爹。

  而我爹,已经被他五马分尸了。

  幸好,我不是来治他的。

  我是来杀他的。

  靖安,你的病,永远也好不了。

  真正治好靖安的,不是针灸,而是药。

  我在他的饭食里下了三年的不举药。

  而银针,是泡了解药的。

  所以才会让靖安短暂恢复健康。

  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发现,一旦停针。

  他就会雄风不振。

  针灸了两个星期后,靖安坐不住了。

  他宠幸了服侍他的宫女。

  窗影上的蜡烛摇晃了半夜。

  好巧,那个宫女是我送过去勾引他的。

  长相,身材都符合靖安的审美。

  宫女的姐姐死在靖安床上,听闻我能为她妹妹报仇后,她使了浑身解数勾着靖安。

  第二日我为他扎针时,他看见有反应的下身松了口气。

  我也没有开口再劝。

  随后,靖安彻底释放天性了。

  他日日笙歌,将遗嘱抛在了脑后。

  我听着眼线打探回来的消息,仔细擦着银针。

  睡吧。

  睡吧。

  女人睡的越多。

  东西越不能用。

  太后对我的态度转换很明显。

  她由一开始的不可置信,到最后的震惊,再到彻底信任我。

  夜里,一向要强的女人居然红了眼眶。

  “林放,你当真能扳倒他?”

  我点了点头。

  “这是必然的,太后娘娘。”

  她神情震动,一连说了三声好。

  太后是恨靖安的。

  所以在我找上门要做她面首时。

  她才答应的那么快。

  太后沈明珠,是护国大将军沈清的独女。

  身份显赫,备受宠爱。

  她与靖安同岁,亦是青梅竹马。

  俩人从小就订下了婚约。

  可当成亲时,新郎官换成了先帝。

  当时先帝怀疑靖安谋权篡位。

  靖安为表诚心,将未过门的妻子献了上去。

  太后被蒙在鼓里。

  等她知晓时。

  木已成舟。

  成婚后没过多久先帝驾崩。

  她由皇后变成了太后,少女的一生蹉跎在了宫里。

  “林放,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但我要你答应我,一定要让靖安失去一切!”

  “我要他付出代价!”

  太后神情癫狂,一张柔美的脸上布满怨恨。

  这些年她怀恨在心,在背后养起了属于自己的势力。

  也正是因为她恨靖安,我才轻松入宫。

  我伸出手去抚摸她的脸。

  “太后当真…要什么都给?”

  “若我说,要一个孩子呢?”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