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为恋爱脑闺蜜牵姻缘
重生后我为恋爱脑闺蜜牵姻缘

重生后我为恋爱脑闺蜜牵姻缘

止心10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4-02-01 18:32:51

上辈子我为闺蜜掏心掏肺,最后却成为了她的车下亡魂。原因竟是她的垃圾男友觊觎我的公司,妄想通过这种方法来实现掌权。得知真相的我心如刀绞。不过好在,上天又给了我一次机会。我回到了三年前,一切还未开始的时候。这次,我不会再当「冤大头」。我会让这两个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目录

26天前·连载至对不起,26的自己

第一章 天生一对

  前世,为了让恋爱脑闺蜜摆脱她的垃圾男朋友,我想尽了办法。

  可是最终我的结局是成为她车下的冤魂。

  重活一世,看着她在我面前哭诉她男朋友的模样,我璀然一笑。

  「怎么会呢宝宝,这不正好说明你们俩天生一对吗?」

  1

  我死了,死在了闺蜜林夕的车下。

  看着她惊慌失措的脸庞,我心中充满了不解。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林夕?

  我听到我的灵魂在嘶吼、哀鸣。

  我们难道不是最最好的朋友吗?

  力气在一点点流逝,血红的视线中,我仿佛又看到那道小小的身影,带着义无反顾,坚定地走到我身边。

  「我叫林夕,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情景很快消失不见,再映入眼帘的,是林夕惊慌失措的脸。

  我听到她说,

  「沫沫,沫沫,对不起,你别怪我啊,这都是杨毅让我做的。」

  「他说你不会死的。」

  「你就再帮我一次吧,不然他会跟我分手的。」

  杨毅。

  听到这个名字,我突然释怀地笑了。

  林夕的垃圾男友。

  对我的公司虎视眈眈。

  只要我死了,公司的最大股东就是林夕,她会顺理成章地代替我的位置。

  只是我没想到,杨毅竟然疯狂到了这种地步。

  林夕啊林夕,为了一个男人,你居然做到如此地步,你可真是蠢到了极致。

  体温在一点一点降低,我扯着嘴角,望向了天空。

  爸、妈,女儿不孝,毁了徐家几代的心血。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不会再插手林夕的人生,让自己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

  死去的这一年,我26岁。

  2

  「沫沫,杨毅又不回我消息,你说他是不是不爱我了?」

  「我想和他分手了。」

  再睁眼,看到的是林夕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但熟悉的对话却让我惊诧不已。

  这是三年前,林夕和杨毅刚谈两个月。

  我没有理会林夕即将崩溃的情绪,而是抬头好好打量了一番周围。

  温馨熟悉的布局令我热泪盈眶。

  这里是我家,我自己买的小家。

  后来却因为林夕的一句话而转头就把房产证给了她,自己出去租房住。

  想到自己前世为这个女人付出的种种,我不禁哑然失笑。

  还好,还好还来得及,房子没有给她,公司也没有给她。

  要是说林夕是个恋爱脑,那我就是一个友谊脑。

  毫不夸张地说,为了林夕,我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辞。

  林夕果然也没让我失望,最后用我给她买的车撞死了我。

  不过好在,上天又给了我一次机会。

  这次,我不会再为这种愚蠢的人付出一切了。

  「沫沫?」

  见我迟迟没有反应,林夕感到奇怪,哑着嗓子又问了我一遍。

  我回神,看到眼睛都哭红的「好闺蜜」,心中毫无波澜。

  要是搁在上辈子,我肯定心疼地搂住她安慰她,并大骂杨毅了。

  可惜啊,这副壳子里的是已经遭受最亲近的人的背叛的徐沫沫了。

  我微微一笑,上前轻轻抱住林夕,在她耳边低语。

  「杨毅怎么可能会不爱你呢,当初可是他追的你啊。」

  杨毅和林夕是大学同学,毕业那年在一起的。

  是杨毅追的林夕,阵仗还挺大,鲜花蛋糕,有求必应。

  但他也只能送出这点东西了。

  那段时间,林夕跟我讨论最多的就是这个男人。

  杨毅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哄到了手。

  林夕把他当成了一块宝,事事都依着他。

  这个名字却让我胸口血气翻涌。

  上辈子直到生命的最后,我才知道,原来他的最终目的,是我的公司。

  是我祖祖辈辈用心血经营出来的公司。

  这辈子,我不会再让他如愿了。

  杨毅,我们等着瞧。

  林夕似乎被我有些说动,止住了眼泪。

  「那他为什么不回我消息?」

  因为他肯定在某个温柔乡里流连忘返啊,小笨蛋。

  我在心里冷笑,面上却丝毫不显,依旧是那副善解人意的模样。

  「你是不是有地方惹他不开心了?」

  「你看你,你不开心的时候就不会回我的消息,他肯定也一样啊。」

  笑死,何止是不回我消息,简直是玩人间蒸发啊。

  每次耍小脾气都要我哄至少两个星期之久,冷战对她来说简直是手到擒来。

  可我却被这套吃的死死的,每次都热脸贴冷屁股。

  现在想来,比起她的朋友,我更像她的舔狗。

  真卑微啊。

  还贱。

  我在心里自嘲。

  林夕彻底被我说服了,抽抽噎噎地抹掉了脸上的眼泪,开始「自我反省」。

  「我上次和他出去玩的时候迟到了,他好像有点不开心,我一直在和他道歉,不知道他有没有原谅我。」

  道歉?

  这个词出现在林夕身上,着实令我惊诧不已。

  林夕从来不会跟我道歉,每次都是我低头求和好。

  她像个大小姐一样,事事都要我为她安排妥当,但凡有一点令她不满意,就会开始无休止地耍脾气。

  不公平的待遇让我的呼吸都重了几分。

  按捺住想掐死她的冲动,我低头调整自己的情绪。

  没关系,没关系,这辈子长着呢。

  我要让这对渣男贱女付出应有的代价。

  「是啊宝宝。」

  我再次放柔语调,

  「你看你们两个,不开心的时候简直是一模一样,这不正好说明你们俩天生一对吗?」

  听到这句话,林夕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她期待地看着我。

  「真的吗,沫沫?」

  当然是假的,蠢货。

  「当然了宝贝。」

  「恭喜你啊,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

  林夕眼泪汪汪,一下子把我抱紧。

  「沫沫,你真好。」

  3

  隔天,林夕就兴奋地抱住我的胳膊。

  「沫沫,你真的好厉害啊。」

  「杨毅果然原谅我了,而且他想请你吃饭呢。」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我下意识的想拒绝,但又转念一想,我上辈子还没有和他正面接触过。

  和闺蜜的男朋友保持距离的念头,我根深蒂固。

  这次,倒不如主动出击。

  我笑弯了眼,爽快答应。

  「好呀。」

  餐厅的位置很偏僻,但单从外表上看,倒也算得上清新别致。

  只是一进去,我就感觉到不舒服。

  因为这个打光太暗,太暧昧了。

  我不动声色地扫视了一圈,看到了好几对大腹便便的秃顶男人和浓妆艳抹的年轻小姐。

  我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杨毅居然这么狂,光明正大的把餐厅约在这种地方。

  看着挽着杨毅胳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林夕,我心中充满了悲哀。

  恋爱已经成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了。

  「徐小姐,请坐。」

  杨毅绅士地为我拉开椅子,我却没有忽略放在我屁股的手。

  尽管触感一闪而过,但我知道,杨毅揩了我的油。

  我几乎要恶心的吐出来。

  我以为杨毅只是个渣男,没想到他居然还是个咸猪手。

  「听小夕说,徐小姐独掌一家公司?徐小姐可真是年轻有为啊。」

  听着他虚伪的腔调,我扯着笑点了点头。

  简单寒暄了几句,菜就上完了。

  吃到一半,我感到有东西顺着我的腿往上爬。

  意识到是什么后,我瞬间僵硬住了。

  杨毅,在试图勾引我。

  我抬头,正好对上他的视线。

  从他的目光中,我看到了自信和胜券在握。

  我几乎要笑出声。

  原来不是勾引我啊,是他以为我被他的「魅力」折服了。

  好一个自信下头男。

  我改变策略了。

  我要让这两个人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我去上个厕所,你们先吃。」

  擦了擦嘴,我起身往厕所方向走去,不过靠在了走廊上。

  我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百无聊赖地数着时间。

  果然,五分钟不到,一个步履匆匆的身影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看到我手里的打火机,他明显眼睛一亮。

  「想不到徐小姐居然还抽烟啊。」

  我撩了撩头发,故作落寞地一笑。

  「有时候公司的压力太大了,就偶尔抽一根。」

  杨毅又往前靠了几步。

  「徐小姐真是辛苦,一个人要忙这么多事情。」

  我苦涩地摇了摇头。

  「没办法,父母走得早,我又是家里独女,要是有个人能帮我分担点就好了——」

  后面的话我适时止住了,留给他足够的遐想空间。

  果不其然,我看到他的眼睛又亮了几分。

  「我感觉跟徐小姐还挺投缘的,要不咱俩加个联系方式吧。」

  我仰头看他,将楚楚可怜演绎的淋漓尽致。

  我甚至看到他吞咽了几口口水。

  只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啊,怎么能玩过用脑子做事的人类呢。

  我笑着,把微信二维码亮了出来。

  杨毅先回到了饭局,我进厕所补妆,正准备出去,就听到走廊传来两个人的交谈声。

  「杨毅那小子货源这么好?」

  「你开玩笑,人家会包装自己,长得也好,那小姑娘不就排队等着他。」

  「说的也是,这些视频够我们狠狠赚一笔了。」

  「不过他新谈的这个也一般般啊,这小子什么时候换口味了?」

  「你懂什么,听杨毅说,她有个闺蜜开公司呢,别提多有钱了,放长线钓大鱼懂不懂。」

  「怪不得,难怪上次带小姑娘来杨毅看都不带看的,直接下药丢给了付总。」

  「你还真别说,付总虽然年纪大了,但也是真猛。」

  「嘘,听说他私底下男女都来呢。」

  ......

  两人说笑着走远,我靠在洗手台上,突然很想抽支烟。

  林夕啊林夕,你这辈子算是毁了。

  至于他们口中所说的付总,我想我应该认识。

  是一位在外口碑很好的老商人,家庭美满,事业有成。

  我曾经和他公司有一个合作项目,只是最后没谈拢。

  如果今天没有听到这些话,我还是很敬佩他的。

  毕竟是我们圈子里的老前辈,对人也很谦逊有礼。

  没想到啊,他私底下玩的这么花。

  人果然不能被表面的东西所蒙蔽。

  我的手下意识地伸进了口袋,却摸了个空,我不由自主主地一怔。

  上辈子一个人经营一家公司,压力难免大,更何况家里还有一个要钱无止境的白眼狼,我几乎每天都要忙到深夜。

  抽烟的习惯就是那个时候养成的,虽然还没有到上瘾的地步,但烦躁的时候也会抽一根。

  我转身,看着镜子里明媚张扬的自己,扬了扬嘴角。

  徐沫沫啊徐沫沫,上天难得给了你一次机会,要好好珍惜啊。

  回去后,林夕正依偎在杨毅怀里撒娇。

  「你说我们今晚去哪里住比较好?」

  「我好久都没和你好好待在一起了。」

  我轻咳了一声,她才有所收敛。

  「怎么去了这么久?」

  她撇嘴,语气里有我熟悉的不满,估计是怪我影响到他们的二人世界了。

  我语气淡淡:「补了个妆。」

  似是没想到我这么冷淡,林夕被噎到了,半晌才低低地「哦」了一声。

  杨毅打了圆场。

  「没事没事,不影响吃饭,宝宝吃饱没有?」

  听到杨毅的关心,林夕瞬间喜笑颜开。

  「吃饱啦。」

  看着甜蜜的两人,我实在反胃的厉害。

  一个蠢,一个坏,某种程度上怎么不算绝配呢?

  「抱歉啊,我刚刚收到消息,公司有急事要处理,我得先走了。」

  「谢谢杨哥请我吃饭。」

  杨毅善解人意地摆摆手。

  「小事情小事情,徐大忙人快去吧。」

  我刚转身,就听到林夕在身后抱怨道:「她为什么喊你杨哥?」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