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长姐有系统我在古代还网贷
农门长姐有系统我在古代还网贷

农门长姐有系统我在古代还网贷

知小兔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更新时间:2024-02-08 19:09:46

一代中医传承人,一朝穿越成农家女,幸好携带商城云系统,可分期付款享受美好生活,带领一家子兄弟走上人生巅峰。赵茯苓以为只有自己藏着中医传承人的马甲,没想到自己死去的庄稼汉爹爹和病痨娘亲马甲更大更神秘,就连买来的夫婿身份都极为神秘。 在父母特殊的身份背景中,在赵茯苓神秘的系统加持下,兄妹几人经历天灾人祸的种种考验,兄妹几人都成为当世不可多得的人中龙凤。 “什么?欺负她赵茯苓!你可知道她是什么人?” “她大哥是大盛王朝的护国大将,她二弟是星云大陆富可敌国的富商,她三弟是大盛王朝的重臣,她丈夫是大盛战神,而她自己是名动江湖蚀魂殿的尊主,这些势力随便一个跺跺脚都足以令整个大盛震一震,试问,你敢欺负她?” “她不仅势力庞大,主要她还得民心啊,施药救治百姓,带领百姓对抗天灾人祸,组织百姓抵抗敌国来犯,这样的人,试问你能欺负?”
目录

12天前·连载至嚼舌根

按期归还

  “主人无须担心,我这里只录入了您的视网膜,只有您能看见,别人是看不见的。”说完小鸡炖蘑菇还欢快地蹦跶了几下。

  啊?还能这样?

  “茯苓啊,你有没有好些啊?”一个老太龙钟的老婆婆拄着拐杖走近,左手提着一个布袋子。

  赵茯苓仔细一看,循着记忆,这是村头的赵三婆,是村里的孤寡老人,平时赵老三从山上采药回来,时不时会送一些老人家需要的草药过去。

  “是三婆啊。”

  “茯苓啊,你爹的事,你节哀顺便,想不到这么好的人,咋就......”赵三婆边说还边抹眼泪。

  看得赵茯苓不由地鼻子一酸。虽然她对这个死去的爹没有感情,不过看见别人为他流泪,她心里也有点不好受,不知道是原主自身带着的血缘关系,还是她自己共情了。

  “来,这是五斤粟米,你拿着,等这马上秋收了,就有粮食了。”赵三婆把左手提的布袋子递给赵茯苓,然后转身慢慢拄着拐杖向村头走去。

  看着老人家离去的背影,赵茯苓再看看手中的粮食,心中不由感叹:“这就是乡下人的淳朴啊”。

  “叮......天然无公害粟米,一斤二十文钱,是否售卖?”

  赵茯苓知道这是云系统在收购东西。

  “否!”

  家里都没吃的了,卖了吃啥?

  赵茯苓一手拧起粟米,一手揪出一个肉包子,边吃边走。

  接着她疑惑地看向手中的包子,“小鸡炖蘑菇,我都没给钱,你咋给我东西的?”

  “主人,这是从您的云账户上扣除的,要记得按期归还哦。”

  “云账户?按期归还?”

  “是的呢,主人您目前可用额度为一百两银子,额度也会随着您的信用逐渐提升的。”

  我的妈呀,还有这操作?合着她刚吃的这个肉包子还是分期付款买来的?

  我滴个乖乖啊,无论在哪里都逃不过这种提前消费模式啊。

  回到家,顾铮手里拿着一根木棍在地上教两个孩子认字。

  听见院门口的脚步声,三人齐刷刷地抬头,随即赵冬青慌乱地扔掉手中的木棍,挪出一只脚把地上的字给毁掉。

  然后尴尬地冲赵茯苓傻笑“呵呵......阿姐,你回来了。”

  赵茯苓轻轻地瞥了眼三个人,然后头也不回地向房间走去。

  “姐夫,你有没有发现自从我姐醒来后就变得有点不正常了?”赵南星挂在顾铮的身上,眼睛看着赵茯苓的房间。

  “我也觉的我姐怪怪的,要是平时发现我们学字,早就拧起棍子打人了,今天她居然没有打我们哎。”赵冬青挠了挠头,表示想不通。

  以前原主一发现顾铮教两个弟弟认字,她就会三个人一起打。原因是她认为两个弟弟去读书了,家里就没人干活了,她自己不想干活。

  “对啊,而且她今天一天都没有骂人,我还有点不习惯呢。”赵南星说着继续往顾铮身上蹭。

  屋里的赵茯苓听到外面他们的对话,整个人都麻了,这些人有受虐症吗?

  好吧,她承认过去原主对他们都是非打即骂的,想来这也正常了。

  “没挨骂不好吗?好了,去收拾收拾睡觉吧。”顾铮揉了揉赵南星的脑袋,让两兄弟赶紧去睡觉。

  顾铮收拾好院子里的草药,关好院门,走到赵茯苓住的那个房间门口,停了几秒,深呼一口气才开门进去。

  开门声把还没有睡着的赵茯苓给吓得一个激灵坐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

  闻声,顾铮一脸不解地看着她。

  这个女人又想干什么?

  “说吧,今晚又是什么?”顾铮淡淡地开口,脸上没有其它情绪,如同一个木偶人一般。

  “什......什么意思?”赵茯苓双手抓着一床单薄的补丁被子。

  他不会是要和她睡一起吧?

  虽然他是原主的丈夫,可是原主已经死了,不可能这妻子的义务得她来尽吧,她可还是黄花大闺女呢!

  顾铮并不知道赵茯苓心里在想啥,他缓缓抬起头,一双清澈的眸子淡然地看着床上有些坐立不安的赵茯苓。

  “扇风还是捏脚?”

  “嗯?”

  扇风?捏脚?等等!

  赵茯苓心里顿了顿,她想起来了,她虽然是顾铮名义上的妻子,可是她俩从未洞房过。由于顾铮是赵老三买来的,所以原主一直把他当奴隶使唤,从未当做丈夫对待。

  为了不被赵老三骂,他俩还是和正常夫妻一般,晚上会睡在一个屋里,可是赵茯苓从来不让他上床,不是让他跪着扇风,就是让他跪着捏脚。

  所以......

  看着眼前这个长得明眸皓齿般的清冷小鲜肉,原主这是傻了吗?要不是自己心智年龄大人家那么多,赵茯苓都有点不怀好意了。

  “咳咳......那个不用了,你打地铺吧。”说完赵茯苓扔给他一个破烂枕头,一床单薄的破被子,然后自己钻进被窝。

  顾铮一脸愕然地看着手上的枕头和被子,再看看赵茯苓,确定她已经睡了,他才打地铺睡觉。

  迎着微弱的亮光,整个杏花村在一阵鸡鸣狗吠中醒来,家家户户的屋顶也陆陆续续地飘出袅袅炊烟。

  一大早赵茯苓的生物钟就醒了,起来就看见赵冬青在架锅做饭,赵南星在一旁劈柴,顾铮不知道去哪里了,她也懒得问。

  “阿姐,你醒了。”赵冬青边说边拿出一袋不知名的面粉,应该是要做昨天的那种面糊糊。

  “哎,你等等。”

  “煮这个吧!”说完赵茯苓从房间里拿出一个布袋递给赵冬青。

  “粟米?阿姐,你哪来的?”赵冬青一脸惊讶,自从赵老三去世后,家里吃的用的,但凡值点钱的都用来换钱给赵老三料理后事了,更别说有粮食了。

  “赵三婆给的。”赵茯苓淡淡说了一句。然后不理赵冬青,自己在院子里活动起来。

  不是她懒,也不是她虐待孩子,而是她真的不会用这种架起来的火灶。

  赵茯苓站在院子里看着眼前这座破破烂烂的两间土坯房,再看看院子里一地的狼藉,要想在这里舒舒服服地养老,任重而道远呐。

  说到底,还是得挣钱。不过这古代农村不都讲究一个靠山吃山,靠地种粮吗?这个道理好像是亘古不变的。

  赵茯苓望着后面的大巫山,这么大座山,山上肯定有好东西。

  吃过早饭,赵茯苓背着个背篓顺着记忆中的路就往后山而去。

  初秋,山里有不少的野果子,什么山楂,桃子,刺梨......赵茯苓摘了不少野果。

  在“小鸡炖蘑菇”的提醒下,山楂健脾胃,刺梨拥有较好的维生素,都能在商城卖出一个好价钱。

  赵茯苓二话不说就把一棵山楂树给薅秃了,刺梨有刺不好摘,赵茯苓只摘了四五斤就泄气了。

  商城山楂三十文一斤,赵茯苓摘了二十五六斤,自己留了一点,卖了二十五斤,赚了七百五十文钱。

  刺梨价格更贵,五十文一斤,赵茯苓一个不留地全卖了,也就二百五十文。两种水果加起来一共卖了一两银子。

  赵茯苓看着自己被刺勾破浸出血的双手,不由地感叹,特么的,这钱也太难挣了吧。

  甩起背篓背上,赵茯苓越往深山里去。大巫山的前山常年被村里人光顾,好东西都被薅得差不多了。反而是后山,听闻有狼,野猪之类的,几乎没人敢去。

  不过,所谓富贵险中求,赵茯苓挽起袖子就直奔后山。

  后山果然人迹罕至,丛林茂盛,越是这种地方越是有好东西。

  赵茯苓前世就是一个探险爱好者,这种地方就算是一个人也不会感觉到害怕。

  “叮.....,主人,前方发现百年灵芝气息。”小鸡炖蘑菇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百年灵芝?”赵茯苓低下头,弓着身子,仔仔细细地在草丛里寻找。果不其然,前面的树丛下就有一株硕大的灵芝。

  赵茯苓迫不及待地丢下背篓,伏身去采,由于丛林太深,草丛上还残留着清晨还没有蒸发完的露珠,赵茯苓的衣袖和裤脚都湿了一大截。

  顾不得身上的不适,赵茯苓观摩着手上的灵芝问:“小鸡炖蘑菇,这百年灵芝能卖多少钱?”

  “主人,你手上这棵有两百年的时间,最高价一百八十两”。

  “一百八就一百八吧,卖了。”随着赵茯苓的话音落下,手上的灵芝就消失不见了,两锭一大一小的银子和一些碎银子就出现在她的手上。

  “主人,请对本次交易进行评价哦”!

  “评价”?

  随即赵茯苓眼前的虚拟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评价页面。

  看着手上拿着不少的银子,赵茯苓很开心地就给了一个五星好评。

  “感谢您对本次服务的评价。”小鸡炖蘑菇高兴地在半空中跳起舞来,评价越高,对它的升级就越有帮助。

  “对了,小鸡炖蘑菇把我的云账户还款了吧。”

  “好的主人。”

  “您已还款成功,请继续保持良好的信用哦”!

  哎,钱是有了,可是要怎么把这些钱合理化呢?总不能告诉别人我有个能买卖东西的系统吧?

  就在赵茯苓入神之际,前面草丛里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

  该不会真的有狼吧?

  赵茯苓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深吸一口气,蹑手蹑脚地朝前探去,轻轻地扒开草丛,定睛一看,我去,原来是只灰色的野兔。

  在确定周围没有其他异常后,赵茯苓一抱扑过去,双手抓住兔子的后腿。

  “呵呵,今天的伙食不就有着落了吗?”

  赵茯苓继续在山林里转悠,由于自己是中医传承人,所以山里很多草药她都识得。

  一道采了许多常见的草药,还捡了不少鸡枞。下山的时候还逮了两只山鸡。

  “今天运气实在是太好了!”赵茯苓满意地看向装满一背篓的东西。

  虽然夏天已过,可这中午的日头还是让人晒得发慌。赵茯苓不由地加快回家的脚步,实在是太晒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