昀昀之意
昀昀之意

昀昀之意

炫饭小王子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更新时间:2024-01-24 15:44:47

阴差阳错之下,冯姜被顾惜当成了逃犯,再相见,她对他避之不及…… 霍昀以为一切皆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不曾想作为猎却人掉进了猎物的陷阱……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三章 再相逢

第1章 杏花楼

  “冯铮呢?”

  廊下,立成一排的下人支支吾吾,面色为难,不肯说出冯铮的去向,但又不敢惹眼前的小祖宗不高兴,不然等冯铮回来肯定免不了一顿责罚。

  冯铮答应了带着冯姜一起去杏花楼看花魁大会,奈何他坑她这个妹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等冯姜从冯母的屋出来,他早就没了人影。

  看着一个个不肯出声的样子,冯姜仰起头道:“哼,不说我也知道,指定是他不想带我,一个人去了。”

  说完就自己出了院子,等下人们抬起头,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微分和煦,日光洋洋洒洒地泼落在街上的行人身上。

  杏花楼是上京有名的乐坊,不同与其他乐坊,杏花楼每年都会举办一次花魁大会,这天是城里人消遣的好去处。

  楼内的女子经过鸨母挑选调教,自小留在楼中学习各种乐艺,凡姿色或技艺不合格者都会被淘汰,留下来的个个都是绝色佳人,就连一旁伺候姑娘的丫头都是比寻常人要好看上一些的。

  其他日子出入杏花楼的人都要经过鸨母的挑选,一般人是进不去的。

  但今日只要交些入场费,大家都可以进去凑个热闹。

  杏花楼姑娘的美名远扬整个大祈,除了京中人士,其他地方也有不少人在这一天慕名而来,为的就是瞧上一瞧这个住着京中第一美女的地方。

  说是花魁选拔大会,但就是请几个闻名的风雅之士对姑娘们的品性、外貌、才艺进行评判。

  去的人只能隔着面纱和屏风远远地瞧上一眼,但就是这一眼还是让人激动难耐。

  那一股朦胧的神秘感为杏花楼赚足了噱头的同时,也为楼中人敛了一拨大财。

  “真是好头脑。”

  冯姜已经给了足够的入场费,只不过门口的小厮却还是没有放自己进去的意思。

  冯姜打眼一瞧,不愧是是“权贵的销金窟”,连一个小厮都穿得如此光鲜。

  小厮用一副怪异的眼神看着她,冯姜叹了一口气,从袖中掏出来了一锭银子不舍地递了过去。

  小厮抬手接过,但冯姜却还没有放开的意思,两个人之间顿时凝聚出了一层尴尬的氛围。

  “快点的!”

  冯姜后面还有人,最终她也只得忍痛割爱。

  楼中架起了高台,台下密密麻麻围满了人,紫色薄纱从高空轻轻柔柔地垂漫到台上,六个雅士打扮的男子围坐在桌前。

  桌后隔着一副江南山水屏风,想来就是那些姑娘们的考场。

  这层层防守,看来今日他们这些普通看客还真的只能来花钱凑个热闹,哪能一睹芳容呢。

  冯姜踮起脚寻着冯铮,扫视了一圈下来却没什么结果,反到还被人踩了几脚。

  她想起以前偷偷跟着冯铮到二楼听过曲子,于是便慢慢朝楼梯脚挪动,等她好不容易挪到楼梯口时已经是大汗淋漓。

  相比于一楼,二楼就显得要静谧许多。

  走廊另一端的房间内传出来了一些异常的响动,她快步走了过去,心里盘算着如何好好整蛊冯铮一番。

  推开门的瞬间,冯姜瞪大了双眼,瞳孔中映射出一名男子,他直直朝自己扑了过来,随之银光一闪,留下一脸温热。

  男子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似乎有些不甘,然后缓缓倒了下去,同时暴露如猎鹰一般躬着腰身,蛰伏于他身后的男子。

  顾惜抬头看着眼前一袭石榴红衣裙的少女,略感诧异,一时竟忘记了动作。

  冯姜目光仿佛被顾惜手上沾满鲜血的白刃定住,忘记了呼吸,整个人呆呆地站在那儿,然后后知后觉地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黏腻,看了一眼后,眼前一黑径直栽倒了下去。

  顾惜脑中飞速驶过一些猜测,最终还是在冯姜落地的那一刻将她接住。

  冯姜醒来,已经是晚上,屋内一片昏暗,她捶捶脑袋一时想不起自己在哪儿。

  想了一阵后,她低头查看,还好自己衣服完整,脑海中逐渐想起今日发生的一切。再一看,房中的尸体早已被清理干净,她不敢有一丝耽搁,利落地翻身下了床就直往门口冲。

  “站住!“

  在她拉开门的前一刻,一道清朗的男声从角落里传了出来。冯姜两手覆在心脏位置,极力平稳住自己的呼吸,然后缓缓转过头去。

  光线太暗,如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房间角落里还坐了一个人。

  看不清男子面容,但冯姜按身形估测出就是今日杀人的男子。

  噗通一声,膝盖撞击上木制地板的声音清晰可闻。饶是冯姜平时再任性,此刻都知道要跪地求饶,她被汗浸湿的手掌紧紧贴在大腿上,但仍然止不住身体因恐惧而产生的抖动。

  “求……求大爷放过,今日之事,我定会守口如瓶……不……我已不记得今日的事。“

  声音如被生硬拨开的琴弦,颤动得厉害,屋中太过寂静,甚至还能听得清牙齿打颤的声音。

  顾惜没想到此人竟如此胆小,一时觉得有几分搞笑。不过叛贼心思活络狡猾,他可不会因为她一时的伪装就轻易放过她,但她这样子也着实不像那个组织里的人。

  冯姜低着头,眼神不自觉飘到了顾惜手中的长剑上。

  顾惜嘴角微微勾起,心想,果然还是露出了狐狸尾巴。

  “只要你供出你们的幕后主使,我可求情饶你一命。“

  冯姜瞳孔微微放大,知道这是把自己认成了白日死掉那一伙人的同伙,急忙辩解:“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

  一缕灯光悄然从窗户外飘至屋内,恰好落在了冯姜所在的位置,看来屋外已经开始点灯了。

  顾惜眯起眼睛,仔细盯着少女脸上的一举一动,生怕错过一丝细微的表情。

  片刻后,他身子往后靠了靠,慵懒散漫。他心想,没有一丝破绽,还特地挑选了一个年轻女子,看来“夜行者“对杀手的培养是越发用心了。

  冯姜心里越来越慌,只能祈求有人发现自己。这杏花楼不知怎的,按理来说虽白日里人都在一楼,但今夜也应该热闹起来了,此时这屋外似乎连个行人都没有。

  “你放心,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似乎是猜到了冯姜心里的想法,顾惜悠悠开口。

  同时他手中的长剑早已架到了自己肩膀上,心里的希望一点点被消耗,扑灭,冯姜上身颓了下去,她今日可真是倒霉至极,只求家人能够早日为自己鸣冤。

  她的反应不似寻常刺客,应是极爱使诈之人,是以顾惜倒是来了点兴趣。

  吱呀一声,门从外面被推开,刺眼光线打了进来,二人齐齐向门口看去。

  来人背着光,但还是能够看得出样貌不凡,似乎震惊于屋内的景象,她微微愣了一下。

  只不过也就是瞬间的事儿,待冯姜反应过来时,屋内已经亮堂了起来。

  女子恭敬地站在一侧,似乎还在等人,果然,门口一双精致的海棠花纹银丝绣鞋出现在冯姜的视野之内。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