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吻玫瑰
诱吻玫瑰

诱吻玫瑰

星河余转

浪漫青春/青春纯爱

更新时间:2024-06-04 23:06:08

[男二上位,前任火葬场,暗恋成真,年上]
明艳清醒家道中落大小姐×温柔深情暗恋多年爹系总裁
江祁安喜欢了纪临澈十年,在一起三年。
就在她以为自己终将得偿所愿嫁给他时。
他跑了。
白月光一通电话,纪临澈连夜离开,留江祁安独自在婚礼现场。
所有人认为,如今的江家落魄,高攀纪家,江家唯一的大小姐只能咽下这委屈。
谁知道,大小姐风姿摇曳离开,转头扣响顶楼房门,
“我想你跟我结个婚。”
——
国外镀金回来的周时晏,矜贵自持,权势滔天。生意场上,他温文尔雅,进退有度,却能将人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这样的人,却栽在了个小姑娘身上。
无人知晓他多年来藏在心底的阴暗与极致的占有欲。
周时晏原本想藏一辈子,直到小姑娘站在他房间门口。
——
江祁安一直以为周时晏待她好只是亲情,没有爱情。
那日,一向斯文的男人醉酒后将她抵在门框,锁住她的手吻到她快要断气,抱着她,口中唤了一夜江祁安。
——
纪临澈此生最后悔的事,便是那次婚礼没有赶回去。
他常梦到那天他没有离开,和江祁安成了婚,幸福美满。
梦醒时,一切落空。
玫瑰从不为他回头。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番外5 一点后续

第1章 换新郎

  初夏的陵川气温升的快,烈日当空,热浪在空气中阵阵翻涌,烦闷压抑。

  江祁安站在市中心最奢侈的酒店顶楼落地窗前,目光失焦的落在缩小的灰白城市上。

  “江小姐,快到十一点了,我们该穿婚纱了。”婚礼负责人过来温声提醒,态度小心恭谨。

  江祁安这才终于回过头,她有张极漂亮的脸,五官小巧精致,皮肤细腻如白瓷,精心打理过的长卷发柔顺披在肩侧,红唇妩媚,眉眼上扬。

  收腰的私定酒红色长裙衬的她越发高挑,浑身散发出一种难言贵气,仿若盛开在玻璃罩中精心呵护的玫瑰。

  他们都知道,这是位得小心伺候的主,是陵川江氏集团的大小姐,最主要的是目前陵川龙头公司纪家掌权人纪临澈的未婚妻。

  那可是真切的掌上明珠。

  可今儿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新郎迟迟没到,这位大小姐肉眼可见的心情差,以至于他们现在大气不敢出,生怕触了她的霉头,说话都小心翼翼。

  “再等等。”江祁安转身,视线落在不远处挂着的洁白婚纱,难掩失落,“你们先在这等我。”

  语罢,江祁安捏着手机出了门。

  今天是她跟相恋三年的男友纪临澈结婚的日子,比原本约定见面的时间晚了近三个小时,他还没来。

  昨晚最后的交谈还是在走今天婚礼的流程,此后,纪临澈却像是突然消失了般,消息不回,电话不接,所有人都联系不上。

  她担心纪临澈在路上出意外,打算亲自去找他。

  哒哒的高跟鞋声回荡在整个走廊,江祁安走得急,指尖不记得第几次点开通讯录。

  “哎呀,这不是我们今天的新娘子吗?”娇媚的女声突然出现在楼道口。

  江祁安眉头拧起,抬头看向声源,不加掩饰的嫌恶,

  “江瑶,你来干什么?我的婚礼应该没邀请过你。”

  “都是一家人,你不邀请,我当然也要来看你笑话呀。”江瑶懒洋洋靠在墙上,摆弄着新做的美甲,心情格外好。

  江瑶只是个二房的私生女,江祁安从来没把她当过一家人,只是她现在的重心落在了她的后半句,

  “你什么意思?”

  江瑶故作高深的没搭话,眼底笑意讥讽。

  江祁安没耐心跟她耗,转身要走。

  “别急呀,你不是在找纪临澈吗?”江瑶抬手拦住她,“我来告诉你,他不会来了。昨晚婉姐一个电话说不想看他结婚,你猜怎么着,临澈哥哥就买票连夜去婉姐身边了呢。”

  江祁安眼皮跳了跳,对江瑶的胡言乱语有了怒意,

  “江瑶,有病就去治,别在我这发疯。你不自己走,待会儿我就叫人请你走。”

  “别不信啊,你可以试试现在给他打电话。”

  江瑶视线下移,落在江祁安还亮着的手机屏幕上,那笃定的模样让江祁安指尖有些发颤,指腹贴着竟直接拨了过去。

  她是不信的,纪临澈这一年待她极好,半年前,他在海边为她准备了盛大的求婚,说这辈子认定了她,要跟她一直在一起。

  他也跟她一起,策划了许久今天的这场婚礼。

  她也知道岑婉,纪临澈曾经刻骨铭心的初恋,之前他们偶尔会有来往,但纪临澈早就保证过他跟岑婉已经划清了界限。

  等待音在掌心带来轻微的震动,江祁安忽然有些胆怯的想挂断电话,却又渴望纪临澈的消息。

  思绪拉扯,铃声却戛然而止,那拨了一上午都没拨通的电话,通了。

  江祁安拿起手机,走去过道的窗口,声调下意识柔软,“临澈,你在哪儿?没出事吧?”

  那边沉默了许久,久到江祁安怀疑电话是否真的接通。

  她手心都沁出了汗,才终于听见久违的声音。纪临澈的嗓音有些沙哑,透着疲惫,

  “抱歉安安,岑婉这边出了点意外,婚礼可能需要延期。”

  江祁安耳畔嗡然,呼吸都为之一滞,费了好大番劲才理解纪临澈话里的意思。

  她掐着手心,强迫自己冷静,只是再出声时音色难以抑制的抖,

  “没事啊,我们还有时间,你赶过来来得及。”

  为了这场婚礼,她熬过数不清的夜晚,从婚服的设计,现场的所有布置,在场邀请的每个嘉宾,到反反复复敲定的所有细节......

  她期待了这么久,纪临澈也知道这场婚礼对她意味着什么。

  在陵川,江、纪两家都是大家族,这次婚礼邀请到的有头有脸的人物很多,还聚集了整个陵川媒体的目光。她今天代表的不仅是自己,更是她爷爷一手建立起来的江家。

  爷爷在一年前去世之后,江家逐渐落寞,家里的几波势力虎视眈眈,尤其是以二叔为首,看江祁安年纪小又没长辈依靠,便想尽办法要从她手里分走江家产业。

  曾经辉煌的江氏,如今空得快只剩个名号,爷爷走之前纪临澈答应了好好照顾她,也是因着这个,二叔一家才没敢太过分。

  江祁安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二叔一家的手笔,但若是今天婚礼延迟,她将彻底失去威信力,沦为整个业界的笑柄。

  纪临澈似乎并不在乎。

  “抱歉,岑婉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我还不能离开,安安,我想你会理解的,人命关天,我不能不管她。”纪临澈沉吟了会儿,继续道,“放心,江家的事我后面会补偿你。”

  轻飘飘的一句话,一瞬间就击垮了江祁安所有心理防线。

  他明明都知道,只是又一次,纪临澈的心偏向了岑婉。

  身后江瑶还等着看她的笑话,江祁安闭眼吸了口气,摁下自己在崩溃边缘的情绪,

  “纪临澈,我会等你到十二点,如果到时候婚礼没有新郎的话我会再找一个新郎。”

  丢下这句话后,江祁安挂断了电话。

  这是她做出的最大让步。

  江祁安浑身发颤,扣紧窗户边缘才恢复些理智。

  可笑她追逐喜欢纪临澈十年,不顾爷爷的反对,闹着让爷爷给他资源,扶持他从纪家最不受待见的地位成了如今纪家的掌权人,一步步成就了纪家后来的盛景。

  如今江家如此,纪临澈却隔岸观火,一点不考虑她的处境。

  纪临澈在回拨了江祁安几次电话得到的结果都是关机后,胸腔内淤积的怒气终于达到顶峰,一拳砸在医院的墙壁上。

  “怎么了纪哥?”顾煜听见动静出来的时候被纪临澈躁郁的模样吓了一跳。

  他轻声关上门,怕打扰到房间里还在休息的岑婉。

  “江祁安又跟你耍小性子了?”顾煜嫌弃啧了声,似乎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这江大小姐不会以为自己还是从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小公主呢,她哪里还有资本跟你横,这两年要是没有你,她还不知道在哪儿流落街头。”

  顾煜一直打心眼里就瞧不上江祁安,每次看着岑婉难过又要假装大方的模样他都是真的心疼,偏偏岑婉对纪临澈又一心一意。

  当初是江祁安从岑婉手里抢走的纪临澈,江祁安却总装出一副受委屈的模样让纪临澈心软。

  甚至有时候,他都觉得,江祁安接近纪临澈就是想攀纪家的关系,虚荣爱装到极点。

  纪临澈心烦意乱的嗯了声,他抬手按了按眉心,疲惫到极点,

  “她说让我十二点之前回去,不然就要换人。”

  “不是,纪哥,你不会还真打算回去吧?”顾煜气笑了,指了指门后,“那岑婉呢?纪临澈,你亏欠她的还少吗?”

  “…不回去。”

  他这次觉得,江祁安是真有些胡闹,连换新郎这种话都能说出来,全然没考虑过他的感受,只知道江家。

  以后她进的可是纪家的门,哪里还有江家的事。

  “纪哥,我真心劝你该磨磨这大小姐的锐气,你忘了当初她对岑婉做的那些事了吗?”

  顾煜越说越激动,“她要有本事就真的去换人,我就不信她还能找到个比你更好的。

  江祁安聪明着呢,现在江家这情况,她怎么敢放弃你这棵大树,不然她怎么在江爷爷才去世一年就要跟你结婚。”

  “顾煜。”纪临澈打断他,示意他别说太过。

  但他到底松了口气,有利益捆绑,他知道江祁安不敢乱来。

  或许他平日里确实过于纵容江祁安,才让她越发骄纵。要不是他这次来,都不知道岑婉这一年里受了这么多委屈。

  他要照顾的只是一个温顺的妻子,而不是江祁安这样的带刺的野玫瑰。

  犹豫片刻,他给还在陵川的陈立打了通电话。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