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佬的追妻日常
徐大佬的追妻日常

徐大佬的追妻日常

雾澜茨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4-02-01 12:13:05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006 离谱的帖子

001 去逛街

  新鲜感总会过去,但教养和责任不会,我的意思是你尽管放心,我不会走,我会一直爱你。——宫崎骏

  世界充满个性,所以要学会尊重别人

  ——简凝

  我会告诉你,我的心早已为你清空,从此只你一人。

  ——徐砚

  S市青城大学,逸安教学楼,二楼音乐教室。

  音乐学二班正在上课。

  教授在上面讲解着一位著名的音乐人,“巴赫不仅是一位卓越的键盘演奏家,还是一个多产的作曲家,他的作品涵盖了多种形式,包括管风琴、小提琴、大键琴、……。”

  女教授柔和的声音回荡在教室内,她满是崇拜的介绍着这位“音乐之父”。

  不久,下课铃响了起来。

  女教授意犹未尽地停止讲授,结束了这节课程。

  “终于下课了,我屁股都坐疼了。”南荔舒服地伸着懒腰,唉声叹气地抱怨。

  “快快快,回寝室。”旁边的夏微微将桌上的东西收拾赶紧,催促着。

  “你点好外卖了?”刚刚睡醒的李寒书懵懵地问了一句。

  “点什么外卖?我昨天不是才说今天下午没课,出去逛街吗?你又忘了?”夏微微侧身,看着睡眼惺忪的李寒书说。

  “逛街?走啊!”李寒书揉揉眼睛,起身先走一步。

  “小凝,别看了,走啊!”南荔拉起还在认真看书的简凝,往宿舍方向赶。

  ~~~

  几人来到商场,挽着手看着衣服,时不时说着一些悄悄话。

  “哎?南荔呢?又跑哪儿去了?”夏微微观察一下四周,不见南荔的踪迹。

  “她在那个衣服堆里。”李寒书靠在简凝的肩上,手指指着前面一摞衣服的人。

  “姐妹们,我挑了好多,一起去试试。”对于这两天忙着各种测试的几人来说,都快一个月没有痛痛快快逛过街了,所以想着今天补回来。

  “我要这件。”

  “我要这些。”

  两人也选了一些心仪的,火速朝更衣间跑去。

  “小凝,你试试这件。”南荔取了一件,想要让简凝试试。

  “不用,我自己看看。”简凝没接,只说自己挑挑看。

  其实她不缺什么衣服,以前的也都够穿,没有买的必要,更何况她对这些不感兴趣。

  趁她们换装的间隙,简凝也无事可做,只静静带着耳机欣赏着古典乐。

  也许是受学术和音乐的熏陶,简凝从小到大都是一副漠视疏远的样子,尽管现在是坐在沙发上的,也依然仪态端庄。

  玲珑的丹凤眼不带一丝情绪,看着外面,她的视力极好,很轻易就能看清对面的人,长睫忽闪两下,像是无事发生,收回眼光。

  显然对面的人也注意到这边的视线了,转头看来,眉头微皱,没有看到除了服务员以外的人。

  “阿砚,怎么了?”他身边的姑娘抬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什么也没看到,只柔声问道。

  “没什么,这就只了吗?”徐砚收回视线,眼底的温柔几乎溢出,摸着女孩的发丝问道。

  “嗯,还是这只最好,你看,里面是不是像云雾一样,寓意着我们终于守得云雾见青天。”虞子姣挽着徐砚的胳膊,满眼希冀地说着。

  “嗯,你喜欢就好。”徐砚看着缩在自己身上的女孩,温柔地笑了笑,给服务员递去一张黑卡。

  “徐先生您好,这只手环消费三百万,费用已扣除,请收好您的卡。”收银台前的服务员礼貌说完。

  一边又过来一个服务员,“先生,女士,手镯我来帮您装好。”

  “不用。”虞子姣将手镯往怀里藏了藏,又感觉不对劲,跟徐砚撒娇:“阿砚,我想现在就戴着。”

  “好!”徐砚答应一声,丝毫没有注意到刚才虞子姣的问题,接过手镯,体贴地给她戴好。

  “阿砚,我好感动,都快哭了。”虞子姣另一只手擦擦眼角根本不存在的眼泪,声音娇柔。

  “都有这么美的镯子配你了,不哭了,好不好?”徐砚心疼地摸摸她的眼角,安慰着。

  “好!那我们再去吃饭好不好?我饿了。”虞子姣感动了好一阵,才娇羞地要离开。

  ……

  “今天真是收货满满啊!”夏微微走在最前面,一脸满足。

  “我天啊,做一单生意怎么还要忍受这些啊,我都快吐了。”刚刚想要帮忙打包装的年轻服务员一脸无奈。

  “是啊,要不是那男的有些钱,谁愿意受这罪啊!”另一个在旁边附和道。

  “果然,还是金钱的魅力大,要我,我也可以那么恶心人,还阿砚,都快到嗓子眼了。”年纪稍大点的也跟着吐槽。

  估计这一对要成他们好几天的笑料了。

  而跟着室友浅笑的的简凝听到这些,只是怔愣了几秒,回头看着聊的起劲的几人。

  看来她刚才见到的身影真的是他俩,徐砚和他的白月光虞子姣。

  简凝摸摸口袋里的订婚戒,这是她和徐砚的,两个月前,是寒假,也是她和徐砚的订婚典礼。

  其实在三人之间,自己才算那个后来者,徐砚心里的夫人仅虞子姣一人,只不过在两家爷爷拟定订婚请柬的前一刻,也从来没人知道他一直是有女朋友的。

  简凝和徐砚订婚前总共也没见过两次,初见他对简凝还是绅士礼貌的,直到订婚消息的传出,那态度简直在对待仇人。

  是啊,他专宠了这么久的女孩,位置被人说替代就替代了,有些恨,也正常。

  哼…简凝苦笑两下,依旧毫无波澜地向前走着。

  “喂,你们听到没?天啊,居然还有这种人?”南荔捂捂嘴,一副吃到大瓜的表情。

  “正常,女人爱撒娇,我也愿意花钱。”李寒书波澜不惊,淡淡的说到。

  “亲爱的,我给你撒娇,你给我买包好不好?”夏微微特别夸张地抱着李寒书撒娇。

  “那我也得有钱了再说。”李寒书挣脱她的魔爪,向前跑着。

  “叫你再装逼!”夏微微得意的摸了摸鼻尖。

  “小凝,你什么都没买啊?”后看到简凝两手空空,又问到。

  “真没必要。”简凝依然不太适应和别人这么近距离,走快了两步。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