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亲开门,福宝带全家炮灰杀疯了
娘亲开门,福宝带全家炮灰杀疯了

娘亲开门,福宝带全家炮灰杀疯了

言言之之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更新时间:2024-02-26 23:27:09

道界大能柳安穿越了。
看着眼前一贫如洗,四处漏风的家,她决定凭借一身玄学功力帮全家走上致富之路。
只是她看了看肉乎乎的手,还不会说话的嘴,心里感叹:挣钱真难!
柳安看着苦哈哈种地卖不出去的爹,心里想着:镇子上的赵家米铺缺粮,咋告诉爹好呢?
柳父:赵家米铺?明天就去!
柳安看着绣花眼睛快熬瞎了的娘,心里想着:镇上秀坊急需一批绣样,咋让娘去呢?
齐萍:镇上秀坊?她爹,你等等,我也去!
“大哥,一身蛮力,今年参军,明年就能当大官。”
大哥一走三年,再回来就成了将军!
“二哥,隔壁村子要麦糖,赶紧去,晚了就卖不出去了。”
二哥从此走上了为商致富之路。
“三哥,今年考题有变化,听私塾先生的指定挂。”
三哥一朝中举,成了柳家村第一个举人老爷。
柳安研究研究着,就发现家里富了,三个哥哥都成了人中龙凤。而她则被全家宠上了天,还成了京城富人的座上宾。
目录

21小时前·连载至第十六章、以前太能编了

第一章、大佬穿越了

  十月的柳家村,微风徐徐,凉意满满。村东头的一户土坯房里,正传来一阵阵的喊叫声。

  “儿媳妇,用力啊,孩子快出来了,用力!”

  黄土砌的炕上躺着一个大汗淋漓的孕妇,她咬紧牙关,拼尽全力使劲:“啊啊啊!!!”

  柳安有意识的时候便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满是液体的密闭空间中,她尝试着动了动,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

  有一股外力正在把她往外拉,她急于出去,顺着力道拼命使劲。

  “哇.....”

  随着婴儿的啼哭声响起,接生的柳家婆婆终于松了口气。她仔细查看后笑了:“是个女娃,是个女娃!”

  炕上的齐萍喘着气,微笑着声音虚弱的说道:“娘,给我看看。”

  柳家婆婆名叫王翠芳,人称柳王氏。柳王氏将孩子抱给齐萍,齐萍看着眼前白白胖胖的女儿,心里十分喜爱。

  【好舒服哦~除了有点吵简直是睡觉的好地方。】

  柳安听着旁边人吵闹的声音,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

  柳王氏听着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婴儿声音,神色一愣。

  她看向炕上躺着的齐萍,二人对视后便明白他们都听到了婴儿的声音。

  只是再细听时,声音却消失了。她们不禁疑惑是不是生产太过劳累幻听了。

  【这就是我娘亲吗?真好看呀!】

  柳安想着,眉眼弯弯,笑得十分欢快。没有长牙的嘴巴光秃秃的,让人看着便觉得十分可爱。

  再次听到声音的婆媳二人,这下子确定了声音来源就是眼前刚出生的婴儿。这让颇为相信鬼神之说的柳王氏,脸色煞白,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看向怀中的婴儿,小婴儿冲她笑得喜庆极了。

  柳王氏看着心底里也生出了一些欢喜,再看婴儿便没有刚才那么难以接受。

  门外的柳父听到声音急忙进来,他凑到炕边看向柳王氏怀里抱着的婴儿,不禁问道:“娘,是男娃女娃啊?”

  “是女娃,女娃!”柳王氏和齐萍对视后,瞒下了刚才的异样,转而笑着说道。

  “天哪,太好了,我柳家多少代都是男娃,终于有了个女娃,上天垂怜啊!”柳方才说着不由得双手合十拜谢。

  柳安瞧着眼前的三人,终于明白自己是真的穿越了。

  想她一代道家大能,好不容易飞升了,竟遇到万年难见的紫雷电,一道雷电把她劈成了如今的模样。

  “赶紧想想给娃取个啥名好!”柳王氏想到正事,连忙说道。

  “我想想,我想想。”柳方才说着便开始琢磨起来,只可惜他没读过书,识过字。家里识字读书的老二和老三还在隔壁村的私塾念书。

  他想了许久,终于蹦出来了一个名字:“就叫柳安吧,平平安安,好寓意。”

  “成!就叫柳安。安安,我是祖母,安安。”柳王氏看着白白胖胖的柳安就心生欢喜。

  “娘,我这奶水这么少,安安吃奶可咋办啊?”齐萍突然想到奶水的事情,不由得皱着眉头问道。

  柳王氏听到这话,也不由得沉默了。

  她叹了口气说道:“今年收成差,家家户户都没有余粮,咱们家就更别提了,这半年多都是靠村长家救济活着。”

  “这样吧,我再去村长家看看,能不能再借点啥来,咋的也不能让安安饿着啊。”

  听到这话的柳安,胖乎乎的小手动了动。她掐指算了算,发现西边河里现在去就能钓到一条大鱼,够吃好几顿。

  这么想着,她开始琢磨起来了。

  【吃饭有什么难的,西边有条河现在去就能钓到大鱼,可是我咋和娘亲爹爹说呢。】

  “谁!”柳父突然出声,却被柳王氏狠狠拍了一下。

  柳方才见母亲瞪着自己,不由得闭上了嘴。

  “儿媳妇,你抱着安安,我带方才出去找找吃的。”

  “欸。”

  柳王氏说着便拽着柳方才出了门。到了屋外,柳王氏才小声说道:“你刚才是不是听到了婴儿的声音。”

  “娘,你也听到了?”

  “那是安安。”

  “啥?!”

  柳方才听到这话十分诧异,他语调极高,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的柳王氏又拍了他几下。

  “你叫这么大声做什么!”柳王氏说着瞅了瞅周围,“你刚才没进来,不知道,我和儿媳妇都听到了。”

  “娘,那现在咋整啊?”柳方才有些慌了,作为一个从不信鬼神之说的庄稼汉,他此刻只觉得冷汗直流,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咋整?钓鱼去,咋整。”柳王氏看到儿子这副模样就十分生气,她又怼了几下柳方才,“咋,你还想不要安安不成?”

  “不是,娘,我哪敢啊,安安长得白白胖胖的,看着就让人稀罕。”柳方才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不是冷不丁一听到有点被吓着了吗。”

  “行了,我可告诉你,我们既然能听到安安的心声,那这事不管到什么时候都得烂到肚子里,谁都不能告诉!”

  “娘,您放心吧,安安咋说都是我闺女,我肯定拼了我条命保护她!”

  柳王氏见儿子这副样子就知道他心底里接受了这件事。

  思及此不由得语重心长道:“咱现在不知道为啥能听到安安的心声,仔细点千万别传出去,不然对安安不好,还容易惹是生非,听到没?”

  “欸,我记得了娘,您放心。”柳方才连连点头答应道,“那我赶紧去西边河里钓鱼去,免得一会儿让人钓走。”

  “行,赶紧去吧。”

  柳方才拿着渔网急匆匆的出去了,柳王氏也理了理衣服准备去村长家看一看。

  柳方才所住的地方叫柳家村,全村大部分人都姓柳,只有少部分从外村嫁过来的妇人有其他姓氏。

  而柳方才一家是整个柳家村里最穷的人家。

  要说别的人家好歹一年最起码还有几袋子粮食收入,可柳方才家一年到头凑不齐一袋子粮食。

  幸亏村长柳茂胜一家心慈,偶尔救济一点,让柳方才一家不至于饿死。

  至于柳方才一家为何到了食不果腹的地步,柳方才也不知道。

  自他开始种地后,就是种啥没啥,种啥死啥。别人种的粮食哪怕再差也能有收入,可他即便再用心也捞不着半点粮食。

  不过柳家除了他,其他人种粮食多少还有些收入,这也使得柳方才一家不至于真的饿死。

  话说回来,柳方才拎着渔网快步走到了河边。

  河边,柳方才刚到就发现有个男人站在岸边许久。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