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王变成替身后
海王变成替身后

海王变成替身后

青赋子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1-30 18:51:15

我是一个海王,但是最近我想玩点不一样的,于是在京圈太子爷纪羡的白月光赌气出国的时候去给了纪羡当替身,三年过去了,纪羡的白月光归国了,接风宴上,我却发现纪羡的兄弟纪慕、叶鹤年、周翊礼居然是我之前鱼塘里的三条鱼!而纪羡的白月光沈听其实是十五年前利用龌龊手段把我逼出家门的亲妹妹,而沈听,其实才是我给纪羡当替身的真正目的……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第二章:认错白月光

第一章:海王变替身

  我是个海王,最近想玩点不一样的,

  于是像小说里那样假扮成贫苦缺钱的小白花,给一个总裁当替身。

  三年后,金主的白月光回来那天,作为替身我也要到场,

  听说金主的兄弟们也都喜欢白月光,所以想拉我出来炫耀一番,

  我知道,干完今天我就终于可以收工走人了。

  但是……没人告诉我,金主的兄弟怎么都是我之前鱼塘里的鱼啊!

  1

  「姐姐,最近怎么不找我了呀,我好想你的~」

  「刚在拍卖会买了一条蓝宝石项链,觉得很适合你,可以明天与我共进晚餐吗?项链是报酬。」

  「沈风眠,胆子大了是吧这么久都不回小爷消息,我现在就在你楼下,快点下来!」

  看着手机弹出的各种不同类型的男人的消息,我现在只觉得厌烦。

  没错,我是个海王,但是最近我厌倦了这种与不同男人周旋的生活。

  我把手机报复性的关机,转身躺进了大床里。

  没错,我在假装失联,反正他们过段时间就会忘记我的对吧。

  昨天,我已经订好了去A市的机票。

  听说京圈太子爷纪羡的白月光和他闹脾气出国了,纪羡现在正在生闷气,找不同的女人解闷。

  但是这些女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长得像他的白月光沈听。

  但是要说像……

  我看着沈听的照片,摸上了自己的脸。

  那没有人比我和沈听最像了。

  给京圈太子爷的白月光当替身,听起来还挺好玩的。

  我勾了勾唇,漫不经心的笑了。

  2

  京城A市,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下是能吃人的繁华。

  我花了点钱打听到了纪羡今晚会去到的酒吧名字,并伪装成了里面的服务生。

  是夜,酒吧错落的光线切割着众人们的视线,灯光恍惚,醉生梦死。

  我特意化了个沈听素日爱化的清纯小白花妆,端着酒走到了纪羡订的卡座前面。

  男人坐在单人沙发上,双腿交叠着散发出强大气场,旁边适应生递过来烟和打火机,慢条斯理的点完烟后,眯了眯眼,骨节修长的指夹着根烟轻吸了一口,白色的烟雾缓慢上升,看不清他的神情。

  嗯,纪羡这幅皮囊确实有点东西。

  不亏。

  我走到纪羡面前,把酒一瓶一瓶放下,然后打开了一瓶准备给纪羡的杯子里倒满,却手一抖,倒在了纪羡裤子上。

  「对不起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有意的。」我红着眼眶楚楚可怜的抬头看着纪羡,我很清楚的看见纪羡的神情由不耐在看到我脸的那一瞬间变成了错愕。

  招数虽老,有用就行。

  「你叫什么名字?」纪羡捏住我的脸,问道。

  「沈……沈风眠。」我嗫嚅着开口。

  「沈?」纪羡眯了眯眼,随即恶劣一笑,「一百万一个月,跟着我,怎么样?」

  「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不是那样的人!」我装作被羞辱的样子愤愤开口。

  「你可以是。」纪羡扔下这一句话,打了个手势,我就被人送到了纪羡床上。

  从此,我成功的成为了纪羡的金丝雀。

  有一说一,纪羡的私生活算干净的,我当他的金丝雀时他的身边只有我一个人。

  给纪羡当金丝雀的这段时间,我记住了他的所有喜好,对他言听计从,他对我也越发的好了,好到我有种错觉,我都怀疑他要真的喜欢上我了。

  但是这可不行,呆在他身边三年了,我有些腻了,也想离开了。

  我在等一个机会,等一个我能离开的机会。

  3

  「喂?什么事?」深夜,睡在我身旁的纪羡接到了个电话,他一边接起一边小心翼翼的把我这边的被子掖好,怕吵醒我,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我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把眼睛睁开了,屏气凝神的听着门外的动静。

  「嗯,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去接听听的。」纪羡压低声音说道。

  听听?沈听?

  纪羡的白月光沈听回来了?

  我顿时来了精神。

  这下机会不就被我等到了吗。

  纪羡接完电话后又躺了进来,滚烫的胸膛贴紧着我,我装作被他吵醒的样子推了推他,嘤咛了一声:「热。」

  「乖眠眠,明天晚上有个宴会,你陪我参加好吗?」纪羡揉了揉我的头。

  不就是白月光的接风宴嘛。

  纪羡很少让我陪他参加聚会,好像听外界传闻说他周围的兄弟也都喜欢沈听,如果让他们看见有我这个这么像沈听的人,可能不太好收场。

  但是明天既然纪羡让我去参加,八成是想利用我气气沈听。

  「好。」我顺从的点了点头,又主动的抱紧了纪羡。

  纪羡因为我的举动呼吸越来越沉重,手不安分的在我的身上游走。

  「太困了,今天不要好吗?」我撒娇的说道。

  「好。」纪羡声音暗哑的应着,但还是停下了动作。

  翌日,我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不得不说,当金丝雀就是好,赚的多干的少。

  纪羡差人送来了好多套高定礼服让我选,我的视线定格在一条红色的抹胸礼服上,后又挪开了目光,选了一条很乖巧的白裙。

  红色太张扬了,那是原本的我所喜欢的,不是当沈听替身的我。

  但是想到今晚要见沈听,我还是很期待的。

  不知道她见到我会是什么表情呢,我的好妹妹。

  4

  当我扶着纪羡的手从他的法拉利上下来时,周围一道道戏谑的目光投在了我的身上。

  因为纪羡不允许,我鲜少出现在大众面前,大众也只知道纪羡找了一个很像沈听的替身,但是不知道具体是谁,长什么样。

  众人虽然看不起我,但是还是无法否认我的美和与沈听的像。

  「今天过后……你还会要我吗?」我装作不安的扯了扯纪羡的衣袖。

  纪羡大概是知道我听说了今天是他的白月光回来的日子,看见我这幅离不开他的模样,心情大好的摸了摸我的头:「只要你乖,你还是可以待在我身边。」

  切,一边想要有小脾气骄纵的白月光,一边又舍不得乖巧听话的替身。

  下头男。

  我稳了稳心神,乖巧的点了点头。

  包厢门打开的一瞬间,我正摆出了我标准的微笑,却在看见包厢里人的那一刻愣住了。

  这这这这这不都是我三年前的鱼吗!!!

  包厢内的三人抬头看见来人是我,眼中的惊喜都快溢于言表,但在知道我好像就是那个传闻中的替身后,一个两个都把情绪压了下来。

  「这三个都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兄弟。」纪羡浑然不觉包厢内的气氛发生了变化,还在一个一个向我介绍。

  「这位是周翊礼,周氏你是知道的吧,他是继承人,也是金融学界的学硕。」

  我在心里回忆起我之前给他的备注。

  185金融多金闷骚男。

  「这位是叶鹤年,你应该也知道,顶流歌手,家里不支持他但他还是喜欢做歌手这行。」

  183年下奶狗爱撒娇。

  「纪慕,我的哥哥。」

  187机车痞帅霸道男。

  我有点心虚,但还是硬着头皮和他们打了招呼。

  「你好。」我向周翊礼说道。

  周翊礼推了推他的金丝眼镜,也温和有礼的回了我一句你好,但是我却听出了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

  我转头向叶鹤年打招呼。

  「姐姐你好呀。」叶鹤年笑的人畜无害的看着我,但是我总感觉这个笑有点危险。

  我感觉我的脚下都快抠出一座城堡了,但还是向最后一个纪慕打了招呼。

  「沈小姐,好久不见。」纪慕勾了勾唇,笑的顽劣。

  好好好,报复来了。

  我认命的闭上了眼。

  果然,纪羡疑惑的问道:「哥,你们俩认识?」

  「不不不不认识,纪先生长的很像你,我认错过一次,闹了笑话。」我连忙欲盖弥彰的解释道。

  「哦……原来只是我长的很像他?」纪慕舌头顶了顶上颚,玩味的笑了,笑中还还带这些嘲讽。

  我知道,他是在嘲讽我给沈听当替身,不过也是「像」这一个字罢了。

  我和纪慕中剑拔弩张的气氛都快溢出来了,周翊礼和叶鹤年刚想说些什么,包厢门又打开了,一抹白色娇小的身影钻进了纪羡怀里。

  「羡哥哥,听听知错了,听听这些年很想你,不要再找替身来气我了好吗?」沈听楚楚可怜的看着纪羡说道。

  纪羡连忙慌张的看了一眼我,沈听顺着纪羡的视线,也终于注意到了旁边的我,在看清我的那一刻,沈听顾不得形象的瞪大眼,失声尖叫道:「沈风眠?你怎么在这里?!」

  是啊,她怎么能不慌张呢,毕竟当初是她亲手设计把我赶出家门的。

  5

  十五年前的一个雨夜,沈听被来路不明的一伙人拐走,一天后,她浑身脏兮兮的回来了。

  我的爸妈……不能用爸妈这两个字来称呼,他们不配为人父母,就叫他们沈父和沈母吧。

  沈父和沈母自打沈听出生,就因为沈听是早产儿身体弱而偏爱她,无论什么好东西都先给沈听,我小时候不理解去质问他们,他们也只会说我是姐姐,要让着妹妹。

  而沈听又乖巧听话,会讨人喜欢,相较之下,我就更显得木讷了。

  于是沈父沈母越发的宠爱沈听,以至于时常忘记我这个女儿的存在。

  如果单是这样,那还没什么。

  在沈听长大几岁,却有了陷害人的本领。

  小到她划花了妈妈衣服,大到她霸凌同学被人闹到家长那里去,她都咬死说是我干的。

  我俩长得像,在加上沈父沈母无条件相信沈听,于是我百口莫辩,在众人眼中我由一个只会读书的书呆子变成了一个撒谎不眨眼的坏学生。

  爸妈不喜欢我,老师同学厌恶我,我以为我的人生已经够惨了。

  知道沈听被拐回来后,对着沈父沈母哭诉说是我找人拐卖的她,而她用尽力气逃了出来。

  这样漏洞百出的谎言,是个人都不会相信,可惜沈父沈母却信了。

  于是发了好大一场火,将我逐出家门,与我断绝关系。

  我被保安扔到了门外,我嚎啕大哭向门内大喊着不是我,我没有干这样的事,但里面却毫无动静。

  知道我心灰意冷时,大门却又开了。

  当我满怀希望的看过去,映入我眼帘的却是沈听的脸。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