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偷听我心声杀疯了我只管吃奶
全家偷听我心声杀疯了我只管吃奶

全家偷听我心声杀疯了我只管吃奶

榴莲豆腐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4-03-03 23:57:59

【全家读心术+团宠+穿书+爽文】 南宫映雪穿书了! 穿成一个短命公主,出生就被冠上魔童的称号,打入冷宫,又因体内毒素未清,早夭而亡,娘亲被奸人陷害,连累母族全族流放。 这要命的穿书! 南宫映雪看着皇帝爹爹:“可惜了,这么帅的爹爹马上就要被刺客伤了命根,从此绝后!” 裕圣帝:“……” 看着漂亮娘亲,叹气:“多好一美女啊,可惜,是个恋爱脑,还被毒蝎闺蜜PUA了!” 熹嫔:“……” 南宫映雪见到骁勇善战的外公:“功高震主,皇帝爹爹马上就要对年府下手了!” 看着残疾大表哥,叹息:“你的腿并非是个意外,而是有人故意为之。” “二表哥,别日日流连古玩店,小心惹火上身!” “三表哥,再不认真读书,将来就只能沦为乞丐!” 南宫映雪没想到的是,自己吐槽的这些都没有发生,全家人逆天改命,就连自己也吃着奶平安长大! 南宫映雪:???这穿书……不要命了?
目录

10小时前·连载至第六十七章 防毒面具

第一章 魔童降世

  “熹嫔年氏,你德不配位,诞下魔童,即今日起,废除位份,降为庶人,打入冷宫,闭门思过!”

  “皇上,嫔妾冤枉啊!雪儿她只是个孩子,怎么可能会是钦天监预言里的魔童呢?更不会祸国殃民,这是莫大的冤屈啊!”

  闻言,南宫天宇的神色并没有半分触动,如今大裕皇朝内忧外患,他不敢赌,但眼神还是不可抑制地落在了那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孩身上。

  南宫映雪一睁眼,便看见一个身着龙袍的男人,面色严肃地朝自己看来。

  熹嫔年氏?

  钦天监预言?

  魔童?

  祸国殃民?

  怎么这么耳熟呢?

  这不是她刚还在看的一本小说《女帝上位手册》里的故事情节吗?

  难道……自己穿书了?

  南宫映雪感到不可置信,明明上一秒自己还在熬夜看书,可下一秒心脏就突发绞痛,她沉沉睡去,再睁眼,就莫名穿书了!?

  穿书就算了,穿的还是一个短命公主!

  出生便因女儿身被父皇嫌弃,把母女二人打入冷宫,又因娘胎带出来的毒素未清,早夭而亡,娘亲也惨遭奸人陷害,连累母族全族流放。

  南宫映雪:这要命的穿书……

  她打量着眼前的一切,视线转至皇帝身上,她倒想看看,这听信谣言的皇帝究竟长什么样!?

  下一秒,南宫映雪就呆住了!

  他的五官棱角分明,浓眉大眼,高挺鼻梁,放在自己那个整容盛行的时代,简直就是整容医院的标准模板!

  【我去!这狗皇帝这么帅!?】

  【啧啧,可惜了,这么帅的男人马上就要被刺客刺杀,混战中,不小心伤了他的命根,从此裕圣帝便断了后。】

  南宫天宇身子微僵,神色间有些错愕。

  他环顾四周,众人都面色如常,熹嫔神色悲拗,都不像是听到了什么话的样子……

  敢称朕是狗皇帝!还诅咒朕……绝后!?

  是哪个刁奴如此歹毒!?

  裕圣帝面色愠怒,却始终没有找到可疑之人。

  除了……

  那个刚出生的魔童!

  难道是她!?

  男人的眸光扫了过去,襁褓中的婴儿白净精致,眼睛很大,水汪汪的,看向自己时,还咧起那没牙的嘴,笑得眉眼弯弯。

  这孩子,长得很好看!

  像自己!

  裕圣帝心中升起一抹怪异的情绪,这是他所有孩子当中,长得最白净的一个,莫名的,就想把她抱入怀中,好生宠爱。

  可脑海中,瞬间回想起钦天监的预言:熹妃这胎,若为皇子,则国泰民安,若为皇女,则为祸四方!

  南宫天宇瞬间清醒,再也不顾熹嫔的哭喊,拂袖而去。

  养心殿。

  裕圣帝一路走来,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刚刚听到的那段奇怪的话——刺杀,绝后!?

  他环顾四周,小心堤防,可却是没有半分迹象。

  良久,裕圣帝松了口气,或许最近压力太大,以致幻听了。

  可下一秒,两侧便天降黑衣刺客,寒光剑影铺卷而来。

  李公公一惊,尖细的嗓音随即展开:“护驾!护驾!有刺客!”

  周围的侍卫当下立断,把裕圣帝围在中间,可刺客的招式凌厉,打法奇特,他们纷纷倒下,一时竟有不敌之相。

  南宫天宇心凉了半截,想到诅咒中的“绝后”,立刻护住自己的命根,朝后退去,内心大骇:难道自己没有幻听!?诅咒是真的!?

  还没等他想明白,那把带着寒光的冷剑就挥砍过来。

  李公公护着皇上躲闪,捡起一把利刃,一边抵挡,一边带着裕圣帝后退。

  领头的黑衣人眼尖,立即朝着裕圣帝那边杀去,招招夺人性命,转眼间,侍卫便只剩下寥寥几个,还纷纷挂了彩。

  他们手段狠辣,根本不给喘息的机会,耳边只传来刀刀刺肉的声音。

  很快,那柄剑就近在咫尺,难道他今日就要命丧在此?

  裕圣帝心如死灰,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就见一箭矢迅疾,刺入刺客的心脏。

  “护驾!”身后传来林啸的嘶吼,南宫天宇的心便彻底放下。

  林啸,御林军统领,九品箭手,具有极高的远程攻击能力。

  不过片刻,黑衣刺客就尽数被俘获,林啸跪地请罪:“微臣救驾来迟,还请皇上降罪!”

  裕圣帝面色难看:“林啸!今日是你当值,可为何不在宫中!?”

  “回禀皇上,今日臣于东华门巡查,被琐事绊住脚步,以致迟了回宫的时辰。”

  林啸正好不在,而自己又在这时被刺,这事儿必有蹊跷!

  裕圣帝大怒:“给朕彻查此事!当时闹事的人,给朕一一审问!还有今晚的刺客,务必要让他们给朕招供幕后之人!”

  林啸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面色严肃:“臣接旨!”

  林啸走后,裕圣帝看着面前的奏折,却是无心批阅。

  这次的刺杀,绝非偶然。

  刺客的目标明确,冲着自己而来,若自己一死,最得利的便是那些好皇儿!

  也不知是哪一个,竟然如此着急!

  要不是听见了诅咒,提前做了准备,说不定真被贼人得手了!

  诅咒?

  蓦地,裕圣帝的脑海中出现了南宫映雪的身影。

  自己听到的那段奇怪的话,难不成真的是她说的!?

  猜想刚冒出头,裕圣帝便立即否认掉了。

  她还只是个刚出生的孩子,怎么可能会说话呢!?

  况且,她那么可爱,也不像是会骂自己的样子!

  正想得出神,忽闻殿外传来急促的声音:“报————”

  李公公疾步走进殿内:“皇上,边关急报!”

  “呈上来。”

  “嗻。”

  【敌军夜袭我军后方,烧毁大半粮草,我军情势危急,请朝廷援助!】

  看完,南宫天宇头疼脑涨,这麻烦事一个接着一个的来,真是没完没了了!

  李公公眼尖,上前奉茶:“皇上,是否要召各位大臣进宫?”

  裕圣帝点点头,李公公便立即吩咐下去。

  他头疼的厉害,想出去转转。

  李公公当即陪在身侧,还带了不少侍卫,毕竟刺客那事儿,他现在还心有余悸。

  逛着逛着,不知为何,南宫天宇竟来到了冷宫外。

  他垂头一笑,内心自嘲:朕真是糊涂了,难不成真相信那个奶娃娃会开口说话不成?

  男人蹙眉,正欲离去,可耳边再一次清晰地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