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拆穿骗局
重生后,拆穿骗局

重生后,拆穿骗局

奇妙2024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1-25 10:59:47

上一世,继母应聘进爸爸公司,与爸爸产生感情,找机会做局诬陷妈妈出轨,导致爸妈离婚,我一气之下断绝与妈妈来往。 继妹造谣我,导致我和家里安排的富二代男友分手,她趁机替代我。之后我被继妹骗到大山,妈妈只身救我,被村民打死,我跳井自杀。 这一世,我拒绝继母进入公司……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1章 彻底解决

重生后,我将继母拒之门外

  继母做局,诬陷妈妈出轨,导致爸妈离婚。

  我信以为真,断绝与妈妈来往。

  继妹造我的黄瑶,抢走我的富二代男友。

  之后,我被继母卖到大山里,给老光棍当媳妇。

  妈妈只身去救我,结果被村民打死。

  我受不了打击,跳井自杀。

  再睁眼,回到继母来爸爸公司应聘当天。

  我拿着简历对她说:「抱歉,你不符合我司的要求。」

  01

  任亦瑶一愣,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林小姐,还没开始面试,你怎么就断定我不适合呢?你也太不专业了吧?」

  我笑着说:「任女士,从你进门起,面试就开始了。请你回家照镜子看看你的妆容,粉底又白又厚,口红像刚吃了死孩子一样。我关上灯你都能演贞子了。你觉得你这个样子来应聘秘书合适吗?」

  她一脸不服气,喃喃道:「秘书不都这样吗?长得好看就能当秘书。」

  我不屑地说:「你可能需要重新了解一下岗位要求。」

  上一世,我面试任亦瑶,是婉拒的,没那么毒舌。

  可当她转身离开的时候,遇见了刚从外面回公司,正在打电话的爸爸。

  她从爸爸的言语中得知他是老板,便直接以面试者的身份约爸爸喝咖啡。

  第二天,爸爸让她找我办理入职手续。

  她趾高气扬地看着我。

  我推开爸爸办公室的门找他吵架。

  可胳膊根本拧不过大腿。

  她稳稳地坐上了总经理秘书的岗位。

  为了避免前世的事情再次发生。

  我站起身来,准备送她到楼下。

  「任女士,刚刚很抱歉,话说得不好听,我送你下楼吧。」

  她翻了个白眼:「不用了。」

  然后起身往外走。

  我紧随其后。

  电梯门一开,爸爸打着电话从里面出来。

  任亦瑶马上被爸爸吸引,目光在他身上打转。

  我突然大喊:「电梯来了。」

  吓得任亦瑶一激灵。

  在电梯门快关上的瞬间,一把将她推进去。

  我叉腰站在电梯门口,喘着粗气。

  这一世,我要从源头出发,彻底改变前世的一切。

  我转身进入爸爸办公室。

  「爸,秘书这个岗位让妈妈来吧。你们是夫妻,各方面更方便一点。」

  爸爸皱了皱眉:「不行。工作和生活必须分开,老婆和秘书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

  我心中冷笑。

  上一世,是谁娶了秘书?

  让任亦瑶成为我继母!

  「那我当你秘书。」

  爸爸将手上的杯子摔在桌子上,语气加重:「不像话!哪有女儿给爸爸当秘书的,从来没听说过。你今天怎么了?跟这个岗位较什么劲啊?招不到合适的慢慢招,我也没催你。」

  他顿了几秒:「其实也不用要求太高,今天你送到电梯的女士我看就挺好,你把她的简历拿给我看看。」

  我心里咯噔一下。

  不好,我要马上把这个岗位解决。

  要不然,爸爸早晚要把任亦瑶招进来。

  我灵机一动:「爸,把琪琪提为秘书吧。她来公司三年了,年年都是优秀员工。与其从外面招聘,不如内部晋升。秘书这个岗位要足够了解公司,了解您的脾气秉性和业务。从外面招聘的人万一适应不了,不仅造成不必要的人员流动,还容易把咱们公司的机密文件外泄。」

  爸爸边听边点头,看起来很认同我的观点。

  「行,就这么定了。你跟琪琪聊吧,只要她愿意,明天就转岗。」

  我松了一口气,一块石头落地了。

  第二天,琪琪准时出现在爸爸办公室的秘书座位上。

  在我以为不让任亦瑶进入公司就可以改变前世走向的时候。

  任亦瑶还是和爸爸相恋了。

  02

  上一世,我死后才知道。

  任亦瑶成为爸爸的秘书后,凭借过人的察言观色能力和一股子狐媚劲,很快成功俘虏了爸爸。

  可惜当时的我并不知道。

  一个月后,爸爸和妈妈大吵一架。

  电脑中播放着妈妈和另一个男人的亲密视频。

  「不可能,这视频是假的。谁给你的视频?我们现在可以去鉴定视频的真假,绝对是假的!」

  爸爸打断妈妈,冷冷地说:「上周五你去哪了?」

  妈妈思考片刻,半天才反应过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像泄了气的皮球。

  「老公,你听我说,我被人陷害了。那天朋友聚会,我喝了一杯酒,就不省人事了,发生了什么事,我根本不知道……」

  「别说了,赶紧签协议吧!」

  爸爸将离婚协议扔到妈妈脸上。

  妈妈翻看着协议书,声音颤抖:「不!我不离!我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地离婚!」

  爸爸大喝道:「还嫌不够丢人吗?看在二十多年的夫妻情分和女儿的面子上,我给你一套房一辆车一份工资。如果你还不知足的话,咱们就上法庭,我让你净身出户,你看我有没有这个能力。」

  妈妈将协议书抓皱,眼泪已连成串。

  最后,妈妈还是用发抖的手,在协议书上签了字。

  我追问爸妈离婚的原因。

  爸爸毫不避讳地告诉我,妈妈出轨了。

  而妈妈却闭口不言,但我从她脸上看到了「心虚」二字。

  所以我对爸爸的说法深信不疑。

  当即断绝与妈妈来往,拉黑了她的一切联系方式。

  半年后,爸爸公开与任亦瑶的关系。

  她女儿任若,也进入公司工作。

  思绪回笼。

  这一世,我死死地盯着爸爸。

  甚至监控了他的手机和电脑。

  几天后,我在爸爸微信中,发现了与任亦瑶的聊天记录。

  任亦瑶:「林总,昨天下午跟您喝咖啡很开心。其实我也不是一定要当秘书,有别的岗位也可以尝试。」

  爸爸:「目前公司没有空缺,我明天开除一个销售,让你进来。」

  任亦瑶:「好呀!我后天一早去报到。」

  第二天,爸爸推开我办公室的门。

  「婉玥,你一会儿和丽丽谈一下离职,她还在试用期,按劳动法赔偿就好。」

  昨晚看到聊天记录后就猜到会是这样,我早就憋了一肚子气。

  当即一拍桌子,面露怒气:「凭什么?人家丽丽挺好的,年轻肯干,业绩也不错。」

  爸爸一怔,明显被我吓到了。

  他刚要开口,我抢先道:「林总,我这个人事经理是摆设吗?一个公司如果不能各司其职,那岂不是乱套了?这么小的公司再搞得乌烟瘴气,那不如直接倒闭算了。」

  他皱眉思索,像是听进去了。

  半晌,喃喃道:「今天当我没说,以后公司人事方面的事情,我不会再干预。」

  他推门出去,突然回头。

  「你脑子比我清楚,以后接班了,我放心。」

  我暂时松了一口气。

  但我猜想,任亦瑶仍然不会善罢甘休的。

  公司她肯定是进不来了,但她不会放弃爸爸。

  03

  按照前世的时间线,距离妈妈被陷害还有半个多月。

  我不知道这一世会怎么样,我决定和妈妈同进同出绑在一起。

  晚饭后,爸妈在客厅看电视,保姆端来水果。

  我坐到妈妈旁边,拉着她的胳膊。

  「妈,你到公司来帮我吧。」

  妈妈一怔,疑惑地看着我。

  爸爸也愣住了,几秒后,他表情恢复自然。

  妈妈看了一眼爸爸,爸爸示意听我的。

  「公司人事相关的事情,都听小林总的。」

  我朝爸爸笑了一下。

  妈妈婚后没有再工作,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

  生活简单,平静。

  让天性温柔善良的她性格愈发单纯,对熟人毫无防备之心。

  这辈子,我不仅要让妈妈躲开前世被陷害的事情。

  还要让她工作。

  不与社会脱节,认清人性险恶。

  哪怕对枕边人,都要有所防范。

  「妈,你都多少年没工作了?一点都不怀念吗?自己家的公司,很自由的。同事们人都很好,吃午饭的时候,还可以聊会儿天。」

  妈妈低头不语,面露难色。

  「妈,我记得你大学是学财会专业的。你可以去财务部,暂时做总监助理。等完全熟悉工作了,让现在的总监给你做副手。」

  我抬头看着爸爸:「老板娘来领导财务部最合适。别人家的公司财务都是自己人,就咱们是外人。」

  爸爸点点头:「人事部的事情,我不插手,你说什么是什么。」

  「妈,公司需要你。同事们的工作也很成熟了,不会让你有压力的。我给你腾出一间单独的办公室,什么时候累了就休息。」

  妈妈眼神坚定,语气中难掩不自信,将手拍在我的手背上:「如果公司需要我的话,我听两位林总的安排。」

  「太好了。」

  我兴奋地跳起来亲她的脸颊。

  两天后,妈妈成功入职。

  为了防止意外,我推掉所有与工作无关的事情,和她像连体婴儿一样,形影不离。

  刚开始,妈妈很不适应。

  上班时间总是刷手机,羡慕地看着小姐妹丰富多彩的朋友圈。

  谁又去吃下午茶了,谁又去插花了。

  我撒娇地抱着她:「妈,我知道你一时间很难改变生活习惯,咱们慢慢来。周末两天你都可以约你的小姐妹,我陪你们一起去。」

  妈妈点点头,关上手机。

  同事们知道老板娘来上班了,工作态度和积极性肉眼可见地提升,爸爸看在眼里,乐在心上。

  对于私营企业老板来说,没什么比公司越来越好更让人高兴的了。

  我和爸爸的肯定和同事们的彩虹屁,让妈妈添了几分干劲。

  几天后,妈妈刷手机的频率渐渐降低。

  她开始适应了工作。

  爸爸微信中的任亦瑶又提出过几次想到公司上班。

  都被他婉拒了。

  但他们的感情在逐渐升温。

  一周后,妈妈对我说:「婉玥,有个老同学约我,下班后我想去参加同学会,小二十年没见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

  04

  我兴奋道:「我和爸爸陪你一起去吧,你先别告诉他们,给大家一个惊喜。咱家去的人多,咱做东,把账结了,别人也说不出什么。」

  妈妈欣然接受。

  餐厅中,我们一家三口推开包间门。

  餐桌上十余人,目光扫视一圈,只有一个人脸色大变。

  我定睛一看,他的容貌与任亦瑶有着七八分相似。

  难道,他是任亦瑶的兄弟?

  他怎么会混入妈妈的同学会?

  今天既然来了,我就要把一切放到明面上。

  落座后,我对妈妈咬耳朵:「妈,坐在电视旁边的那个人您认识吗?」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