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身体时,丈夫哭着求我别走
脱离身体时,丈夫哭着求我别走

脱离身体时,丈夫哭着求我别走

辛然零零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4-01-29 18:35:17

攻略成功后,我选择留下来,跟宋远知结婚生子。 可女儿五岁生日那晚,我看见他和一个年轻女孩在车上拥吻。 因为他们的刺激,女儿病发去世……我展开报复,让他们生不如死! 最后脱离身体时,渣男哭着求我别走。
目录

30天前·连载至第二章 我要让这对贱人付出代价

第一章 攻略成功后我结婚生子

  攻略成功后,我选择留下来,跟宋远知结婚生子。

  可女儿五岁生日那晚,我看见他和一个年轻女孩在车上拥吻。

  脱离身体的那一刻,他抓着我的手嘶吼:“安澜,你不许走!”

  我朝他比了个中指:宋远知,你让我恶心。

  1.

  宁宁五岁生日这天,宋远知没有回家。

  我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他只接通了一次,还特别不耐烦。

  “安澜,我在开会,能不能别烦我?”

  “今天是宁宁……”

  “宁宁,宁宁,你除了会拿宁宁绑架我,还会什么?”

  他说完就挂了电话,还关机了。

  我放下手机,生日蜡烛的烛光映着宁宁的小脸,她一脸期待地看着我:“妈妈,爸爸还有多久到家?”

  我强行挤出一个微笑:“很快了,妈妈现在就去接爸爸。”

  拜托保姆阿姨照顾好宁宁,我驱车前往公司。

  在路上,我忍不住地想,当初耗尽一切留在这里,跟宋远知组成家庭,到底是对是错?

  我在原世界是个孤儿,十八岁那年突然绑定了系统,任务是来这个世界攻略宋远知,完成任务后,会有数不尽的金钱奖励。

  我跟他进了同一所大学,他也是孤儿,与我相见恨晚,在我的刻意靠近下,我们很快在一起了。

  从那以后,我们一起挑灯夜读,一起拼搏奋斗,毕业后我拿出所有积蓄陪他创业,三年后他成立了我们的公司,并向我求婚。

  那时任务已经完成,可我却舍不得再离开他,用所有的奖励兑换了留下来的机会。

  系统警告我:“为了一个男人放弃一切,等他放弃你的时候,你将一无所有。”

  但我恋爱脑上头,没有听劝告,成为这个世界的普通人。

  起初,我们一起工作,相互扶持,过得有声有色。

  可至今七年过去,我们日复一日,我渐渐退出职场,我们的婚姻成了一潭死水。

  唯有宁宁,我五岁的女儿,给我寡淡的生活添了一抹色彩。

  她有很严重的先心病,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守着她、照顾她、陪伴着她。

  这是她手术前的最后一次生日了,再过几个月,等她的身体要求达标,就可以进行手术,以后她就会是健康活泼的小姑娘了。

  想到这里,我枯槁的心终于又焕发了一丝生机。

  驶入停车场,我熄了火,正打算去楼上找宋远知。

  不远处一辆车灯突然闪烁了几下,我顿住动作,远远望过去,却是宋远知的车。

  紧接着,一男一女走到了车旁,看到二人,我眼瞳猛然一缩。

  我拿起手机,给宋远知发消息:【还在开会吗?】

  他拿出手机,按了几下,重新抬头,微笑着为女孩打开车门。

  而我的手机提示音响,收到他的回复:【对。】

  我不由得自嘲地笑了起来。

  开会,原来是和陌生女人在车上开会?

  那个女孩坐在副驾驶,宋远知亲自为她系安全带,两人亲昵又自然。

  女孩突然抬头,在他脸颊落下一吻,宋远知愣了一下,旋即捧起她的脸,深深吻了下去……

  看着亲热拥吻的二人,我的眼睛干涩得生疼。

  事已至此,什么话都没必要再问了。

  他们依依不舍地结束了亲吻后,宋远知发动了车子。

  我立即也发动车子跟在了后面。

  如果他上点儿心,是能认出我的车的,但他显然没有。

  最后他们驶到了一个小区,宋远知牵着女孩的手,两人如热恋的情侣,一路甜甜蜜蜜进了电梯。

  如果我没记错,这里是宋远知的房产之一。

  庞大的情绪冲击下,我竟然异常地冷静,甚至思索起了离婚财产会怎样分割,对方的婚内出轨能为我争取到多少让利。

  回到家,宁宁还在等我。

  迎着她期盼的眼神,我只能撒谎:“爸爸还在忙,我们先睡觉,等爸爸忙完了,再给你补一个生日,好不好?”

  她小脸上挂满了失望,却还是懂事地点头。

  晚上我陪宁宁在房间休息,看着她静谧安睡的小脸,自己毫无睡意。

  半夜两点,宋远知回来了。

  他拧了拧卧室的门,发现反锁,便去客卧睡了。

  什么消息也没发,什么话也没说。

  直到这时,我才泪流满面。

  2.

  次日送宁宁去幼儿园后,我精心化了一个妆,遮盖住自己一夜未睡的憔悴气色,再次前往公司。

  我不甘心。

  我用掉了所有奖励兑换来的机会,凭什么就这样拱手让人?哪怕不为我自己,为了宁宁,我也要再争取一次。

  我虽然做全职太太,但每逢重大场合,都会与宋远知夫妻合体。

  所以到了公司,基本所有员工都认识我。

  “太太,您今天怎么来了?”

  前台招呼我,神色竟然有几分慌乱。

  不等她引路,我大步流星朝办公室方向走去。

  走得近了,听到里面隐隐笑声传来,我直接推开了门,就看到宋远知脸上洋溢的笑容。

  我微微怔神,自己有多久没见过他笑了?

  可现在,他却对着对面的女孩子,笑得跟朵花一样。

  他对面的女孩,青春靓丽,还带着少女独有的娇俏,简单的马尾辫尽显清纯。

  我没认错,就是昨晚那个女孩。

  看到我,宋远知笑容一敛:“安澜,你怎么来了?”

  我深呼吸平静下心绪,才开口:“我有话跟你说,别人先出去。”

  他蹙眉:“这里是公司,不是你说家长里短的地方。”

  我看向那个女孩:“请你出去。”

  女孩局促地起身,眼神如小鹿般,有些委屈:“宋总,那我先走了。”

  然而她转身的一瞬间,却背对着宋远知,朝我露出了挑衅的笑容。

  那一刻,我所有的教养和骄傲都化为灰烬。

  门一关上,我就质问他:“她是谁?”

  宋远知不耐烦:“我新招的助理,怎么了?”

  事实上,我已经看过她的资料了。

  夏玲玲,入职远澜科技刚满三个月,昨天是她转正的日子。

  我冷笑:“是助理还是床伴?你天天不回家,就是因为她吧?宋远知,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已经结婚了,家里的女儿还在等着你!”

  “安澜!”宋远知怒喝一声,“别把你龌龊的心思投在别人身上!”

  他说得好义正言辞,如果不是昨夜亲眼看到,我都要被骗过去了。

  我死死盯着他:“昨晚,我都看到了。”

  他愣住了,眼底透出一丝慌乱,着急地走上前想要安抚我。

  我退后一出,深吸一口气:“宋远知,我给你一次机会,辞退她,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宋远知沉默了片刻,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去。

  “莫名辞退员工对公司不好,安澜……你给我点时间。”

  相处这么多年,我太了解他了。

  他心虚的转身,指尖下意识地摩挲袖口,言语的推脱,都说明了:他,舍不得她。

  我从来不知道,我引以为傲的婚姻和感情,竟然敌不过他和一个助理的露水姻缘……

  对他的厌恶登至顶峰,我不想再废话,转身冲出办公室。

  刚走两步,夏玲玲拿着马克杯,步履匆匆,看不见似的朝我撞了过来。

  “啊!”

  随着她一声尖叫,把一杯咖啡都泼到了自己身上。

  宋远知闻声赶来,看到的就是我冷面以对,而夏玲玲一身咖啡渍,湿答答的我见犹怜。

  “怎么回事?”

  她红着眼眶,抢先开了口:“宋总,我没事的,太太她……应该不是故意的。”

  我冷笑起来,好低级的绿茶手段。

  宋远知看向我:“安澜,道歉。”

  我瞪大了眼:“你让我道歉?”

  他心疼地给夏玲玲擦拭身上的咖啡渍,又冷冷瞥我一眼:“道歉!”

  我被气笑了:“但凡你看一眼监控,都说不出这两个字来!”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他呵护着怀里的人,连语气都温柔了几分:“可玲玲一个小姑娘当众被你泼一身咖啡,你不该道歉吗?”

  我看着自己的丈夫呵护着别人,身体都控制不住的颤抖。

  这两个人,真恶心。

  对上夏玲玲得意的眼神,我冷笑了一声。

  转身从办公桌上拿起另一杯咖啡,朝他们二人狠狠泼了过去。

  “看好了,这杯才是我泼的!”

  3.

  我刚出公司,幼儿园的老师给我打来了电话。

  “宁宁妈妈,您快来医院吧,宁宁发病了正在抢救!”

  那一瞬间,我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我不顾一切驱车赶往医院,赶到时宁宁正好被推回病房。

  幼儿园老师心有余悸,向我说明今日情况后才离开。

  医生则警告我:“孩子现在的身体状态很不好,一定要让她心情愉悦,否则怕是撑不到手术的那天!”

  我麻木地谢过医生,回到病房,看到床上瘦弱的小人儿,眼泪再也忍不住大颗大颗涌了出来。

  宁宁伸出小手给我擦眼泪:“妈妈,不哭。”

  她一向乖巧懂事,明明羡慕别的孩子又跑又跳,自己却只能静静坐着忍受病痛的折磨,也会强忍着不哭,反而来安慰我。

  她最想去了地方是游乐场,可我怕她受刺激,从未带她去过。

  我把她带到这个世上,却没有给她一个健康的身体,是我对不起她。

  我胡乱擦了擦眼泪,强颜欢笑:“宝贝睡一觉吧,等你身体恢复一点,咱们就可以做手术了,以后就是健健康康的,好不好?”

  宁宁乌黑的大眼睛往门口瞥了瞥:“爸爸……会来看我吗?”

  “会,睡醒了爸爸就来了,这次妈妈不骗你。”

  哄着宁宁睡着以后,我去外面给宋远知打电话。

  我只说了一句:“你现在不来医院看宁宁,我就去公司跟你同归于尽!”

  十五分钟后,宋远知来了。

  他皱着眉批评我:“你怎么看孩子的?宁宁从出生到现在进了多少次医院了?”

  我惊异于他的无耻:“是我看不好孩子的原因吗?宁宁什么病你不知道吗?她昨天生日,就想你陪着她,可你在干什么?为了跟那个小助理约会,宁愿关机不接我的电话!”

  宋远知后知后觉昨天是女儿的生日。

  他咄咄逼人的气势一下子没了,有些理亏的张口:“我……忘了。”

  是啊,从宁宁出生后,我照顾她的身体,无暇顾及公司。

  我们很多年没有认真交流过了,我被困在家庭这个小天地,而宋远知遨游在外界,自由自在。

  我们早就越走越远了。

  我突然觉得很累:“宋远知,等宁宁手术做完,我们离婚吧。”

  他愕然抬头,不可置信地望着我。

  看我是认真的,他才有些慌了,忙过来握住我的手。

  “安澜,我们没必要闹到离婚这个地步。”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