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当女主了,谁还跟男主谈恋爱啊
都当女主了,谁还跟男主谈恋爱啊

都当女主了,谁还跟男主谈恋爱啊

采桃曦来照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4-02-14 21:00:09

【精神稳定版简介】(双洁+快穿+反虐文)
虐文女主们被虐死后开始反思,
凭什么男主们就不能被虐到死?
于是乎,007号任务员姜予宁被她们从冰棺中唤醒。
听说当女主可以买一送一,买男主一命免费教训恶毒女配!
还有这好事?
姜大美人直接冲进子世界,先从反虐男主开始。
不料巧遇一个新手任务员,最开始还以为是来抓自己的。
然而这新手任务员越发不对劲。
不仅不安心当好自己的男配,甚至想对身为女主的我展开不良心思!
“喂!我告诉你,我可不是娇妻女主,下个世界我不会喜欢你的!”
夕阳下,姜予宁傲娇着脸,眼底散不出的红。
迟思砚依旧笑着,望着她逐渐虚幻的身影,眼尾带着化不去的柔情。
“每次你都这么说,到最后还是被我追到!”
“下一次,你一定不要忘记再爱上我啊!”
【发疯版简介】
女主,疯疯,抱抱!
姜大美人:冷漠.jpg
身为冰封杀神被强行塞进虐文部,
从此开始脚踢男主,手拿女配的日子。
本想单身了却余生,结果总有奶狗故意对我搂搂抱抱。
“首先,我不当娇妻,其次,我不会喜欢你?”
众所周知,flag不能乱立。
姜予宁冷漠脸,你猜我为什么不笑?
因为脸疼!
目录

13天前·连载至第四十二章 解救系统(四)

第一章 虐文女主的反扑

  黑暗漆黑的空间,一道道阿飘浮现在星空中。

  “为什么,我们又一次被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当作是棋子,被那些狗男主虐了那么多次,还要忍着疼痛和他们HE?我不服气!”

  一道充斥着无尽怨念的声音瞬间引爆了其他光团,纷纷响应着她的对话。

  “咚!”

  主世界的钟声再次响起,一道道金莲花朝着她们形成的云团驶来,势要将她们这些遗失在宇宙中的意识彻底绞杀。

  好好好,既然你们不仁,休怪我们不义!

  一道道光团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座足以撼动一个星云的巨大能量体。

  正当主世界的所有人紧张的凝视着这一幕时,这些能量体忽然在某一刻彻底消失。

  而另一刻,主世界,钟楼地下深处。

  一具黄金镶嵌着的冰棺,棺木中躺着一个身型姣好的女孩,翩长的睫毛染着层层冰霜。

  一件丝质的紫色七星袍,那是只有创造过历史记录的任务员才能穿着的最高级的紫金七星服。

  微卷的褐色长发一看就是渣女专属,造物主似乎总是钟情于某几个人的神颜,她的脸总是那般完美无瑕,带着一种妖娆但又纯净的美!

  黄金棺木隐隐散发着光芒,在光团彻底消失之际,冰棺中的女孩也随之消失。

  ~~

  子世界。

  大学门口的小摊前,商贩目瞪狗呆的看着眼前这个瘦削的女孩。

  “老板,再来三碗冰粉和凉糕,一碗红油抄手!”

  面前摆着十几个空碗,一身白色百褶裙的靓丽少女,显然便是从主世界消失的007号任务员——姜予宁。

  只是在这个世界里,她有着另一个名字——姜雨言。

  白色的百褶裙边绣着金色的花纹,季节的落叶微微垂落,无意间落在轻柔的发丝上。

  清纯的如同邻家姐姐的模样,巴掌大的脸颊粉白交替,红唇沾染着些许辣油,宛若路边的高中生的年纪。

  接过一个个碗碟,她总是不自觉的回以微笑,嗅着若有若无的馥郁梨花香,让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这就是这个子世界的女主带来的气质,空谷幽兰、邻家姐姐。

  此刻占据这具身体的姜予宁嗦完最后一份抄手,心满意足的揉了揉眼睛,指缝流淌下的阳光让她格外舒服。

  原本以她犯下的罪过,主世界是准备把她活生生冰封在棺木中,她也做好了死在冰块里的准备。

  而虐文女主们的灵魂危机拯救了她,那些灵魂光团把她从冰封中唤醒,理由只有一个。

  曾经她杀遍整个悬疑部,这一次她们也希望自己来到虐文子世界,为她们这些可怜的女主们出出气!

  “好好好,别烦我,我都被冰封了五百多年了,让我吃口东西再忙活好不?”

  姜雨言揉了揉眉心处的桃花印记,深感生活不易,蜷缩在眉心里的那些人们可是不断催促着自己去教训男主。

  五百年的冰封,真不是人过的日子,虽然身为任务员,冰封后可以不吃任何东西,但是对于一个吃货来说,美食才是抚慰姜雨言脆弱内心的东西。

  吸溜完最后一碗的冰粉,姜大美人这才拍了拍微微隆起的小腹,商贩则是看着眼前的三十个空碗陷入了沉思。

  按照事件的发展来看,她穿越到的今天正好是子世界一个很关键的节点,姜雨言不由得黛眉紧蹙,翻开任务手册的最后一页,忽然一片银杏树叶滑落在她的指端。

  树叶静静躺在书页上,姜雨言微微触碰,指尖触碰到的那一刻,她的灵魂瞬间被树叶吸了进去。

  眉心的桃花印记不停闪烁着,直到周围的黑暗逐渐幻化作一间粉红色的玩偶房间。

  姜雨言仿佛置身在水中央,周遭如同镜子一般的水流,反射出她的脸,但却并不是现在她顶着的这张脸,而是微卷青丝,如妖孽一般的真实面容。

  潮水一点点涌进她的肺部,姜雨言面带痛苦之色,然而周围的水压没有丝毫变化,反而一直挤压着她孱弱的身体。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姜雨言嘴角被挤出一抹泛着金光的血,此时的她有点撑持不住穿越的这具身体,毕竟她的身体可是被冰封了整整五百年。

  她努力的睁开眼睛,只感觉自己面前站着一个女孩,可是高强度的水压让她睁不开眼睛,只能勉强看到那双白皙的手指逐渐朝她的额头处摸去。

  忽然,桃花印记忽然散发出粉色的强光,瞬间将周围的潮水化尽。

  姜雨言这才落在地上,不断喘着粗气,目光戒备的看着这座粉色的诡异房间。

  能够把她的灵魂吸进这个异度空间,而且刚刚险些要了自己的命,眼前这个对手绝对不容小觑。

  盯着眼前这间摆满粉色小熊的房间,周围一片死寂,看到这一幕的姜雨言玉鼻轻哼。

  “行,不见本小姐是吧,你死定了!”

  姜雨言一向脾气小,有仇当场就报,眼见那人不来见自己,她直接拍了拍额头,一团火从她的手心间猛的升腾而出。

  盯着虚无的空间,姜雨言直接抱着一只等人高的玲娜贝儿,火苗如同她此时气愤的心情一般暴躁跳动着。

  “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把你房间里的玩偶都烧了!本小姐说到做到!”

  五秒钟过去,眼见没人反应,姜雨言也不惯着那人,直接手心一推,眼见着玩偶的耳朵都要被点燃。

  忽然,一只水做的手忽然挡在了火舌面前,瞬间一团火被熄灭。

  “终于是忍不住了吧?你……你你你,你是谁啊!”

  姜雨言唇角微勾,一副傲娇的模样,结果刚一回头,她就看到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出现在她眼前,不同的是二人的眼神。

  她的眼神带着八分倨傲,一分薄情一分冷漠,与她素来喜欢独来独往的性格一样。

  而眼前的“她”,眼神中则是带着五分温柔,另外五分则是仇恨与怒火。

  “她”一把抢过她手中的玩偶,小脸写满了哀伤,轻轻抚摸着玩偶,声音带着半分柔情半分追忆:“这是我死前收到的最后一份生日礼物,我不许你伤害她!”

  “你还活着?”

  姜雨言一时语塞,身为任务员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附身的原主灵魂,以前所有的附身对象都是已经死去的人。

  姜雨言想到了任务手册里对剧情的介绍,她穿到的今天既是白娇娇回到海市和男主重逢的日子,也是原身一辈子痛苦的源泉,今天就是她被白娇娇派人绑架拍照污蔑羞辱的日子。

  原主本来的身份是这个世界的女首富,按照最开始世界的故事线,用不了多久她就会破产,父母在一次飞机事故中失事,而父母的公司也被这个世界的男主趁机抢走,而自己也会被男主养在身边。

  如果按照书里的故事线,原主不久后家族破产,紧接着她最好的闺蜜白娇娇就会露出自己的真面目,开始对书中男主厉景琛各种说她的坏话,挑拨二人的关系。

  原主性格软糯,再加上从小也对厉景琛倾心,所以无论厉景琛怎么折磨她,她都忍了下来,最后在一次次的酷刑下,女主被折磨到得了胃癌。

  最后在男主的最后逼迫下,她决定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而失去女主的男主才开始觉醒起来,察觉到白娇娇的野心,最后除掉白娇娇为女主报仇。

  至于女主,最后只落得男主微不足道的红眼下跪,口口声声说自己当初识人不明,就这么小说完结了。

  想到这里,“她”对自己的敌意也就能够知悉,没有人会愿意看到自己受了这么多的苦以后,还要逼着和男主在一起的。

  事实也是如此,“她”黛眉紧紧蹙着,眼中布满了血丝,水做的身体此时剧烈的颤动着,水分子不断从四面八方涌过来。

  “我最讨厌你们这些人,害死了我的父母还有所有爱我的人,逼着我嫁给这个世界的男主,看着他在我胸口中种下钉子!”

  “十年!整整十年,我一次次被逼着怀孕又流产,受尽了人世间最痛的折磨,我受够了被操控的生活,我也受够别人说我爱他,现在你又来顶替我的身体,用我的身体继续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呵,既然如此,我还不如杀了你为好!”

  原主说到动情处,把自己的上衣解开,即便身体早已化作水分子,但依旧能够看到那一道道伤疤,还有小腹处那不断起伏、层层叠叠如山峦一般的妊娠纹。

  “这些都是拜你们这些人所赐,我要杀了你们!”

  原身把自己散在空气中,水分子又一次重新组合,眼见着就要重新把姜雨言再次陷入沉溺的状态中。

  姜雨言此时也懂了,这个世界的原身并没有死,而是和其他子世界的女主一样,对于男主以及主世界的怨恨,把她们改造成了冤魂。

  怪不得这个子世界阴气那么重,原来曾经来到这里想要完成任务的任务员,都被原身女主的灵魂杀死。

  因为原身见不得别人用她的身体,继续完成这个子世界的任务,和这个世界的男主达成HE。

  她的一辈子就毁在了厉景琛手上,她成为冤魂的怨念只有一个,要彻底毁了这个世界,所以无论主世界派了多少任务员来完成任务,最后都只会被她杀死。

  感受着身边不断挤压的空气,姜雨言撑着小脸不由得叹气:“姐姐,你要不要看清楚,我真不是主世界的人,我怎么会帮主世界完成任务呢?”

  “你骗谁呢?别以为我没看到你的真身,那件紫色七星袍,你的身份一定非同小可!”

  姜雨言翻了翻白眼,低头小声吐槽,确实身份非同小可,恨不得被主世界追杀而已。

  话是这么说,但是姜雨言此时肯定不会挑拨原主这脆弱的神经,直接将眉心中的阿飘们放了出来。

  “还是你们劝她吧,说好的我只负责干活,劝人这种事我不会,杀人我可以!”

  一时间整个公主房变得很热闹,一个个阿飘都跑到原主身边叽叽喳喳,介绍着姜雨言的身份,还有她们的目的。

  巧合的是,她们的目的高度一致,所以很快就消除了女主的敌意。

  作为其中唯一的大活人,姜雨言开始了对玲娜贝儿的缝缝补补。

  “我的贝儿,麻麻刚刚真的只是威胁她,真的没想伤害到你,你一定不要生麻麻的气~”

  女主好不容易搞明白姜雨言的身份,也知道她是来帮自己守好父母还有家业的,这才悻悻的过来向她道歉,结果还没进门就听到她抱着自己的玩偶在那里甜腻。

  没好气的朝她的脸上释放了一个水炸弹,姜雨言这才从床上蹦了起来,眼睛微眯瞬间杀气从她瘦弱的身体里涌了出来。

  看到原主低着头,姜雨言这才哼唧一声,翘着雪白的二郎腿,声音冷冷清清:“现在搞明白了,我是来帮你的,以后不准误伤我!”

  “她”咬着唇瓣嗯了一声,眼中泛着一丝水花,多少年了,她终于等到有个人愿意帮自己守护好自己的父母和家业的人了。

  自己的一丝怨念,坚持了整整一百年,见证父母死亡、公司被收购整整一千多次,可她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将任务员杀死,然后再次进入下一个轮回。

  可是还好,她终于等到了虐文女主们的反扑,她把自己能够拿出的最大礼物拿了出来。

  一颗璀璨的粉钻,瞬间唤醒了姜雨言沉寂多年的身体,无数的细胞贪婪的发出鸣叫,只要她吞下这颗粉钻,她损耗的灵魂就能得到缝补。

  然而,“她”为了这颗粉钻,付出的将会是生命的代价,所以“她”也有她的条件。

  “姜小姐,我可以把我的灵魂献祭给你,但是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我要你替我虐死厉景琛还有白娇娇,护好我父母一生平安。”

  “如果你能做到,我的命都可以给你!”

  潮水涌动,一道充满着哭腔和倔强的女声回荡在房间,而所有的压力全都给到了姜雨言身上。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