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仙界让魔头当社畜
我在修仙界让魔头当社畜

我在修仙界让魔头当社畜

顾顾弦

玄幻言情/异世大陆

更新时间:2024-02-29 17:00:41

路颂,异常物研究所的一个最底层打工人,她负责的异常物越狱了。   她只能千里迢迢的跑去修真世界抓异常物,到了才发现,这东西把最年轻的天才剑修逼成了半身白骨、杀人如麻的大魔头,甚至分身遍布整个世界,泛滥成灾。   异常物:我会精神污染!见到我的人全会发疯、失去自我!   路颂:对自己使用致幻,看不见听不见就没法污染。然后抓着就一顿暴揍。   异常物:我可以附身在别人身上,所有人的灵魂都将会成为我的食粮!   路颂:在整个世界开始推行996,打卡,日报,PPT。所有人的灵魂都苦得难以下咽。   异常物(气急败坏):我可以实现你最害怕的事情!   路颂:真的吗?其实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真把你抓到了,这样我就得回去上班了。   还是路颂:转头开了一个心魔劫模拟考场,把异常物押着日夜打工,赚的盆满钵满。   但是她没想到,这剑修内心竟然是个黑切白,被异常物附身干了错事,会默默躲起来自闭,毫不手软地给自己用刑啊?   路颂(被美色迷惑):没必要,这又不是你的错,全是那个异常物干的!   外表冷静实则疯批冷酷社畜女主VS外表疯批实则善良非人类爱操心男主
目录

3个月前·连载至第四十八章 说是魔物都是玷污魔物了

第一章 罪大恶极

  凌晨,刺耳的警报响彻整个空间站。

  所有显示器都闪烁着红色的警告,几百个穿着全套防护服的调查员,荷枪实弹地焦急奔走。

  “CI-1126突破收容区越狱!快找!”

  “CI-1126?!那个一直在睡觉的异常物?”

  “是的,正在对CI-1126跨位面追踪……”

  空间站最中心,特殊异常物收容研究所,所长办公室。

  路颂被锰钢手铐锁住,由四个C级调查员押着,她就是负责看守CI-1126的调查员。

  所长在巨大落地窗前,看着舷窗外面漆黑的宇宙,有拖着金红色长尾的单人侦查飞船一闪而过,那些是出发去找CI-1126的调查员。

  只对路颂说了一句话。

  “你要对这件事负责。”

  路颂沉默片刻,说:“是我的错。请让我去把祂找回来。”

  “小路,你也知道CI-1126很危险,你很可能会死的。”所长苍老的侧脸被飞船的亮光映出金边,又很快暗了下去,“祂是怪谈级异常物。怪谈级的意思,你说说看。”

  她哑着嗓子说:“怪谈级,是目前检测到异常物的第三级。拥有改变‘规则’的能力,该范围内触犯‘规则’的生物可能直接或间接死亡。”

  所长:“你的前任也是死于一只怪谈级。他的下场,你是知道的。”

  他终于转过身,神情难辨,说:“你认罪吗?”

  “我不认。”

  路颂恍惚了一下,这才意识到,并不是自己在说话,而是她面前的这个人。

  脑海里响起清脆的电子合成音:“叮!D级调查员路颂,您好!我是您的收容小助手,已将您成功投放至CI-1126所在世界。智脑已为您安排合适的身份,此次任务为:抓回CI-1126。”

  一个壮汉大声道:“祁听寒,你还冥顽不灵!既然如此,我问你!屠杀三千一百六十四名正道修士的,你敢说,不是你吗?”

  “毁掉我宗燳天烛等六件天阶法器的,不是你吗?”

  “杀掉我们宗主的,不是你吗?!”

  “此等滔天大罪,今日,我代清玄十二峰宗主,将你剔除仙骨,废去灵根,逐出我清玄宗,你可有话要说?”

  以一人之力杀掉三千多人……?!

  路颂被这些问题震惊了,她刚刚从跃迁舱里把意识上传到智脑,刚刚落地到其他人的身体,头正晕呢,就发现自己正在半搂半抱着另一个人,两人挨得极近,看到这个人的脸时,突然词穷了。

  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子几乎缩在她怀里,带着湿润的冷涩香气隐隐约约萦绕在她的鼻尖。眉如墨染,目若星辰,除了看起来太过虚弱,这人简直像是古代偶像剧里活生生走出来的男主。

  这么好看的大美人是个杀人如麻的主?

  她自己就刚刚经历过一遍这个问话,路颂认了。但是她知道,认罪,不代表真的有罪。

  但是不管怎么样,礼貌的社交距离还是要保持的。

  刚一后退,她诡异的感到——自己的手部异常温暖,像是有温热的血肉包裹住,她的手还攥着这人肚子里的什么东西,可能是肠管或者什么血管,长长的一条,带着人体特有的脉搏跳动感。路颂心跳陡然飙升,战战兢兢低头一看,这一眼吓得路颂浑身发毛,差点尖叫,硬生生停住了向后的动作。

  她的手插在大美人的小腹里!!

  路颂吓得在心里满地乱爬,纵然,她这几年帮同事紧急处理过无数内外伤,但自己亲手造成的还是第一次。路颂冷汗湿透了里衣,人体血肉的粘腻触感让她顾不上想为什么刚穿过来就是这样的局面,先救人要紧,她焦急的环顾四周,却一下子愣住了。

  这是一个寒风凛冽的山崖边上。她跟这个年轻人站在人群中间,里三层外三层,一堆穿着华丽古装的男女老少围着他们。

  见她把手插在男人小腹里不动了,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快意的微笑,喜气洋洋,还有人催促:“快动手啊!”

  什么?

  动什么手?她来之前,这个原身在干什么?!

  路颂的大脑一瞬间宕机了,她无法理解这个局面,为什么有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周围的人都是这个反应?

  难道……这里是一个古装剧片场?

  就这一小会,面前这个美人已经快不行了,他的呼吸越发急促,口中开始流出血沫,路颂急了,一看这人正要开口呼救,他突然开口,说:“还不下手……是想多折磨我一会吗?”

  路颂一窒。

  青年离她极近,湿热的吐息喷在路颂的耳朵上,那股摄人心魄的香气越发明显,路颂这才发现,那种咸涩的味道来源竟然是血腥气。

  “路少宗主。”青年的眼神晦暗而锐利,如同冷夜遥星,“怎么手软了?这可不像你。”

  “!”

  路颂头脑出现短暂的空白。

  “废人灵根可不是这么温柔的。少宗主之前不是干的很顺畅吗,现在又下不去手了?”

  他嘴角噙着一抹愉悦到极致的笑意,动作隐蔽地抓住路颂的手,把那只陷在他小腹里血淋淋的手,狠狠往里再一捅!

  “噗嗤!”

  路颂瞳孔骤然紧缩,她的身体自发地绷紧到极致,想抵抗青年的动作,但是那只手还是往里又进了一截。

  她感觉到青年身体里被自己攥住的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好像坏了。

  瞬间爆裂的声音,像一千颗珠玉粉碎,一万只鸣鸟悲啼,自祁听寒丹田处炸响。青年的神情终于变了,豆大的汗珠滚落额角,眉间紧蹙。

  有人叫道:“祁听寒的灵根废了!”

  随后,竟是震耳欲聋的欢呼。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