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玄门做厨娘
我在玄门做厨娘

我在玄门做厨娘

水中宿

玄幻言情/远古神话

更新时间:2024-02-28 08:45:19

我怎么也没想到,好心救了一个晕厥的老爷爷,却让我走进一个从未踏足的世界,那里有飞天遁地的人,有奇奇怪怪的如同影子一般的众生,还有多手多脚多头的妖怪。 我以为只是与别人一样穿越到别的世界了,却不想只是穿过遮挡人界与其他六界的结界而已。
目录

8小时前·连载至第七十八章 桃花醉

第一章 晕厥的大叔

  “每天忙忙碌碌,只为这碎银几两,哎……”昨夜一夜未眠,心中烦闷不已。

  自己这般年纪了,却还一事无成,一无所有,想着家中父母的期望,朋友的攀比,我这比脸还干净的口袋。

  别人家都在团团圆圆过春节,我却连给家里打电话的勇气都没有。

  更怕听见爸妈让我回家的期盼。

  如今工作也没了,回家的路费也没了,就连如今这住的地方也到期了,手里就几十块钱了,这让我如何活下去啊!

  想到这些,我心中更是生出了一丝丝绝望。

  我摇了摇头,想要把刚刚生出的绝望感甩出去。

  也怪自己运气差,丢了包不说,手机证件都在包里,就剩了几十块钱在出租房里。

  庆幸的是,房东还有备用钥匙,要不就连门都进不了。

  而今工作也没了,真真是天要亡我啊!

  我仰天长叹一声,“啊,老天爷,我不该怀疑你的能力,你真的很厉害,你把手机给我找回来吧,那里面我还有几百块钱啊!”

  吼了一声,心里舒服多了,正想着出门碰碰运气,看看找个兼职赚点生活费,门口传来敲门声。

  我打开门,房东一脸不郁的看着我,“刚刚你在吼什么?别的租客报了警,还以为我这房子出了事呢,你今天房子就到期了,要不租了,就赶紧搬走。”

  我没了钱,哪来的钱交房租,我想求着房东宽限几日,却突然开不了口,便是宽限几日,难道我就有钱交了?

  更何况这个月的房租还是之前交的押金抵扣的。

  我悻悻回头收了衣服,又将被子用压缩袋压紧打包好,拉着箱子出了门。

  我租的小区是个比较繁华地段的菜市场,里面都是自建房,租金比外面小区便宜一大半,唯一缺点就是太嘈杂了,临近春节,更是没有一刻清净的。

  拉着箱子走出去,脑子迷迷糊糊的,不知该去何处?

  上了天桥才发现天空下着雨,我赶紧又往桥洞下面走去。

  平时桥洞下面都有很多老人再此唱歌,练剑,敲锣打鼓。

  今日可能因着下雨,出来的人少,桥洞下面零星坐着一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个男生,大概十六七岁的模样,手中拿着木牛在地上转。

  他随着木牛转动起来,又用一根缠着布条的木棍抽打起来。

  那木牛被他这样抽打着,竟稳稳转动起来,越转越快,越转越稳。

  另一人,是个胡子花白的老头,他低垂着脑袋,长头发挡着脸,看不清神色,一摇一晃的,仿佛快要倒。

  是的,真倒了,我被吓了一跳,想要上前看看情况,又怕被人缠上,如今我这身无分文的人,可做不了好事啊。

  那小男生竟是一无所觉般,依旧抽打着木牛。

  我上前两步,喊了两声,男生竟是听不到,也看不到一般。

  无可奈何,我又去看老人,透过长发未遮挡的脸色看起来很白,嘴唇干裂,大抵是脱水导致的。

  也可能是饿的吧。

  我摸了摸全身上下的口袋,在裤兜里摸出一颗酸溜溜。

  我心中一喜,还好有颗糖。

  吃了糖果,老人脸色好了很多,慢慢清醒了过来,坐起身,看着我。

  那双灵光闪烁的眼眸并不像刚刚晕倒的样子,而且看上去也没有那么老,脸上并没有皱纹,除了头发有些花白,脸上看着大抵四十多岁的样子。

  我心下一惊,刚刚不会是糟了别人的仙人跳吧?

  我急忙后退几步,手忙脚乱地想要拉着行李箱跑路。

  还没走出一步,老头说话了,不对,大叔说话了。

  “你救了我的命,我要报答你。”

  谁要你报答了,不要害我就行了。

  心里这样想着,却不敢这样说,“不用,不用了,举手之劳而已,莫要放在心上,既然你醒了,我就先走了。”

  我说着就准备开溜,却被他拉住行李箱,我怎么也挣脱不开。

  “你……你想干嘛?我……”我怕啊,我是女生,遇到这样一个中年大叔,我是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过。

  冷汗浸湿了后背,额的汗珠已落到了鼻头。

  我还故作镇定的看着大叔。

  “小姑娘别害怕,你救了我,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说完,他还很诚恳的点了点头,“只要我能做到的,不违法的就行。”

  听到不违法的,我竟悄悄松了口气,能有这样觉悟的人,应当不是坏人,坏人才不会关心违不违法。

  “那,能不能让我暴飞啊?”

  口误,我想说的是暴富,嘴瓢了,竟说成了暴飞。

  可是不等我改口,我已飞在半空,待我看清后,早已不知自己身处何地了。

  空中白云翻飞,阳光直直照在我身上,温度都高了许多,仿佛置身在阳光暴晒后的被子里一般,舒服。

  “小丫头,怎么样?”大叔慢悠悠的飘在我身旁,此刻他已不是刚刚那样的装扮了。

  一身剪裁合体的天青色长褂,脚上穿着十方鞋,头发用一根黑的发亮的簪子挽在头顶,看不出是什么材质,手中拿着一柄和田玉如意,玉如意泛着柔和的光。

  大叔脸上的灰白之色早已退却,面上容光焕发,比之前看起来更年轻了一些。

  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哪里是什么晕厥的大叔啊,分明就是神仙嘛。

  虽然我家祖宗有入道的,我也是从小听到大的,却是第一次见到在空中如履平地的神仙啊!

  以前虽未经历过,电视上还是看过很多,是以心里并不害怕,也未有什么波澜。

  大叔见我宠辱不惊的模样,满意的点了点头。

  “大叔,你是……神仙下凡吗?你……要带我去哪里?我刚刚说错了,我说我想暴富,你能不能帮我……”

  我还没说完,大叔笑眯眯打断我的话,“不行,我说了只给你一个愿望,我是个有原则的半仙。”

  “那你……放……放我下去吧,我……晕高。”虽心里有些可惜如此好的一个暴富机会就这样白白丢失了,但是如今赚钱才是我人生第一大事。

  “哦,那不行,还得等三刻钟。”半仙又慢慢悠悠的说道。

  我被他气的直接晕了过去,我是真的晕高啊,太高了,说话都发颤。

  晕过去的我自然没看见大叔一脸得逞的笑容,以及加快的飞行速度。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