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书的救赎文完结后
我穿书的救赎文完结后

我穿书的救赎文完结后

2小野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2-01 10:43:21

我救赎文完结后,老公说他遇到了真爱! 为了他,我放弃了返回原来的世界,全心全意地支持他。 十年间,我把他从阴沟里的臭虫变成了商海里的钱权新贵。 本该美满的完结,可他,却厌烦了我。 我冷眼看着他护着最爱的小情人,对我言辞刻薄:“别跟个疯婆子一样行吗?” 万无一失的筹码变暗雷,对此,我一笑置之,递上了离婚协议书。
目录

26天前·连载至5

我穿书的救赎文完结后

  我穿书的救赎文完结后,老公说他遇到了真爱!

  为了他,我放弃了返回原来的世界,全心全意地支持他。

  十年间,我把他从阴沟里的臭虫变成了商海里的钱权新贵。

  本该美满的完结,可他,却厌烦了我。

  我冷眼看着他护着最爱的小情人,对我言辞刻薄:“别跟个疯婆子一样行吗?”

  万无一失的筹码变暗雷,对此,我一笑置之,递上了离婚协议书。

  1

  我和齐亦泽分房近半年,一直处在貌合神离的状态。

  第一次发现他出轨的时候,他如惊弓之鸟,各种哄骗我说那只是逢场作戏。

  而现在,他连哄都不哄了,直接开诚布公,带人登堂入室。

  早上出门时走得过于匆忙,到达目的地才发现手机落家里了。

  折回去时,玄关处多了一双女士白色板鞋,我认出了,是林思雅的。

  她很擅长撒娇,现在也是。

  此刻她正躺在我亲自挑选的真皮沙发上,对着齐亦泽娇声囔囔:“水果切好了没呀,这么慢,干脆叫你齐慢慢好啦。”说这话的时候她有意皱了皱眉,娇俏可爱。

  很快齐亦泽端着果盘从厨房出来,放到林思雅面前。

  他宠溺地叉起一块芒果喂她,林思雅笑得咯咯响,双手环住他的脖颈,两人缱绻地拥吻。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齐亦泽出轨的理由。

  她二字出头正值青春意气,一具年轻的躯体,时不时蹦出的活力,还有平淡生活里的小情趣。

  而我则跨入三十大军,变得成熟理智,不擅长撒娇,也不擅长索取,被淹没在柴米油盐里的那个是我。

  对于面前二人的黏糊,我打算当作视而不见,找到手机准备离开。

  可呼吸交换间,齐亦泽偏头看见了我,和我对视了几秒,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恐,估计是没想到我会去而复返。

  “抱歉!陈问姐。”林思雅的动作极快,她挡住了门,穿着一身白裙,有些局促地捏着裙角,这是我第一次以看第三者的目光直面她。

  我往后退了几步,压住心里复杂的情绪,缓缓说道:“稀奇!小三竟然会道歉。”

  “知道抱歉就不该上门撩拨已婚男人。”

  2

  两年前,齐亦泽公司缺个行政助理,林思雅是我亲自选的,她就像是会攀岩的小白花,很快就凭自己的努力,坐上了总裁秘书的位置,但我没想到有一天这朵花会向我露出爪牙。

  那日我踮着脚,偷偷跟在齐亦泽身后准备要往他背上跳时,办公室的门打开了。

  一身包臀裙的林思雅,浅笑着接过齐亦泽手里的领带,细心地为他整理着装。

  哪个男人能拒绝得了自带青春气息又体贴的女人,我哭过也闹过,甚至一度陷入自我怀疑,是不是我做得不够好。

  然而齐亦泽总是一脸疲惫地解释:“陈问,她只是做了秘书该做的事,你能不能不要闹了。”

  仿佛是我小题大做,肚量狭小。

  可曾几何时听过,现在当秘书也要陪睡了。

  “陈问姐,我真的没有。”林思雅因为我的话显得有些委屈,故作愧疚咬紧的唇部变得平直,侧身给我让出了一条道。

  痛已至麻木,我嗤笑一声越过她离开。

  许是觉得我前脚刚走后脚就带着女人进房有悖理论,齐亦泽有些做贼心虚,在停车场追上了我。

  “陈问,思雅只是过来送个东西,你别误会。”齐亦泽扒着窗户向我解释,语气中带着些莫名的紧张,我皱着眉看向他,心里闷痛的同时有把火在烧。

  “嘴巴都贴在一起了,是误会?非要我亲眼撞见你们上床才不叫误会吗”

  齐亦泽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非要说这么难听的话吗?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

  我轻笑出声:“那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样的?被出轨了,我还要坐视不管?还是你希望我站在一旁为你们的爱情鼓掌,抱歉,我做不到。”

  话落,他沉默了片刻,闭了闭眼睛:“对不起,是我一时没控制好,我没有想背叛你的意思,我……我只是觉得她笑起来很像以前的你。”

  笑起来像我?男人总是能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修饰自己那虚假的深情。

  他还想继续解释,我出声打断了他:“我不想看到她,你能让她离开吗?”

  他的眸光有些愕然,还隐藏了些别的情绪,盯着我看了好久,失笑:“你犯得着,跟个小秘书生气嘛?”

  又是那套熟悉的说辞,总是在被揭开面具的时候,不动声色地将所有矛头指向于我,都是我的不是。

  我想,他应该是备受煎熬的,心存对我的愧疚,本性里却向往刺激。

  他是爱我的,可他的爱不是唯一。

  我以为他追出来是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很显然,是我自作多情了。

  “让开。”我发动车子,猛踩油门离开,后视镜里,齐亦泽的身影望着我的方向一动不动。

  事先朦胧中,我仿佛回到了初见齐亦泽的那年。

  3

  那年我十八岁,我和好友陆露一起参加画展的时候,遇到了齐亦泽。

  目光交错的那一刻,我和他都愣了一下,不过几句闲聊,我就放弃了离场的想法。

  头一次,我不受控制地主动开口找他要了联系方式。

  数年后我想起了那时的自己,后知后觉的意会到,那反常其实是头脑发热的一见钟情。

  齐亦泽是齐家养在外面的私生子,幼年丧母,不受父亲青睐,直至齐家正牌儿子不成器,他才被带回家。

  我身处名利场,自然知道一个私生子见过多少冷眼和世态炎凉。

  所以与齐亦泽再次相遇的那年,我对他的情意由心疼他的过往开始滋生,一心想捧他登顶,不再让人带着有色眼镜看他。

  于是我陪着他谈合作,利用家里的资源为他牵线搭桥。

  我们以朋友,以战友相称,他在努力攀登,我在等他登顶,从未表露过内心。

  直至那日齐亦泽帮我挡酒,喝了双倍的量,很快,便受不住醉倒了,我维持着仅剩的清醒,将他送回了公寓。

  昏暗灯光下,齐亦泽迷蒙睁眼,第一次对我袒露心扉:“陈问,我会努力,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愣了一下,他紧握我的手,又重复了一遍:“陈问,我一定会成功的。”

  于是,当齐亦泽被业界正式认可的那天,他眼里闪烁着亮光,在业界大佬云集的商会上,他向我表白了:“陈问,谢谢你的出现,照亮了我灰暗的生活,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我会一辈子都对你,忠贞不渝”

  齐亦泽牵过我的手,触碰到他的手心的那一刻,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片弹幕。

  “救赎小甜文终于结尾啦,完结撒花!!”

  “齐亦泽对陈问也太好了吧,求上天赐我一个这样的男主。”

  “纯爱战神落泪了,真的好羡慕男女主的感情。”

  一场恰似求婚的告白仪式,后来成了业界里的一段佳话。

  他说他会永远对我好,婚后也一直在履行自己的承诺,他护着我,尊重我。

  因为我怕疼,所以我可以选择不生孩子。

  而我,为他洗手作羹汤,满腔柔情都给了他。

  我们从十八岁纠缠到三十岁,婚姻美满,活成了人人羡慕的样子。

  本该幸福完结的小说,却偏离了轨道。

  摆脱小说里剧情设定安排的齐亦泽,厌倦了淡如白水的我,选择移情别恋,而我也看清楚了自己的内心。

  没想到满心期待的未来,竟会变得那么难堪。

  但我很清楚,齐亦泽他并不会真正放弃我和他的婚姻。

  公司的股份,家族之间的关系网,这些都是牵扯不清的利益关系。

  我曾想过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做无忧无虑的阔太太。

  可现实并不能如我所愿。

  我忍让,对方却不肯收敛,公司举办的答谢晚宴上,林思雅再次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我面前叫嚣。

  4

  她穿了一身白纱裙,精心化了妆,宛若一个新娘。

  往来的宾客很多,给人谈话的地方不多,但我俩还是找了一块僻静之处。

  林思雅双手环臂,一改之前有些忌惮我的模样,嚣张地说道:“陈问姐,你知道亦泽真正喜欢的是我吧”

  我没应,她又耸耸肩“可是陈问姐,爱情哪有什么先来后到呢?”很明显的挑衅意味。

  “知三当三?那你知不知道,如果我们不离婚,你就永远是那见不得光的第三者。”我垂着眼,胃不知怎么跟火烧了一样。

  林思雅也不恼,抱胸啧了声:“你跟我摆什么女主人的谱呢,我看你还能逞强多久?”

  “没爱的女人真可怜,难怪亦泽总是跟我说,每次看到你都很累。”

  我不愿听她废话,上前就给了她一巴掌,将她强行扯出酒店。

  然而她却大喊大叫了起来,一脸柔弱无骨的模样:“陈问姐,有话好好说,你弄疼我了,呜呜呜。”

  唱戏要有听戏人,我也似有预感,果然下一秒身后猛然响起一道呵斥:“陈问!”同时一道凶狠的力道推了我一把,我整个人不受控制地跌倒在地。

  额头磕到桌角,温热的液体缓缓流了下来,隔着刺目发红的血液,我的目光对上了齐亦泽错愕慌张的眉眼。

  他将林思雅护在怀里,许是没想到会弄伤我,愣了片刻才快步朝我走来:“陈问,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愤怒让我呼吸急促,我抓住一旁的玻璃杯,狠狠地掷向了他。

  他没躲,只能生生忍着,承受着我的怒火,片刻后他揉了揉眉心,起身带着林思雅离开,留我独自一人冷静。

  但我没想到这事还有第四人在现场,当晚我爸爸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白天他在酒店顶楼,将齐亦泽维护林思雅让我受伤的场景,尽收眼底。

  巨大的愤怒席卷了他的身心,不忍我受此委屈,他放出了要撤资的威胁。

  齐亦泽吓得不轻,矢口否认他与林思雅的一切,并当着我的面将林思雅辞退了,一夜之间,林思雅从B城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日的事情像是个小插曲一样,我们谁也没再提起过。

  我不是不想追究,而是心力交瘁,不想在齐亦泽身上耗费太多不必要的时间。

  家里恢复了往日的和煦,他开始按时下班按时回家,陪我吃饭,陪我逛街,生活好像回到了正轨。

  我开始将生活重心放在事业上,每天累到没有时间去关注齐亦泽的动态。

  他像是真的悔过了一样,对我好得不像话,我原本应该觉得高兴的,可总有一丝怪异游荡在心头。

  隐约觉得齐亦泽对我的好,像是装的。

  果不其然,事实验证了我的第六感没有出错,一只偷腥的猫,怎么忍住不偷第二次呢?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