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靑
长靑

长靑

知心姐姐陈粉红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4-02-08 22:10:43

天还是蓝的,水也依旧清澈。 远处两个小女孩正牵着手一起奔跑,嬉闹。 身旁的妇人脸上溢着抹不开的慈爱。 “阿娘,如果可以,我希望时间能从此刻定格。”
目录

19天前·连载至第一章

第一章

  “小姐,宋家大小姐题您游湖。”

  展秀秀放下手中的女红活计,起身拍了拍罗裙,向前院走去。一边走一边问:“宋尚书家的大小姐吗?我们家与宋家似手没什么交集。”

  妙云正紧跟在展秀秀后面,小声地答:“宋府是一个时辰前才托人来给的拜帖。奴婢以为怎么也得明日再来了,便未曾说与小姐听,不想来得这样急。”

  展秀秀微不可察地皱了眉,她说:“一会儿叫妙星同我去,你自己去容姑姑那儿领罚。”

  “是。”

  妙云应声后,从下一扇回廊便与展秀秀分开了,不消片刻,另一个面容娇俏的丫鬟便接替她跟在了展秀秀后面。

  一到前院,宋家大小姐宋雪君便主动迎了上来,亲热地拉住展秀秀的手说:“早便听闻了展家小姐京城第一才女的美名,不过今日才相见。果然百闻不如一见,这可真是美若皓月啊。”

  展秀秀也笑,回握住宋雪君的手说:“我听闻宋家大小姐跟随兄长在草原长大,豪迈不凡,内心是万般敬仰呢。”

  两人这样亲亲热热地,客气地寒暄着出了门。到了镜湖边上,一群官家女眷正在湖心亭上小憩,荡出欢声笑语,好不热闹。展秀秀避无可避,只能跟着宋雪君一摇一晃地、不经意地到湖心。瞧见她俩,大理寺卿家的长女摇了摇宋家二小姐的衣袖:“你家大姐竟真将展小姐请来了。”

  宋雪君眉梢染上得意之色:“我与秀秀一见如故.....邀她前来游玩自然也不在话下。”

  众贵女一齐将目光投向展秀秀,其中将军府的段玉裁更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好整以暇地望着展秀秀。展秀秀依旧挂着笑:“我近来偶感风寒,尚未痊愈,只能在家中安养。怕将病气过与众姐妹,方未曾赴宴。而宋小姐今日来邀,是投了宋府拜帖的,自然是推脱不得的。”

  宋秋蕴变了脸色,没忍住质问宋雪君:“你怎能投宋府拜帖?”

  “如何投不得?”

  宋秋蕴闭上了嘴,不想当着众人的面与她争辩,只叫她与自己回家。不想宋雪君却说:“我才来你便让我回家,你什么意思?宋二,哪怕父亲再宠你和你那狐媚子姨娘,你也得摆正自己的位置。”

  宋秋蕴虽说是庶女,却也是尚书府家一步一步精心教导出的士家女。听见宋雪君这般不留情面且难听的话,她羞得脸色涨红,眼里也蒙上些水汽,丢下一句“你简直不可理喻”便召来船夫要走。

  船将行时,展秀秀叫住了她,说:“宋家二妹,我同你一道走。”

  段玉裁倒没说什么,只起身跟着也踏进了船舱,同她们一道走了。剩下的女眷们瞧见这情形,也各自召来船夫离开了。江边很快归于平静,不过今日之事又可让女眷们聊上几天了。

  船舱里,宋秋蕴正小声啜泣着哭诉:“我原以为对大姐宽容些,她便能早日明白京中不比草原。可今日之事……叫我该如何是好?窈娘,此事是我们宋府对你不住,我替大姐给你赔礼道歉。”

  展秀秀上前拍了她他的手背道:“无妨,不必往心里去。”

  待下了船,宋秋蕴与其余二人别过后便走了。展秀秀坐上马车正欲回府,不料那段玉裁一下子便跟着溜了进来,她戳了戳坐在一旁不吭声的展秀秀问道:“生气啦?”

  见展秀秀不理她,她腆着脸凑到展秀秀跟前,又问了一次:“生气啦?”

  展秀秀没好气的推开她,皱着眉说:“我就晓得是你出的坏主意,你明知宋雪君不通礼法,还故意整这么一出,这下我爹可得骂死我了。”

  “怎么罚的到你身上去?你爹不是打算倒向三皇子了吗?”

  “谁说的,”展秀秀瞪圆了眼,“分明是你在替三皇子造势。”

  段玉裁笑着替展秀秀别好了鬓边的碎发,又道:“你且等着吧,你爹早晚会做出选择的。这夺嫡之争,丞相府又哪能独善其身呢,窈娘,你爹年纪大了,你也该多劝劝他。”

  “官场政治之事,岂是我一介女流能左右的?”

  段玉裁敲了敲马车窗沿,对展秀秀撇了撇嘴,随即下了马车去。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