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衣
诺衣

诺衣

沉淀下来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4-02-05 20:22:31

小故事里面没有太复杂,只有小事困扰,没办法走出去,最后,能自我治愈.
目录

23天前·连载至7

1

  我叫诺衣,一个只想活在自己空间里的普通女孩。

  夏季的傍晚,天还处于亮的状态,诺衣跟同事小欣一起顺道走一段路。

  她们顺道的路上,有一座长长的大桥,这是上班下班必经的路段之一。

  诺衣看着挂在桥上的铁链,还留存夏季的温度,这让她很是苦恼。

  她怕冷,也怕热。工作时候更苦恼。

  今天的小欣特别安静,往常她总是跟诺衣吐槽工作和老板,是怎么怎么坑爹。

  天空慢慢失去了亮度,天边的夕阳慢慢上升。

  诺衣察觉到了小欣的不对劲,但她选择了沉默。

  她自认为跟她的关系,简简只是同事。

  但小欣却不那么认为。

  她看着失去温度的天空,仿佛周围渐渐冷意来袭。

  她问诺衣:你不觉得我今天很安静吗?

  夕阳一下子上来,打落在桥的周围。

  诺衣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从来不想问别人怎么了,为什么,她不愿进入别人的生活里,如同她也不喜欢别人进入她的生活里一样。

  沉默,只剩彼此的呼吸。

  小欣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想强行扯个笑容,却毫无力气。

  就这样她们沉默了走完大桥,这时她们要分道扬镳各自回家。

  俩人都很默契的停在路口,谁也没说明天见。

  夕阳落幕了,这次只剩黑了。

  俩人看了彼此一眼,小欣眼里带着期盼,而诺衣依旧沉默回望。

  诺衣回到了家,打开家门那一刻,她才紧绷的神经轻松下来。

  她一直是沉默不语人,害怕社交,害怕一切事情,她不懂为什么还有人想打破这样她。

  吃完晚餐,收拾好自己,她来到自己最喜欢舒适的环节,睡觉。

  伴着漆黑的夜,诺衣缓缓闭上眼睛,她没有立马睡去。

  因为她要在入睡之前给自己做个个人空间。

  这是她的习惯,闭上眼睛,这时大脑处于清空又安静状态。

  她开始想象自己在大脑里幻想出一个小小空间。

  里面有一张舒服的大床,一面窗户。月光洒落在地板上,而她正缩卷着膝盖,躺在月光下。

  窗外大大的月亮,看着又大又美,而打落在诺衣身上的月光,却冷冷清清,不像太阳那样有温度。

  诺衣就像失去全部意志的木偶,只剩呼吸,时间一点点过去,她的眼睛会不自觉自己流下眼泪,但诺衣不会去理会,因为她正慢慢熟睡。

  她很喜欢这样空间,冷冷清清,没有任何温度,也没有任何活力,只有自己呼吸,那一刻她才觉得自己是活着。

  就在她慢慢的伴着泪水沉睡的时候,一道不知从那里传来的声音,惊醒了她。

  她被惊醒的起了身,发现面前一个留着眼泪的女孩。

  她伴着眼泪哭诉说:“你要帮帮我”

  诺衣觉得这个是梦或者还是梦,她又躺了下去,女孩见哭诉对象没反应,用手去触碰。

  冰冷手触碰到诺衣手臂时候,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接受这样莫名其妙事情。

  还没等她做好心理准备,空间碎了,来到一处陌生的房间。

  房间主人正是那个哭诉求她帮忙的女孩。

  她此时正笑容甜美,眼睛仿佛一个蜂蜜罐,要把眼前的男生,淹死在里面。

  哭诉女孩停止了哭泣,她娓娓道来说。

  那是她暗恋男生,她追了很久,最后却没有选择她。

  她边说边咬牙切齿,还骂那个男生不识好歹,语气愤怒,悲伤,唯独没有正常的爱意。

  诺衣觉得自己可能最近上班累了,才会梦见这些乱七八糟的。

  她尝试闭上眼睛,以为能像往常一样很快,睡了,醒了上班。

  结果,不行。

  身边的女孩还在唧唧歪歪,她根本没办法接受这样情况。

  她有些烦躁的开始不停走动,身边女孩看到让她激动的画面,立马拉过诺衣手臂,愤怒指着眼前画面说:“你看看,这男的多不识好歹”

  诺衣被拉的没有办法,看了一眼。

  面前女孩想甜蜜蜜献上自己吻,却被男孩拒绝了。

  诺衣看了,觉得很正常。

  男孩不喜欢眼前女孩。

  身边女孩还在拉扯诺衣手臂,嘴里不停吐出这个男孩不识好歹,还一声比一声大,震的诺衣直接脾气上来。

  “好了,闭嘴。你没看到男孩不喜欢女孩吗?”

  一声大叫之后,场景突然碎了。

  诺衣从床上醒来,外头的天气晴朗正告诉她昨晚一切可能是梦,但衣服上的褶皱却又告诉她不是梦。

  起床上班,昨天晚上的无厘头的事件,将她这一天的精神头都吸走了,终于熬到了下班。

  她又和小欣走到桥上,小欣依旧是沉默状态。

  她们走到了桥头,又是一次沉默对视,然后分道扬镳。

  回到家,紧绷的神经没法放松,她害怕昨晚一切会不会又回来。

  果然,她个人空间又被人破碎了。

  昨晚哭诉女孩又来了,今天她穿着红色衣服,很适合她很漂亮。

  她洋溢着笑容跟诺衣说:“今天,我要去告白了”

  诺衣看着眼前女孩,从不皱的眉头,皱的很深说:“难道,你没察觉,那男孩不喜欢你吗?”

  女孩开心摆弄自己裙子说:“知道,那又怎么样”

  诺衣看着女孩一脸不在乎样子,心里莫名的有小火苗,语气差了一点说:“难道,你不觉得这样不对吗?”

  女孩俏皮问:“哪不对了,我喜欢他,他不喜欢我,但我可以去追他。”

  女孩说完还微微扬起笑容,那一抹笑容看着不知道为什么,看的诺衣心里发慌。

  手不自觉揪住衣摆,那是她逃避现实的动作。

  女孩带着微笑步步逼近,问她:“怎么不可以了,他有喜欢的人了吗?”

  “你说话啊!怎么不说了”

  女孩语气轻松,无辜,却像炸弹一样丢进诺衣脑海里,逃避的记忆突袭她大脑。

  泪水又攻击了她,滑落下来。

  她说“我知道了”

  场景又碎了,天又亮了。

  但昨晚一切还不停徘徊在诺衣大脑里,她如往常一样去上班,然后下班。

  然后跟小欣又一起走那条大大的桥。

  俩人在一次对视,小欣眼里没有了那份伪装期盼,将眼底的愤怒彻底袒露出来。

  诺衣还是沉默,但慌乱的眼神却出卖了她。

  她们对视了很久,诺衣看着小欣脸,埋藏记忆突然回来了。

  读书的时候,她喜欢上一个男孩,而且还是在明知道对方不喜欢自己情况下,依旧去喜欢的状态。

  当时有个女生也喜欢那个男孩,男孩好像也喜欢那个女孩。他们总走在一起,现在想想那时候女孩男孩走在一起的画面很温馨,但对于那时候自己却很刺眼。

  最后,她使用一些手段将男孩夺了过来。

  诺衣知道那个女孩就是小欣。

  她苦笑说:“我除了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去弥补”

  天又黑了,眼睛里流露出的真实情感被黑夜遮盖掉了。

  所以,诺衣错过了小欣看她时,眼里藏着心疼和愤怒。

  她缓缓转身,哀叹了一声,那声音轻到只有自己听到。

  她说:“你该弥补的人,不是我。也许之后你就会明白,你最该说对不起的人是谁。”

  伴着黑夜离去,这时她们一直习惯。

  但今天的黑夜,对于诺衣来说,黑的太安静,让她不安。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