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书
仙缘书

仙缘书

妙灬妙

仙侠奇缘/仙侣奇缘

更新时间:2024-01-29 01:20:41

修仙的路上,当然要有轰轰烈烈的虐恋。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十五章:以一敌三

第一章:易凌真人

  仙界上清境,瀛洲仙岛之上。

  “哈哈哈,神魔皆言,瀛洲仙岛太上忘情宫,擅入者必杀死,今日我魔尊晓月就要看看这太上忘情宫有什么了不起的。”他是魔尊,魔界至尊,而且还是魔界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只用三招便击杀了前代魔尊,一统魔界,此刻一魔一刀便站在了太上忘情宫门口。

  “喂喂喂,谁啊,大清早就在门口鬼吼鬼叫的。”宫门缓缓打开,一个男人睡眼惺忪的走了出来,感觉还没睡醒的样子,可即是如此也掩盖不了他那飘逸清雅,绝逸群伦的气质,长相冷峻清瘦,加上一身白衣,仙气飘飘,总而言之是惊为天人,极英俊的美男子。

  “没想到名重三界的太上忘情宫,居然会有如此轻狂的小鬼,快去把你们师尊叫出来,本魔尊饶你一命。”魔尊一脸鄙视的对来人叫到。

  “你要见我师尊?你确定?”那男人疑惑的挠了挠头,打了个哈欠继续说道“那你应该去三十三重天离恨天,来我这干嘛?”男人一脸懵圈的说道。

  “我要见你师尊,易凌真人,让他滚出来见我。”魔尊全身魔气爆发,隐隐已有想动手之意。

  “易凌?我就是啊。”易凌话音刚落,魔尊的刀锋已从头劈下,这一刀正是他击败前代魔尊的杀招“乱天魔”,而他手上那把刀,正是九天神兵之一的“大天刃”。

  魔尊这一击使出了全部修为,他自认这一击有十足把握可以击杀易凌,就当这刀即将得手之际,易凌以极快的身法,一个侧身,躲过了这从上而下的一刀,随即以指化剑,一指戳向魔尊胸口,魔尊刀势凶猛,已无法回刀抵挡,被易凌一指重创。

  魔尊被易凌剑指重创连退了十几步,才堪堪稳住身形,只见魔尊手捂胸口,他觉得这次受伤必定极重,最坏的情况甚至是修为大损。

  他恨恨的看着站在忘情宫门口的易凌,片刻后他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受伤,在检查了数遍之后,魔尊确定自己真的没有受伤,最多只是被易凌点中之处受了点皮外伤而已。

  “什么意思,你收下留情了?别以为对我留手,我就会感激你,我晓月从来不对任何人低头。要杀便便杀。”魔尊一身傲骨,从来不向任何人低头,就算是当年天帝派了数万天兵围剿他魔界,他也只是带着大天刃,然后把数万天兵通通斩尽杀绝而已。

  “大哥只是比武切磋,不用一大早就打打杀杀的吧。戾气也太重了吧,还魔尊呢。”易凌一脸不可思议解释道。

  “你!!!”魔尊语塞他没想易凌会如此回答,他堂堂魔界至尊不打打杀杀难道吃斋念佛嘛。

  “我说魔尊啊,你看这太上忘情宫你没进去,我也没打败你,我们这次就算打了个平手吧。”易凌看魔尊有些自闭了,合开口安慰道。

  “哈哈哈哈哈”魔尊狂笑了起来。

  “易凌真人修为高深,剑法更是已臻天道,晓月佩服。”魔尊双手作揖对易凌鞠了一躬。

  “魔尊一人一刀就来我门前挑战,却未曾带一员魔将,不想以多欺少,就凭如此气魄,早已胜过千千万万的天神,易凌佩服。”易凌也回了一礼。

  魔尊心下一动,“此人值得钦佩,如此修为,剑术已通天道,本尊就算带百万魔将魔兵,又有何用?罢了,他既肯护我颜面,这恩情我晓月记下便是了。”

  “易凌小弟,缪赞了,大哥告辞。”说完魔尊转身消失在一团黑气之中。

  留在原地的易凌笑了笑说道“还真是大丈夫来去如风啊。”随后转身关上大门,回到了太上忘情宫。

  回到忘情宫,易凌如同往日一般泡茶抚琴,画画写字,易凌并未徒弟,并非他不想收徒,只是时机未到,没碰到有缘之人,时间久了,他也不去想那么多了,毕竟物竞天择,道法自然。

  正在这时易凌袖子里的玄光境有了反应,这是一种通讯工具类型的法宝,一般只有地位尊崇的神仙才配拥有。

  易凌淡定的从乾坤袖中拿出玄光境,只听玄光境里传来一通叫骂声。

  “易凌你死哪里去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从玄光境里传了出来。

  “是方达师兄啊,我在瀛洲啊,怎么了火气那么大。”易凌拿起玄光境,品了一口手上的茶,原来给他打玄光境的是他二师兄方达神君。

  “你是不是在岛上待傻了,天帝今天丹元大会,要你负责炼丹,你的丹药呢!!!”方达神君高声叫了起来。

  “噗”只见易凌直接把刚刚喝进嘴里的茶,又全部吐了出来。

  “你…你不会忘了吧?”看到易凌的表情,方达神君感觉就要哭了,他心里那种隐隐不安的预感,好像就要成真了。

  “我又没答应!!!”易凌解释道。

  “你死定了!!!”玄光境被挂断了。

  “哎”易凌叹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走出太上忘情宫,还在门口挂了快“出远门了,短期难归”字样的牌子,落款为易凌。然后化成一道白光飞向了九重天。

  九重天凌霄宝殿。

  “启禀天帝,易凌真人已在南天门外等候发落。”负责看守南天门的姚天君向天帝禀报到。

  “让他进来。”坐在凌霄宝殿上的天帝发话道,天帝是三界共主,掌管天地人三界的一切。

  “天帝,师弟他年幼无知,不知深浅,而且一向脑子有问题,还请天帝原谅他这一次。”方达神君见易凌已被压上了凌霄宝殿,直接跪在天帝面前,为易凌求情。

  “怎么就脑子有问题了,再说了这点小事,二师兄在天界战功彪炳也不用下跪吧。”易凌笑着说道,但眼里却有那么一丝其他情绪,他不想见到自己的二师兄为他求情而下跪。

  “给我住口,你这个小鬼从小就没让人省过心。”方达神君骂道。

  “方达神君先请起,这件事让我听听易凌真人的说法。”天帝开口,方达神君不在言语,起身站在了一边。

  其实易凌一向不喜欢九重天,他一向喜欢物竞天择,道法自然,行为做事没有那么多规矩,但是天庭却是三界最讲规矩的地方,所以他宁可当个散仙真人,也不想在天界做个威风凛凛的天神

  “易凌真人,你可认罪知错?”天帝开口,大殿之上的众人都瑟瑟发抖,从玉帝的语气中他们听出了杀意。

  “易凌真人要完蛋了,让他平时目中无人,活该。”

  “仗着自己修为高深,剑法已臻天道,又是道祖最喜欢的小徒弟,哪里把我们放眼里了,看把他能的,现在连天帝都不放眼里了。”

  众神纷纷在心里嘀咕,但是却一个个闭嘴不言,等着看好戏呢。

  “天帝息怒啊。”扑通一声,方达神君又跪在了天帝的面前。

  “易凌真人,你可认罪知错了?”天帝见易凌没回答又问了一遍,居然让天帝同一句话问了两遍,天帝的语气明显比第一次更重了。

  “易凌不知。”易凌居然在凌霄宝殿上席地而坐,正对天帝。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