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说爱你
忘记说爱你

忘记说爱你

宫藤小鹿

短篇/生活随笔

更新时间:2024-01-20 19:59:43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无标题章节

无标题章节

  陈遇安,你还记得他的名字吗?”心理咨询师面对着我坐着,他拿起刚冲好的咖啡,试探的问。

  “记得。”我轻声说。

  “方便说出来吗?”他接着问。

  “逸阳,凌逸阳。他说向着阳光而生就是他。阳光也会死吗?”我抬头望向阳光,正午的阳光十分刺眼,我不自觉的闭上眼睛。

  “记不清是第几个晴天,记不清是第几个夜晚,没有他的陪伴,我只觉得,我好像活在黑暗里面。有时候,我会想起那个名字,我想忘掉,但却忘不掉。每当我看着房间角落里属于我们的点点滴滴,我还是会很难过,凌逸阳,我不想记得你了。”

  “出事那天,是我的生日。”我静静地说着。

  “那遇安,你说说看,我能够帮上你什么忙。”咨询师笑了笑。

  “二十四岁生日那天,我收到了他的死讯。顾医生,我想你会懂我,失去最爱的人,是什么样子的心情。”

  顾愠,是我的心理咨询师。他也曾和我一样,在最年轻的时候,失去了最爱的人。他的妻子,死在了他们彼此最相爱的一年。

  “我想,你会走出来的,毕竟,生活还是要继续,而我,也早都从那片阴影中走了出来,陈遇安,梦该醒了。”他瞳孔暗淡了下来,盯着咖啡出了神。

  “谢谢你,顾医生,但我想我还需要一段时间,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忘记。我真的没有办法忘记。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为什么要为了其他人的幸福而让我一个人痛苦的活着?!”我嘶吼着,像只中枪的猛兽。

  “陈遇安,你要站在凌逸阳的世界看看,他不是一个自私的人,面对那样的事情,他没有办法做出抉择。”顾愠试图让我冷静下来,他扶住我的肩膀。

  “可我很自私!我就是希望他只属于我一个人!我不想他为了救别人自己却死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直视着顾愠的双眼,可我看不到半点理解。迎着我的只有冷静。

  “对不起顾愠,就当我今天没有来过。”我整理好心情推门而出。

  我知道,我又一次失控了。

  说起凌逸阳的死,是在六年前,那年我刚好二十四岁,而那天恰好是我的生日。我无法忘记的一天,在本该最幸福最开心的一天使我以后的那天都无法面对的日子。

  他为了救别人,死了。

  凌逸阳比我大了一岁,但我们却是同级生。高二那年,我认识了他,我躲在楼梯角哭,被他撞见了。

  “hi同学?你在干什么?”他拿着篮球看向我。那天阳光照在他的背脊上,他那天就连头发丝都是发着光的。

  我背着身擦拭眼泪,慢慢转了过来。我不知所措的看了看四周,指了指自己问“是在说我吗?”

  他被我弄笑了“不然呢?这里除了我们还有别人吗?”

  “哦也对。”

  “你在哭吗?”

  “我们认识吗?”

  “现在认识了,我叫凌逸阳,向着阳光而生就是我。”

  “向着阳光而生就是我?”

  “你也太中二了吧。”

  “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

  “陈遇安,遇见的遇,安静的安。”

  当阳光遇见安静,会发生什么?

  “那这样,我们做朋友吧,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让你再掉眼泪。”那年,十七岁的凌逸阳向我抛出橄榄枝,那一年我活的不再自卑,慢慢重新认识了自己。

  “谁要和你做朋友啊?莫名其妙。”我打走了他的手,起身下楼梯。

  “喂!你几班的!”他追了上来。

  “二班,干嘛?”我白了他一眼继续走着。

  “还说不和我做朋友,那你干嘛告诉我你在几班?”他笑了笑。

  “还不是你问我了?”我停下脚步踹了他一脚。

  “喂!哎!陈遇安!你故意的吧!”他揉了揉腿,追我的动作停了下来。

  “对啊!我就是故意的。”我朝他吐了吐舌头,转身走了。

  “好朋友,你怎么走的那么慢?”

  “好朋…友?!这么说你答应了?”他又追了上来。

  “嗯。”

  “诶,那今天放学我来找你,我请你去吃面好不好?”

  我俩一前一后的走着。

  “不好。”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

  ……

  从那之后,陈遇安的世界里多了一个名字,叫凌逸阳。他会陪我一起逃课,一起放学,一起去吃好吃的,一起跨年,一起放烟花,一起拍照片。他让原本很自卑的我,变得不再自卑,他会鼓励我一切,会在我需要安慰的时候陪在我身边。我很庆幸,在我最迷茫的时候,他的出现,使我不再迷茫。

  高考结束之后,他去了医学院,我则是去了一所传媒大学,我们学校里的不远,坐公交五站就到了。每周他都会来学校找我,有时的盒子蛋糕,草莓,围巾,相机。他会在我想不出作业时带我去散心。在我难过时陪我去看热血乐队的演唱会,在我想家时带我去吃家乡菜。在我无聊时陪我去看电影。

  大学毕业之后,我们就搬到了一起住,我习惯搂着他睡觉,我们会在下雨天吃火锅,会在每个月的第一天和最后一天拍一张照片。我们会在阳台吹着晚风,听着音乐,喝着咖啡,聊着心事。

  “I close my eyes…”

  失去你的第两千零三十天,我依旧站在阳台吹着晚风,我不会泡咖啡,更不喜欢听音乐,没有人陪我谈心。

  我拉上了阳台的门,回到卧室。床头柜的抽屉没有关严。露出了里面的东西,是本相册,我们拍的所有照片都在这里,我坐到床上翻看着相册。一张张拍立得,勾起了我的回忆。下方的日期还是你写的呢。

  “所以说,为什么要拍那么多照片啊?还不是让我自己一个人回忆?”我生气的从客厅找出了打火机准备烧掉照片。

  “凌逸阳,你个大骗子,我再也不会想你了。”说完我便点燃了照片。

  火焰顺着照片慢慢往上爬,日期在一瞬间被烧尽。我闭上了眼睛。

  “陈遇安。”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睁开双眼,泪水模糊着我的双眼,我擦拭了泪水,映入眼帘的是那张熟悉却又不真实的脸。

  “凌逸阳?”我四处看了看。

  “你怎么哭了?”他皱着眉头问我。

  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情绪,抱了上去。

  “凌逸阳呜呜呜呜,你为什么要丢下我?你知不知道我失去了你我有多么难过?你知道我一个人是怎么生活的这六年吗?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我拍打着他的背脊。

  他不知所措的看着我,僵硬的身体就那样任由我抱着,他的手悬在半空好长时间,最终又落在我的后背上。

  “等一下,陈遇安,你在说什么?什么失去…?”见我不松手,他拉开了我。

  “我不是在做梦吗?你怎么才来梦里看我?”我没好气的问他。

  “你到底在讲什么啊?什么做梦?你怎么没去上学?”他问。

  “上学?”

  “对啊。我在学校找你找了好久,去你班问了你同学才知道你没有去上学,所以我逃学来你经常去的湖边来找你喽。”

  “今年几几年?”

  “二零一五年啊,靠,你不会傻了吧?”

  “二零一五年?!也就是说我今年才十八岁?”我看向倒车镜。那是十八岁的我,我披散着头发,穿着校服,我摸着自己的脸,反复斟酌。手上戴着的还是凌逸阳送给我的新年礼物,那是一块手表。那块手表我现在依旧戴着。

  我靠,这梦这么真实?

  “不然呢?二十八岁啊?”他没好气的说着。

  “今天几号?”我接着问。

  “五月二十七号。干嘛?”他白了我一眼。

  “二十七号,你不是有比赛吗?”我记得,那年他的钢琴班有比赛。

  “对啊,所以我才来找你,哎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有比赛?我都没跟你说过。”他疑惑的问我。

  “我…猜的,你这几天…总往钢琴房跑想让人不知道都难。”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噢…所以…你去不去啊?”他挠了挠头。

  “我能不去吗?”

  “当然不能!”

  “那你还问我干嘛?”

  “征求意见。”

  “可是,无论我说什么,你好像都会让我去吧。”

  “虽然知道结局是怎样,但我还是想经历一遍过程。”

  “讲什么…”

  …

  “I close my eyes…”

  “你就会出现…”

  “I need you love…”

  “留在我的世界…”

  凌逸阳在台上弹着钢琴,属于他的那盏灯光打在他的身上。他的侧颜被灯光照的很好看。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他偷偷的留下了一滴泪。

  “陈遇安。”钢琴声戛然而止,他从椅子上起身走到话筒前。

  “我喜欢你。”话音刚落,众人便开始起哄了起来,我被推倒了人群的正中央。我在台下看着他,他是那样的耀眼,那样的触不可及。如果是梦,我真不希望醒来。

  “马上就要高考了,我不想留下遗憾,我喜欢你,从我见到你的第一天,我喜欢很久很久了,在你还没有认识我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你不要着急回应我,我只希望,我能够说出来,让自己不后悔…”

  “我喜欢你,凌逸阳。”

  他话还没说完,我便开了口。

  他紧皱的眉头舒缓了不少,但笑容却僵在脸上。不过只是一瞬,便又笑了出来。

  众人开始起哄,他们怂恿我上台,我被领到台上,面对着已经离开我六年之久的人,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也喜欢你,凌逸阳,很喜欢很喜欢,所以这一次求求你不要再离开我了。”说完我便闭上眼睛将唇递上了他的唇。

  我在众人的欢呼声,再次睁开眼睛,却发现,我正在沙发上,面前则是那张刚刚燃尽的拍立得残渣。我擦了擦眼泪。

  我随即拿起旁边的日记本记下。

  :“我回到了你还在的那天,你对我告白了,你说你喜欢我,你说你不想留下遗憾。笨蛋,我也喜欢你。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

  我只有在很想他的时候才会写日记给他。这六年我写了不知道多少张日记。我一直在麻痹自己,一直在安慰自己,他会看到。但结果是他不会看到。

  “如果说,烧掉照片就能回到过去,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回到过去改变过去?”

  太不可思议了。一张照片,就能够回到过去?

  我试着寻找二零二一年六月份的照片。

  “六月二十六号,那是我生日的前一天。”

  我拿起打火机点燃了照片,我闭上眼睛。火焰顺着日期开始燃烧,日期被烧尽,我再次睁开双眼,这次,我回到了六年前。

  “睡醒了?”凌逸阳躺在我旁边。

  “嗯…”我翻过身看着他。

  “想吃什么?”他放下书,问我。

  “想吃火锅。”我看了眼窗外的雨。

  “好。火锅。”他揉了揉我的头发,将我拉进怀里。我紧紧的抱住他。

  “怎么了?做噩梦了?”他见我抱着他的手紧了紧。

  “嗯。梦里我失去了你,整整六年,我很害怕,失去你,所以,请你不要丢下我。”我又将手紧了紧。

  他愣了愣,笑道。

  “我不会丢下你,但你也要适应没有我的生活,不是吗?我总会离开的。”他下巴抵在我的头上,轻声地说。

  “可我没有办法做到没有你的日子,我该怎么活下去,或许我该怎么做。”我再一次湿了眼眶。

  “我不会一直陪伴着你,可能有一天,你会死去,我也会死去,我们都要坦然接受这一切。即使一个人先离开了对方,但我们都要好好的生活,正是因为那个人不想看着对方带着痛苦活下去,所以才会选择先离开。时间越久,彼此的感情就会越深刻,我想痛苦或许只是一时,但遗忘却是一辈子。”

  “可我不会忘记你,凌逸阳,我不会忘记你。”

  “我也不会忘记你的。”

  ……

  不知过了多久,我在凌逸阳怀里睡了过去。他就那样抱着我,他低头看了看我,笑着说“为什么还要回来呢?”

  再次睁开双眼,我躺在沙发上,桌子上放着两张燃尽的照片。

  我还是没有改变什么。

  我继续找着六月份的照片。

  那是二十七号早上照的一张照片,我在沙发喝着咖啡,他说要好好记录下来,毕竟是我第一次不和他一起喝咖啡。

  “这么难得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拍什么啊,以后你不再我也是要自己一个人喝咖啡的好不好?”

  “你不是不喜欢喝咖啡?”

  “我今天就想喝,怎样?”

  “好好好。”

  “凌逸阳你再多管闲事一下!”

  “遵命!”

  ……

  我点燃了照片,闭上眼睛。

  “遇安,我今天晚上可能要加班,怎么办。”我睁开双眼,手里捧着咖啡,他正对着镜子整理衣服。

  “不行,你今天要陪我!”我放下咖啡,抱住他。

  “别闹,我晚上回来再给你过生日好不好?”他转过身抱住我。

  “不好,你今天哪里都不要去,留在家里陪我,就今天,求你了。”我哭着摇头。

  “陈遇安,别闹。”他无奈的叹了叹气。

  “就今天,求你了,别去。”

  “那你说,为什么不让我去。”

  “我今天生日,我不想你缺席。”

  “我加完班就回来,真的。”

  “真的?”

  “真的。”

  “你一定要,加完班就立马回来知道吗?”

  “好。”

  ……

  凌逸阳走后,我还是很紧张,我害怕我会再一次失去他。

  八点了,我拿起外套,打车去医院接他。

  “凌医生!!!坚持住!”刚走到急诊,我便听到有人在喊。

  “江主任!救救凌医生!!!”凌逸阳躺在担架上,他痛苦的捂住脖子,鲜血从手掌外渗出。血液浸没了戴在无名指的戒指上。

  “凌逸阳!!!”我飞奔过去扑在他身上。

  “凌逸阳!!!求求你,凌逸阳,别睡,凌逸阳,你看看我,凌逸阳!!!!”我紧紧握住他的手,捂住伤口,我无助地哭着。

  “求求你们,救救他,求求你们…”

  我再一次,目睹了凌逸阳的死亡。六年前,一位失控的病人拿着菜刀在医院追着医生乱砍,凌逸阳上前阻拦时被割到了动脉。最后失血过多死在了手术室门口。

  这一次,他又死在了我的面前,我什么都没能改变。

  我再次睁开双眼。我又回来了。我又什么都没能改变。

  “四月二号。”

  我接着又烧了一张图片。

  睁开双眼,我正身处海洋馆。

  “凌逸阳?”我寻找着凌逸阳。

  他正背对着我。

  我正要开口。

  “回去吧,别再来了。”他转过身对我说。

  我能看到,他眼角的泪。

  “凌逸阳…”我喃喃道。

  “别再来了,遇安,我们谁都没有办法改变,即使是回到了过去,又能怎么样呢?我还是失去了你,所以,别再来了,你要好好的生活下去,不要因为我的离开,让你的生活脱轨。我不想看你变成这样。”他静静地说,好像早已释怀了一般。

  “所以,你都知道?”我问。

  “你难道没有发现,高中时候,你都没有受到一点伤害吗?”他问。

  仔细回想高中生活,我似乎在遇见凌逸阳之后没有任何过的不好的地方,也没有受过伤。甚至那年很严重的流感我都未曾感染过。好像每次都是凌逸阳在默默守护着我。

  “你说什么…”我皱了皱眉头,眼角划过一滴泪。

  “高中时,我们的相遇,并不是偶然,我早就知道了你,我拍过你的照片,所以才会在那天楼梯角遇见你,高二那年学校运动会,你受了伤,我第一次烧掉照片回到运动会前一天拉着你划掉了八百米的名字,让你看我打球。高二期末,你和同学吵架,被笔尖划坏了脸,我第二次烧掉照片回到你们争吵的前一节课带你逃学看了电影。高三流感,第三次烧掉照片回到流感前一个星期,让你带口罩多喝热水少出去玩…”他看着我一字一句的叙述着。

  “原来,你早就遇见我了。你早就开始救我了。”我抽泣着。

  “那天在医院,医闹的那个人差点就砍到了你,我只得冲上去保护你,因为我不想失去你。对不起,遇安。”他低下头抱住了我。

  “傻瓜,我也不想失去你…”我抱着凌逸阳痛哭着。

  “这一次,我们好好的说了再见,不要再回来了,去未来好吗?我会在未来等你,等到你放下这一切,我一定会来找你,陈遇安,我喜欢你,但我更喜欢你喜欢我时的你,那个坚定不移,满眼幸福你的。”他哽咽着。

  “可是我的生活如果没有你,我不会幸福的。”

  “我说过,我会来找你。”

  “凌逸阳,你知道吗?我很想你,这六年,我无数次闭上眼睛想的全部都是你,我没有办法接受失去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做,起初我用酒精麻痹自己,睡着了就会在梦里见到你,可是无论我怎么都在梦里见不到你,你是很讨厌我吗?所以才一次都不曾到我的梦里来见我?我试过去找心理医生,可是,我依然没有办法做到放下你,直到我再次见到了你,或许,只有能亲口说声再见,我才会放下一切,凌逸阳,求你不要忘记,我很爱你。”

  “遇安,回去吧,别再回来了,恋恋不忘只会使你我越陷越深,我不想你的未来只有泪水,我希望你是向阳而生的,好吗?”他将头抵在我的头上。

  “凌逸阳…”我紧紧的抱住他。

  “陈遇安,回去吧,回到二零二七年。”凌逸阳说完便将我使劲往后推了一把。

  我回来了,睁开双眼,我回到二零二七年,面前是三张燃尽的照片。

  “不要再来找我了。”耳边响起了凌逸阳对我说的话。

  我收起相册和日记本装到袋子里,开车到了陵园。

  我将相册和日记本放到凌逸阳墓碑前。

  “凌逸阳,我见到你了,见到了你三次,我已经拥有你三次了,所以我…不遗憾了,想说的我也全说了,也许你说的对,我应该看到未来而不是一味的怀念着过去。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见你,再见,凌逸阳。”我这一次没有像往常一样停留很久。

  “凌逸阳,我爱你。”

  ……

  顾愠那里,我还是会经常去的。两个都曾受过伤的怪兽,或许会互相舔舐伤口。

  “咖啡。”

  “我记得以前,你不喜欢咖啡。”

  “以前觉得咖啡苦,可真正苦来临时,咖啡也许是甜的。”

  “我怎么感觉,你突然间,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有吗?”

  “很多。”

  “或许吧。”

  “热丝绒。”

  “谢谢。”

  我将我和凌逸阳到故事写成剧本和工作室的伙伴拍成了电影,没想到票房既然意外的好,也许是凌逸阳看到了,他很满意。电影到新闻发布会上,在我的肩膀上停留着一只黄色的蝴蝶,那颜色就像太阳,耀眼,温暖。

  “凌逸阳,是你回来了吗。”

  蝴蝶飞到我的手心。

  “是你啊。”

  “我爱你。”

  “I close my eyes…

   I need you love…”

  —Ending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