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仙女升职记
沙雕仙女升职记

沙雕仙女升职记

兼听则鸣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2-17 21:19:34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3天前·连载至第六章 天雷

第一章 下凡陪练

  我叫景苑,是这九重天上品阶最低的仙娥,在成为仙娥之前,我是黑风山的山大王,燕子精。

  那时的生活真是惬意,手下有一群小妖怪,整日漫山遍野给我找吃的,玩的,一口一个大王叫着,那日子真是痛快。

  至于我为何放着好好的山大王不做,跑到这九重天上来,还得从两百年前说起。

  我那黑风山虽然小,但早就声名在外,只因那年有一只老虎精路过黑风山时,旧疾发作,死在黑风山。

  自那以后,外界开始疯传,说那只老虎精是被我所杀,把我传得神乎其神。

  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黑风山声名鹊起之后,麻烦也就来了。

  司命星君的飞升之法,与旁人不同,他需要攒够一万个功德,方能飞升。

  在攒够九千九百九十个功德之后,他听人说黑风山的妖怪凶猛异常、为祸一方,便决心前去收服。

  他一踏进黑风山,就被我手下的小妖怪给绑了,倒也不是他法术不行,实在是因为在来黑风山之前,他刚刚收服了一只巨蟒,花费了他不少力气。

  “大王,我们绑了个白面书生。”我的手下兴高采烈地押着他来见我。

  “起锅、烧油。”我故意吓唬他,实则我这黑风山从不吃人。

  他吓得瑟瑟发抖,不曾想为仙一世,最终的结果却是被一只燕子精给吃了。

  于是他尽力劝说,说他是天界派来招安的,若是我愿意的话,可以给我安排个大官当当。

  那时的我从未去过天庭,对天庭的事情知之甚少,我只知道人人都想成仙,既然人人都想去的,总该不会错。

  “小白脸,当神仙有什么好处。“我那时还不知道他的名号,自然一口一个小白脸地叫他。

  他一直嚷嚷着这个捆仙绳把他绑得难受,我便让人给他解开,顺便给了他一把瓜子和一杯茶。

  边嗑着瓜子,这小白脸把天庭吹的天花乱坠,从九重天那巍峨华丽的宫殿,谈到蟠桃园中的蟠桃,天庭的美酒,听得我口水直流,要不人人都说快活似神仙。

  在司命星君的蛊惑下,我便接受天庭的招安,跟他上了九重天。

  自此,四海八荒都在传,这司命星君居功至伟,不费一兵一卒就降服了黑风山的燕子精,他也因此得到天庭的褒奖。

  而我,上了天庭之后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起初,我到天庭,给我安排了个养马的工作,那就是个九品小官,每日天不亮还得起来喂马,哪里有我在黑风山来得快活。

  再说这天庭上的吃食,都有严格的规定,蟠桃这种东西,哪里是我这种小官可以吃到的,更不用说那些美酒仙丹了。

  我嘴馋在马厩边烤地瓜,谁知一阵风吹来,那火星子跑得到处都是,点燃了马厩。有几只马儿的屁股都着火了,便一窝蜂地往天河跑去。

  自那日起,我那弼马温的官职也被撤了,天君命我看守天河,我便成为这天河边的一名小仙娥。

  这天庭的日子沉闷,便只能自己找乐子,幸得认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每日在天河边遛鸟、逗狗、推牌九。

  而要说最近天庭的大事,便是二殿下下凡渡劫,他此番渡的是情劫,便是越多磨难越好。

  那与他相爱的女子已经敲定,是浮华殿的青芜仙子,据说为了得到这个机会,她可给司命星君送了不少好东西。

  既然是历情劫,便少不了给他制造磨难的那位,司命星君倒是敲定了好几位仙娥,只可惜都被一一回绝。

  大家都抢着要的,不一定是好东西。但大家都避之唯恐不及的,肯定不是什么好差事。

  这二皇子,我倒是没见过,只听说是个不好相处的主儿。

  他上一次历劫时,给他添堵的那位仙娥,据说坟头的草都有两米高了。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众人对司命星君这个差事,避之唯恐不及。

  神仙飞升之前,总是要下凡渡渡劫,这劫若是渡得顺利,便能飞升,若是不顺,渡劫过程中嗝屁的也大有人在。

  我与他们不同,我三魂七魄不全,三魂少了一魂,七魄少了一魄,是以无论我如何费心修炼,我都是无法飞升的。

  好在我自己看得开,既然无法飞升,就在这天庭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钟。

  “碰”我大喊一声,碰了张东风,看着月老那扼腕惋惜的模样,我猜测他定是要胡这一张,一旁的雷公不停地给电母使眼色,我就知道这两人又在偷偷对牌。

  “不许打情章。”我边扔出一张四万边说道。

  “知道了。”雷公不情愿地说道。

  突然,我问到一股熟悉的味道,这东西我在黑风山的时候经常吃,但来了天庭便再没有吃过了,是烧鸡。

  难不成是我在做梦,但就算是做梦,这么香的味道也得多吸两下。

  我顺着那香味飘来的地方望去,只见一身穿白衣、身材瘦弱的男子,左手拿着烧鸡,右手拿着壶酒朝我走来。那人不是司命星君还是哪位?

  不过这个司命,我还不知道吗?他最擅长笑里藏刀、绵里藏针,更深谙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个道理。

  “景苑仙子。”司命拿着烧鸡和桃花酿,笑眯眯地朝我走来。

  他越是如此,我越是知道他此行定是有目的的。不过嘛,这飞到嘴边的烧鸡哪里有让它飞掉的道理,管他是何目的,先饱餐一顿再说。

  “司命哥哥。”我同样扭捏地喊道,一旁的月老瞪大了双眼,平日里我行为举止,跟端庄完全扯不上关系,许是多年当山大王的经历,训练出来的流氓气质。

  我说话一向直来直往,若是遇到不快的事情,与人大打出手也是常有的事情,平日里也是一身男装打扮,用月老的话说那便是比爷们还爷们。

  司命把烧鸡放下,一旁的雷公、电母、月老同样流出了口水,这凡间之物,可不是能经常吃到的,全亏司命星君的工作性质,他主管人间事,便可以经常下凡走动,也才有这烧鸡美酒。

  我眼疾手快,抢了只鸡腿,剩下的肉则被雷公、电母、月老瓜分精光。

  我拿起鸡腿赶紧吃,再不抓紧,只怕月老吃完手里的,又要来抢我的。

  这肉真是香,我大口地咬着,一旁的司命见状,赶紧给我倒了杯酒,端到我跟前。

  “好酒配好肉,更是美味。”此刻的我也顾不得三七二十一,拿起酒就喝。

  酒足饭饱之后,我也不打算藏着掖着,对着司命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打算算计我点什么?”

  见我开口了,司命便凑了过来“哪里的话,想想你我的关系,正所谓义字当头,如今做兄弟的有难,你怎么能不出手相助?”说完,拿肩膀蹭了蹭我,那一副贱样,让我忍不住想上去打两拳。

  但正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我这刚吃完他给的烧鸡美酒,总不能当即又打他一顿,这若是传说出,我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什么难?莫不是你轻薄了哪家的仙娥,人家要找你算账。”我半开玩笑说道。

  “若是这事,左右不过就是一顿打,有什么要紧。”司命叹着口气说道“这二殿下下凡历劫的事情,想必你也听说了,我愁啊,遍寻整个天庭,就是找不到人下去助二殿下一臂之力。”

  果然,狐狸尾巴露出来了,我就说他今日怎么这般殷勤,原来主意打到我身上来了。这没人愿意去的差事,我也不去,再说了,下凡历劫对我有什么好处,别人家仙子还能蹭蹭经验、飞升什么的,而我一个三魂七魄不全的仙娥,本就飞升无望,何苦受这罪。

  我连忙摆摆手“别人不去的,我也不去。”

  “为什么?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司命此话一出,我就知道他又要忽悠我,想当初,要不是被他诓骗,我哪里会落得个看守天河的下场,我在黑风山当山大王不香吗?

  “什么好机会?”我故意问道,就看他如何自圆其说。

  “升官发财的好机会啊。”司命话费一转,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你若是愿意出手助二殿下历劫,他日论功行赏之时,天君定不会忘记你的功能,赏赐美酒佳肴事小,说不定一高兴,升你的官,你就不用整日守着这天河度日。”

  “若真的这么好,为什么别人家的仙子避之唯恐不及。”我冷笑道,司命真不愧为主管人间的神仙,特能编。

  “这个你就有所不知了,其他的仙子,不想破坏他们在二殿下心目中的形象,她们仰慕二殿下啊。但是景苑仙子你不一样,你一向视男人如粪土,怎么会在意二殿下对你的印象。再说了,你与二殿下形同陌路,就算是见到了,他也不会想起你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司命一条一条地分析,若非对他了解颇深,我差点着了他的道。

  我摆了摆手“不去,不去,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年助他飞升的那个仙娥,坟头的草都有两米多高了。”

  司命好说歹说,还是无法说动我,有些气急败坏“景苑啊景苑,我这说了半天,你愣是油盐不进。”

  我见他如此,便下了逐客令。

  司命气冲冲地走了,我便和一众牌友又推起了牌九。

  岂料司命去而复返,这次不只他回来了,还带来执法天神和几个天兵天将。

  九重天上规矩繁琐,光是那天条就有三万多条,像推牌九这样的事情自然是不被允许的。

  这厮,居然把我举报了。

  我和一众牌友被押往执法殿,执法天神拿着天条开始絮絮叨叨。

  天君日理万机,再加上我又只是个不起眼的小神仙,这样的案子自然不需要天君亲自审问,有执法殿的一众天神足以。

  因为是在我的地盘被抓,我的罪自然要重一点。

  我也彻底摆烂了,事到如今,爱怎样怎样。

  司命这厮,又在执法天神耳边絮絮叨叨,也不知道在憋着什么坏心思。

  半响,执法天神对着我说道“景苑仙子,你所犯之罪,虽不是十恶不赦,但也带坏了天庭风气,故罚你清扫天庭厕所一百年。”

  听到这话,我如天打五雷轰,原本以为自己这官已经够小了,还能被贬到哪里去,却不成想,这天庭看守天河外,还有清扫厕所的差事。

  想想我好歹是黑风山的山大王,居然来天庭扫厕所,这事传出去,以后回山上,我还怎么面对我那群徒子徒孙。

  我摇了摇头“不知有没有其他处罚,譬如削去仙藉,打入凡间之类。”

  “你所犯之罪,远没到如此严重的地步。”执法天神一本正经地说道。哎,还是干的坏事太少了,不然我就可以回黑风山去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执法天神话音一转。

  听见有转机,我眼巴巴地望着他。却不成想,那转机竟是下凡陪二殿下渡劫。

  事到如今,是洗厕所还是渡劫,全在我一念之间。先前我就说过,司命这人绵里藏针,原来早早就算计好了。

  他先是来软的,好说歹说,劝我下凡。见我未应允,便反手把我举报,逼我就范。

  罢了,不就下凡陪练嘛,总比在天庭洗茅厕来得强吧。

  于是我选择了下凡历劫,我抬眼望去,司命正得意地笑着,而我私心想着,等我历劫回来,定是要把这司命狠狠打一顿。

  现如今,自然是不能得罪他的,毕竟人间事,摆脱不了他的掌控,若是在这个时候得罪他,谁知道他大笔一挥,给我挖些什么坑。

  “司命哥哥,我们走吧。”我强挤出微笑,扭捏地对着司命喊道,实则手上的拳头握得紧紧的。

  “景苑妹妹,你要是早听话,不就没有这么多事了吗?”司命狡黠地说道,那样子,真的是让人忍不住想给他来个一巴掌。

  我伸出腿,想给他绊一下,却不成想,他根本不上当,一脚把我踢进轮回。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