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主今天种地了吗
妻主今天种地了吗

妻主今天种地了吗

这是一只菠萝

古代言情/女尊王朝

更新时间:2024-05-31 15:22:34

  一朝穿越,堂堂农科院博士的她,一夜间变成了京都城不学无术,好色成性的将军府二小姐谢绝。   在这个以女人为尊的霁月国,谢绝下定决心要发挥特长,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农业帝国!   第一步:坚决不能沉迷于美色!退婚!解散院中所有男人!   第二步:招揽人才!买地!育种!种菜!   第三步:坚决不搞替身文学!坚持创业!   第四步:要不先定个亲……?   第五步:要不……先生个娃?   …… 一句话概括:农科院博士穿到一个女尊男卑的世界,靠种地成为人人敬仰的大佬(划掉)应该是夫管严的故事。         
目录

16天前·连载至第三百三十七章 故事终了

第一章 刚来就要学狗叫?

  “听说,这混账前几日又新收了两个勾栏院里唱曲儿的公子进府?”

  “陛下刚定下她和九皇子的婚事,你怎么也不拦着她点?”

  说到这,咒骂的妇人深吸了几口气,稳住气息,又接着说道:“再这样下去,我将军府迟早有一天要断送在这孽女手中!”

  “啪嗒”一声,木制的茶杯被生生捏爆。

  褐黄的茶水溅了旁座躺尸的谢绝一脸。

  谢绝双腿一蹬,猛地睁开眼睛。

  这是哪儿?

  木制红漆马车内,一名中年女子端正坐在褐色小方桌后,桌上布了古朴茶具,而桌旁跪坐着一名黑衣男子,正在俯首倒茶。

  谢绝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上的水渍。

  有点涩,不如她上个月在农科院新得到的两包茗茶。

  随后,她声音有些嘶哑问:“你俩谁啊?我不是在科研基地种大米吗?怎么跑这儿来了?你们要带我去哪儿?”谢绝一嚷嚷,坐在她对面的谢申立刻骂道:“装疯卖傻!把她嘴巴给我堵上!”

  下一秒,一坨不知名物体塞到了她的嘴中。

  “呜!呜呜!呜!”她瞪着黑衣男子,谁知那人却压根儿不看她。

  “把她给我绑起来,等会儿送进宫去给九皇子殿下赔罪。”

  谢绝瞪着眼,若不是嘴巴被堵住,手脚也被捆成一团,她非得好好问候问候这位穿汉服的大妈祖宗十七代!

  等下……古装?

  低头一看,再左右打量了几眼,谢绝忽地安静了下来。

  一大段大段的回忆接二连三的涌入脑海。

  这是一个名为霁月国的架空时代,以女为尊,崇尚武力。

  坐在她面前的这个女人叫谢申,是原主的母亲,也是霁月国的镇国大将军,跟随女皇征战几十年,是整个霁月国公认的最强战斗力,只可惜在今年三月初的一次征战中,以身救主的谢申为了替女皇挡下暗箭,废了一条腿。

  那一次征战,也成了谢申此生最后一战。

  为了弥补对谢申的亏欠,女皇忍痛将自己唯一的,也是最疼爱的九皇子许给了谢家,但不知为何谢申居然出乎意料的没有给自家长女请婚,反而将这档子便宜事,给了谢家的幺女。

  也就是整个上京城中最不学无术的世家败类——谢绝是也。

  没错,就是她本人。

  作为霁月国身份最尊贵的皇子,却要嫁给整个上京城中最荒唐无能的女人,这事放谁身上能乐意?

  所以近几日来,九皇子都在默默以绝食来表退婚决心。

  可自古以来,霁月国就没有男子退婚的规矩。

  女皇一连得了七八个皇女,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一个皇子,心中疼爱得紧,便暗中想了法子找来谢绝的母亲,让她把女儿送进宫来哄哄自己这不争气的儿子。

  所以此番,谢申特地驱车去到谢家五百里外的偏远封地,亲自把谢绝给抓了回来。

  “吁!将军,到了。”

  随着马车缓缓停下,谢申也一脸冷色的下了最后通牒。

  “我警告你,这回儿你要是哄不好九皇子殿下,回去我就放把火,把你那一屋子的破玩意儿和后院养的那些莺歌燕舞全烧了!”

  说罢,又转头道:“好好盯着她,别又让她干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事!”

  “是,属下遵命。”

  ……

  酉时刚过,皇宫内四处宫灯高悬,灯火通明。

  江右一刻也不敢耽误,下了车便提着谢绝的后领子一路将人送到了九皇子的清欢宫外。

  二人还未走近,忽然听到宫殿内传来几道刺耳的笑声。

  “哈哈哈,听说那谢申竟是被殿下吓得连夜去往了谢家封地,此番怕是有那谢绝的好果子吃!”

  “哼,本宫就是要让谢家上下明白,君是君,臣是臣,即便她谢申曾为霁月国立下汗马功劳,可那也不代表,她能以此为要挟!”

  “殿下英明!那谢申实在是不知好歹!陛下心地善良,感念臣恩,将您下嫁于将军府,那是她谢家百世修来的福气,她竟敢不知好歹的羞辱殿下……”

  哄闹声中,一道清冷的男声有些突兀的响起。

  “太女殿下,九皇子殿下,曦微身子不适,就先请退了。”

  声音清亮,不卑不亢,宛若山涧溪水盈盈流淌。

  谢绝还在回想这是谁的声音,一抬首便见一道欣长的月白身影款款走出。

  男子戴着帷帽,目不斜视地与她和江右擦肩而过。

  姿态端的是矜贵又冷漠,惹得她不由回头多打量了几眼。

  心道:宫里什么时候有这号人物了?她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难不成今日是第一次见?

  “殿下,将军府二小姐求见。”宫侍站在月洞门外不耐烦地禀报。

  九皇子笑道:“不见,告诉她,本殿下歇了。”

  一主一仆竟是当着谢绝的面唱起了双簧,羞辱之意,毫不掩饰。

  江右垂首看了眼身侧的谢绝,后者眯了眯眼,许是被绑得太过严实,她挣扎了两下。

  “九皇子殿下,属下奉我家将军之命,前来致歉。”江右声音拔高一层,“我家将军说了,二小姐往日确实干了不少糊涂事,可如今有了婚事,也已幡然醒悟,要打要骂,人都在这儿,您只管撒气就是。”

  “就是千万不要辜负了陛下的一番心意。”

  话音刚落。

  殿内传来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

  凤清呈一时得意忘了形,毕竟放眼皇城,还没有哪家男子尚未过门,便敢如此刁难未来妻主的。

  “哼,还想拿母皇来压本宫?”

  “殿下,我倒是有个法子可以替你出口恶气。”一个穿着武将官服的女子凑上前献策。

  凤清呈听完捂嘴一乐,“就依你所言,若她真愿意学几声狗叫给本宫听,本宫倒还能勉强见她一面。”

  谢绝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只是突然没了说话声,接着月洞门内走出一名身穿官服的瘦小女子,个子只到她肩膀。

  来人仰视着她,“谢小二,殿下近来心情不好,要不你爬到殿内学几声狗叫给我们听,没准殿下一高兴,便不生你的气了!”

  闻言,众人哈哈大笑。

  霁月国民风开放,为博男子一笑,什么样的风流韵事也都是有的,但也仅限于房内情趣。

  眼下可是在皇宫中,谢绝要是这么做了,不出半个时辰,她的美名,哦不,应该说是连带着整个将军府的美名都将传遍整个上京城。

  她初来乍到,不懂这里的规矩,只单纯觉得这个女的狗仗人势。

  于是吐出口中软布,身躯扑向前就是一口,咬在了先前叫嚣的女子手臂上。

  只听一声惨叫,女子大骂:“谢绝!你莫不是疯了?”

  她趁机挣脱绳索站了起来,接着“呸”地一声,吐出一口血水,“啧,看来你这方法不管用啊?还是说,九皇子不喜欢你这只狗?”

  话音落,月洞门内响起一阵憋笑声。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