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云之羽夜色尚浅
同人文云之羽夜色尚浅

同人文云之羽夜色尚浅

宁候府的狮子劫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更新时间:2023-11-25 10:28:50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7个月前·连载至第十三章 中秋佳节

第一章节:思念

  翌日,阳光明媚,昔日如旧,人烟袅袅,车马络绎不绝,位于郦城青石巷的小木屋,隐隐于街角一隅,地处较为僻静,小木屋院内种着一颗月桂,不到开花的季节,月桂树脚下摆放着许多白色杜鹃,屋内白衣女子的身影时隐时现。

  入夜,皎洁的月光晒满整个院子,让整个小木屋显得平静又寂寥。白衣女子右手持着盏灯笼,左手拿着水壶小心翼翼迈下台阶,朝着院子里的杜鹃花走去,凝视着眼前的杜鹃,半蹲下给白色的杜鹃花浇水,须臾,觉着腰微微些许酸涨,索性站了起来,手不自觉的摸上了小腹,嘴角溢出起了浅笑,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夜已深,偌大的角宫冷冷清清,偶尔几句猫叫声,下人们早已休息,周遭一片漆黑,偶尔几盏微弱的灯光,显得更加寂寥。每每入夜,巨大的孤寂感笼罩着整个角宫,在那无尽的黑色中,总有个房间亮着灯光,侍女们每每经过那里,都会加紧脚步,那是宫二先生的文房,那个不可一世、不苟言笑的宫二先生。

  此时的宫尚角身着黑色月桂睡袍,端坐在案桌前,眼眸不自觉盯着前面的墨池,池中闪现了一白衣女子的身影,持了双手在胸前,眼里含泪,微微带笑,无语凝噎。宫尚角眼眸微微发红,眼里溢满思念。“阿浅,你究竟在哪里?”嘴里楠楠道。

  思绪将他拉回到那天,那天的宫门,刀剑相戈,血流成河。

  “无量流火,不能落入外人的手里!”一句外人。上官浅的心凉了一截,原来自己在他的眼中也不过就是外人而已。

  “消除无锋,对宫门也有好处,公子为何不愿意?”她红着眼睛问道,像是在等待他最后的答案。

  “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骗我”他心存疑惑。

  “我不会骗你的!”她无奈的拨开持在肩上的剑,凑近在他耳旁:“我怀了宫门的骨肉了!”

  一霎那,他的脑子懵了片刻,仅有的理智让他保持最后的清醒,将无量流火从她手里偷偷的拿了过来。呆在原地,缓缓抬头看着她跑向出口,眼中刹那噙满了泪,一刹那,痛苦像一头怪兽,无边无际朝他的吞噬开来。他眼睁睁看着她逃了出去,却无可奈何。

  不知不觉,又过了些时日,自从上官浅走后,宫尚角一如往日,时常外务,只是大家都觉得,宫二先生似乎时以前更加忙了,在宫门的日子,也鲜少看见他,角宫愈加清冷。

  角宫门口,男子身着黑色金丝外衣,腰间挂着小海螺和佩刀,额头系着抹额,神色匆忙的大步往里走,头上的小铃铛叮叮当当,少年在太阳光照下显得修长而明媚。

  “哥,我有消息带给你。”宫远徵着急忙慌的跑进来。

  “远徵,什么事,这么着急?”宫尚角不急不忙的说道。

  “哥,上次派出去的暗侍回来告诉我,在郦城又发现无锋刺客活动的消息•••••还有、有发现上官浅的下落!”说着后半句,宫远徵有些吞吞吐吐。

  “什么!”宫尚角一惊,就差点从凳子上弹起来了。

  忽而意识到自己行为不矩,故不急不忙的站起来,朝宫远徵走了过来,“远徵弟弟,此消息是否属实?”

  “哥哥放心,这个消息不假。”看到宫尚角皱着的眉目忽而舒平,脸上溢出微笑,远徵打心眼里高兴。

  自从上官浅走后,哥哥日日通夜坐于书房,在与他谈笑间也会时常望着那盆白杜鹃入了神,他从未见过哥哥这般愁苦的模样,人也日渐消瘦。他和哥哥一起长大,上官浅深入宫门,带着目的接近哥哥,但是也给予了哥哥家人的温暖,不知不觉也住进了哥哥的心里,他看到眼里的哥哥从冰冷到温暖,再次变得的冰冷,他不愿哥哥变得日渐消沉,虽然他很不喜欢这个茶艺嫂子,但是她温暖了哥哥的心,他就愿意替哥哥找回她。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