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机女的宠妃路
心机女的宠妃路

心机女的宠妃路

噜可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更新时间:2023-11-25 15:30:44

盛元十二年,官家仁慈,特许宫中年满二十的宫女出宫婚嫁,风楚楚的母亲李氏也在其中,李氏在出宫后次年于上元节鹊桥与一书生,也就是风父一见钟情,推拒了家中安排的婚事,嫁与了一穷二白的风父,诞下了风楚楚…… 过够了苦日子的风楚楚,心比天高一心想嫁给富户,原本想勾搭县令庶子,没曾想勾搭上了微服私访的皇帝。
目录

7个月前·连载至第三章 要嫁就嫁最好的

第一章初始

  一桥一水一雨天,一女一伞走桥间。

  云烟袅袅,烟雨蒙蒙,女子身着白色丧服,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美目流盼,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楚楚动人。

  女子来到一处亭子避雨,望着绵绵细雨,眉间说不出的忧愁……

  “楚楚,楚楚?”声音由远及近,转头望去男子身着蓝色学子服饰,因为跑的急促,衣裙下摆带着些许泥土,男子放下手中伞,掏出一卷微微湿润的纸张。

  “致远哥哥,这是什么?”风楚楚正准备打开,便被一只手阻止,风楚楚愣了一下,不留痕迹的避开。眼神闪了闪,嘴角含笑的看着男人羞红的脸。

  林致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楚楚妹妹,你还是回去再看吧。我还有课,先走了。”说罢,拿起雨伞又冲进来雨中。

  风楚楚望着林致远消失的背影,上扬的嘴角也放了下来,有些嫌弃的打开纸张,纸上无不是一些风花雪月的诗句,总的意思就是家父已逝,莫要伤心,再看到纸上他愿意照顾她一辈子的话,风楚楚撇了撇嘴,将纸张随手一扔,亭子外雨水迅速将纸打湿,分解,最后烂在泥土里。

  风楚楚对于自己那个一事无成的爹没有任何感情,风母李氏在宫里虽然只是个洒扫丫头,却也存了些钱财,不同于其他奴籍宫女,她的母亲是正经人家女子通过大选入宫的,在莲花镇这么个小地方,宫中出来的女子说是百家求娶也不为过,何况当时的风母容貌秀丽,外婆家门槛都快踏破了,经过深思熟虑,决定将母亲嫁给镇上一酒楼老板,做个小富太太,总比泥腿子强。事不如人愿,母亲在上元节与父亲一见钟情,非君不嫁。拗不过女儿,外婆最终还是答应了,在风楚楚八岁之前风父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屡考不中的风父迷上酗酒和赌博,后更是嫌弃母亲生不出儿子,靠着一张脸勾搭上了一富绅的女儿,休妻入赘,前些日子说是在外头养女人被富绅只晓得,打得只剩一口气送了回来。风楚楚知晓自己母亲的心软,果不其然,母亲将人留了下来,可风父并没有改变,偷偷拿了家中银子买酒,醉酒不小心踩空掉水里淹死了。

  待雨停后,风楚楚不急不忙的走了回去,江南多水,她们家临水而建,走过湿润的青石板路,将雨伞放置在屋檐下,推开门,果不其然,母亲偷偷的在抹眼泪。风楚楚有些梗铁不成刚的将手中装有银子的荷包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

  “楚楚回来啦,饭在锅里呢。”知道女儿不喜欢她这般,李氏连忙抹干净眼泪,笑着对女儿说道。

  风楚楚没有说什么,转身走向了房间,在房间门口顿了顿,还是开口说道:“娘,为了这么个男人不值得。”这样的话她不知道说过多少遍了,有些心累的关上房门。

  坐在窗前看着窗外河水流淌,荷花含苞待放,渐渐有些出神。所幸母亲有一手好绣工,这些年虽然不富裕,却也还是熬了过来。正是二八年华,同龄的小姐妹多数已经出嫁为妻,只有她还待字闺中。母亲和林伯母有意撮合她和林致远,风楚楚一直未曾答应。

  林致远家中做的是布匹生意,有一间小店,这些年风母的绣品多数是卖去了林家,一来二去两家也就相熟了。

  风楚楚完美继承了父母的优点,从小生的好看,又乖巧可爱,很得林伯母一家喜欢,林家有一儿一女,儿子不用多说,女儿林心儿与她关系最为要好,十岁那年沾了林心儿的光,陪同她一同学习舞蹈直至林心儿嫁人。

  窗外又下起了绵绵细雨,有些发冷的风楚楚关上了窗户,叹了口气拿出没绣完的绣品忙活起来。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