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家暴致死后,我重生了
被家暴致死后,我重生了

被家暴致死后,我重生了

将来要值半个亿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3-12-07 00:08:05

【年代+重生+打脸虐渣+复仇爽文+反家暴】
周穗上辈子被无数次家暴,深陷泥潭,求助无门。

逃回娘家,渣爹劝她:“谁家不是这么过来的?就你事儿多。”
后妈说:“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相爱,他打你是因为爱你啊。”
妹妹说:“不能怪姐夫打你,你要多反省反省自己,肯定是你哪里没做好。”
重生回来后,周穗变成了疯批。
打是亲骂是爱,情到深处用脚踹,主打一个疼老公。
报警?警察叔叔你好,这是我们的家务事,我们会自行解决好的。
调解?你们别光劝我啊,让我老公多反省反省自己,是不是哪里没做好。
离婚?门儿都没有,离婚后打人可是犯法的。
目录

12小时前·连载至第55章:可以丧偶,不能离婚

第1章: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谢川死了。

  身中二十七刀。

  看到他尸体的那一刻,周穗心里痛快极了。

  她终于解脱了。

  宝宝对不起,妈妈没有保护好你们。

  别怕,妈妈来陪你们了。

  如果能重来,她一定要从一开始就拼命反抗。

  再次睁开眼睛,入目一片大红色,房间里到处一片喜庆,像极了她新婚的那一天。

  周穗挣扎着下床,打量着镜子里自己,好年轻。

  原来,她重生了,回到了二十年前,十八岁。

  周穗把所有认识的人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上辈子,到底是谁杀了谢川?她百思不得其解。

  既然老天给了她第二次生命,这一次她要畅快淋漓的活着。

  去特么的隐忍,去特么的贤良淑德,去特么的以夫为天。

  重活一世,谁打她,她打谁。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还记得上辈子的新婚夜,谢川这个人不太行,所以就有些见不得人的癖好。

  她被折磨的昏死过去,浑身青紫交加,血浸满了床单。

  重生回来第一件事,绝对绝对不能再让谢川碰自己。

  脏。

  怎么才能在新婚夜避免同房呢?

  周穗第一个想到的办法,就是假装自己大姨妈来了。

  可是谢川也不是个什么好玩意儿,万一浴血奋战怎么办?

  不行不行,还是得想个稳妥点的法子。

  周穗正在思索间,谢川进来了。

  他喝的醉醺醺的,满脸通红,看着娇美的新娘,只觉得浑身兽血沸腾。

  年轻就是好啊。

  瞅瞅,多嫩多水灵的小媳妇啊,今晚他得好好弄她,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做男人。

  “愣着做什么呢,还不过来伺候我?

  先把衣服脱了,我可得好好验验货。

  要是不是一手的,别怪我找你爸退货。”

  看到谢川,周穗第一感觉就是恐惧,被长年家暴的恐惧。

  这种恐惧叫她身子忍不住轻颤。

  然后就是恨,无穷无尽的恨?

  被多年压迫非打即骂的恨,被反复按在地上摩擦的恨,还有自己未出世的三个孩子的恨。

  这种恨甚至压过了怕。

  周穗给自己打气,我可是有两条命的女人。

  别怕,干他!

  这个人有血有肉,也会流血也会死,并非不可战胜,没什么可怕的。

  谢川见她半天没动静,巴掌高高的扬了起来,“不打不听话是吧?”

  周穗赶忙装出一副柔顺的样子,“我乖,我听话,别打我。

  我刚刚是在回忆,昨天晚上我后妈教我的床事秘籍,想着怎么伺候你开心。”

  谢川闻言眼睛里露出淫邪的光,“哦?那我可要见识见识了。”

  “嗯嗯,不过我也是第一次,没有经验,你可得配合我啊。”周穗故作娇羞的说道。

  “看你表现。”谢川大手落在她的屁股上。

  周穗强忍着恶心,拨开他的手,握住,然后把他扶在床上。

  “我后妈说用布蒙着眼睛,别有一番感觉。”

  “哈哈哈,你爹有福气啊。”谢川眸子里都是兴奋。

  他呈大字状躺在床上,任由周穗摆弄。

  周穗先找来一根布条,蒙住谢川的眼睛。

  然后又跟他商量道:“我先轻轻把你的手绑起来,你别动,让我来好好伺候你吗?”

  谢川配合的伸出双手。

  周穗又找了一根更粗的布条,把他的手腕紧紧的绑在了一起,然后打了个死结。

  强忍着恶心,扒光了他的衣服。

  “稍等啊,我去拿个东西。”周穗说着打开门跑了出去。

  眼睛被蒙上后,听力就会变得格外灵敏。

  房间门反锁的声音落在谢川耳朵里,他意识到了不对劲。

  “周穗?周穗?周穗!你给我回来。”谢川在房间里大吼大叫。

  周穗跑出了大门。

  这是钢铁厂家属院,自己这一走,岂不是给了谢川母子栽赃陷害自己的理由。

  新婚夜不着家的女人,有太多脏水可以编排了。

  周穗想了想,还是回去,偷偷藏在了狭小的杂物间里。

  就在这儿将就着睡一夜吧。

  很快,她就听到了谢川暴跳如雷的声音。

  正在指挥着老母和儿子找自己。

  “给我找,这个贱人,竟然敢耍我,等找到了,我扒了她的皮。”

  薛红艳眼睛里也闪烁着兴奋,“儿子,必须打她,狠狠的打她!

  得把她打服了,不然以后她不得骑在你头上作威作福。”

  新媳妇儿进门了,又有了新的搓磨对象,薛红艳高兴极了。

  必须死死打一顿立威,让她知道如何伺候丈夫,孝敬婆婆。

  三个孩子也很兴奋。

  谢家宝:“爸,必须得揍她,不然她不知道这个家谁当家作主。”

  谢家乐:“爸,等找到了我帮你按着,女人不打不听话。”

  谢家杰:“哥哥说得对,打打打,爸爸打她。”

  这些都是奶奶平时挂在嘴边的话。

  他们可能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已经潜移默化的记在了心里。

  大家都说后妈会虐待孩子,谢家宝谢家乐早就商量好了,要给后妈点颜色看看,谢家杰更是举双手赞成。

  很快,两大三小找了一圈,没找到人。

  倒是惹了不少邻居偷摸议论,一向要面子的谢川生了一肚子窝囊气。

  “是不是偷偷跑回娘家了?要不去她娘家要人?”薛红艳说道。

  谢川一脸阴沉,“如果跑回娘家,她爹会给她亲自送过来的。

  你们先去睡吧,家宝家乐明天还得上学呢。

  我在这里等她,我就不信她还能翻出我的手掌心。”

  薛红艳带着三个孙子去睡觉了。

  虽然没看到新媳妇挨打的场面,但是今天忙了一天,身子乏了,还是先睡吧。

  打媳妇又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以后天天都能看到。

  前头那个虽然听话,但是不经打,年纪轻轻的就去了,没有福气。

  唯一的用处就是肚子还算争气,给自己生了三个孙子。

  几人兵荒马乱完全没有吵醒周穗,她已经窝在杂物房里睡了一觉了。

  今天折腾一天没有进食,周穗饿的前胸贴后背,现在她正在做梦吃鸡腿。

  刚送到嘴边还没咬上,谢川这个杀千刀的突然出现了,还抢了自己的肘子。

  周穗气得大声骂道:“鸡腿!那是我的鸡腿,谢川你要不要脸,竟然抢我的鸡腿。”

  “喂,醒醒。”

  周穗正在做梦抢鸡腿,脸突然被人拍了几巴掌。

  一睁开眼就看到了谢川恶魔般的脸庞。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