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春欲浓
满城春欲浓

满城春欲浓

汀澜非花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4-01-25 16:07:47

母亲是一朝公主,舅舅表哥皆是皇帝,一身荣耀的荣安郡主,却是整个都城最尴尬的存在。 谢家三哥,父母皆亡,幼时在族中辗转,终长成都城最有名的俊俏郎君。 他们于战争中相遇,至此便开启了一段奇妙的旅程。
目录

6个月前·连载至第55章 周宁

第1章 战事将起

  重峦叠嶂,雾气缭绕,半山腰上隐隐约约出现一座木屋,潺潺溪流顺山而下,直接汇入山脚的湖泊之中,一阵鸟鸣之声传来,整个世界就像活过来一般,那座木屋也缓缓打开了门,终于露出了主人的模样。

  那是一个年轻女子,一看便是豆蔻年华,轻挽发髻,淡扫峨眉,一身素色衣衫,全身并无配饰,却显得愈发清雅动人,手中的篮子里,装的是一些香烛纸钱,她神色平静地走向山中,不知将要祭拜的是何人。

  楚幽辞自来云州已有十余日,一直住在山中,这里是伍氏坆冢所在,埋的都是世世代代的伍家人,坟茔早已数不清。她跪在一座新坟之前,点燃蜡烛和纸钱,神色间自然流露出温柔和怀念,手上的动作愈发熟练起来。

  “今日已是尾七,浓浓就要离开了,外祖母放心去吧,都城之中,还有表哥照拂,您是知晓的,自小他便待我极好,又感念母亲义举,就算搬回家中,父亲也断然不敢为难我......”

  絮絮叨叨半日光景,眼前全是祖孙相处的场景,外祖母是她第一眼见到的人,那时的她小小的一团,即使身体中住着异界的灵魂,也无法抵挡身理反应,刚见面就尿了一身,她却只是温柔的笑着,并没有嫌弃的神情。

  那时她刚刚穿越而来,满心惶惶不安,却又口不能言,只能用哭泣宣泄,外祖母的笑容很短暂,却照进了楚幽辞的心,就这样愣住了,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就已经进入甜甜的梦境之中。

  她从未见过母亲,在外祖母口中,她是一个温柔的人;在舅舅口中,她是一个大义的人;在父亲口中,她是一个歹毒的人;在都城中夫人们口中,她却是一个傻子。

  母亲因生楚幽辞难产而亡,外祖母并不曾怪罪于她,反而更加疼惜,外祖母不是外祖父的正室,舅舅那时候尚在人世,他甚至比外祖母年纪还要大一些,虽则如此,却比父亲更加疼爱楚幽辞,乳名浓浓正是舅舅所取,她不到四岁便被接到舅家,十几年来,虽有不如意,却一直被浓浓的爱意包围,终究没有辜负舅舅的一片心意。

  奈何,楚幽辞身份实在太过尴尬,每逢宴会,各家贵女明里暗里的嘲讽是免不了的,即使她三岁便被封为荣安郡主,即使她有着同皇子一般的俸禄,甚至封地,依然抵挡不住悠悠众口,谁让她命好,投身到了皇家,谁又让她命不好,母亲堂堂公主之尊,却嫁给了商户。

  外祖母出身云中郡伍氏,乃是传承上百年的古老氏族,伍氏族人离世,皆要葬回伍家坟茔,奈何外祖母已经是有品级的嫔妃,薨逝之后,尸身须得入葬皇陵,楚幽辞此次带回的仅是一缕青丝,便是如此,还是皇帝表哥念在伍氏为兖朝戍边多年,格外开恩。

  不知何时,楚幽辞身后已经站了一人,那人一身青衣,长身玉立,周身没有行伍之人的杀气,反而书卷之气愈发浓烈,此人便是表哥特意为她选的侍卫,名唤青衣,除此之外,她还有一名侍卫三名侍女,皆是从小一直跟在身边的,乃是心腹之人。

  “郡主不好了,郡主不好了。”

  急急慌慌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一听便知是临香,她的三个侍女,兰香沉稳,盈香机敏,唯独临香是个活泼性子。

  楚幽辞是个好脾性的主子,很少责骂下人,此时也只是温煦地询问何事,待到临香稍作喘息,才回主子的话道:“禀郡主,奴婢刚刚进城,发现城里已经开始戒严了,很多人都说是东胡打过来了,前几天已经攻占了九原,马上就要打到邑城了,咱们要不趁着城门未关赶紧离开。”

  楚幽辞比旁人多活了一辈子,上辈子虽然生活在和平年代,从未真正见过战场,但若真是东胡来犯,此时并不是离开的好时机,若是在城外遇见东胡军队,恐怕一丝活命机会都没有。

  “青衣,你和月河先去城中打探,另外,联络一下各地驿站,看看能否送出求援书信,距离最近的应是雁门军吧,若战事将起,你们速去求援,不必回来复命。”

  待到青衣离开,楚幽辞找来兰香,命她回族中,自己则和临香盈香准备去城中。

  “郡主,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那些蛮人只知抢掠财帛妇人,并不会到这山中来,此时您去邑城,与自杀无异,请恕奴婢逾矩,不能让郡主涉险。”

  果然,即使支走了青衣,也骗不过盈香的机敏。

  “本郡主是什么样的人,你比谁都清楚,盈香,你是拦不住的。”

  楚幽辞心里郁闷,她的身体简直弱到爆了,盈香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姑娘,放在前世,挡在身前的小姑娘,还不够她一个巴掌的,奈何如今这身子骨,竟比寻常姑娘还要弱上几分。

  临香在一旁急得团团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虽然郡主是主子,可盈香姐姐说的也没错,“郡主,要不,就听盈香姐姐一回吧。“

  盈香也附和道:“您要想知晓城中情形,青衣和月河不是去打探了嘛,您只管等待他们回来即可,况且,兰香姐姐已经去了族中,邑城乃是伍氏的根基,他们怎会弃之不顾。”

  临香还在嘟囔道:“郡主,您一届弱女子,踩死只虫子都困难,去了不是添麻烦嘛。”

  主仆两人早已熟知临香的性情,说出此番言论,倒也在意料之中,若不说出令两人都信服的理由,楚幽辞别想离开这里,再耽搁下去,青衣回来事情就更加棘手了。

  “这样吧,咱们先回族里,就算要打仗,一时半会城中还是安稳的,如今这山中只余我们三人,恐生异变。”

  战事来得非常快,主仆三人赶到城中之时,仗已经打起来了,城中到处是仓惶无助的百姓,很多店铺门都没来得及关,询问百姓方知,昨日夜里,东胡已经兵临城下,城里很多富人提前得知消息,早就人去楼空,留下来的这些人,要么无钱要么无权。

  更要命的是,邑城的县令闻风而逃,消息走漏得很快,城中人心惶惶,守城的卫兵不过千余,与东胡的骑兵根本没有一战之力,士兵个个萎靡不振,士气大减,楚幽辞暗道不好,此时已经听不进两侍女的劝阻,一意孤行便上了城墙。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