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弃妇她是黑心莲
侯门弃妇她是黑心莲

侯门弃妇她是黑心莲

筑梦者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4-04-30 16:34:05

被丈夫冷落了一辈子的顾德音,临死前方才知道丈夫居然与长嫂私通,还生了个奸生子。 为了给奸生子让路,她的亲生儿子被这对狗男女给害死,此事婆母知情,妯娌知情,小姑子知情,惟有她这个亲生母亲不知情, 遂,她带着滔天恨意死不瞑目! 一朝重生归来,她要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为此,她搅得侯府翻天覆地,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侯府人人都恨她,但又干不掉她,还要看她水涨船高,直上青云,成为他们高攀不起的人物。 顾德音踹掉渣夫和离后,只想活得肆意随心。 哪知她却无意中招惹了当朝摄政王,最后这男人居然挡住她的路。 “撩完了就想跑,谁教你的?”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244章 结局

第一章 她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缠绵病榻多年的顾德音今日醒来,突感精神了许多,看来是回光返照了。

  她沉思,还是想见丈夫最后一面。

  人人都说她嫁了个好丈夫,出身豪门世族,身边却只有她一个女人。

  以前哪怕被冷落丢弃在一边,她也为此自得不已,如今想来,真是个笑话。

  微睑眉,她想,她还是要与他正式告别,来生不再相见。

  正想唤侍女进来交代一声,她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你们先出去吧,弟妹这儿有我照看着。”

  这是大嫂柳若荷的声音。

  自打她的病情严重之后,这身体娇弱的嫂子就时常来探望陪伴她。

  心里一暖,她正要出声招呼嫂子,就又听到了另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把人都打发了,想我了?”

  这道调笑的声音带着轻松欢快与柔情蜜意,但却让她孱弱的身体猛地一震,这是她丈夫徐宁宇的声音。

  这两人怎么回事?

  她有了不好的猜测。

  大嫂柳若荷娇嗲地回应,“你这样,就不怕弟妹看到?”

  “看到就看到了,我可不怕她。”

  这两人无视她的存在,公然在此偷情。

  她气得浑身直打冷颤,这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情。

  这两人,居然如此不顾人伦。

  她喘气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她要去抓奸。

  就在这时,这两人居然把屏风给撞倒了,发出了一声巨响。

  三双眼睛同时对上。

  男人不管发妻如何想,一心只扑在情人身上。

  “若荷,你没事吧?”

  柳若荷直视顾德音那双恨不得把她吃了的眸子,吃吃地笑着。

  闻言,她朝男人抛了个媚眼,“有你垫着,我怎会有事?”

  她不在乎一个将死之人的怒气。

  隐忍了半辈子见不得光的关系,如今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她越发得意。

  “宁宇,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你同意除去浩哥儿,给我们的诸哥儿铺路。”

  沉浸在发现丈夫与长嫂偷情一事上的顾德音,瞬间睁大浑浊的双眼,柳若荷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她惟一的儿子的死不是意外,是这两人所为的?

  徐宁宇朝心上人轻笑,“傻瓜,诸哥儿才是我的孩子,一个浩哥儿算什么?”

  柳若荷突然转头,用胜利者的姿态,看向愤怒不已的顾德音,“弟妹,听到了吧?”

  顾德音双眼直直地看向徐宁宇,沙哑着声音厉声质问。

  “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徐宁宇冷冷地回视她,“是又如何?浩哥儿是怎么来的,你比我清楚。”

  那是醉酒一夜的产物。

  顾德音知道他不爱自己所生的孩子,但没想到他会绝情至此。

  “虎毒尚不食子,你连畜生都不如!”

  徐宁宇的身体猛地紧绷,恶狠狠地回应,“住嘴!”

  柳若荷一边扶好头上的珠钗,一边缓缓走向顾德音。

  到了她跟前,她俯视她。

  “弟妹,你真失败,若我是你,早没脸面活下去了……”

  顾德音气得双眼通红,孩子永远是一个母亲的逆鳞!

  她怎敢?

  “住嘴!你不配提起我的儿子!”

  她挣扎着撑起身体,举手想要甩这个恶毒的女人一巴掌,看她还贱不贱?

  可将死之人哪里是一个康健之人的对手?

  柳若荷一把抓住顾德音枯瘦如柴的手。

  “想打我?没门!”

  看到顾德音气得喘不过气来,她越发得意。

  “今儿个我就让你当个明白鬼,诸哥儿是宁宇与我的亲生骨肉……”

  顾德音的身体一僵,耳边有如雷轰。

  以前,她以为徐宁宇疼爱诸哥儿,那是把大哥的遗腹子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是爱乌及乌的表现。

  哪里想到真相竟如此丑陋不堪?

  算算时间,那会儿他大哥还活着,他居然就与长嫂私通,可见其人卑劣至极!

  既然如此,他当时为何又要同意与她成亲?

  她的目光越过柳若荷,看向了那个依旧冷脸站在原地的男人,这么多年,她到底爱上一个怎样的魔鬼?

  寡廉鲜耻,不顾人伦,无情无义,冷面自私都不足以形容眼前这个男人。

  一想到这两人背着人卿卿我我的画面,她就恶心得想吐。

  再想到他们为了侯府世子之位,害死了她的儿子,她就恨不得手刃两人报仇。

  气怒攻心,她一口血喷了出来。

  柳若荷来不及闪躲,被喷得满脸血。

  她尖叫一声,一把就将顾德音的手甩开,连退数步。

  徐宁宇忙上前去扶住心上人,迅速掏出帕子将她脸上的血迹擦去。

  看到心上人受委屈,他朝顾德音怒骂,“你找死!”

  倒在床上,此时出气多入气少的顾德音已在弥留之际,短短三十多年的人生像走马灯一样在她面前闪过。

  她看到年少无知的自己只因一眼,就爱上了道貌岸然的男人。

  她看到自己初嫁时,满怀欣喜,结果却在新房枯坐一夜,最后遭人耻笑不已。

  她看到意外怀上孩子的自己,带着憧憬与希冀做着一件件小衣。

  她看到孩子溺水身亡那日,自己形容颠狂的样子。

  一幕幕,既刻骨铭心,又痛彻心扉!

  到最后,她艰难地转动着眼珠子,死死地盯着那抱在一起的狗男女。

  她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流血的双眼,至死不闭!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