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灭妻?这宅斗文炮灰我罩了
宠妾灭妻?这宅斗文炮灰我罩了

宠妾灭妻?这宅斗文炮灰我罩了

伴树花开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更新时间:2023-12-05 10:24:52

【克己复礼监国太子×娇纵明艳侯门嫡女】 1V1 双洁 甜宠文 穿成千娇万宠长大的侯府嫡女,卫含章生平胸无大志,只想着嫁给小竹马过上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幸福生活 没成想还未成婚小竹马就有了两个通房! 晴天霹雳下,又发现自己原来穿进了一本书 她亲娘是宅斗失败的恶毒女配 她嫡姐是开局就被陷害失去清白的女炮灰 她外祖家是原著中浅浅几笔便倾覆的炮灰家族 而她… 原书压根没她这个人! 可恶! 这可怎么行,这炮灰我可当不了一点! 来都来了,受了生恩一场,怎么能不护住自己的亲人 竹马既然靠不住,我看隔壁那个高洁雅正的太子殿下就挺不错的
目录

刚刚·连载至第三十四章

第一章

  江南的三月天,春风徐徐吹拂院子的海棠花,一簇簇红花开的正艳,几滴鲜嫩绿意点缀其中,生机盎然。

  卫含章推开窗瞧了眼终于放晴的天气,依旧郁郁寡欢,提不起精神来。

  她呆呆的看了片刻,脑子里还在想着几日前无意间听到两位表哥的对话。

  他们在说前段时间顾昀然身边添了两个貌美通房,是顾家主母见儿子天天追在卫含章身后,实在不成体统,于是亲自选了两个懂事丫头送去给儿子分分心。

  乍闻此事,卫含章第一反应是去找顾昀然求证,偏偏大表姐婚事将近,这几日家中姐妹都陪着她在别院小聚。

  顾昀然这个外男自然不方便跑来女孩堆里,卫含章只能暂且忍住,可几天下来越想越憋闷。

  她的心情都写在脸上,几个姐妹都能看出一二,只当她和顾家少爷闹了什么小矛盾,并不在意。

  见她一直倚窗独坐,江知雪放下手里的绣活哄道:“今日难得放晴,冉冉何不去园子里逛逛,来之前不是还念叨着这别院的海棠好看吗?”

  卫含章小字冉冉,是外祖母江老夫人亲自取的,闻言,她依旧神色恹恹的靠在窗沿。

  忽然,她似想到什么回头道:“隔壁的曹家园子可还进得去?”

  两位江家女郎对视一眼,齐齐摇头。

  “曹家被抄后,家财尽数充公,那园子是否有了新主人,没听说过。”江知琴想到自己的手帕交曹心柔此刻还不知道身处何境,心下一叹。

  江知雪眼露疑惑:“冉冉怎么突然想着去曹家园子了?”

  “前些年受曹家之邀,咱们不是都去隔壁园子住了几日吗,那次,我埋了一坛子酒在她家的樱桃树下。”

  卫含章轻声道:“如今也有些年份了,想挖出来尝尝味道。”

  那坛子上品女儿红,是顾昀然挖坑,她填土,两人携手埋进去的。

  既然想起了,那就是缘分,又恰逢大表姐婚期将近,女儿红多应景啊,卫含章打起点精神,站起身戴上帷帽准备出门。

  江知雪喊住她:“这几日隔壁园子大门紧闭,无人进出,你该如何进去?”

  卫含章撩开帷帽冲她一笑:“我自有我的法子,两位姐姐等着尝我亲自埋的酒吧。”

  说完,也不待她们再说什么,几步走出屋子,哪里还有刚刚那恹恹的劲儿。

  两位江家小姐自是拦不住她的,她们不比卫含章,江家二老怜惜这个外孙女自幼离开父母,对她向来多有宠溺,不说护的跟眼珠子似得,那也差不离多少,只把她惯成了如今这副想到什么就要去做的性子。

  本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偏偏还有顾家那小霸王跟在后头百依百顺,自身又出自京城侯府,放眼整个徐州城,谁能有她的命好。

  说起来,卫含章穿越到这个时代这么多年,虽然没见过自家父母,但却从未尝过寄人篱下的滋味,江家从上到下,都待她极好,吃穿用度上,几位嫡女都要矮她一头。

  告别两位表姐,卫含章带着侍女往记忆中的院墙走去,主仆三人窸窸窣窣扒拉找寻许久,终于找到几年前和顾昀然钻过的洞。

  这些年了,还没被堵上。

  不过,当年的洞瞧着挺大,现在看着怎么如此狭小,好歹如今也是十五岁的大姑娘了,这么钻洞是不是不太雅…

  卫含章站在洞前略露犹豫之色,身后两名侍女本就不赞成她如此行事,见状急忙劝阻:“此洞狭小,如何能通人,姑娘咱们还是回去吧,若是对面院子是有主的,一旦传出去…”

  “不行。”卫含章摇头:“都跟两位姐姐说好了,半道回府是怎么个事儿,而且对面樱桃园若是真有主,人家接手了这新园子,怎么会不修缮齐整,还任由院墙破败。”

  卫含章打定主意要钻这洞了,说完,吩咐两名婢女去远处守着,千万不能让旁人看见她钻墙洞的模样。

  她抬手稳了稳帷帽,又将袖子一挽,弯下腰就往墙的那边钻。

  洞口虽小,好在她身姿纤细,院墙又不厚,卫含章不费多大功夫就钻了过去,她拍拍手才站直身子,正要让绿珠绿兰也过来,一抬头就瞧见不远的凉亭处,有几个大汉站着。

  那几个魁梧大汉,各个腰佩大刀,看着不像寻常护院,反倒像是悍匪。

  难道官府收缴完曹家的财物,竟然卖给了哪家土匪?

  还是匪寇霸占这偏远庄子在密谋什么大事?

  她不会撞贼窝里了吧?

  几个念头飞速闪过,定睛一看,又见几名大汉身后的凉亭石凳上坐着一青年男子背对着这边正在煮茶,他身后躬身站着一名奴仆。

  那男子煮茶之态,闲适从容,瞧着又不像是匪寇之流…

  主子过去后没有了消息,那头的绿珠绿兰不由得低声唤她,卫含章眨了眨眼,才微微偏头准备启唇,却见面前几位大汉齐齐拔刀,只好噤声。

  心里暗道:好大的威风。

  端坐凉亭正煮茶的男子手一扬,几名大汉收了凶器,卫含章再次试探性的偏了偏头,见他们没反应后,赶紧出言安抚侍女,嘱咐她们在原地等候,无需跟来。

  言罢,卫含章站直身子定了定神,想着她擅闯人家宅院,是她理亏,正要行礼致歉,就见男子身后站着的奴仆几步下了凉亭,走到她面前。

  那奴仆冲她微微颔首,问道:“小娘子是如何得知此处能入内?”

  卫含章犹豫,见对方面容逐渐不善,只好坦白:“年幼时曾钻过几回。”

  她一副大户人家闺秀打扮,说出这话委实有些突兀,那奴仆听的一怔,又问:“来此何事?”

  凉亭上一直背对着这边的男子不知何时起身,微垂着眼瞥了过来。

  卫含章向来胆大,在徐州城里就没有她不敢看的人,见这阵仗也并未害怕,反而抬头极其大方的望过去。

  未成想只一眼,心中就忍不住惊颤,险些控制不住后退。

  那男子面容极其清冷,长身玉立,看着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一身气势凛冽如剑光,寒气四射,让人胆颤。

  他便是这个庄园的新主人吗?

  徐州城何时出现了这样的人物?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