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炮灰药引后,她靠读心保命
穿成炮灰药引后,她靠读心保命

穿成炮灰药引后,她靠读心保命

谁先吃完谁走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23-12-05 08:01:41

叶晓白的爱好是看小说,可没想过要穿进小说,还是穿成能治疗咳疾的药引子-大血兔,惨烈到三天被抽一次血的那种!!
为了活下去,她只能倾听所有人心声,有人缺爱它陪伴,有人缺暖它送毛,有人爱美它装饰,有人爱它……它嘤嘤嘤求关注求解救!!!她才不要做炮灰药引,直接绑定真心话系统,只要病弱男主说真话就能恢复她原身!
沈焜:这只胖兔子,你有点贪心啊。叶晓白:会说真话你多说点,我还差百分之一就变回人形了。沈焜:嗯,虽然你一无是处,但是本王……很喜欢。
目录

6个月前·连载至35大结局

1穿书

  “快快快,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随着一个细又尖的声音响起,几十只剑弩如同飞天锁魂针一样齐刷刷地射向了白山森林深处的那一抹红。

  马蹄声停下处,一只浑身纯白色绒毛,只有双耳和双眼是血红色的巨大兔子被提了起来。

  恍惚间,叶晓白的耳根剧烈的疼痛了起来,脚部也传来剧痛动弹不得,耳边又听见刚才那个细而尖的声音,

  “快抓住,别让他跑了,这个雪兔可是名贵品种,这次你们若是献了去,福王一定给你们论功行赏的!”

  “放肆!福王的喜好可是你们能随意猜测的?!掌嘴!”另一个厚重的声音在叶晓白的另一只耳朵边响起。

  叶晓白的脑袋被两个声音轰炸的嗡嗡直响,脑袋里更是如同一团浆糊般搅不清楚,只有几个词语仿佛出现……

  “是……属下逾矩了!

  属下该死!”

  啪啪啪啪~~掌嘴的声音回响在冬日的寒风中。

  品种?兔子?福王?掌嘴?!!

  忍着腿上的剧痛,叶晓白抬头一看,周围一片白茫茫大雪山,几个身着古代服饰的男子把自己围在中间,不远处还有许多骑着马拿着弓弩,带着猎狗的劲装男人站定在外圈,而此时自己的腿竟然变成了又短又粗的兔子腿,腿上被射中了一箭,皮肉翻开来,血正汨汨的往外流。

  叶晓白脑子轰的一声巨响,现在这是什么情况,自己一个996苦逼打工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自己只不过是昨夜加班到凌晨,出门时候低头看了看手机小说,然后恍惚间就撞上了迎面驶来的黄色渣土车~

  这剧情好熟悉?!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而且穿到了正在看的那部小说里面,而且还变成了那只炮灰兔子?!

  这就是一整个大离谱?!

  还没等叶晓白回过神来,又听见那个细尖的声音响起来。

  “将军,我们现在回去吗?”细而尖的声音有些唯唯诺诺起来。

  叶晓白抬头看向那个被唤作将军的男人,整个人裹在一袭暗紫色的狐皮披风下,一双眼睛隐在大大的裘皮帽下面,看不清神色,但是看着其他人对他毕恭毕敬的样子,就知道他就是小说里那个镇国将军沈焜了。

  此人沈焜,大余朝镇国将军,手里握有大余朝中最多的兵马,也是二皇子福王商纵的左右手,为人冷血无情,对二皇子一心一意,毫无保留。

  此时的沈焜在二米开外也仿佛感觉到这只雪白巨大的兔子在看着自己,自己多年来捕获的动物也不计其数,可是眼前这雪兔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但是具体哪里不一样沈焜也一时间弄不清楚。

  而另一边的叶晓白胡思乱想的时间,腿部已经被人涂过药粉包扎好,随即被几个喽啰搬运到了一座铁笼子里关好了,铁笼子底部还被人细心的铺了一层柔软的布料,像是生怕伤了她分毫。

  许及书一边仔细的检查着铁笼子的锁扣,一边说道,

  “将军,福王生病许久,这次我们把这雪兔带回去,一定能治好他的久咳不愈。”

  叶晓白蹲坐在铁笼子里,心里一凉,难道自己真的要变成书里那治疗咳嗽不愈的药引子了吗?还是三天被抽一次血的那种?

  “恩~”沈焜裹紧了狐皮外套,点点头,冷冷的气场让许老二不敢再多话。

  许老二让人把铁笼子的外面用一层布料遮了一个严严实实,这才半眯了眼睛斜靠着马车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晓白的全身骨头都快被颠散了,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一个随从把铁笼子上的黑布猛的扯开,叶晓白的双眼一下子被阳光刺的睁不开来,她努力的转动着眼珠,这才看清自己已经被人拉到了一座奢华无比的府邸门口,大大的黑色牌匾上用朱砂红写着“镇国将军府”几个大字,黑色大门两边围了不少的仆妇丫鬟。

  有个穿着考究的仆妇早就立在了门外,垂首恭候道,

  “将军,辛苦了!”

  “不辛苦,林嚒嚒快,差人把这雪兔送进去。”

  叶晓白很快就连兔带笼子的被几个壮汉抬进了府邸深处的一间房间里,迅速就来了一堆仆妇丫鬟上来就把自己塞到了一个大水桶里面,又是洗又是搓的,她们一边洗搓着自己,还一边聊着天,

  “哎呀呀,将军好厉害,这雪兔我们只听说过,哪里见过?”

  “就是就是,将军还特意交代我们一定要小心谨慎地伺候着,我这手里都不敢使劲儿呢!”

  “听说这雪兔是要送给二皇子治疗咳疾的,大家手里都小心着点……”

  叶晓白一边听着她们聊天,一边泡在温热的水里,氤氲的水汽慢慢往上蒸腾着,不知不觉自己就睡着了。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叶晓白觉得自己又饿又困,难道自己真的要被将军沈焜送给小说里的那弱鸡皇子天天抽血吗?

  不!!!当然不,就算变成了一只兔子,也是保命比较重要啊!想着想着,叶晓白突然感觉自己胃里翻江倒海似的难受,头也晕的厉害,而房间里的陈设就像突然动了起来一样,不停地在旋转,天花板上的屋橼和横梁上猛的出现了无数个小人在跳舞……

  叶晓白心里一惊,不对不对,……小说里没有这一幕啊?难道是因为被抓前雪山里找不到吃的,自己实在饿的受不了吃了几朵盛开的红色蘑菇?

  正在叶晓白恍惚间,“嘎吱”一声,屋子的门被人推开了。

  “咳咳咳……”人还没进来,已经听见了咳嗽声。

  叶晓白用自己的兔手紧紧抱住头,用力往外看去。

  来人一袭深蓝色长袍,长袍上还依稀落着点点雪花,他逆着光,太阳把他的身影拉的很长,直到屋子中间的圆桌边,叶晓白看不清他的神情,只听得见他一声接一声的的咳嗽,他是谁?咳的这么厉害,生病了?

  来人难道是小说里面的将军,沈焜?

  小说里面没说他也有咳疾啊?!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