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先生的小娇妻
沈先生的小娇妻

沈先生的小娇妻

慕蘅yy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3-12-13 09:49:47

  顾巳诚被A市第一大家苏氏集团带回家时,才十七岁,正值风华正茂的年龄。

  初次见到苏曦,这位公主一巴掌给他打懵了。

  苏曦踩着10cm的定制高跟鞋,一步步走到顾巳诚心里,笑起来时眼里是璀璨星辰,语气高傲如岭北雪梅:“叫姐姐。”

  鬼使神差,顾巳诚朝着阳光伸出了手:“……你是仙女吗?”

  此时,S市的沈词章默默关掉监控画面。

  “您对小姐动心了么?”身着燕尾服的侍从靠坐在十八层楼高的阳台上,微微歪过头,月银如练,衬得他妖粉双瞳愈发明艳。

  “她只是我的棋子罢了。”沈词章强行嘴硬。

  又名,《替嫁白月光:攻略高冷小姐》。

  *

  s级隐藏大佬×小公主

  ps,部分情节涉及现实经历,人物有原型。

  苏曦和洛轩前期是情侣暧昧期,险些走到一起,但被顾巳诚截胡了。

  洛轩是属于苏曦的玩具及私有物。

  顾巳诚对喜欢的人是个妥妥恋爱脑,且只爱她一人。

  沈词章是正牌男主!!!

  不喜请勿恶意诋毁。
目录

7个月前·连载至第10章 出租车司机

第1章 归途

  BJ市朝阳区,刚下完一场雨,道路两旁交错生长的榆树和香樟树上蝉鸣不绝,正值上班族和学生党进入公司和校园的人潮后,向来熙熙攘攘的街道此时显得有些空旷。

  两个人刚从一家新开业的店铺里走出来,空气里湿漉漉的,门口两侧摆放的十来束迎新花束上露水未干。

  “好端端的,怎么就下雨了?”

  “天气预报明明说了,今天没雨。”戴着无框眼镜的少年若有所思。

  “哎,书呆子,你看错了吧,不会把阳历看成农历了吧?”

  “顾巳诚你找死!”

  顾巳诚灵活躲开宇文书亦撞过来的手肘,顺势把人扳过身子,指着头顶偌大的店名,上面是一串英文,Balenciaga,巴黎世家。

  顾巳诚吐槽道:“怎么说也是一家高端奢侈品品牌店,刚才看见的做旧老爹鞋、银染鞋、泥染鞋……不就是看着一堆破烂吗?书呆子你那素未谋面的女朋友品味真是出奇的独特!”

  今天他们俩人上午正好都没有课,又是同一个寝室,是亲密的上下床关系,就相约一块出来给宇文书亦的女朋友买生日礼物。没曾想突如其来的一场雨打断了二人计划,只好暂时搁浅,就急跑进靠在身边的一家新店。

  高档次品牌店氛围也好,下雨天人少,但导购带着二人细声慢语地介绍产品,走路轻的几乎听不见脚步声。

  二人只是贫穷大学生,何时见过这等场面,于是都噤若寒蝉,木讷笨拙地跟在导购后面,把这家Balenciaga逛了一遍又一遍,同时祈祷着雨快点停。

  雨终于停了,俩人赶紧做贼似的跑了出来。

  “书呆子”义正言辞地纠正他:“不是‘素未谋面’。”

  顾巳诚:“视频通话不算见面。”

  “算了,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宇文书亦摇头晃脑地念了句诗。话锋突然一转,“回去打《剑三》吗?”

  “不打,退游了。”

  宇文书亦“嗯”了一声,发现顾巳诚突然眼睛瞪大,满脸惊恐,不禁侧过身子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一辆红色轿车奔驰过去。

  车窗缓缓升起,只能看见副驾驶上女人的长发。

  宇文书亦拍了下他的肩膀,疑惑道:“就算看见Volkswagen也不必要这么惊讶吧?这里是BJ,有钱人遍地都是。”

  “不是的……”顾巳诚呢喃,“我刚刚……好像看到一个熟人。”

  “有多熟?”宇文书亦皱眉。

  顾巳诚摇头,“应该是看错了。他们都在A市,不应该出现在BJ。”

  小插曲过后,二人继续沿着昭阳区的街道往前逛,途经一家馄饨店,坐下来吃了碗馄饨粉丝。

  顾巳诚打趣道:“书呆子,要不你邮寄一份鸭血粉丝过去吧,说不定你女朋友喜欢呢。”

  宇文书亦认真思考一番,道:“我也觉得可行,但快递到那儿恐怕坏掉了。顾巳诚……你耍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顾巳诚捂着肚子在笑,“你好呆啊。像个文弱书生。你要生在古代,指不定得多少姑娘青睐呢。她们专喜欢你这种呆萌呆萌的书呆子。”

  宇文书亦放下碗筷,“时候不早了,我们再去前面礼品店看看。”

  “好好好……你女朋友最重要是吧?”

  二人一直选购到中午,顾巳诚提了大包小包,任劳任怨跟在宇文书亦身边,长吁短叹,“谁叫我们亲如父子呢,作为老父亲帮儿子提点东西也是应该的。”

  宇文书亦夺过一个袋子,愤然道:“你就可劲儿占我便宜吧!”

  学院宿舍楼主要分布在校园西南角,被众多超市、食堂、文娱设施环绕。

  顾巳诚和宇文书亦同宿舍,一个劲儿爬上五楼。推开寝室门,入目是六张上下铺,中间搁置一张长方形桌子。

  “咱宿舍这条件,也没谁了。配得上双一流本科的名号么?”宇文书亦一边抱怨着,一边把手里东西扔到床上去。

  “顾巳诚,有你快递。”六人寝室里除了顾巳诚和宇文书亦,还有另一个戴着耳机刷视频的男生。

  “你帮我拿的?”顾巳诚和宇文书亦对视一眼。宇文书亦摇头。

  头戴耳机的男生转过脸,“我也好奇呢,正常都送到菜鸟驿站的,你这儿还有送上门服务。”

  “陆野,谢了。”顾巳诚道,神色略微凝重。

  陆野点头。“没事。”

  顾巳诚抽出折刀开始拆方盒子快递,沿着缝慢慢裁。

  他也不知道快递里是什么,但他认得上面的印章。

  一张照片,一张机票,一张支票,一摞档案复印件,一部手机。最后,箱底滑落出来一封信件。

  “他们还是找来了。”顾巳诚怀揣沉重心情拆开信封。

  “巳诚:

  让你流落在外多年,家族对此深感痛惜,但这并非为父本意,你的母亲当年裹挟你逃走,以此要挟家族给予抚养费用,家族也算间接抚养你多年,希望你不要记恨家族。

  如今家族子嗣凋零,其次为人父者亦不愿血脉流落在外。我已为你订了机票,回来吧,巳诚。

  爱你的,父亲。”

  顾巳诚合上信封,揉成一团,扔进快递盒里。

  “你干嘛去?”宇文书亦见顾巳诚刚回来又往外走。

  “我把快递寄回去。”顾巳诚道。

  “啊?”

  “对面寄错快递了。”顾巳诚解释道,笑的略微勉强。

  宇文书亦没有多疑,“哦,早去早回。”

  *

  澳伦多兰酒店,当地最辉煌的销金窟,其建造者曾耗费巨资建造这座豪华的十八层大厦,包括地下负二层的地下商城,是无数贵胄小姐公子的约会圣地。

  此时,一辆红色的Volkswagen停在此处,保安并没有来驱赶,反倒殷勤过来迎接这位贵客。

  副驾驶上的女子抬眸,对上显示镜里的一双带笑的淡粉眸子,也不由地唇角上扬。

  “阿轩,都安排好了?”女子薄唇轻启,低下头解开安全带。

  驾驶位的司机是个冰雪雕塑般的青年才俊,如雪染般的银发,如若凝脂的苍白肤色,透着妖艳粉色的眸子。他便是苏曦口中的“阿轩。”

  “小姐尽管放心。”洛轩漆黑黑的眸子里满是笑意,如若细雨般温柔。

  洛轩下了车,替苏曦打开车门,绅士般地伸出手。

  随后保持适当距离跟在苏曦身后,替她挡了周围熟识客户的寒暄,礼貌而不失庄重。

  二人到了电梯口,苏曦望着发光的“18”数字发呆。

  她参加过不少国际性的会议,但这顶楼,却是第一次来。因为这栋大厦的老板,是个身份神秘的人,是个大人物,很少有人值得他的接见。

  苏曦很忐忑。

  洛轩捏了下她的手,苏曦皱成一团的眉头舒缓下来,任由洛轩握着她的手,叹气道:“我没事。”

  苏曦今天过来,并不只是为了觐见这位神秘的老板,更为了家里的一桩生意。所以她带了洛轩。

  “小姐今天有些心神不宁。”洛轩凝视着她,如夜般幽深的眸底变得清澈透亮起来,伸出手来按住电梯,微低下头,声音轻软地吹过苏曦耳侧,“小姐在路上开了车窗。”

  “然后呢?”苏曦被他抵在墙角,亦丝毫不慌,屹立不动,眼底的笑意如春水般蔓延到脸上,“阿轩很聪明,但……太聪明会被灭口哦。”

  “叮咚!”指示灯亮起,18层不过区区15秒。

  “洛轩是洛家送给小姐的礼物,自当任凭小姐处置。”洛轩凤眸点点一笑,仿佛翻涌着无数情丝。抬手替苏曦理好发丝,却也退后一步,终止了二人之间暧昧距离,让开道路,恭敬有加,如同一个寻常侍从,“小姐,到了。”

  会议室设在一处拐角隐蔽的地方,建立在高台之上,东西两面墙壁皆被凿空,是透明的落地天窗,天景亦是一览无余。

  地面铺设珊瑚红毯,水晶吊灯,名画古董,无一不具备。

  身着燕尾服的侍从依次摆好红酒,便退出去了。

  “这里装饰的倒像一个自由舞厅。”苏曦寻了位置坐下。

  “是法国1855的Lafite。”洛轩端了个高脚杯过来。

  苏曦在洛轩的投喂下也抿了口刚才他手里端着的红酒,皱眉,“拉菲?”

  “小姐不喜欢?”

  苏曦摇头,“放下吧。”

  她更关心的是,这位神秘的老板今日召集他们过来的目的。

  刚才一路上碰到了叶家和封家的人,也有季家和宇文家的人,提前到场的有许多不认识的家族代表,盆景园那里也站着几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这阵仗,觐见美国总统也不算寒碜了。

  洛轩从刚才起一直在桌子底下牵着她的手,苏曦的心情稍微安定些许。

  会议将要开始了,场所里循环播放的轻缓音乐渐渐停下了。

  “莫扎特的laudatedominum,”洛轩轻声与苏曦说,“这位神秘的宴会‘主人’对音乐也颇有造诣。”

  主座上的座椅缓缓升起,面朝大家。各大精英家族面面相觑。

  因为他,这位神秘的幕后老板,戴了一个奥特曼的塑料面具。路边摊上十块钱一个的那种。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