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升起的日子
太阳升起的日子

太阳升起的日子

一粒小绪

浪漫青春/叛逆成长

更新时间:2023-12-29 21:37:48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6个月前·连载至3.1醒来

01雨天

  平城的天总是这样的阴,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我翻着手中的日记本,牛皮纸作为封面,里面的内容早就开始泛黄,似乎还被水浸湿过,显得皱皱巴巴的。

  我刚拿到这个日记本是在四天前,而四天前也正是我负责新闻报道的震惊全国的连环凶杀案的一审。

  而这个日记是被认定为嫌疑人的崔普宁在很久以前设定好时间寄给我的,但在她落网之前,我和她的人生毫无交集。

  在那之前,我是负责社会板块的省台记者,我叫闻晓涵,而她曾是光远集团下的一名职员,现在早已成为了全职主妇。

  收到日记前,我们的人生毫无交集,而真正开始有交集的日子就是我临危受命开始跟踪报道连环案那天开始。

  (这起连环杀人以下简称莲花案)

  莲花案的现场,总有莲花纹存在,而被害人多少都是曾经有家暴历史的男性,但其妻子却都有充足不在场证明。

  市局将此案并项调查的时候,是去年的立秋前后,而到一审距离今年立秋不足九天。

  我作为省台记者得到了一次与崔普宁见面的机会。

  (特别注明:我收到日记前,与崔普宁从未见过面,更别提有交集,但我的信息她却清楚知道。)

  距离立秋七天。

  我与师父江立民一起前往,本来崔普宁的要求是和我见面,可我毕竟才二十几岁,师父怕我出意外还是跟着我来到了平城第一看守所。

  说实话,在这次之前,我从来没有独立来到过这里,甚至对这里我是有着天然害怕的,但原因我认为与此时案件发展是无关的。

  我和崔普宁见面了,她穿着统一的服装,头发梳得整齐,看着像是打扮过,却还是掩盖不住面色的苍白。

  她看着我走进来,眼睛骤然多了些许光芒,彼时的我还不知道原因,我与她素未谋面,甚至可以说在她被逮捕前我们还是对立面。

  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此时,26岁的我还不能理解。

  但往后,我才发现真相,就在这次见面之中。

  我坐在她的对面,拿起电话。

  我平静地开口:“崔女士您好,我叫闻晓涵,是省台的记者。”

  她看着我,一言不发,只是怔怔的看着我,我却看到了她眼睛中闪烁的泪光。

  “您?认识我吗?”

  直到我问出这句话,她才如梦初醒般的开口:“不认识,但知道你的名字很久了。”

  这句话我当下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毕竟她为了不被抓肯定还是要注意一下新闻的。

  我问出了我的疑问,那本日记。

  她不太意外,表情上至少没有什么。

  她缓缓开口道:“晓涵,你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你的报道可以看出来,所以请你用那样的心,来看看那本日记吧。”

  她顿了顿,“你要的答案早就已经出现了,也请你找出真相,还我一个清白。”

  清白?

  ?她难道是冤枉的?可证据确凿,怎么可能。

  离开看守所,我神情恍惚,师父问我怎么了,我只是说自己累了。就借口回家了。

  距离立秋三天。

  她上诉了,推翻了一切证词和证据,这让省局的人头疼不已,辛辛苦苦的准备功亏一篑。

  我也在想那天崔普宁话里的意思,她不是凶手吗?可是她供述了杀人过程符合尸体的死亡原因。

  几乎没有地方是不符合的,所以我们都认定了她就是凶手。

  我重新开始梳理了我手里的资料,她的家庭,她的人生履历。

  她出生在平城一个普通家庭,但她所就读的学校在大学之前是和我同样的,只比我大两届,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她,甚至听过她。

  同样我们都是在同一年回到的平城,而我选择在一所平城大学继续读研究生,她进入了光远。

  我25岁这年进入省台,她27岁这年回归了家庭,嫁给了光远的一个经理陈思庭。

  陈思庭这个名字不由勾起我的回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