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谋良缘,侯门娇娇转身嫁反派
另谋良缘,侯门娇娇转身嫁反派

另谋良缘,侯门娇娇转身嫁反派

夏染.CS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4-03-03 21:11:05

谢春朝是楚国最受宠爱的郡主,她和未婚夫宁衡青梅竹马,情意绵绵。 她独守上陵只待宁衡得胜归朝时,同他完婚。 可宁衡班师还朝之日,竟从边疆带回一位楚楚动人的女子。 她如当头一棒,脑中忽然涌现许多不该有的记忆,当场晕了过去。 在她的梦中,爱她护她的宁衡会为另一位女子对她冷漠无情,恶语相向, 而她则像失了智般的百般纠缠,执迷不悟。 最后她名声尽毁,家破人亡,堂堂郡主竟落得一卷草席了事。 百花宴上,宁衡说出同她记忆中一般无二的话, “袅袅孤苦无依,单纯善良,你为何不能容她?” “除了我,还有谁能娶你?” 谢春朝为和他彻底了断,随手在人群中指了位容貌最盛的男子, “他能娶我。” 林惊容是林御史家刚入上陵的庶子,生得眉目如画,绝色倾城, 只可惜病弱胆小,难成大事。 一道赐婚的圣旨,她嫁了注定早夭的林惊容。 婚后,她数着日子,算她什么时候能早早过上有钱有权但没夫君的快乐日子。 结果却意外撞见她那柔弱胆小,连鸡都不敢杀的夫君,提着剑利落的砍下一人的头颅,脚下尸体无数,他白净的脸沾着血,冲她浅浅一笑。 谢春朝两眼一黑,怎么这次又挑错人了? 她要和离!和离!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一百一十六、大结局。

一、黄粱一梦终醒悟

  “来了,来了。”

  谢春朝凝眸看去,归来的队伍出现在长街尽头,她的未婚夫宁衡骑着高头骏马行在队伍最前端,他身披银甲,面如冠玉,一双黑眸璀璨若寒星,周身都萦绕着少年的意气风发。

  谢春朝弯了弯眸,正要上前,却注意到他身后坐着一位纤弱秀美的姑娘,她上前的脚顿在原地。

  她是谁?为何能和宁衡同乘一匹马?

  围在她身边的宁家人,纷纷变了脸色,毕竟宁衡未过门的妻子还在这站着,而他却当众与另一位女子同乘一匹马,实在不合规矩。

  宁衡似是半点没觉得有何不妥,目光在落到她身上时,竟还冲她笑了笑,没有半分心虚的模样。

  她的头忽而隐隐作痛,仿佛有人用钢针在钻她的脑子。

  丫鬟雨凝第一时间发现她面色难看,忙低声询问,“郡主,您怎么了?”

  谢春朝吃力的摇摇头,整个身子几乎都靠在雨凝身上,“我的头有点痛。”

  她的脑海里闪过一幕又一幕不知从何而来的画面,里面的主角有她,宁衡以及一位她不认识的女子。

  宁衡的马停在侯府门口,谢春朝强忍着痛,艰难地抬头看去,视线恰巧落在宁衡身后的女子脸上。

  一张小脸纯净柔软,像是一朵风雨中飘摇的小白花。

  这张脸竟和她脑海中女子的脸一模一样!

  她看着宁衡转身温柔地扶着那位姑娘下马,眼神温柔缱绻,好似一对情投意合的璧人。

  她强忍着疼痛维持着一位郡主该有的体面,可围观百姓的闲言碎语一句一句落在她耳中,让她本就疼痛难忍的头越发痛了。

  “宁世子怎么还从边疆带回来一位姑娘?”

  “春华郡主还在呢,宁世子怎么和别的女子这般亲密?”

  “宁世子怕是移情别恋了。”

  “别胡说,当中应是有什么误会,宁世子不是那种薄情的人。”

  “天下男子皆喜新厌旧,春华郡主虽美,却过于端庄贵气,少了女儿家的娇媚,你瞧这位姑娘娇软妩媚惹人怜,怕是宁世子也忍不住心动啊。”

  宁衡小心护着姑娘见过宁家的长辈们,轮到她这儿时,那姑娘直朝他身后躲,似乎她是什么吃人的老虎。

  宁衡安抚性的拍拍姑娘的背,和她解释道,“朝朝,她是白芷,小名袅袅。曾在边疆救过我的命,所以我不能不管她。”

  所以呢?她救了你,你难不成要以身相许?

  她这话说不出口,因为她的头已经痛到让她无法说话了。

  “姐姐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不喜欢我?”白芷轻拽宁衡的袖角,茶里茶气地说,“阿衡,要不我还是回边疆吧。”

  宁衡闻言微微皱眉,看向谢春朝的眼神不悦,“朝朝?”

  她真想一巴掌打在宁衡脸上,他瞎了不成?难道看不出她现在有多难受?

  她在上陵为他日夜操心,可他却在边疆和别的女子你侬我侬,如今还带回来当众给她难堪?

  他拿她当什么?

  但她的巴掌还是没落在宁衡脸上,本就疼痛难忍的头愈演愈烈,她两眼一翻,彻底晕了过去。

  她晕过去前,只有一个想法,她的巴掌还没打呢。

  “郡主!!!”

  一时间,镇远侯府的门前人仰马翻,堪称鸡飞狗跳,若是春华郡主在他们镇远侯府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们纵是一个人长了三张嘴也说不清楚。

  谢春朝似在梦中潦草的过完一生,先前出现在她脑海中的画面在她的梦中拼凑出一段完整的故事。

  她看着梦中的自己掏心掏肺的对宁衡好。

  宁衡缺钱,她从家取,宁衡仕途遇见问题,她回去求父王。

  她看着宁衡步步高升,但他的身边总是跟着那位他从边关带回来的女子,她哭过闹过,却没用。

  他对她说,

  “袅袅孤苦无依,单纯善良,你为何不能容她?”

  “除了我,还有谁能娶你?”

  他做了权倾天下的首辅,而她却跌落泥潭。

  她的兄长不明不白的死在边疆,母亲病死,父亲含冤入狱,最后死在狱中。

  而她,宁衡用施舍的姿态许给她一个妾室。

  他说,袅袅是他一生挚爱,他本该许袅袅一生一世一双人,而他看在他们往日的交情上,方毁了他给袅袅的约定,她该感激。

  多可笑,堂堂郡主竟委身与他做妾?

  在梦的最后,她似有所悟,但败局已成,她一根白绫了事,谢春朝宁死也不会作妾。

  她看见,她死后的尸体被人用一卷草席随意一裹,而后扔在荒野中……

  “不要!呜呜呜……”谢春朝哭着从梦中惊醒。

  “我的朝朝,这是怎么了?”辽王妃搂住哭泣的谢春朝,轻抚她的背,劝慰道,“朝朝不怕啊,母妃在呢。”

  “母妃……”谢春朝抱着辽王妃哭得更凶了,她记得在她的梦中,母妃早早病死了。

  她又慌又怕,梦中的一切那么真实,真实的像是她曾经经历过一遍。

  “母妃。”谢春朝抹了抹泪,说,“我不想和宁衡成婚了。”

  辽王妃眼中闪过几分诧异,作为母亲,她知晓谢春朝有多喜欢宁衡,怎么如今忽然说不成婚了?

  她只当谢春朝是因今日之事,吃醋闹小性子。

  在谢春朝昏迷的期间,宁衡已和她解释过了。

  那名女子曾在边关救过他的性命,他为报救命之恩,方将人接入上陵,想着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

  “能和母妃说说原因吗?是因宁衡从边关带回来的女子?”

  谢春朝沉默了,她不知该如何和辽王妃解释梦中之事。

  莫说是外人,就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宁衡后来会那样对她。

  毕竟,在此之前,他向来伪装的很好。

  她若没有提前梦到最终的结局,她会不会和梦中一样执迷不悟?

  “我……我不喜欢宁衡了。”

  辽王妃将谢春朝搂在怀中,并没有怪罪她,而是道,“朝朝如果真的想清楚不想再继续这段婚约,那么这门亲事就算了。”

  比起和宁衡的婚约以及退婚后可能会带来的麻烦,辽王妃更在意谢春朝的感受。

  辽王妃走后,谢春朝静静坐在床上,梳理梦中后来发生的事。

  在辽王府生死存亡的大事前,她和宁衡的那点破事都可以忽略不计了,如果梦中之事都是真的,她一定要想办法改变辽王府的结局。

  至于宁衡,她垂眸,若宁衡真如梦中一般,这样的男人,她自是不会要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