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的新娘
怪物的新娘

怪物的新娘

殷桃桃子y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24-03-03 20:25:01

相处了三个月的医生男友总是戴着口罩不露真容,却有一双形如狐狸般的漂亮眼睛,白如凝脂的完美双手,以及肩宽腰窄的完美身材。   极品男友不仅会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说话也温温柔柔从来没有脾气。   陆知知除了对接吻都得隔着口罩这件事感到苦恼以外,剩余都是幸福的甜蜜。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了被男友藏在小黑屋里的各式工具...   这让她蓦然想起最近身边频发的案件,街头流传,一美女因为整容失败自杀而变成了裂口怪物,她总会戴着口罩徘徊在无人的暗巷,询问过往的路人她漂亮吗?   不论怎么回答,最后的结果都会被她割开嘴巴,变成和她一样‘漂亮’的怪物...   极度胆小且怕鬼的陆知知,看见长着长头发携刀归来的男友,当场吓哭了。   以为找到了真爱,却发现男朋友是都市怪谈里的恐怖怪该怎么办?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第197章:结局

第1章:邻居太太的儿子死了

  陆知知目前租住的公寓隔音很差劲,清早邻居老太太跟她的儿子吵起来了,又是因为赌博欠款。

  她昨晚备课到午夜,大早上被迫从隔壁的吵闹声中醒来,拖着疲惫的身体到厨房里做早餐,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去物业投诉。

  邻居老太太人很不错,又是常年一个人孤单的住着,她瞥到餐桌上放的一袋小蛋糕,随即叹了口气。

  老太太还总喜欢多烤一些糕点送来给她,让她总是狠不下心来解决这件事。

  随便吃了两口涂抹番茄酱的面包片,背着包的陆知知走到玄关口穿鞋开门,隔壁传来剧烈的房门关响,穿着黑色西装形象却乱糟糟的男人从面前飞快跑过。

  他用眼角余光,睨了她一眼。

  陆知知后退一步,扭头又看见年迈的邻居太太从门后追出来,手里高举着一个铁质便当盒,泪眼婆娑的大喊王河,差点摔倒。

  “我追过去给他吧,胡阿姨。”陆知知扶了她一把。

  “拜托你了知知。”老太太喘着气,颤颤巍巍的说:“这一定是最后一次,只要向他保证的那样。”

  陆知知叹了口气,“希望是。”

  手里的铁饭盒很轻,她知道里面装的又是存折和银行卡,上一次也是她帮忙去追王河给送的,老太太腿脚慢都追不上那糟糕的赌徒儿子。

  王河也算准了自己的母亲一定会又一次心软拿钱给他,他下楼后就放慢了步子变成快走,钻进巷口等待母亲下来。

  此时时间尚早,前头的早餐店也刚刚出摊,狭窄的巷子里空无一人。

  他靠着电线杆点了根烟,手头接了个电话,“急什么,我马上就能拿到钱了,到时候我会去你那全部赢回来,手指?不,我才不会让你们砍掉我的手指,你们就等着给我钱吧...”

  说着说着,竖起耳朵的王河敏锐听见一连串急匆匆的脚步声接近,像是奔跑,伴随着衣料摩擦的声响。

  他很快挂掉了电话,拍掉领口的烟灰,故意摆起愤怒又可怜的表情面向巷口,语气夹着又一次胜利般的骄傲喃喃,“这次来的还真快,听起来是比之前更着急的妈妈...额?”

  他脸上做作的表情在看见出现在巷口的,那抹异常高大身影后凝固。

  气氛陡然变得怪异。

  在王河眼前的可不是他脊背佝偻的年迈妈妈,这是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大高个,穿着一件咖色风衣,长到胸前的头发将那张被口罩挡去大半的脸几乎遮完了。

  看上去是个非常魁梧的女人,侧站着,手里拿着一把褐色长镰刀,浑身散发着恐怖的死亡气息。

  王河瞬间毛骨悚然,后退了一步,有关最近京市的连环口罩女杀人事件迅速占据他的脑海。

  她并不转身过来,就这么直挺挺的立在路口。

  “你、你谁啊...”王河忍不住出声问。

  女人像是被触发了某个开关,慢慢转过身,那把寒光逼人的镰刀冲着他小幅度的前后晃动,威胁十足。

  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就在王河做出逃跑的准备动作时,又被女人缓缓抬起的头吸引了视线,只见她从发丝缝隙间露出一双瞳孔泛白的竖状狐狸眼直勾勾的盯着他,明明粗沉的语调却拉扯到最高的尖锐与扭曲,“我...漂亮吗?”

  “啊啊啊啊啊!——”

  追出来的陆知知猛地停下脚步,被这声惨叫吓得呼吸一窒。

  她听出来这是王河的声音。

  “王先生?”

  她转过弯,连忙往声音发出的地方跑去寻找。

  好不容易找到了人,她撑着墙壁呼吸急促,高跟鞋都差点跑断了。

  王河背对着她,一个人站在无人的巷里,指缝间还夹着半根没抽完的烟。

  “王先生?”陆知知莫名感到了一股恐慌,抓紧了包,喘了口气直起身,“是您母亲托我送来的便当盒,您还好吗?我刚刚听见尖叫...”

  他的背影看起来摇摇晃晃的,也没有应答她的话,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他才缓慢的转过身来,动作就像伶仃大醉的酒鬼,正面对陆知知的那张脸,唇角被划开到了耳朵根,大量的鲜血打湿了他的白衬衣和西装外套。

  男人的眼睛里有着无限的惊惧,他似乎还想说话,但只是稍稍一动就让整个下颌都脱落了,血液溅到了陆知知的鞋子上,人也跟着直挺挺的倒在了她的脚前,发出噗通一声闷响。

  这毕生难忘的一幕让陆知知瞳孔一缩,身体不受控制的脱离软倒,饭盒脱手落在地。

  一时间,她被吓到浑身颤抖,就连恐惧的尖叫都被压抑在喉咙里叫不出口。

  一模一样的场景将她瞬间拉扯回了小时候,母亲曾经用来恐吓她的话。

  “知知,梁阿姨的儿子是你隔壁班的同学,他前两天就是因为去公园晚回家,被魔鬼用镰刀割开了嘴巴,太危险了,你必须放学按时回来。”

  “如果你放学不准时回家,就会被魔鬼带走并割开嘴巴,知知也不想变成那样的怪物吧?”

  “你今天去白先生家了吧?你看到了,如果你不按时回家,那么妈妈也会死的...”

  “...。”

  “知知,陆知知!”

  身后脚步声接近,紧接着一双有力的胳膊猛地将陆知知从地上拽起来,男人焦灼的呼唤让吓懵的陆知知回了点神智,她转头看清来人的模样,瞳孔总算聚焦,情绪有了一点宣泄口,眼泪就啪嗒啪嗒的开始掉,惨白的唇瓣动了动,“是时遇啊...”

  “没事了,没事了,我已经叫人过来了。”

  穿着警服的时遇搂着陆知知的肩膀轻声安慰,神色复杂的看着地上的尸体。

  警车很快赶来,将案发现场包围。

  “这次又是时遇第一个发现啊,你最近是在嫌疑犯身上装雷达了么?每次都能在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警员新奇的问。

  时遇面色不太好,语气也有点沉,“真装了雷达,我还每次都只能发现尸体吗?”

  “好吧好吧,你先带着这位被吓到的小姐回去吧,保护好她,她可是重要的第一目击证人。”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