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债两千万,弹幕直呼CP甜
欠债两千万,弹幕直呼CP甜

欠债两千万,弹幕直呼CP甜

鸢时妃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3-11-05 00:00:27

【1V1,双洁,甜宠,轻松,双穿书】
明灼赶上了穿书大潮。
只是!
开局就欠债?遇到的没有一个正常人?
唯独遇到一个男人,他是她债主,肢体碰触还能看到弹幕!
债主满身秘密,愚蠢且美丽!
债主·愚蠢·时熠白:“假扮我女朋友,我借你钱。”
明灼揣着算计答应,拿着‘债主’的钱走上人生巅峰。
后来…… 明灼在某洲看到对家老大,正是她那愚蠢且美丽的债主,咬牙切齿:“分手!”

书中世界被直播,观众发弹幕吐槽,需将虐心男女主变甜才能离开?
明灼和时熠白对视一眼,看向虐身虐心男女主们。
二人磨刀霍霍。
结果……
BE!
还是BE!
霸总破产躺病床?小白花把太子爷按地上摩擦?虐恋男女主双双出轨?死的死,亡的亡……
观众们:“666!甜的嘞!年度雌雄双煞非你俩莫属!”
目录

7个月前·连载至第9章:叫宝贝

第1章:借我一百万

  “明小姐,你摔我手机求救,虽然事出有因,但你仍需要还钱。”

  明灼眨了眨眼,脑海中闪过一道模糊的片段。

  原主被人贩子拽住,她为了自保,只能摔碎倒霉路人的手机。

  而眼前的隽朗男人,就是这个倒霉路人。

  明灼理清缘由,轻掀眼皮。

  容貌秾丽,表情冷淡。

  完全没有欠钱的紧迫感。

  明灼打量男人一眼,眸光掠过他的五官,清隽染着稚气,看上去年纪大不,休闲定制服装,性格阳光开朗,桃花眼略圆润,眼神干净。

  她轻飘飘开口:“时先生,你先借我一百万,一个月后我还你两千万。”

  穿了。

  成一穷二白穷批了。

  还欠债两千万。

  明灼心底微躁。

  她倒了什么狗屎运,随便摔个手机,竟然是世界上最贵的Goldstrikeriphone3GsSupreme。

  售价高达1957万!

  明灼双眸如古井无波,“时先生,你考虑清楚了吗?”

  时熠白险些破防,眼中充斥着不可置信。

  她欠他钱,还要借他的钱?

  她这是拿他当傻子?搞诈骗?

  时熠白脑海中不断闪过弹幕,眼花缭乱。

  【糖衣:妈耶,小姐姐理直气壮借钱,直接戳中我心巴啊!】

  【够了,丫头我心疼你:死白子,人家小姐姐向你借钱呢!快答应啊!】

  【叔的命都给你:白子别犹豫啊!一年了,你终于遇到同道中人了!快上!】

  明灼见时熠白走神,蹙眉碰了碰他的肩膀。

  结果,脑海中莫名闪现几个弹幕,弹幕内容都在让‘死白子’借她一百万。

  明灼不动声色,凤眸狭长淡漠,与时熠白潋滟又清澈的桃花眸相撞。

  她收回手,没有再听到那些弹幕。

  接着,明灼试探性伸出手,故作不经意,碰触到时熠白。

  脑海中再次闪现弹幕。

  此时,时熠白回过神。

  声音清朗,有磁性。

  “怎么了?”

  明灼环视四周一眼,见咖啡厅只有他们两个客人,于是开口,“借——”

  ‘嘭——’

  咖啡厅门被猛地撞碎,发出巨大声响。

  二人看向透明门,双眼一抽搐。

  只见——

  玻璃碎片从空中炸裂,阳光照射下,折射出七彩的光芒。

  极致美丽。

  目光移开一寸。

  便看到昂贵的迈巴赫车头,直直卡在咖啡厅门处,动弹不得。

  场面十分震撼,且不可理喻。

  明灼:“……”

  这个世界的人,这么疯狂?

  时熠白沉默,悄悄拿出了手机。

  ‘咔嚓’

  明灼望过去,时熠白扯唇一笑。

  明灼依旧沉默。

  【叔的命都给你:我记得这一幕!霸总男主要出现了!替身小白花也要出现!】

  【够了,丫头我心疼你:经典冥场面!颠公颠婆要出场了!剧情正式开始!】

  兀的。

  迈巴赫车门被推开。

  一道修长高大的身影走出。

  男人宽肩窄腰,身着私人订制黑色西装,脚踩锃亮黑皮鞋,气势生硬难惹。

  仔细望过去,能看到他深邃锋利的五官。

  他踹向车门。

  声音寒凉:“下来!”

  车门猛地震动一下,一个白裙女人发丝凌乱,遮住脸,看不清容貌,白裙简单朴素,衬得她身段纤细,柔弱如柳。

  男人攥住女人的胳膊,将她粗暴拉出车厢。

  大步向前,生拉硬拽。

  白裙女人跌跌撞撞,不敢反抗。

  二人无视所有人,迅速上了二楼。

  咖啡厅恢复平静。

  店员们面面相觑,不敢上前阻止,不多时,店员们拿着工具,静悄悄收拾玻璃门的残骸,隐约有低声啜泣。

  明灼收回视线,眼波无澜。

  明灼转眸望向时熠白,见他盯着电梯,心不在焉,于是,明灼手指轻敲桌面。

  声音并不重,有节奏感。

  将时熠白拉回了现实。

  “时先生?”

  时熠白收回视线,看向明灼的目光有些懵,桃花眼清澈,稍显迷离,“什么?”

  明灼沉默一顿,意味不明夸道:“时先生很幸福。”

  能用得起两千万的手机,肯定不缺钱。

  富家子弟能养成如此‘单纯’的性子,想来家庭幸福。

  【够了,丫头我心疼你:白子,来这里一年了,还不长脑子?小姐姐对你真的无语了!】

  【叔的命都给你:白子努把力,装个霸总,忽悠小姐姐爱上你!咱们抱小姐姐大腿!】

  【老甘妈:算了吧,白子这样的小奶狗适合跟姨姨四爱!别祸害小姐姐了!】

  时熠白挥走脑海中放肆的弹幕。

  语气跃跃欲试,眼中的兴奋可见一斑。

  “明小姐饿不饿?上去吃点东西怎么样?”

  明灼嘴角一扯,时熠白的心思过于浅显,她虽没兴趣,但毕竟对方是债主,她不好驳了对方面子。

  二人结完账,上了楼。

  二楼的餐厅格调雅致,人并不多,开放式厨房,大厅种着有机绿叶菜,干净有序,一切都清晰可见。

  白色工作服的大厨正在做饭,手法娴熟,食材新鲜,空气氤氲着食物的鲜香。

  明灼看中了一个座位,和时熠白走过去。

  还没有坐下,一个白色身影火急火燎冲过来,挡住了他们。

  女人眼中惊魂未定,脸上挂着泪痕。

  她小心翼翼站着,身体微颤,祈求时熠白和明灼,“先生小姐,这里是我们的位置,我先生马上回来,他不喜欢有人靠近……”

  时熠白眼里闪过一抹讽刺,随后,将目光投向明灼,“明小姐,我们换个位置?”

  明灼无所谓说:“好。”

  二人换了桌子,刚坐下,旁边便传来巨响。

  抬眼望过去,桌子被掀翻,倒在地上,盘子杯子被摔得稀碎。

  暴喝声满是怒气。

  “简笑然!你是我傅乾明的女人!”

  “记清楚你的身份!”

  “你有什么资格问我和董涵的事!我耽误你钓宋城临了?你是不是想转投宋城临的怀抱?”

  “傅乾明!我和宋城临是清白的!”

  “傅乾明!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不需要你提醒我!董小姐明天回国,我今晚就收拾行李搬出去!我会给董小姐腾地方的!”

  一男一女激烈争吵,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

  寥寥几个客人远远看着热闹。

  大厅中流泻的舒缓音乐戛然而止,仿佛为这场闹剧让路。

  明灼拧眉,凤眸瞥向时熠白。

  眼前的男人和这俩个疯子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非要凑热闹?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