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捆绑
一世捆绑

一世捆绑

色色雨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3-11-03 22:40:05

兰芷从小母亲早逝,父亲是个小小县令,对她不闻不问,再过几年便迎娶了一个继母,因为兰芷容貌过盛惹继母不喜,要被继母卖给一个员外做小妾,情急之下,她选择入宫当宫女。 可刚进宫,又被掌事嬷嬷认为是个狐媚子,打发去了冷宫。本想熬到二十五岁出宫逍遥自在。 结果一时不忍在冷宫照顾了个小可怜,这下好了,把自己一辈子都搭进去了。 “兰芷,不要离开我,我只要你一个人” 男主对外阴险狡诈 对内 温柔似水 占有欲超强的男主×无欲无求大美人女主 贺兰逸兴×兰芷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暗涌

暗涌

  “姑娘,姑娘,燕王殿下回来了!”侍女高兴的说道。

  兰芷闻言莞尔一笑,放下了手里还在摆弄的君子兰,抬起头走过去,同时也把那张美若天仙的脸庞露了出来。

  兰芷她没有过于华丽的服饰和装扮,仅仅是素衣罗裙也难掩其姝色,只见她弯眉浅笑,让本就倾国倾城的相貌更显其粉面含春。

  面容艳丽的不可方物犹如仙子误入凡尘一般。

  让赶来的侍女都暗叹一声绝色,但一想到前几天的事情,又以极快的速度把头低了下去。

  兰芷看着一路小跑过来的侍女,柔声道“看你跑的,都流汗了,给爷的吃食什么的都准备好了吗?”

  “回姑娘,一切都准备好了,燕王殿下已经到门口了,就等姑娘您过去了”侍女垂目道。

  兰芷点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就启程去燕王那处迎接他。

  兰芷知道她要是不去,不知道那个小祖宗该怎么在心里挖苦她了,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温柔的微笑,令人感觉心头松动,带来一种从容与安逸的松弛感。

  到了门口,她远远的就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矗立在那,小厮马不停蹄的过去服侍,整个王府上下都开始转了起来。

  走近一看,兰芷心下又一颤,神色微怔的看向贺兰逸兴,又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中,她又想起那个在雪地里手指冻的皴裂的孩子。

  不过幸好一切都过去了,那些苦痛的日子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兰芷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让人感到安心。

  兰芷眼前的男子美如冠玉,嘴角上带着三分笑意,他有一双桃花眼明珠生晕,让人不自觉对他生出好感来。

  但是对贺兰逸兴相当熟悉的兰芷,竟觉察出来一丝不对,尽管他脸上还带着笑意,但眉宇间还是有一股挥散不去的阴霾。

  难道今日朝堂上静王又惹爷不痛快了吗?兰芷顿时惆怅起来。

  其实这么多年过来了,她就想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生而已。

  “芷儿,还愣在那里干嘛,快过来我这”燕王柔声道,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深深的爱意。

  看着自己从小带大的孩子如今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兰芷脸上有些发烫。

  但随即在心里叹了口气,人啊,总是妄想一些不该得到的东西。

  近些日子,关于自己的传言已经流传开来,虽然目前影响不大,但总会影响爷的声望的。

  毕竟和一个冷宫出来的宫女拉拉扯扯终究是不光彩的。

  在兰芷犹豫的功夫,燕王已经到了她眼前,随后她感受到自己被拥入了贺兰逸兴宽阔的怀中。

  贺兰逸兴附在她耳边轻声道“怎么让本王等这么久啊,芷儿,在想什么?嗯?”

  兰芷急忙把手抵在他的胸膛上,偏过头小声道“爷,这于理不合。”说完,还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丫鬟和小厮。

  只见身旁的人都死死的低着头,安静的连针掉下来的声音都能听见。

  贺兰逸兴也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他轻笑一声,胸腔都跟着震动。

  “放心好了,不会再有第二次的失误的”他的嘴唇轻轻翘起,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阴翳。

  兰芷知道他说的是京中流言的事情,但却有一丝的不解,不会再有?什么意思呢?

  再定睛一看,周围的这些人都面生的很,看来又是换了一批人。

  那原来的那些人呢?兰芷动了动嘴唇最后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罢了,这不是她一个奴婢该操心的事,她自嘲的想道。

  他们之间就算在冷宫度过了一段相互汲取温暖的时光,但,终究有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横在俩人之间。

  进了内堂,贺兰逸兴让众人都退下,只留下了兰芷一人。他目光灼热的看着眼前的女子,眼神中闪烁着别样的光芒。

  兰芷仿佛是承受不住这炙热的注视,低声道“爷,今日可有些不痛快的事?”

  贺兰逸兴顿了顿后笑道“果然什么都瞒不过芷儿的法眼,今日在朝堂上被我的好五哥摆了一道,还以为五哥无意于朝堂之事了”说着,他嘴角渐渐敛去几分笑意。

  兰芷心下了然,与自己猜测的一样果然与静王有关。

  如今大暮王朝,皇上也逐渐衰老,各位也对那个位置虎视眈眈。现今有能力登顶的,也就三皇子贺兰泽峰、五皇子贺兰微之、六皇子贺兰逸兴,不同前面俩位强大的母族,贺兰逸兴的母亲是辛者库的婢女,只是因为皇帝醉酒强行宠幸了才有他的存在。

  本来皇帝没想认这个孩子,可宦官那里的彤史清清楚楚的记录着,在太后的训斥下才把那个婢女封为了贵人,可惜那女子福薄在生下孩子后便去世了,没几年后,太后也先逝了,本就不喜欢贺兰逸兴的皇帝便把他丢到了冷宫自生自灭。

  还是近两年丽妃膝下无子才收养了六皇子,这才把贺兰逸兴从冷宫中接出来。说起来这丽妃倒也是个传奇人物,同样是从辛者库出来,却与贺兰逸兴的母亲的命运截然相反,在不少大臣上奏她妖妃惑主的时候,还稳稳的坐上了妃位,让那些大臣也无能为力。

  不过正是因为这种身世,朝堂上更多是支持三皇子和五皇子的,以这两大党派为首,支持六皇子的人少之又少,但目前皇帝的态度尚不明朗,也没有人公开站队。

  不过,五皇子在马球赛上失踪已经半年之久了,前阵子才回来,说是马儿受惊在混乱中跑走,在奔跑途中五皇子不小心跌落马背,摔倒昏迷了被好心人救了修养一段时间才平安归来。

  但这两天五皇子却频频开始针对六皇子,完全不符合他原来冷峻自若的行事风格,尤其是近期贺兰逸兴负责的扬州盐运使上大做文章,要知道运贩私盐可是大罪。

  但皇帝却对此事不闻不问,倒是让众臣也摸不着头脑。

  贺兰逸兴看起来也颇为疲惫,不过还是打起精神向兰芷说道“五哥应该是对我有些误会罢了,不说这些了,我怕你在府里闷的慌,便给你找来一个人解闷。”

  说着,只见一女子从门外进来,大概十七八岁的摸样,长相远远比不上兰芷,顶多算得上是小家碧玉,只有一双眼睛亮的出奇,清澈的让人看不见一丝杂质。

  兰芷有些诧异,眼前的女子和贺兰逸兴也差不多大,心中也不由多想,毕竟自己可是整整大了贺兰逸兴五岁,即使他不再像儿时那样喊自己兰芷姐姐,但自己还能陪这个孩子多久呢?

  贺兰逸兴只是安静的看着兰芷,眼神里都是浓郁的化不开的占有欲和势在必得。

  他想起来儿时在冷宫里与狗夺食的场景,冷宫里的寒风彻骨,根本没有一个人把自己当做人看。

  直到那天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兰芷出现在他的生命中,她来到了冷宫,她会温柔的哄自己睡觉,还会在寒风腊月里撑着她那瘦小的身躯为贺兰逸兴打水,在他发高烧时彻夜不眠的陪在身边,正因为兰芷的存在才让贺兰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兰芷姐姐,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我只是一个连奴才都不如的皇子而已,跟着我没什么好处的···”年幼的贺兰低落的说道。

  兰芷她的出现了一丝惊奇和惊讶,让人感到很意外,她没想到贺兰小小的年纪心思却如此敏感,眼里多了些心疼的意味。她托起来贺兰稚嫩的小脸“姐姐,不感兴趣那些大富大贵,姐姐的父亲对姐姐不好”兰芷的声音有些哽咽“姐姐只是不想看到你受伤”她在救赎儿时的自己。

  “兰芷姐姐,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对吧?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吧?”贺兰眼里含着泪说到。

  “嗯”

  得到肯定的回答,贺兰开怀的笑了,他的眼睛闪烁着一股兴奋和激动的光芒,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坚定的决心。

  贺兰逸兴从回忆中出来,走上了前,他用手揽住了兰芷,轻声道“她叫李知云,天生哑疾,曹管事看她可怜便给她收了进来,我就想你无聊的时候还有人替我陪着你”

  兰芷也是没有想到眼前的少女竟然不能言语,内心也多了些怜悯,用手摸了摸肩上的手安抚着,“奴婢知晓的,爷的一片好心奴婢心领了。”

  听到兰芷的回答,他的眉头微微一皱,表现出一种严肃不容拒绝的态度。“芷儿,怎么还自称奴婢呢?你我之间不需要这么生分,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不能如此妄自菲薄。”

  兰芷只是笑了笑,没做过多回答。

  李知云看着面前的俩人,把头低的更深了。

  过了些时日,贺兰逸兴为了朝堂上的事情也忙了起来,

  这日,兰芷和李知云一起做针绣活,她发现知云此人有一种让人心暖的能力,仅仅是坐在身旁,你也能感到一种不屈顽强的精神,她在抗争争斗什么呢?而且少女的手掌布满老茧,估计受了不少的苦吧。

  突然,有个小厮在门外喊了一声“兰芷姑娘!静王和燕王一同回来了!”

  什么?兰芷眉头一皱,五皇子居然和爷一同来了?这是闹哪一出?

  而旁边的李知云在听到静王的名号时,手下的活也顿了顿,眼神低沉了下来。

  这一变化,都被兰芷尽收眼底,她想,或许爷给她这个人或许解闷不是目的,监视才是。

  她用一种笃定的眼神看着李知云缓缓的问道“你认识五皇子吗?”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