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诡梦世界
欢迎来到诡梦世界

欢迎来到诡梦世界

柳暗花溟

悬疑侦探/悬疑探险

更新时间:2024-05-22 20:02:01

某长期“上夜班”的男人对她说:过来睡,梦里啥都有,包括鬼! …… 惊雷之后,傅明晖开始听到各种可怕的声音。
诡秘的大门悄悄向她敞开。
一个声音高叫着:欢迎光临!
读心术?
她不会。
她只是拥有“灵”听的异能,聆听异生物心语。
她也不想啊,可是非常规事件监管处置局却找上了她。
目录

15小时前·连载至274要战,便战!

001 惊雷

  “来吧,跳下去,你就自由了。”

  一个辨不清男女的声音在心底回荡着。

  脖颈后面,像有阴风轻飘飘地吹过。

  不!不!

  傅明晖惊恐万分地发现,大半夜的,居然有一个“东西”在蛊惑她自杀。

  她脑筋是清醒的,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

  一步步被不知明的力量推向阳台,她只来得及伸手双手,死死地扒在阳台门上,拼命把身体向后拉。

  “放开我!”她在心里大叫,“谁来救救我!”

  然而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她自己。

  “来嘛,我帮你。”那声音却令人发毛的笑着。

  同时,阳台上的白色流苏纱帘在无风的状态之下骤然飘起,活了似的。

  像一条苏醒的毒蛇,高高昂着头,再猛然俯冲,紧紧缠住傅明晖的手臂,大力向前拖拽。

  “不,不要!我不想死!放开!放开!”她再度大叫,喉咙却被堵住了,完全发不出声响。

  “没人在乎你,还活着干什么?”那声音却似怒了,“废物,去死吧!”

  纱帘猛得抽紧。

  傅明晖冷不防一个趔趄,整个人被扯出房间,扑到在阳台的栏杆上。

  她的上半身,像是被什么强按着一样探出去,死盯着地面。

  三十三楼。

  川流不息的灯火平日里美若流萤,此时却诡异又遥远。

  仿佛有一个巨大无比的深渊,狞笑着等她跌落,永不超生。

  “你的父母,你的好友都在那边等你,快去吧。只要轻轻一跳,就和他们团聚了。”

  “那样多好呀,不再孤单了。独活有什么意思,反正你是不被需要的人。”

  “死亡才是快乐……”

  在那喋喋不休的声音中,傅明晖只觉得背上一重。

  冰凉凉的,似有什么趴了上来,软而凉,还流动着,要把她完全包裹、吞没。

  她心胆俱裂:是被附体了吗?

  恐惧中,她抽出一只手,猛抓向自己的肩头,想把那东西从从背上扯下。

  可那阴冷如冰的寒意却反而陷入身体,还向她的四肢百骸迅速流窜,很快让她全身僵硬。

  死人般的凉!

  “你是谁?快滚开!”终于,她大叫了出来。

  回答她的,是尖利而机械的笑声。

  她徒劳的挣扎,完全没有用!

  身体自有意识似地慢慢抬起一条腿,不由自主地跨上了栏杆。

  掉下去,会摔成肉泥的。

  她才二十五岁,还有好多事没做过……

  傅明晖绝望地想,十根紧紧抓住栏杆的手指,却被无形之物一根根掰开。

  她的身体,也渐渐向外倾斜。

  再一度,就会粉身碎骨。

  可偏偏,就在此时!

  阴沉了许久的天空忽然划过一道耀眼的闪电。

  于暗夜之中,撕开了巨大的裂隙。

  张牙舞爪间亮如白昼,紧接着,就是霹雳惊雷。

  巨响,威势。

  轰隆隆!

  带着一股连天地都震动的怒意和罡正之气。

  在此之下,魑魅魍魉,阴邪宵小,安能尚存?!

  傅明晖心尖一抖。

  身上那沉重的湿寒壳子,仿佛趴在她背上的无形尸体,惨叫着、尖啸着,刹那碎裂,消散了个干净。

  她借机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奋力将重心向内,堪堪倒在了阳台上。

  心脏的剧烈跳动,预示着她终究还是从鬼门关前回来了。

  六月初一。

  雷斋月的第一天。

  也是在此时,她混沌的心中终于想起雷祖的十字天言。

  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

  一念起,一语毕,身上瞬间就缓和了过来,有了活人气儿。

  同时哗啦啦的,憋闷了好几天的大雨倾盆而落。

  傅明晖连滚带爬的冲进室内,一秒种也待不住了。

  她强烈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就隐藏在屋中的角落,并没有彻底离开,只是被雷声吓得躲了起来。

  看不见、摸不到、却死死盘踞着,随时会操纵她做出伤害自己的事!

  她会死的!真的会杀掉自己的!

  必须!快点!离开这里!

  仿佛被鬼追,她连衣服也来不及换,抓起车钥匙,仓皇逃了出去。

  十四个月来,第一次踏出家门。

  驾驶着车子,冲进密织的雨帘中,她盲目地只想逃离。

  直到距离足够远,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感到身体渐渐变得柔软和温暖。

  突如其来的暴雨,已经慢慢停了。

  可是天色,却愈发黑沉,空气又潮又闷。

  傅明晖缓缓停下车子,向四周望去。

  一片空旷之中,积水的映照之下,有影影绰绰的建筑在黑暗中起伏。

  半空中,歪歪斜斜悬着血红的四个大字:欢迎光临。

  这是哪儿?

  她紧张地向四周张望。

  从灯火和建筑上判断,之前她漫无目的地疯狂开车,已经令她到达了偏僻的城市边缘。

  那片建筑看样子是被烧毁的,断壁残垣中没有灯火和人类的痕迹。

  至于那突兀的霓虹招牌……

  就算之前有个商铺,也不可能在大火中独自存留下来,而且还能半夜闪亮吧?

  这种灾难现场,不是应该断电?

  “欢迎光临!”

  忽然,死寂的空地上,有一个声音钻出来,声音大的,吓得她心脏差点停跳。

  同时那招牌蓦然动了,疾速向她飞了过来。

  她惊得无法反应,只瞪视着那招牌猛然接近,并悬停在车子前方。

  吱呀!

  吱呀!

  吱呀!

  不停的、有节奏的晃当着。

  倒像是吊死的人,在她面前被风吹得摇来摇去。

  那刺目的红光倒映在车内,令她宛如沐浴在血污之中。

  人类原始的恐惧扼住了心脏,并迅速从傅明晖的后脊梁开始发寒,令她冷汗直冒。

  大脑一片空白,只有逃生的本能驱使她立即启动车子。

  只不知为什么,车子却纹丝不动,车轮急速空转,传来刺耳的声响。

  她骇然发现:是有什么拖着她的车,不让她走!

  想逃出去,可门窗在几声咔哒的声响后,在她眼皮子底下被完全锁死。

  她就这样被关了起来,好像被困在钢铁的棺材里。

  “这女的好香啊,让我咬一口。”一个贪婪的声音响起,伴随着口水滴答的恐怖声音。

  同时,有一丝冰而腻的感觉,蜿蜒爬上了傅明晖的肩膀,好像攀上一条蛇。

  她惊叫着在自己身上胡乱拍打,想甩掉那看不到的东西。

  “血流加快,肉更香了呢。”那怪里怪气的声音却笑道。

  瞬间,傅明晖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她被折叠起来,悬空提起,头掉下。

  就像一个可以随时被拆成两半的塑料娃娃。

  “别闹了,正事要紧。”终于有另一个声音喝止,“我们的目标是罗昭,今晚必须杀了他!”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