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之大熊猫的崛起
星际之大熊猫的崛起

星际之大熊猫的崛起

雪凤凰

科幻空间/星际恋歌

更新时间:2024-06-09 00:14:12

死后转生成一只熊猫幼崽的唐哲宁很很淡定地接受了现实。不再是国宝就不再是国宝呗,国宝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本以为这辈子就是在动物园躺平,卖萌营业,吃喝不愁的养老生涯。谁想到世界大有不同,熊猫虽然不再是国宝,但却有了更大的天地。 冲出蓝星,冲出银河,冲向全宇宙! 大熊猫要真正崛起啦!
目录

15天前·连载至第461章 一切尽在不言中

第1章 唐唐

  时值夏日,寅州动物园也随大流进入了淡季。附近的居民偶尔会在早上和傍晚入园参观,但大中午就冷清许多了。

  不过寅州动物园声名在外,加上昨天下了一场雨,今天虽然有太阳但也有风,到底还是有那么几百个游客的。

  然而对动物园里的饲养员来说,这会却是难得能歇一会的时候了。

  韩潇雨怀里抱着一只熊猫幼崽,一边小心翼翼查看着它身上的伤,一边心疼道:“刚刚那个游客实在是太气人了,芋圆不理人,他居然直接拿雪糕砸它。”

  其实一根雪糕砸上来,要说多疼也不至于,但一来芋圆才三个月大,还是个小宝宝,二来这可是大熊猫啊!

  想想大熊猫曾经在国内的地位,她就忍不住觉得憋屈。

  “以前大熊猫幼崽开放参观都是要预约排队的,哪像现在,游客就那么小猫两三只就算了,素质还差得要命。要换以前,那个伤害芋圆的游客非得坐牢不可!”

  听着饲养员的念叨,唐哲宁慢吞吞爬了过来,安慰得蹭了蹭芋圆,发出两声低低嫩嫩的嘤嘤叫声。

  【芋圆你太懒了啦,刚刚我都让你躲了,谁让你一动不动的。】明明知道没人听得懂自己此时的抱怨,她还是忍不住表达自己的想法。

  曾经是人,如今是只熊猫幼崽的唐哲宁依旧保持着旺盛的表达欲。

  “唐唐是来安慰芋圆的吗?”看着艰难地趴在自己腿上的小家伙,韩潇雨一下子笑了。

  见她终于不唠叨了,江望月悄悄松了口气,开口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赶紧把崽崽们送回圈舍吧。”

  韩潇雨点了点头,“你等等,我给芋圆把身上的雪糕液清理干净。”

  等她清理完,却是忍不住再次唠叨起来。

  “熊猫馆的熊猫幼崽可是有七只,结果只有我们两个饲养员,合理吗?这根本就不合理!以前熊猫不管大小,哪个没有自己的专属奶爸或奶妈?”韩潇雨这样说着,一手抱着一只熊猫站了起来。

  “我先抱芋圆和小嗨去圈舍,江姐你在这守着其他幼崽。”

  ——韩潇雨本来其实想就近抱唐哲宁的,不过难得外出放风,她才不想这么早被抓回去呢,就一个轱辘滚出了老远。

  江望月点了点头。

  因为七只熊猫幼崽只有她们两个饲养员照顾,担心出意外,她们都会尽可能不让幼崽们离开她们的视线,尤其是在户外的时候。

  ——有饲养员在游客都敢用雪糕砸熊猫幼崽,更不要说她们不在了。

  这是唐哲宁第三次被抱出圈舍进行户外活动了,不过因为走路还不稳,那些游客又颇有危险性,她只在滑梯和攀爬架附近溜达了一下。

  不过熊猫馆别的不说,面积还是很可观的。听饲养员们说熊猫馆如今有六只成年熊猫和七只熊猫幼崽。每一只成年熊猫都有独属于自己的地盘,据说成年熊猫的地盘比起幼崽乐园只大不小,而唐哲宁目测幼崽乐园多不说,五百平米总有的。

  等进了圈舍,江望月和韩潇雨就开始忙碌着给幼崽们喂奶了。

  因为人手不足,所以喝奶只能排队。

  唐哲宁在这种事上是不肯谦让的,直接挤开其他小伙伴趴到了江望月的膝盖上。

  ——相较而言她还是比较喜欢这个饲养员,另一个实在太唠叨了,简直就是个唠叨精。

  然而,饶是唐哲宁没选韩潇雨,她也有话说:“唐唐你真是鬼精鬼精的,每次吃奶都是第一个。”

  唐哲宁才不理她,直接抬着脑袋,嘴巴颤颤巍巍地去够江望月手里的奶瓶,还发出嘤嘤的撒娇声。

  韩潇雨顿时受不了道:“我就说于馆长当初起错了名字,叫什么唐唐,该叫糖糖的,你看它这撒娇的劲儿,还有比它更黏糊的吗?”

  江望月一边将奶瓶塞到唐哲宁嘴里,一边道:“唐唐也就有利可图的时候才撒娇,你想想它平时。”

  平时……

  韩潇雨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说起来她见过的熊猫绝对不少,毕竟她爸爸和她奶奶都是熊猫饲养员。因着这般,她从小或是通过视频讲述,或是亲眼见过许多有个性的熊猫。

  但饶是如此,唐唐在这么多熊猫中,也绝对属于让人印象深刻的。

  她就搞不明白了,一只熊猫幼崽,居然能让人看出气质这东西来了,而且还是那种又帅又美的气质。

  简直邪了门了。

  唐哲宁虽然占了第一吃奶,不过她吃奶很是迅速,没让后面的其他幼崽等太久。

  吃饱喝足,她一个翻滚从江望月膝盖上下来了。

  相较起唐哲宁对干饭的积极,芋圆和小嗨就显得温吞了。小美好学着唐哲宁撒娇,但却被李白一巴掌拍开占了位置。娜娜直冲上去,眼看都要吃到奶了,但灿灿直接爬到它身上,抢先叼住了奶嘴。

  两个饲养员看着小家伙们为了抢先吃奶闹出的一出出,笑得乐不可支。

  然而笑着笑着,韩潇雨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又要来了!

  江望月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就听韩潇雨嘟囔道:“以前幼崽们哪里需要抢着喝奶啊,每只一个奶爸或奶妈,谁都不用排队。”

  “岳涛就是嘴贱,你别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江望月忍不住开解道。

  岳涛是隔壁虎园的饲养员,以前没少抱怨同是国一,东北虎明明数量比熊猫更稀少,但人气和待遇却远远不及熊猫。对于如今熊猫地位的下降,平日里没少幸灾乐祸。

  “我哪是在意岳涛的话?”韩潇雨不忿道:“你也说了,岳涛就是嘴贱。我在意的是马胜那个叛徒!当初要不是他,灿灿的同胞哥哥也不会夭折,云朵也不会产后抑郁。放以前那个家伙就该以死谢罪,结果可好,他都被赶出熊猫馆了,还有脸到我面前瞎逼逼嘲笑我们熊猫馆今非昔比。”

  听到马胜这个名字,饶是江望月性子沉稳也忍不住不适地皱了皱眉。

  想到上半年发生的事情……要是可以,她真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看到马胜那张嘴脸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