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被子
一被子

一被子

南栀北黎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3-09-20 18:19:54

我不是人,
而是娱乐圈顶流萧野家的一床蚕丝被。
每天靠吸食他的人气活着,
最近,我发现了他的一个秘密。
如果这个秘密曝光,他会塌房脱粉,
而我——会死
为了活下去,我要不择手段……
目录

9个月前·连载至第二章

第一章

  我不是人,

  而是娱乐圈顶流萧野家的一床蚕丝被。

  每天靠吸食他的人气活着,

  最近,我发现了他的一个秘密。

  如果这个秘密曝光,他会塌房脱粉,

  而我——会死

  为了活下去,我要不择手段……

  1

  顶流萧野,是我这一生中最至关重要的男人。

  因为他可以决定我的生死。

  我不是人。

  而是萧野家的一床蚕丝被。

  每天靠吸食他的人气化形、生存。

  他的人气,就是我的命。

  而我最近,发现了他的一个惊天大秘密。

  为了活下去。

  我将打响一场秘密保卫战。

  只有在萧野不在家的情况下,我才能化形出门。

  而当萧野回到家中时,

  无论我在哪里,

  都会直接消失,变回被子的形态整整齐齐叠放在萧野的床头。

  也正因为如此,

  倾国倾城,冰雪芙蓉的我,

  依旧徘徊在娱乐圈一百八十八线。

  因为每当要我进组的关键时刻,我就会「玩」消失。

  导演和编剧无不对我这种耍大牌的行为深恶痛绝。

  还没办法替自己辩解。

  今天,经纪公司徐总特意将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一推门。

  我发现萧野也在。

  他西装挺括,禁欲高冷,伸展长腿,斜靠在椅背上。

  淡淡瞟了我一眼,浑身上下透着冷漠气息。

  只这一眼,看的我无故心慌。

  「筱筱啊,昨天的试镜怎么中途又消失了?」徐总问的诚恳,眼神带着探究。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坐在萧野身边的空位上。

  一股古龙水的淡香夹杂着淡淡烟草味窜入我的鼻息,让我有些心猿意马。

  不过萧野不是不喜欢抽烟吗?

  转念想到他这副高冷禁欲的外表下,只有我才能看见的性感,就让我有点小小兴奋。

  「不好意思啊,徐总,我那天闹肚子,去厕所了,回来之后试镜就结束了。」

  这是我常用100条借口中的一条。

  信手拈来。

  话落,就听萧野冷哼一声,多少带点嘲讽。

  「那下次注意,别总闹肚子,我今天叫你俩来,是想告诉你们,公司决定给你俩组CP,以后宣传活动、综艺活动一起上。」

  闻言,我惊讶的看向徐总。

  心思飞转,简直不可思议。

  萧野这种超级顶流跟我一个不知名小演员绑定CP?

  我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吗?

  还是他们另有阴谋?

  不过我还是激动的有些结巴。

  「徐总,我——我没——问题」

  余光中,萧野不动声色的看向我。

  让我如芒刺背,坐立不安。

  「我也没问题,徐总」萧野慵懒的话语里,没有半点温度,像是在应付了事。

  我偏头看向他,正好对上他投射而来的锐利目光。

  「咚咚——咚咚咚」心跳加速。

  我深呼吸压抑着期许和剧烈的心跳。

  尴尬的冲他笑了笑。

  在他目光的注视下,我感觉自己的耳朵烫了起来。

  赶紧转头,目不斜视,颇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徐总,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还约了人。」

  萧野的声线低沉又富有磁性。

  他利落起身,突然俯在我微微发烫的耳边,冷硬有余的强调了声。

  「凌筱筱,以后跟我组CP,可不要动不动就消失,不然的话——」

  他温热的呼吸铺洒在我脖颈处,烟草味更浓烈了些,我紧张的大脑完全过滤了他说的话,眼前的世界变成白茫茫的一片,甚至感觉连身体都漂浮了起来。

  这时,徐总突然说:

  「萧野,你也要好好打磨打磨自己的演技,毕竟现在你是靠外形走红,还没有拿的出手的作品。」

  萧野似乎不是很在意徐总的话。

  深深看了我一眼,就昂头离开了。

  闻言,我突然想到了萧野的那个秘密。

  意识到他现在完全没有拿的出手的作品,之所以能成为顶流,无非是因为良好的形象维护和自身的盛世美颜。

  但是,如果那个秘密被曝光的话。

  我耳边似乎响起了大厦呼啦啦倾倒的声音。

  心惊肉跳,像砸在了我身上。

  不行,我不能死。

  2

  第二天,我回公司看活动排期。

  一群师弟师妹正围在一起欣赏萧野新鲜出炉的写真。

  我也凑了过去。

  干燥的指腹在潮湿的腹肌上游走。

  让人的胸腔莫名躁动。

  其实这个样子的萧野我每晚都能看见,但每次,都会带起不一样的心跳。

  我轻咳两声,准备发表高见。

  「这有什么好看的,我见过比野哥更好看的腹肌,晚上发给你们。」

  我轻挑眉眼,一副猎手的感觉。

  「别看野哥这么有范儿,我跟你们说,他其实私下里特别邋遢。」

  「他有脚臭。」

  「还喜欢抠脚。」

  我源源不断诋毁着萧野。

  并不知道当事人已经站在了我身后。

  一股烟草味窜入鼻息,我心底蓦然升腾起不好的预感。

  在对面师弟师妹惊恐的眸光中,我看到了危险。

  萧野彬彬有礼冲对面一群人笑了笑,然后毫不怜香惜玉揪起我的衣领,凶狠的将我拖到了茶水间。

  在他强势威压下,我毫无反抗余地,瑟瑟发抖任凭他的处置。

  「嗙」

  他像揪着小鸡仔一样将我甩到墙上。

  「凌筱筱,你是不是有毛病?」

  萧野蹙着眉,那双深褐色的眸中已席卷惊涛骇浪。

  他将我抵在墙上,伸手解开脖颈处的两粒衬衣衣扣,粗重的喘息着。

  「如果你不想跟我组CP的话,可以直接去跟徐总说,在背后这么诋毁我是什么意思?」

  我的身高,正好平视着他滚动的喉结。

  他颈边淡淡青筋突起,一股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扑面而来,让我口干舌燥。

  抵在我腰间的一只手猛然收紧,眼中是倏然而过的失落。

  恍惚间,我好像听见他说了句,「筱筱,别离开我,好不好?」这大概是我臆想的。

  我紧张的完全说不出话,身体紧绷。

  手心滚烫冒着汗。

  「我去跟徐总说,给你重新换个CP。」

  萧野声音冷的让人害怕,眸色一点点变红,见我没说话,只当是默认。

  转身就走。

  我一着急,扯住他的衬衣衣摆。

  「圪崩——」他的衬衣扣子全部被我不小心暴力拽开。

  轰的一声,我感觉脑袋要炸开了。

  结实优美的六块腹肌在我面前,展露无遗。

  这是我第一次用人的眼睛,如此近距离的观察他的腹肌。

  肌肤细腻,曲线分明。

  连上面细微的肌理,我都看的清清楚楚,我舔了舔干燥的唇。

  看的有些出神。

  头顶响起萧野低沉沙哑的声音。

  「凌筱筱,你看够了没有?」

  我是真没看够,虽然我每晚都能看,还能摸。

  「野哥,对不起,我不应该诋毁你,但我真的不是不想跟你组CP,你别找徐总换掉我可以吗?」

  我委屈巴巴的眨巴着大眼睛,祈求着萧野的原谅。

  眼泪都已经准备好,蓄势待发。

  突然,一道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由远及近走向茶水间。

  3

  我心跳加剧,思绪混乱,唯一想到的就是不能让萧野走光。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扑进了萧野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他胸前的一片春光。

  我下意识以为自己还是一床被子,与萧野贴的严丝合缝。

  感觉到萧野明显一顿,身体继而僵硬。

  一双手悬在我身体两侧,无处安放。

  我身上单薄的衣料,摩擦着他温热的胸膛,这一刻已分不清谁给谁安全感了。

  进来的人,是萧野的女经纪人,我极其讨厌的人,因为我知道她喜欢萧野。

  她惊恐的看向抱在一起的我们。

  「啪」一声脆响。

  咖啡杯碎裂在她脚边地面,溅起的玻璃渣散落到我和萧野脚边。

  这一声仿佛打破了冻结的时间,但时间又在这一刻被冻结。

  我们仨谁都没有说话。

  她恶狠狠盯着我,面色黑沉,冷的瘆人。

  我打了个寒颤。

  下意识在她面前抱紧萧野,垫起脚尖,凑到萧野耳边,问:

  「野哥,舒服吗?」

  说完头脑一热,吻了萧野的唇角。

  点到即止又意味深长。

  吻完,我就后悔了,我刚刚特么这是在干什么?萧野可能会立刻掐死我。

  「嗯。」

  萧野的双手环上了我的腰际,在我耳边一声喟叹,如天籁之音。

  我一个激灵,差点变成被子。

  萧野的经纪人清了清嗓,尖利的嗓音带着醋味。

  「萧野,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完蛋了,我给萧野闯了祸。

  我小心翼翼抬眼去看萧野,像个做错事的被子,不,孩子。

  对上他似水流光的眸子,琉璃一样明亮。

  「对不起,野哥。」

  我压低微颤的声音,在他耳边小声缱绻。

  他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伸手在我头顶揉了揉我松软的头发,像在哄自家小猫。

  但话却不那么友好。

  「你给我等着的——」

  如果忽略话的内容,我可以被他温柔的语气融化。

  我笑眯眯的回以同样温柔的语气。

  「好呢,我等着——」

  萧野微眯双眸,危险的看了我一眼。

  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浅笑,勾出淡淡的弧度,一时之间,天地失色,我的世界又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挺能耐的,凌筱筱」

  第二天,我和萧野在茶水间「激情拥吻」的照片上了娱乐头条。

  模糊的分辨率看不出到底有多激情,只能粉丝自己脑补。

  我第一时间先去看了萧野的人气热度。

  在下跌。

  完了,再这么跌下去,我就要饮恨黄泉了。

  4

  当机立断,我准备发布一条关于照片的说明。

  「这是我跟萧野前辈在对剧本,我本人很尊敬萧野前辈,请大众误以讹传讹。」

  一句话,删删减减编辑了半个小时。

  还未发布,萧野已经看见。

  他饶有兴致坐在我旁边,一双大长腿有意无意抵住我的椅子,浓烈的烟草味包裹住我,指着电脑屏幕上的字。

  「以讹传讹用的不对吧?」

  我回头看向他,好学的我问:「哪里用的不对?」

  只见他深沉的眸底,夹杂着难以言说的话语。

  「凌筱筱,你就这么怕跟我扯上关系是不是?事情刚一爆出来,你就急着跟我撇清关系,害怕你那三瓜两枣的粉丝掉完吗?」

  我被他质问的一愣一愣的。

  事实就是这样,我担心掉粉丝,可我担心的是他掉粉丝。

  「我是怕影响你。」

  我说的极无底气,声音堪比蚊子嗡嗡。

  其实我的初衷是怕死。

  我像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抓住萧野这根稻草。

  他一只手撑在我椅背上,一只手架在桌面,对我形成了半包围模式。

  我紧张的心动过速。

  他盯着我勾唇冷笑。

  根本不相信我有一半是真话。

  眸中是黯然轻嘲。

  「公司今天会发声明彻底澄清,我会找徐总换掉我们的CP。」

  我惊讶的看向他。

  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听他说:

  「你昨天跟苏浔表白了是吧?真可以——」

  苏浔是我们公司的男艺人。

  「我——你怎么知道?」

  萧野的眸光像一把把利刃飞向我,笑容轻蔑,语气更是丝毫不善。

  一股强烈的威压,劈头盖脸向我砸下。

  我的目光定在他微敞的领口处,勾勒着他性感的锁骨,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傍晚时,在我和公司都未发出声明的情况下,萧野稳住了人气。

  只是掉了一些女友粉。

  大家觉得谈恋爱的萧野更苏更有看点。

  我觉得自己干了一件脱裤子放屁还惹怒了萧野的蠢事。

  好想回家抱着自己的被角哭一会儿。

  萧野换掉了跟我的CP,和我们公司的一姐安菲菲组了新CP。

  听到这个消息时,我蔫儿的跟刚从洗衣机中甩干过一样。

  几天后,萧野跟安菲菲的CP组合接了一档旅行综艺。

  在节目中,萧野不再是一贯的禁欲高冷。

  而变成了妥妥的大暖男。

  阳光又爱笑。

  我似乎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萧野,耀眼的厉害。

  像照进我黑暗过往中的一束光,明朗又炙热。

  晚上回家,我安安静静的趴在床上,唉声叹气,完全没了之前的精气神。

  豆腐状快变成了豆腐渣。

  萧野人气上升,最应该高兴的人,不就是我吗?

  可我为什么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如果萧野不再属于我了,其实我可以去死。

  我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一身冷汗。

  此时,浴室水声停止。

  5

  我下意识往门口看。

  萧野围着浴巾,裸着上身就出来了。

  简直不顾别人死活。

  我心跳骤然加速。

  沐浴露的香氛弥漫在整个卧室。

  待他坐到床边,一把扯开了我。

  将我卷成一团抱进怀里。

  斜靠在床头,刷着今天上映的综艺节目。

  我缩成一团窝在萧野怀中,他身上的温度源源不断的传递给我。

  熨烫我起了褶皱的心。

  「这个安菲菲长的还不错,的确可以试着发展发展。」

  萧野自言自语。

  什么?

  他想和安菲菲试着发展?

  可他不是——

  「比那个凌筱筱可懂事乖巧多了。」

  萧野继续评价,还可恶的拿我做对比。

  听他这么一说,我更蔫儿了,缩在萧野怀里,想原地去世。

  原来我连安菲菲都不如。

  「安菲菲就是个绿茶婊,你这个瞎子——」我在心里吐槽。

  夜渐渐深了。

  萧野抱着我刷完综艺准备睡了。

  睡前在床头柜的抽屉了拿了几粒药。

  放在我身上的平板还聒噪的传出安菲菲那可恶的笑声。

  令人心烦意乱。

  我突然感觉到一阵没来由的委屈。

  明明我才是萧野的正牌CP。

  我又瞥了眼视频里,萧野背着安菲菲做游戏,胸腔烦闷。

  一抬手,将平板电脑盖在了被子下面,还死死捂住了声音出口。

  安菲菲的笑容越强烈,我内心就越酸涩。

  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

  其实,只是被萧野抛弃了而已。

  萧野上床将我盖在身上,没一会儿就沉沉睡去了。

  可我却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萧野刚刚说想和安菲菲发展看看的话,一直回荡在我脑海里。

  这到底是怎么了?我简直烦躁的要命。

  半夜,萧野的电话突然响了。

  是安菲菲。

  「小菲?有事?」

  房间的安静,让电话里的声音格外清晰。

  「野哥,我刚陪玩徐总他们吃饭,你能过来接下我吗?我打不通我助理的电话。」

  哼,我内心腹诽,茶言茶语。

  萧野可绝不会吃你这一套。

  「好,你稍等我一会,把你的位置发给我」

  难道萧野听不出来,安菲菲是故意的?我简直惊呆了。

  不过转念想想,萧野是想和安菲菲试着发展的。

  在萧野离开后,我变成人形,像个主人似的躺在床上,想盖盖被子,一伸手发现没有被子。

  躺也不是,坐也不是。

  最后我决定,跟上萧野看看那个绿茶耍什么花样。

  远远看见他将车停在一家夜总会门口。

  不一会儿,安菲菲出来了,苏浔居然也在。

  不知道三人说了些什么,苏浔上了萧野的车,而安菲菲失落的自己打车走了。

  我心下暗道。

  坏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