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占偏宠:陆医生他蓄谋已久
独占偏宠:陆医生他蓄谋已久

独占偏宠:陆医生他蓄谋已久

格子虫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4-07-17 08:01:12

机缘巧合之下,唐苏发现她曾经暗恋的高冷男神就住对门,
八年了,他根本不记得她,唐苏只好把小心思收敛起来,装不认识。
每次见面,她都中规中矩地喊他陆医生。

……

某一天,陆寒在午休,唐苏溜进了他办公室。
值班护士惊坐起,冲着唐苏一边喊“站住”一边跟了过去。
等护士赶到,唐苏坐在椅子上,伸腿勾了下陆寒的腿,撒娇:“陆医生,我腿疼,你给看看?”
陆寒退后一步,转头对护士说:“你先出去,我会处理。”
护士点头,还体贴地帮他们关上门,心里却在嘀咕,这都不知道是第几个对陆寒投怀送抱的女人了,每一个都是哭着出来的。
一会儿,办公室的门开了。
护士抬眼看去,唐苏果然红着眼圈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
护士了然一笑,暗道唐苏不自量力。
随后,陆寒匆匆从办公室里追出来。
径直掠过护士,一把捞住唐苏的腰,把她打横抱起,转身往办公室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对着唐苏低声哄道:“不是让你等我一会儿,腿疼还自己乱走什么?”

……

婚后,陆医生外出开会,手术支援,带薪学习,终日不着家,打电话都没人接,唐苏俨然成了一个新婚弃妇。
她在她的抖音账号的个人介绍上写上:守活寡。
然后——
某个风雨交加的晚上,陆医生回来了。
没多久,她把抖音账号的个人介绍上改成:求放过。
目录

10小时前·连载至596 兔子的老婆,也是自己人(2更)

001 重逢在她最狼狈的一天

  “对不起,唐小姐,我们尽力了。”

  听到医生的这句话,唐苏如遭雷击,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今天中午,她去叶斯辰家帮他收拾房间,顺便喂小狗。

  叶斯辰是她以结婚为目的在交往的男朋友。

  之后她带着小狗在楼下遛弯,一条没主人在身边的大狗冲他们跑来,专扑小狗,按住就开始疯狂撕咬……

  唐苏回神,此刻的她,狼狈至极,原本娇俏红润的脸变得惨白如纸。小狗被撕咬的时候,她克服了内心的恐惧,拼命相救。

  她衣服破了,跑太急而磕破皮的膝盖,也隐隐作痛。右脚脚踝,有两个大大的血洞,还在汩汩的冒着血水,就连之前护士给她的纱布,都被鲜血染红了。

  十分钟之前,小狗被送到小区附近这家宠物医院,她第一时间联系了叶斯辰。

  二十分钟后,叶斯辰赶了过来。

  跟他一块来的,还有一个女人,她的高跟鞋,将医院的地板踩得哒哒哒的。

  唐苏眯着眼睛,总觉得这个女人很眼熟,可她暂时又想不起来。

  叶斯辰看了唐苏一眼,唐苏的狼狈被他直接忽略。他的第一句话,是在询问他的狗。

  “甜甜呢?”

  “……在里面。”

  唐苏迟疑了一下,叶斯辰便皱起了眉头。

  “怎么回事?”他的语气很不好。

  “被一只大狗追着撕咬,失血过多,没救过来。”

  “什么?”叶斯辰脸色大变,他不敢置信的瞪着唐苏。

  他养了一年的甜甜,才交给她一天,怎么就死了?

  那个女人,听见狗死了,眼眶蓦的一红,眼泪说来就来,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我们小区是不允许业主养大狗的。”他的语气中带着质疑,“所以,怎么会有那样凶残的大狗?唐苏,说实话!”

  “你不信?”唐苏的心猛地一沉。

  “你觉得我成心的?”读懂叶斯辰没说出口的含义,唐苏既心酸又心寒。

  叶斯辰竟然怀疑她!

  凭什么?

  “叶斯辰,我要是成心的,我干嘛不转身就跑,让它自生自灭呢?难道我是下半身残疾,跑不动吗?”

  叶斯辰被反问得哑口无言。

  “唐苏,我要你发誓,你确实不知道它是沈恬送我的,所以对它心怀怨恨?”叶斯辰需要再次确认。

  “呵——”

  唐苏冷笑。

  在这之前,她确实不知道。

  但是,现在,她知道了。

  她是有病,跑去跟一只狗过不去么?

  “唐苏,斯辰他一直跟我说,你是个人美心善的好姑娘,之前,斯辰他跟我聊天时说起他工作压力大,我才买了只博美送给他,只想单纯替他减轻压力,我没……”

  沈恬温柔的开口解释。

  “你闭嘴。”唐苏气极,忍不住呵斥道。

  她是第一次见沈恬本人,她之前只见过她的照片,难怪刚才觉得眼熟。

  另外,叶斯辰工作有压力,她这个现女友不知情,沈恬那个前女友瞎掺合什么?

  他俩到底想干什么?

  分手了还联系,送狗?打着一起养狗的名义,行不轨之实吗?

  要想复合,她可以成全他们,但是前提是能不能先跟她打声招呼?

  被唐苏呵斥的沈恬,委屈的直哭。

  叶斯辰心疼不已。

  “唐苏,你还有没有点礼貌?”

  “礼貌是个好东西,只可惜,你们俩……不配!”

  “啪——”

  一巴掌狠狠的扇下来,唐苏的头被打的偏向一侧,头顶的夹子也松了,几缕青丝散了下来。

  本来就狼狈的她,此刻更加狼狈了。

  同时,她大脑一片空白,耳畔嗡一声响,嘴里还有明显的血腥味。

  左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

  唐苏全身很痛,膝盖痛,脚踝痛,更痛的是心。

  她眼眶泛红,眼皮终究没有盖住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泪水模糊了视线,唐苏抬头,扬唇冷笑,她咧开的嘴角透出来的血丝,让叶斯辰心惊肉跳。

  他只是太气愤了,没想到下手这么重。

  “叶斯辰,你他妈的就是个混蛋!”

  说完,唐苏转身就跑。

  她视线模糊,意识不清,跑出宠物医院没多久,与人撞在了一起,头顶的夹子彻底掉在地上,她都没注意。

  她连对方是男是女都没看清楚,便匆匆抛下一句没诚意的“对不起”,继续往前跑。

  “小姐,你有东西掉了。”男人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

  唐苏没听见。

  男人捡起地上的发夹,追了出去。

  身高腿长的优势就在于,男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追上了她。

  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唐苏转过身来。

  “小姐,你的发夹。”男人拍完唐苏,后退一大步,将掌心的发夹递到唐苏跟前。

  仰头看清楚男人的脸后,她的心紧紧的揪了起来。

  眼前的男人高大帅气,比叶斯辰还要高,还要帅。他周身气质偏冷,一双深邃的眼眸,显得人特别睿智成熟。

  唐苏暗恋过一个男神,很多年。

  如果今生还能与他重逢,唐苏觉得,多年后的男神,就应该像眼前这个男人这般。

  会是……他吗?

  唐苏的情窦初开,发生在十六岁。

  她跟他相遇是在当年全市高中篮球联赛上,他是隔壁高中篮球队队员,她是啦啦队队员之一。

  没有碰撞,只是她一个人的暗恋。

  男人嘴唇一张一合,可是唐苏耳朵除了嗡嗡响,人也在发呆,一个字都没听清。

  见她没接他掌心里的发夹,男人直接把发夹递到她手里,“给。”

  唐苏从他手中接过发夹,低头道谢,“谢谢您,……先生。”

  差一点就要叫学长了。

  “不客气。”

  “没事吧?需要帮助吗?”见她不是很好,男人好心的问道,声音儒雅好听。

  唐苏想要多听几句,又不敢。

  唐苏摇头,将头又埋下来,不让他瞧见她狼狈的模样,“我没事,谢谢。”

  “好,那再见。”

  男人眼神复杂,还想说点什么,见她一直低着头,一副回避的姿态,他也不想让她觉得他太过冒犯,彬彬有礼的说完再见便转身离开了。

  唐苏在他走后,迅速上车,她埋头趴在方向盘上。

  随后抬起头来,盯着男人离开的方向。

  学长,是你吗?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