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是个娇气小哭包,得宠着!
夫人是个娇气小哭包,得宠着!

夫人是个娇气小哭包,得宠着!

雪中赞歌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4-04-22 17:46:23

人生三大祸事,男友出轨,父母不爱,未婚先孕,都在同一时间找上了沈霏音 甚至男友出轨还是她亲手抓得 还找人报复自己,导致她失身于帅气大叔 再次相见,他再次出手相助,结果她竟然怀了崽? 一场意外,顾景灏救了一个小哭包。 女孩身子娇软,语气也软软糯糯的,一委屈眼泪就巴巴的掉。 三十年零绯闻零前任,被圈内人猜测隐疾的他,莫名的心脏停了一拍。 再次见面,小哭包怀了他的娃,还要求他在流产同意书上签字! 这怎么行?顾景灏火速把人领到了家里,开始了无微不至的照顾。 本来报着负责的顾景灏却慢慢中发现,自己根本离不开这个娇软的小哭包了,只想把她锁在自己身边一辈子。 而小哭包本以为这只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却没想到,这一意外,就成了一辈子。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四百零二章:岁月静好(已完结)

第一章:哭包差点被坏人带走!

  沈霏音跟着师傅,有点忐忑的带着录音笔和记录本走进酒店。

  今天是她第一次做现场采访,还是抓嫖娼的社会新闻,她可不能搞砸了。

  她很有气势的撞开房门,举着录音笔上前:“我们接到举报,说这里有人嫖娼,你们……”

  看清了床上那两道交.缠的身影,她脸色顿时煞白。

  其中一个,是她的男朋友周子健!

  沈霏音气得胸口起起伏伏,抓起床头柜上的润滑液直接砸到他脸上!

  “周子健!你,你这个混蛋!”

  她看着床上那些恶心的痕迹,眼泪扑簌往下滚:“你既然不喜欢女的……那又为什么要招惹我!”

  她跟周子健是大学同学,他家里条件挺好的,是个富二代,大学就出国了。

  原本暑假她想见见他的,周子健却一直说学业繁忙回不来,她还想着攒钱给他个惊喜!

  沈霏音怎么都想不到,他不但已经回国了,还在酒店跟人鬼混!

  床上的两个人终于回神,那个被周子健护着的人赶忙缩进被子里瑟瑟发抖:“不,不关我的事!我是在酒吧被他灌醉了带过来的!是他非要给我钱的。”

  “沈霏音!你他妈疯了是不是!”

  周子健一张平时还算帅气的脸此刻已经黑得滴水,用被子盖住自己,眼神怨毒凶横:“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叫记者过来!”

  他本能觉得是沈霏音听说了他回来的事情,带人过来抓奸。

  沈霏音浑身发抖,扬手就是狠狠一耳光打在他脸上:“你做了丑事,还有脸埋怨我?你怎么不去死!”

  周子健是她的学长,样貌英俊,性格也温和礼貌。

  她从没想过,这混蛋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渣,背地里会这样下流无耻!

  周子健捂着脸,表情惊怒:“你还敢打人!?我愿意让你当我女朋友是看得起你!马上带着这些人滚!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你不放过我?不如关心自己会不会被唾骂淹死!”

  沈霏音忍无可忍,一把掀开他身上的被子,夺过师傅手里的摄像机就是咔咔一阵拍!

  “我有基本的职业道德!等你上了新闻头条,该打的码我会打的!你这死渣男还是先去警局做笔录吧!”

  她拿出手机就要报警。

  周子健的脸色更加难看,如果只是被记者拍到,他还能求家里把事情给压下来,要是闹得报警,恐怕家里第一个不放过他!

  “把手机交出来!不许报警!”

  他表情狰狞的朝着沈霏音扑过去,想要夺过她的手机。

  沈霏音本能一抬脚,直接踹向他腿间!

  一声惨叫响起,周子健疼得脸色煞白,哆嗦着唇跪倒在地。

  这女人真是疯了!

  一旁带她的金子博已经吓呆了,看着沈霏音拨通110逻辑清晰的叫来警察将周子健和他那小男朋友带走,半天没回过神。

  他这小徒弟,彪啊!

  跟着警察去做了笔录,从警局里出来,沈霏音的眼泪才不受控制的飚了出来。

  她蹲在马路牙子上哭得极其凄惨:“呜呜,他怎么这么恶心啊!”

  “我跟一个渣男谈了三年,他,他还亲过我!”

  金子博看见旁边有人盯着她看,赶紧将人拉到采访车上给她塞了包纸巾:“快别哭了,咱还得回去交任务下班呢,这次你拍的素材都不错,说不准能转正,这不是祸兮福所倚吗?”

  说完,他没忍住八卦:“那家伙真是你那个富二代男朋友啊?知人知面不知心呐,长得人模狗样,没想到……”

  沈霏音哭得更凶了。

  她大二的时候怎么就被那么个人渣骗了呢?!

  别人都以为她跟富二代谈恋爱一定过得很幸福,但恋爱三年周子健连礼物都没给她送过,节日也只是跟她一起吃顿饭。

  她不喜欢花男孩子钱,一直跟他AA。

  之前他生日的时候说想去迪士尼,她打了好几个月工才陪着他去,还给他买了一双AJ。

  想到为了出国见他攒了很久的钱准备订机票,沈霏音越想越委屈。

  采访车开回电视台,沈霏音抹掉眼泪,顶着通红的眼上楼打了卡,浑浑噩噩离开。

  她真的好难受,感觉心里像被人揉了一把锐利的冰碴子,又痛又冷。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浑浑噩噩在街上游荡,却不知道该去哪里。

  要是回家,爸妈看见她这个样子,一定又要骂她哭丧个脸晦气了。

  不知不觉,她走到一家酒吧门口。

  她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爸妈都说这里是乌烟瘴气烧钱的地方,来这里的都是无所事事的流氓。

  可是他们看起来好开心,她看见有女孩子在卡座上又哭又笑,也没有人觉得她很丢脸。

  鬼使神差般,沈霏音走了进去。

  侍者殷勤走上来将她带到卡座上递上酒水单,沈霏音看着上面的价格,顿时有些局促不安。

  一打最便宜的啤酒也要五百多……

  但进都进来了,再出去沈霏音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胡乱指了一杯一百出头的鸡尾酒。

  侍者点头离开,很快将一杯橙色的酒送来。

  那酒入口酸酸甜甜,像果汁一样,喝下去好像也没有什么感觉。

  喝完一杯,沈霏音觉得有点无聊,站起来打算离开,酒保却又送过来一杯酒:“小姐姐,这是酒吧赠送的。”

  沈霏音有点不好意思,但推脱不了,也只得接过来,又在卡座上将那杯酒喝完。

  她莫名觉得身体有点燥热,头也晕乎乎的,踉跄走到门口想离开,却被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拦住去路。

  “小姑娘,怎么不多玩一会,这就要走了?”

  为首那人朝她逼近,脸上笑容淫邪。

  沈霏音就算没来过酒吧,也知道现在很危险,下意识想逃,却被拉住手腕。

  “走什么啊,跟哥哥们出去接着玩,今晚一定让你爽翻天!”

  她直接被拽出酒吧,终于意识到危险,挣扎着想将他们推开:“放,放开我!我不认识你!”

  可脑中的昏沉感却让她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

  沈霏音急得眼圈都红了,努力想跟周围人求救:“帮帮我!我不认识这些人!他们是坏人!”

  “这是我女朋友,跟我吵架来酒吧喝酒还不肯回去。”

  看见有人疑惑看向他们,为首那人搂着她腰强行将她拖向车:“家务事,跟你们没关系,少管闲事!”

  他身后跟着不少人,路人哪怕觉得古怪,也有点不敢管。

  沈霏音眼中躺下绝望的泪,却已经没了说话的力气。

  就要这样被坏人带走吗?

  她紧咬着嘴唇想保持清醒挣脱,却是无济于事。

  可眼看要被拖上车时,旁边那辆迈巴赫后忽然走出一道身影。

  身材颀长的男人上前箍住她手腕,冲那几个混混冷冷开口:“放开她。”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