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细雨鱼儿出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24-05-09 20:42:39

(新书《太子妃她断案如神》已发,欢迎来玩哦~) 【探案+萌娃+权臣追妻】
现代女法医徐静穿成了一个嚣张跋扈、蠢事做尽、刚被夫君休弃的女人。
遇到这坑爹的开局,徐静表示很淡定,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
某天,刑部侍郎萧逸因公事到安平县,衙役压来一女子,她半点不慌,抬眸淡声道:“民女请求自证清白。”
萧逸震惊地发现,他这个前妻不但换了性子,还会验尸,会破案,还有着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
萧逸坐不住了,亲自上门求徐静验尸。
徐静:“可以,验一次尸一两银子。”
萧逸:“……”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新书《太子妃她破案如神》已开~

第一章 地狱开局

  徐静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古色古香但装潢简陋的房间里,鼻子间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药材香味。

  她微微愕然,一时以为自己还没醒。

  她记得昨晚在停尸房里通宵整理尸检记录,最后实在太累,趴在桌子上就睡觉了,怎么一睁眼就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突然,“吱呀”一声轻响,一个穿着米黄色交领衫子并翠绿色布裙的年轻女子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见徐静醒了,她轻叹一口气,把手里的托盘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轻声道:“娘子,你醒了,来喝药吧。

  奴婢知道娘子心里苦,但……事情已经这样了,娘子多少也要为自己的身体考虑一下。

  要是娘子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让奴婢和春阳怎么办?”

  说着说着,她似乎激动了起来,声量不自觉地升高,一双眼睛里噙满泪水,狠狠咬着唇才没有让泪水滚落下来。

  徐静震惊地看着她,眼前的一切太真实,让她无法催眠自己这只是一场梦。

  她猛地坐了起来,刚想问什么,脑袋突然一痛,一段陌生的记忆顿时如洪水般,争先恐后地涌入了她的脑海,让她不敢置信地呆坐在了床上,好半天都无法接受,她竟然穿越了的事实!

  ——而且,还是穿越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朝代!

  原主好巧不巧,也叫徐静,只是她的身世、经历和性子,都跟徐静没有一丁点相似之处!

  原主出生于一个叫大楚朝的地方,是当朝工部尚书的嫡长女,然而就像所有俗套的电视剧剧情一样,她娘在她六岁那一年病逝了。

  她爹倒是个情圣,没过多久,就不顾所有人反对,把他一直宠幸的一个妾室抬为了正房夫人。

  那妾室本就看原主娘和原主百般不顺眼,在原主八岁的时候,就以她身体不适为借口,把她送去了郊外的庄子,任她自生自灭。

  原主就在这没人管教、又满腹怨言的情况下,长成了一个毫无教养且暴戾任性的女人。

  在她刚过了十五岁生辰没多久,原主爹就在她后娘的怂恿下,把她接了回来,要让她代替她那同父异母的妹妹徐雅嫁给京城有名的纨绔——武顺侯家的三郎君吴宥秉。

  原主恨极了她后娘,也不傻,任她爹把那个吴三郎夸得天花乱坠,也不愿意嫁,回到徐家后,她满脑子想的都是怎样才能成为人上人,狠狠报复她的继母和占据了她一切的几个弟妹。

  而她一个没权没势的小娘子怎样才能一夜之间成为可以碾压他们的存在?原主苦思冥想了许久,想到的法子竟是,嫁给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就可以把那些贱人统统踩在脚下了!

  而原主本便生活在豪门显贵遍地的大楚朝京城西京,要在这地儿找到一个有权有势的适婚男子,那可比找一只苍蝇容易。

  于是,原主开始了她的选夫之旅,她也是会选,一选就选上了出生于大楚四大家族之一、十七岁便高中状元、年仅十九岁就位居枢密副使、传闻很得圣上宠爱的萧家七郎——萧逸!

  萧逸可是整个大楚津津乐道的少年天才,便连闻名大楚的大儒,也就是当今国子监祭酒宋满庭都对他侧目相看,很多人都说,将来最有可能坐上丞相之位的人,便是萧逸。

  丞相意味着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要是能嫁给萧逸,踩死原主继母和她生下来的几个孽种,跟踩死几只蟑螂有什么区别?

  原主立刻兴奋了,精心策划了一个局,趁着萧逸某个初春出门踏青赏花,对他设局下药,直接在野外成就了好事。

  那之后,她还丝毫不顾廉耻地跑了出去,跟其他来踏青赏花的人一顿哭闹,说自己被萧逸欺负了,她的清白没了,一定要萧逸负责云云,这件事一时闹得轰轰烈烈,至今还是大楚百姓茶余饭后八卦的首选。

  然而,原主再怎么厚颜无耻,也是工部尚书的嫡长女,原主爹便是再气,也丢不起这个脸,只好出面周旋交涉,加上当时的舆论轰轰烈烈,萧逸无奈之下,只能把她明媒正娶回家,做了他的原配夫人。

  只是这样一段婚姻,可想而知就是一场孽缘!

  婚后,萧逸对原主完全不管不顾,原主别说狐假虎威借他的势去报复她的继母和几个弟妹了,她一年到头能见萧逸两面都算好的!

  后来,原主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她满心以为母凭子贵,就是冲着她肚子里的这块肉,萧逸也要高看她几分。

  谁料,萧逸比她更狠,她从怀孕到生产,萧逸只在孩子出生时回来见了一面,其他时候,依然我行我素,似乎完全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夫人。

  原主本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主,见到这种情况不干了,不但天天在家里撒泼闹事,还经常把气出在孩子身上,对他又打又骂。

  萧逸对此唯一的反应是派人把孩子带走了,并让那人与原主说,这场婚事是怎么来的,她理应心里有数。

  他可以给她萧家少夫人的身份,也可以保她一辈子荣华富贵,但其他的,她不应该奢望,他也给不了。

  原主只觉得无法接受,事情的走向跟她原先的设想完全不同!在那之后,她依然天天闹事,还仗着自己萧家少夫人这个身份四处恃强凌弱,得罪了不少京中的权贵。

  萧逸也只是派人默默地跟在她后面替她收拾烂摊子。

  最后,原主终于捅出一个连萧逸也无法收拾的烂摊子了——她某次出门买首饰,跟被派来大楚和亲的西陵公主起了口角,竟直接把人家西陵公主一巴掌打下了台阶,害得西陵公主脚踝骨折,原定的和亲时间也只能往后延。

  这属于重大外交事故,亲自送公主过来的西陵四皇子当即要圣上给自己妹子一个交代,最终在萧逸的求情下,原主只被打了五十大板,最后被半死不活地抬出了萧逸的宅邸。

  萧逸一纸休书,把她休了。

  徐家本来就嫌弃原主嫌弃得不得了,这下子又哪里愿意接收这个烂摊子,一句“把徐四娘逐出族谱”,就断绝了跟原主的关系。

  原主就这样,被两个贴身侍婢带去了西京附近的一个州——青州下面的安平县,用原主仅剩的钱租下了一处院子,暂时安置了下来。

  徐静消化完这段记忆,不自觉地轻吸一口气,心里又是荒谬又是不可置信。

  原主会落得今日这个结局,固然是咎由自取,但她又是做错了什么,要来接手这个烂摊子啊!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