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糙汉可汗后,我在草原忙种田
和亲糙汉可汗后,我在草原忙种田

和亲糙汉可汗后,我在草原忙种田

菓蒹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更新时间:2024-06-25 09:44:46

娇软王妃VS糙汉可汗
新婚当日,耶律焱对李娴韵说,除了感情,可以给她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婚后,他果然信守承诺,将她捧在手心里宠着。
谁知道,宠着宠着,就宠到了心里,宠上了心尖。
和亲契丹没多久,李娴韵渐渐发现周围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起初讨厌她的百姓奉她为神明……
说她魅惑主上的群臣,求着她跟可汗修成正果……
最让人挠头的还是她名义上的夫君,说好的不会给她情感的,怎么总是追着她后面跑?
小剧场1:
某日,耶律焱将李娴韵抵在墙角。
“为什么躲着本汗?”
“她们说您可能喜欢臣妾。”
“把可能去掉,难道本汗表现得还不够明显?”
“可是您说不会给臣妾感情。”
耶律焱扶额,他是说了多少蠢话。
“汉人常说成家立业,显然两者并不冲突。”
小剧场2:
日上三竿,耶律焱依旧黏着李娴韵。
“快起来,我得走了,街上病人等着我问诊,西边的良田需要灌溉,东边的宅基地需要丈量,缫丝扎染我得去指导……唔……”
“为夫是病人,你不心疼?”
李娴韵看着壮得赛十头牛的男人,一脸黑线。
目录

10小时前·连载至668 谁是你们的夫人?(二更)

001 规矩重要还是人命重要?

  “幽兰。”李娴韵看着旁边几乎要合上眼睛的侍女说道。

  幽兰慌忙睁开眼睛,行礼道:“还请公主恕罪,奴婢实在是太困了。”

  李娴韵并没有怪罪,而是起身走到梳妆镜前坐定,抬起纤纤素手,取下一个金钗放在桌子上,说道:“你帮本宫把头饰取下来,歇息吧。”

  幽兰跟了过去,站在她的身后,担忧地说道:“公主,这不太好吧。今日是您和可汗的新婚之夜,可汗还没有来,您就卸妆,万一可汗来了怎么办?”

  李娴韵看着镜中的自己,说道:“本宫只是一个维系两国关系的工具而已,也不是可汗想娶的,他怎么可能来呢?”

  幽兰“哦”一声,抬手摘李娴韵云鬓上耀眼的金银珠落。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只听一个男人喘着气问道:“可汗在里面吗?”

  门口守着的契丹侍女摇了摇头,说道:“不在,可汗早晨上完朝之后,换了衣裳便去军营了,一直没有回来。”

  男人皱紧眉头,焦急地说道:“这可如何是好?萧大人不知道什么原因晕过去了,太医束手无策,说恐怕得准备后事,想问问可汗怎么办?”

  那侍女闻言也跟着焦急起来,说道:“萧大人是可汗的恩师,很得可汗的敬重,若萧大人有个三长两短,可汗定然会非常伤心。”

  男人说道:“是啊,可汗不在宫中,这可如何是好?!算了,我立刻叫人去军营寻可汗,总要让可汗见萧大人最后一面。”

  他说着就要离开。

  却听得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他不禁顿住脚步,转头看去。

  只见一个侍女模样的汉族女人从内将门打开,随后一个长得极美的女人走了出来。

  男人狠狠地愣住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人。

  那个女人身材娇小,娇柔可人,一身红色嫁衣勾勒出她姣好的身姿,巴掌大的小脸上五官精致,肌肤白皙胜雪。她显然已经卸了妆容,只扎着长长的马尾辫,头上没有任何的头饰,但即使是这样,也难掩她的风姿。

  她美的就像仙女下凡,又像从画中走出来的一般,不,比画中的女人还要美。

  李娴韵看着发愣的男子,说道:“本宫懂一些医术,你说的萧大人在哪里?带路。”

  门口的四个契丹侍女轻蔑地看着李娴韵,这个女人娇弱得一阵风就能吹倒似的,手不能抬,肩不能扛,能有什么用处呢?

  一个契丹侍女讥讽道:“大妃有令,让你在寝宫里呆着,可汗没来,你不能乱跑。”

  李娴韵冷眼看着眼前这个以下犯上的侍女,说道:“是规矩重要,还是人命重要?”

  那侍女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李娴韵看着男人说道:“带路,同时派人去请可汗回来。”

  男人闻言张口说道:“是!”

  在路上,霍顿才反应过来,他是怎么了,怎么轻而易举听从这个后唐女人的吩咐了呢?

  李娴韵跟着霍顿来到一处宫殿,那里有很多人把守。

  看到霍顿过来,有一个壮硕的侍卫慌忙走上前问道:“可汗呢?”

  霍顿说道:“可汗应该还在军营里面,我已经派人去请可汗回来了。”

  那侍卫说道:“北大营离这里少说也有一个时辰的路程,可汗能赶过来吗?”

  霍顿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能……”

  李娴韵见两个人怎么还聊起来,遂低声说道:“救人要紧。”

  霍顿猛地顿住了。

  那侍卫看着李娴韵,疑惑地看向霍顿说道:“你怎么……”

  霍顿拍了拍他的胳膊,说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回头再说”。

  他说着对李娴韵说道:“公主,这边请。”

  有了霍顿的带路,李娴韵很顺利地进入宫殿。

  宫殿里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十几名御医在床榻跟前一副惴惴不安,又束手无策的模样。

  李娴韵径直来到床榻跟前。

  只见床上躺了一位年过半百的契丹人,那人骨架子很大,人已经瘦脱了相,嘴唇发黑发紫,呼吸极其微弱。

  李娴韵坐在床边,抬手搭上那人的手腕。

  他的脉搏虚弱而紊乱,正是命不久矣之相。

  有御医看到李娴韵把脉,十分无理地说道:“你是何人?谁允许你给萧大人把脉的?!”

  霍顿正想解释,却听到李娴韵淡声说道:“有银针吗?”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