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爆红!团宠小人参三岁半
全网爆红!团宠小人参三岁半

全网爆红!团宠小人参三岁半

姬朔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24-01-30 18:23:24

【萌崽团宠+玄学+娱乐圈+轻松搞笑!】 一心飞升成仙的三岁半小人参精岁岁,偶然得知她的家人将要遭逢大祸—— 顶流三哥因网暴跳崖自杀; 霸总大哥意外车祸成植物人; 天才二姐与父亲反目成仇,父亲一夜白头; 首富奶奶因打击太大中风瘫痪,教授爷爷为照顾奶奶放弃事业。 为了改变他们的命运,岁岁果断带狗出山! 于是。 全网黑的三哥翻红了! 霸总大哥醒过来了! 天才二姐带着科研成果回来为国争光了! 首富奶奶避开亲人算计,教授爷爷又能四处寻宝了! 还有父亲,也和失踪多年的母亲团聚了! 作为福运爆表的小人参,熊猫华南虎争相贴贴的真顶流…… 岁岁在综艺里混成了国民团宠,全网爆红! 顺便在玄学界混得风生水起! * 十岁生日那天,闻池失手害死了尚在母亲腹中的妹妹。 母亲失踪,父亲变得冷郁,哥哥和姐姐远走异国,原本幸福的家庭四分五裂。 长大后,闻池出道成了粉丝千万的顶流。 却又从巅峰跌落低谷,遭遇全民网暴。 悲观厌世的他,决定录完综艺,就结束这负罪的人生。 结果,他却在这档综艺里,遇见了早已死去的妹妹——三岁半的小人参精岁岁!
目录

3个月前·连载至第400章 很多年后,全家飞升(完)

第1章 人参岁岁和顶流闻池

  刚下过雨的春山,翠绿明净、雾湿露重。

  “有缘人的气息!”

  伴随软糯奶气的一声惊呼。

  大树旁的树丛发出簌簌声,而后接连冒出两个脑袋,两双乌溜溜的眼睛如雷达警惕,脖子转动弧度整齐划一。

  俨然如同【暗中观察】的表情包!

  这时,远处传来脚步声。

  其中一个脑袋迅速缩回树丛里。

  而另一个还傻呆呆地立在那儿,胡乱张望着。

  “呜。”

  很低的一声狗狗呜咽。

  可惜它的主人全无反应。

  没办法,身躯庞大的奶白松狮犬只好张开大嘴,避开锋利牙尖,小心翼翼咬住主人的衣角,扯了扯。

  刺拉。

  薄薄的棉布衣服被撕开大口子,凉飕飕的风随之灌进……

  “小山!”

  气呼呼的岁岁瞪圆眼睛!

  她那两丸眼瞳本就又大又灵,这下因为怒意,越发的灼灼晶亮。

  蹲坐后比她还要高的松狮犬,低头呜呜两声,像是在向主人认错。

  岁岁不理,双手叉腰……哦,她没有腰,只有一个圆滚滚的小肚肚。

  忽的,小山用头拱了拱岁岁。

  来了!

  岁岁后知后觉,放弃教训小山,灵活挤进灌木丛后。

  灌木丛后被塞得满当当,只有草叶间隙里亮着两双眼睛,狗狗祟祟、偷偷摸摸地打量——

  脚步声近了。

  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面无表情走来。

  少年穿着身棉绸衣裤,农村集市二十块三件的超高性价比,鲜艳到热闹的印花,搭配宽沿草帽和白色汗巾,实用的胶皮雨靴更是点睛之笔。

  打扮略显可笑,但这无碍少年的冷郁气质。

  粗糙的草编帽檐下,是如琉璃般昳丽漂亮的轮廓。

  碎发盖额,眉骨深邃,鼻梁高挺,幽黑眼眸自带清冷气。

  好似锦绣堆里养出的王孙公子,贵气骄矜,连带这身打扮都富贵起来。

  少年左手提个背篓,右手拎根竹竿,来到一棵橙子树下。

  他仰头端详,确定方位,眸光似鹰隼,锐利扫过枝头果实。

  随后,肌肉紧绷,身体宛如拉开的弓——

  啪。

  脚踝一歪。

  身体失去平衡。

  整个人啪叽摔在地上。

  竹竿在寂静林间砸出哐当一声。

  少年:……

  迅速翻身爬起,少年瞥了眼半空中悬浮的航拍器,嘴唇紧抿。

  少年叫闻池,正在参加一档综艺节目。

  这档节目号称田园真人秀,但在闻池看来,它比较像荒野求生,主打一个嘉宾吃苦,以及让观众看着嘉宾吃苦。

  换作以前,这种综艺本子根本递不到他面前来。

  那时他是粉丝千万的当红顶流,选秀节目C位出道,短短两年就爬上娱乐圈巅峰,风头一时无两,人人敬畏追捧。

  谁也不会想到,仅仅半个月,他就从神坛跌落,万人唾骂。

  相关的黑料铺天盖地:撒谎、耍大牌、家境造假、霸凌队友、朝粉丝黑脸、跟圈内大佬传出绯闻……桩桩件件有照片有证人。

  看到那些人言辞凿凿的控诉,当事人闻池都开始怀疑自己会不会有双重人格,这些事情其实是身体里另一个他做的。

  眼看舆论如潮水涌来,“闻池滚出娱乐圈”的摇旗呐喊愈演愈烈。

  背后经纪公司终于决定放弃他,经纪人改带新人,连闻池都心灰意冷。

  偏偏执行经纪夏凯,坚定地相信他,要帮他澄清误会,找机会翻身。

  最终动用人脉关系,才从老同学手里接到了这档综艺——

  《从零开始桃花源》。

  为了引流预热,综艺采用的“直播+剪辑”形式,每天都会在平台同步直播。

  现在节目就在直播中。

  而他狼狈摔倒的画面,已经通过航拍器,完整呈现在直播间里。

  闻池完全可以想象,这会引来怎样的嘲讽和狂欢——

  【哟嚯,这一摔不会把闻池鼻子里的假体摔出来吧?】

  【好特么弱鸡?会不会是陪大佬太多,人变虚了?/狗头/】

  【第几次了?第几次了?从进山起闻池就没有顺利过,看得我满肚子火!】

  【闻池黑料我无感,倒是看了他直播比较想网暴他!厌蠢症谁懂?】

  【不是说闻池农村出来的吗?现在演什么身娇体弱大少爷啊?】

  【演着演着把人设当真了呗,真以为自己是豪门少爷!】

  ……

  闻池看不到直播间弹幕,心情依然很糟——

  三天前,节目组按照抽签结果,把包括他在内的四名嘉宾,分别投放在山里的不同地点。

  每个人拥有各自的乞丐版基础小屋,需要完成任务、攒下积分,才能换取食物、生活用品以及装扮小屋的材料。

  闻池很不幸,抽的是最远、最差的房子。

  经过半天的艰苦跋涉,吃完节目组提供的初始口粮,等抵达时已经累到站不稳。

  第一天夜里伴随着饥饿感入睡。

  第二天、第三天,任务进展都不如闻池想象中顺利。

  他从小到大就没摸过家务活,种地更是一概不知,那些高分任务对他来说基本形同虚设。

  至于相对简单的低分任务,完成后换取那点食物,都不够他塞牙缝。

  十九岁,正是能吃的闻池,这两天基本靠喝水熬过。

  因为矿泉水无限量提供,不需要积分。

  为了避免自己成为首个因饿晕退出节目的嘉宾,闻池用掉一次求助机会,换取紧急物资包。

  求助机会总共三次,按照规则,机会用完,嘉宾将自动从节目下车。

  闻池其实不在乎退不退出,他来这里,仅仅是想满足夏凯的坚持。

  只是,这物资包迟迟没来。

  现在更是雪上加霜,把脚给崴了。

  饥饿加上脚踝上针扎般的疼痛,闻池整个人都陷在焦躁和厌烦的漩涡里。

  突然。

  有凉风拂过树林,吹散他一瞬惊出的热热汗意,安抚了他的情绪。

  风里隐约传来叹息。

  闻池狐疑顿住,四处张望——

  深山树林,哪儿来的什么叹息?

  兴许只是风声。

  闻池放弃在这个问题上深究,咬牙忍痛,没有在镜头前表露出任何异样。

  他脚步缓慢地离开,打算回去先关掉直播,再处理伤势。

  闻池一走,航拍器跟着走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