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我在无限游戏为国争光
直播:我在无限游戏为国争光

直播:我在无限游戏为国争光

谪仙七七

科幻空间/进化变异

更新时间:2023-08-10 16:28:13

公元2075年,“狩猎场”突然出现,人类觉醒异能。
A国已经连输9场,再输一场,A国异能者就会被全部抹杀,失去进入“狩猎场”的资格,也失去竞争新型武器资料的机会。
直到“幽灵”横空出世。
排名在全球最末尾的A国一跃进入前十,接着是前五、前三…
幽·靳瑶·灵:如果我说我只是为了积分,你们信吗?
其他国家·狩猎者:你踏马有种再说一遍?你动不动就把我们团灭的时候可没说是为了积分! ─── 小时候一场火灾让靳瑶丧失了正常人的情绪,进入狩猎场后才发现,没有正常人的情绪无所谓,她还可以拥有非正常人的情绪。 四舍五入,她是个正常人。
目录

9个月前·连载至第二十一章 新版本

第一章 死马

  靳瑶看着面前被推过来的银行卡,呼吸微微一滞。

      她抬起眼皮觑了一眼桌子对面的中年男人,仿佛他推过来的不是装着300个达不溜的银行卡,而是300个达不溜的买命钱。

      不过也确实算是买命钱了,因为一旦收了钱,她就要进入“狩猎场”和他国选手进行九死无生的厮杀。

      “狩猎场”是三年前突然出现的,它的直播间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每个人的手机里,所有人都能看到,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卸载不了。

      它说人类会觉醒异能,全球的异能者们以国为单位进入“狩猎场”,每一场赢的国家可以获得一些非再生资源,比如石油、矿藏、新型武器的资料。

      在公元2075年,这些非再生资源有多珍贵大家都知道,更别提能够傲视全球的新型武器。

      一个国家每一轮进入“狩猎”的异能者只能有五名,如果连续输掉十场,那这个国家的异能者就会被全部抹杀,所有能源都会消失。

     A国在过去三个月期间已经连输9场,之前赢得的奖励也消失得差不多了。

     许多异能者被其他国家挖走,资本家和富豪们纷纷移民去了他国,一时间A国风雨飘摇。

     江河就是在这个时候找到靳瑶。

     江河,今年38岁,国家特殊处处长,隶属国安部门。

     现在A国连参加下一次狩猎的五名异能者都凑不齐,他把登记在册的异能者资料翻了一遍又一遍,最后锁定了觉醒异能后从来没有表现出任何和普通人不一样的靳瑶。

     “平平无奇、一无是处”,这是专家经过评估给靳瑶的批语。

     靳瑶无所谓自己是不是那匹即将被当作活马医的死马。

     她一口喝完杯子里的蜂蜜柚子茶,拿起桌上的卡对江河摆了摆手,“地址用短信发给我。”

     江河点头,目送她走出咖啡厅。

     明天晚上就是新一轮狩猎,也是决定A国未来的时候,祝她好运,也祝A国好运吧。

     靳瑶前脚出了咖啡厅,后脚就去了银行自动取款机。

     等确认银行卡里的金额,靳瑶抖着手拨通靳妈的电话。

     “妈,你跟爸来城里一趟,今天就来。”

     靳妈莫名,“这大下午的,来做什么,你爸还没下班呢。”

     十年前那场火灾只有靳瑶一个人全须全尾,靳爸和靳妈都毁了容,原本还算小康的家庭一夜之间负债六十万,到今天也没还清。

     半年前A国异能者赢到一处煤矿,专家们经过研究放到了靳瑶老家的地下,靳爸便成了一名挖煤的矿工。

     “哎呀,别问那么多,赶紧收拾东西过来,我明天休假。”说完也不等靳妈说话,争分夺秒挂断通话。

     现在电话费贵死人,她都是掐着时间打的,绝对不超过一分钟。

     一个小时后,靳妈背着包赶到银行外,此时天将将擦黑。

     “不好坐车,我们都是坐人家拉煤的货车才赶上来的,你爸在后面给你买饮料,”

     靳瑶在一家商场卖衣服,一个月只有两天假,还不能连在一起休,所以一家人约定,只要靳瑶休假,靳爸和靳妈就会来城里看她。

     靳妈的话刚刚说完,靳瑶就拉着她去了自动取款机,插卡,取款,一气呵成。

     看到背包里被不断装进钱,靳妈吓得包都差点没抱稳。

     她咽了口口水,四下看了看,确定周围没人才压低声音,“瑶瑶,这…咱可不能做什么不好的事啊…”

     靳瑶手脚麻利的用皮筋把钱捆起来,然后再装进背包里,闻言眉头都没动一下,“放心吧妈,钱来路正得很,我买彩票中的。”

     钱的来路的确像中彩票,直接从天上就落下来了。

     靳妈双眼瞪大,不可思议就写在脸上,靳瑶从小就不会说谎,她相信女儿说的是事实。

     “中了多少?”她越发的小心翼翼。

     靳瑶一边捆钱一边抽空伸出三根手指,靳妈抱着包的手指猛地抓紧。

     天老爷!这是…要发啊!

     靳妈的黑色背包不大,只装了三十万左右就装不下了,靳瑶就没有再取,在机子上转了200万到靳妈的卡里,又转了20万到靳爸的卡上,剩下的50万转到自己卡上。

     出了银行,靳瑶随手把银行卡掰成两半,扔进门口的垃圾桶。

    靳爸拎着三瓶冰红茶,背着个洗得发白的牛仔包,头上戴着帽子,脚上的胶鞋都张了口。

     见到妻子和女儿从银行出来,立马神秘兮兮的凑过来,“刚刚不知道怎么回事,银行突然发短信说我卡里入账20万,现在骗子的骗术越来越高明了。”

    靳妈一言难尽,紧了紧反背在胸前鼓鼓囊囊的包。

    “爸,不是骗子,那是我转的,我买彩票中了三百万,税后拿到手250万,给你转了20万,取了30万出来,剩下的都转到我妈卡上了。”靳瑶接过他手里的冰红茶,拿出一拼拧开喝了一口,其实她此刻的心情也不比老两口平静。

    靳爸斜眼瞪她,“你看我像个250吗?”

    靳妈看不下去,用手肘撞了他一下,小小把背包的拉链拉开一小截,示意他看里面红通通的现钞。

    靳爸:…

    “走吧,先去吃饭。”靳瑶一手挽着一个朝商场的方向走,靳爸甚至走出了同手同脚的步伐。

    去商场吃了一顿,又从头到家给爸妈买了衣服,还给靳妈添置了一根金镯子,一家人才回了靳瑶租的房子。

     房子在一个老旧小区,连电梯都没有,幸好靳瑶租的房子是在二楼,爬楼梯也不累。

      “那些现金,爸就拿去还债,剩下的用来做生活费,至于卡里的20万,你们看看能不能做个什么小生意,妈之前不是想在矿场外面开个小卖部吗,我觉得可以,爸就别下矿了,那200万存起来以后给你们养老。”靳瑶前面哦安排获得了靳爸靳妈的一直同意,但他们不同意把200万存起来养老。

     “我们在城里给你买套房子,这样你也好找对象…”老两口是这样的打算。

     他们认为是家里条件不好,才导致靳瑶一直没找到男朋友。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