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宠娇软
偏宠娇软

偏宠娇软

梨涡清甜

现代言情/娱乐明星

更新时间:2023-12-28 23:27:57

【人间尤物小妖精vs恋爱脑小狼狗】 * 姜眠当初凭着一张照片走红娱乐圈,照片里的女人美得旖旎清绝,看向镜头时慵懒肆意的笑容,令人过目难忘。 偏偏除了这颠倒众生的颜值外演技却遭人闲话,全网称之“花瓶美人”,她却丝毫不在意:“太美了也怪我?” #关于颜值封印了我的演技# 自姜眠入圈以来资源拿到手软,嚣张得有些无法无天令人眼红。 就连经纪人都有些看不下去:“我说祖宗我送你去改头换面下,洗洗礼?” 姜眠:“不想。” 后来大家在关注度最高的综艺上意外地看到了姜眠的身影,全网嗤笑质疑。 让她震惊的是遇到了“失联老公”。 录制时:“姜眠,迟到30秒,罚练!” 私下里:“老婆,我错了,我罚跪!” 后来,姜眠靠着这档综艺圈粉无数。 * 北城傅氏新任总裁眼光毒辣,做事雷厉风行,一上任便轰动整个财经圈。 这天姜眠出席一活动,被问及理想型,她毫不犹豫道:“肯定要man呐!要是有身性感的小麦色那简直要戳在我心口上了。” 傅斯忱:??哪来的小麦色。 活动结束后姜眠给家里的男人吓了一跳:“傅斯忱,你…你怎么黑了。” 男人垂着脑袋看着怀里的女人:“想要戳在你心口上。” — 我爱你,义无反顾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完结感言

第1章:你老公你联系不上?

  《偏宠娇软》/梨涡清甜

  2023.6.26

  *

  五月份的苏城,阴雨绵绵,空气中透露着沉闷的雾气,笼罩浓稠。

  室内的光线极其的昏暗。

  黑色的高级西服和白色礼服交织缠绕散落在昂贵的地毯上,一路凌乱蔓延到中央大床房上。

  只见纯白色的被子一角被掀起,露出大片粉色的痕迹,一只骨节分明的手青筋微浮挡住了最后一抹亮色。

  男人伸手擦了擦怀中女人眼尾的水珠,嗓音清冽低沉:“眠眠,再忍忍……”

  姜眠刚想开口骂“忍屁”!

  “铃——”

  姜眠长睫微颤,缓缓地睁开了双眸,眼尾沁着些泪珠,迷蒙的神情懒懒地扫视了周围一圈。

  原来是梦……

  她的目光落在了茶几上震动的手机,接了起来:“喂?”

  “你这是老公回来了?”

  对面那头听到姜眠的嗓音顿时脑补了一出大戏。

  姜眠差点翻了个白眼,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收起你那龌龊的思想,苏大小姐无事不登三宝殿,有话快说。”

  苏梨星被拆穿也就没打算装了兴致冲冲道:“今天我组局,快来老地方玩,我可是找了很多小鲜肉的,你这女人吃素良久,小心色衰而爱驰。”

  姜眠低头打量着自己昨天刚做的美甲,嗓音带着些懒倦:“都没有爱,哪来的色衰。”

  “啧啧啧,来不来?”

  姜眠看了眼时间应了下来:“一会见。”

  *

  两个小时后,酒吧包厢里闹哄哄的一片。

  姜眠刚来的时候着实给眼前的景象吓到了,哪里好几个小鲜肉。

  简直就是目光所及之处除了她和苏梨星都是男人了。

  “苏梨星,这么多男人也就你吃得消。”

  姜眠微抿了口桌上的红酒,酒吧昏黄的灯光映射着她的微挑眉眼,漂亮的眸子乌黑透澈,长发微卷自带一股风情万种的明艳。

  苏梨星喝了不少酒,彻底放开自我:“作为你的好闺蜜,我分你几个,质量绝对保证。”

  姜眠扫视了眼前一圈的男人,红唇微弯:“那你说说哪几个给……”

  “扫黄!”

  突然包厢门已经给踹开,涌进了五六个身穿便服的男人,姜眠到嘴的话硬生生地给憋了回去。

  领头的那个拿出了一个黑本:“警察。”

  !!!

  警察??

  姜眠站起身来,颇为无辜地神情看向眼前地一堆人:“不知我们这是犯了什么事,劳烦警察叔叔如此兴师动众。”

  她推了一下此时醉意微醺的苏梨星,也就这女人心大还躺着。

  “你们被举报涉嫌聚众pc,都带走!”

  十分钟后,一行人已经在局子里蹲着了。

  “姓名。”

  “姜眠。”

  拿本子记录的警察念叨了两声这个名字,总感觉很熟悉,就是一下子想不起来。

  姜眠恨不得现在立马改投换姓,明天肯定又要上热搜,到时候要让家里的两位祖宗知道,肯定要五花大绑的把自己押回去。

  她微微抬眸想要站起身为自己辩解几句:“警察叔叔,我……”

  “蹲着,我有让你站起来吗?”

  “家属姓名以及电话号码,我们会打电话联系让他过来。”

  怎么还要家属。

  这个点了还能找谁。

  姜眠的脑子飞速地转动,脑海突然一闪:“我老公可以嘛,只是我也联系不上他……”

  反正这人都消失一年了,拿着挡枪刚刚好。

  “你老公你联系不上?”

  “是这样子的警察叔叔,他工作涉及保密单位,我作为家属要大力支持,毕竟为国家奉献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就像你们一样!”

  姜眠微微抬眸对上了记录警察的视线,微微眨巴了下眼睛,讲得慷慨激昂深明大义,愣是把警察说的一句话都憋不出来。

  这下子没有办法了吧。

  果然傅斯忱在这种时刻还是很有用的。

  还没等姜眠高兴两秒,头顶传来了一声熟悉而又低沉的嗓音:“怎么回事。”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