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穿书:真千金有拼夕夕系统
年代穿书:真千金有拼夕夕系统

年代穿书:真千金有拼夕夕系统

谪仙七七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24-01-04 00:08:03

江苑带着拼夕夕穿进看过的年代文,成为被人欺凌的孤女、男主的血包。 刚刚穿过来就被通知三天后定亲的江苑:啥玩意儿??? 就原身那个老婆跑了上有四老下有四小的老男人老公,谁爱嫁谁嫁,她才不要无痛当妈,她还要考大学进京都把极品男女主踩在脚下呢! 【本文架空再架空】【骂了女主就不能骂作者了哦】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第二百零九章 李若兰

第一章 穿书

     “这个臭丫头居然还敢不同意!我是她大伯娘,我还能害她不成?”

     “人家男方可是钢铁厂后勤主任,她一嫁过去就能吃上商品粮,人家还给安排工作!”

     “去去去!大十几岁怎么了?大十几岁才会疼人,你们懂个屁!”

     尖利的女声不停在耳边盘旋,江苑捂着胀痛的脑袋怎么也不愿意睁开眼。

    她本来是一名普通的打工人,发放年终奖的那天,她正一边听小说一边逛拼夕夕,结果被酒驾的货车创飞,穿进了正在看的年代文里。

    没有穿成女主女配,反而是穿成了男主的工具人。

     原身父母是县城服装厂临时工,厂里出事故死后,大伯家以养她的名义拿走了父母的赔偿款,把她嫁给了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那男人上有四老,下有四小,老婆跑了,原身嫁过去以后无痛当妈兼职全家保姆,好不容易怀孕还被四个孩子推倒流产,失去做母亲的权力。

     之后她就黑化了,偷老男人的钱接济一直暗恋的男主,资助他上大学,只因为男主说考上大学以后就接她去京都享福。

    男主考上大学以后遇上女主,追女主的钱也是原身提供的。

    最后男主想要创业,原身偷了笔大的,被老男人发现后活活打死。

    现在江苑穿过来的时间点正是原身被抢走厂里的赔偿款和工作,刚刚和老男人相看之后。

    江苑接收完记忆,披着半旧的外套坐起身,扶着土墙慢慢走到了院子。

    这不是原身的家,旁边那栋红砖大瓦房才是她家,只因为父母死后,大伯一家打着方便照顾爷爷奶奶的名义搬了过去,然后又以人多住不下的理由让她搬到了大伯家的土房子。

    原身之所以答应搬过来,也是因为大伯家的房子和男主家挨着不远。

   江苑不是原身,她才懒得管什么男主不男主,既然现在她穿过来了,那本该属于原身的一切也该属于她,她也绝对不可能嫁给那个老男人。

    王淑兰矮矮胖胖的身体穿着件半旧的蓝底碎花的的确良衬衫,正叉着腰扯着嗓子跟大家诉苦,说那个老男人条件有多么好,江苑有多么不知好歹。

    听到那些瞎话,江苑扯了扯唇,似笑非笑出声,“怪不得大伯娘一直跟他拉拉扯扯,原来是因为人家条件够好。”

    王淑兰面色一僵,瞬间又发作起来,转身指着江苑的鼻子就开骂,“你这个死丫头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半道上跑了,我至于留下来给人陪不是吗?”

    江苑靠在土墙上,饶有兴致的迎上她瞪过来的眼神,“你可从来没有告诉我是去相看的,而且…谁说我说的是这个?我明明说的是南桥…”

    她话还没说完,王淑兰突然越过门槛,一把关上院门,把门外那些探究的眼光隔绝开来。

    这个死丫头!

    江苑无惧她的凶神恶煞,笑着伸出两根手指,“大伯娘,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给我2000块,我就不计较你们抢房子抢赔偿款和工作还想把我介绍给老男人的事了。”

     王淑兰被她的话惊住,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你爸妈的赔偿款加起来不超过200,我们养你难道不花钱?房子是借住而已,又不是不还,我们是去照顾你爷爷奶奶的,再说了,我给你介绍的可是钢铁厂后勤主任,你嫁过去就享福,我警告你,事情都定了,你别给我闹什么幺蛾子。”

    江苑收回手,双手抱臂,站直身体,眉头微微下压。

    “看来大伯娘是忘了南桥底下的事了,这要是让别人知道做伯娘的要把侄女介绍给自己相好…”

    王淑兰心里“咯噔”一声。

    刚才她听这死丫头提到南桥的时候就有种不祥的预感,没想到她居然什么都知道。

    江苑看过书,知道王淑兰和那个老男人有一腿,还知道他们俩有个大秘密,恰好方便她现在用这个秘密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她不怕王淑兰敢不拿,毕竟如果一旦抖出去,这对狗男女可是要吃枪子儿的。

     王淑兰表面上故作镇定,其实心里已经开始慌了,“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邓主任那边已经说好了,后天就来家里下聘,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

     江苑不为所动,甚至还嗤笑一声,“大伯娘,没有证据的话我可不会乱说,那白底红花的衣裳可是沾了不少血的…你说我要是交给警察…”

    王淑兰脑子“轰”一声炸开,盯着江苑的眼神像是淬了毒。

    这个贱丫头!怪不得当时怎么也没找到那件衣裳,可那衣裳怎么会到了这丫头手里?难不成她背后还有别人?

    想着既然死丫头都清楚,王淑兰索性就不再跟她绕弯子,“那个,2000我实在拿不出来,你也知道我们家条件不怎么样,你还有两个堂哥在相看,要不了多久就要结婚,这样吧,你不就是想要二弟和二弟妹的赔偿款吗?我把赔偿款还给你怎么样?你也不想你两个堂哥没有妈吧?”

    江苑想了想了那两个好吃懒做的堂哥,不屑地撇撇嘴,“就2000块,少一分都不行,就那两个好吃懒做的东西,快别祸害别人家好姑娘了,如果明天下午六点之前我没见到钱,后天一大早县里警察就会收到那件衬衣,我敢保证,大伯娘和你那相好连后天的午饭都不用在家吃了。”

     “你!”王淑兰气红了眼,可是她什么也不敢做,她赌不起。

    她最后瞪了江苑一眼,扔下一句“等着”,转身拉开门快步离开。

    江苑勾唇,正要去关门,就见到一个面向泼辣的中年女人对她翻白眼,而他身边站着一个浓眉大眼的高个青年。

    正是男主陈爱华和他妈张美香。

    “爱华,妈早就跟你说过了,这种女人看着就不是个安分的,你可别傻乎乎被她给骗了,趁造划清界限!”张美香拉过陈爱华,调子起得老高,生怕别人就听不见她的话。

    陈爱华表情复杂,一句话也没说,扯过张美香的袖子就往家走。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