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师妹社恐但拔剑
小师妹社恐但拔剑

小师妹社恐但拔剑

温度哟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

更新时间:2024-01-01 23:46:54

  陆韵作为一个社恐,穿越成了女频修仙文中的踏脚石女配,为了不被嘎掉,陆韵避开女主十年潜心修剑。  一朝相逢前功尽弃,被找茬,被退婚。  眼看要走老路,陆韵决定迎难而上,她虽社恐但可拔剑而战。  路遇不平事,拔剑!  遭栽赃陷害,拔剑!  被敌人环伺,拔剑!  难言之事,以剑来说。  我有一剑,可荡山海,可平日月。  摸着手中七把剑,陆韵觉得自己社恐快被治好了。 …… 穿书+无cp
目录

5个月前·连载至第415章 她注定缔造传说(大结局)

第1章 小师妹社恐但拔剑

  陆韵没想到,自己避了女主十年,终究还是正面对上了。

  “陆韵,身为同门弟子,你竟然狠下毒手抢夺我徒儿机缘,该当何罪!”

  藏剑宗,陆韵站在大殿中面对大长老的质问闭口不言。

  她目光落在那躲在大长老身后的女子身上。

  一身粉衣面容娇俏,水汪汪的大眼睛清纯无比,这会正含泪看着自己,小脸苍白,惹人怜爱。

  这正是原文中的那位女主凤玉瑶,亦是一位天才弟子。

  而她呢,作为一个社恐,好不容易找了一个不需要和人打交道的古文物修复师工作。

  结果上班第一天,被一块残缺的剑刃划破了手指。

  睁眼闭眼,就穿越到了《凤女修仙》的这本书中,成了一个出场几次的女配。

  女主天赋异禀,修炼神速,所过之处必得宝贝,气运加身,机缘不断,身边美男成群。

  修炼一途顺风顺水,最后更是成为藏剑宗下一任掌门,带领众多弟子,大败魔道邪祟,成了这修真界第一人。

  而原主的未婚夫,就是本书男主,对女主一见钟情,和原主毁了婚约。

  未婚夫被抢了,秘境中好不容易找到的宝贝也被落到了女主手里。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原主妒上心头。

  嘴快的一句“她抢了我未婚夫,还要抢我宝物,就是个贱人”,就此得罪女主,被弄死在秘境。

  社恐加嘴贱,buff叠满了。

  她不想嘴贱而死,干脆跟师父修了闭口禅。

  自此愈发寡言少语,且事事避开和自己身处同门的女主。

  天道气运加持,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奈何,半月前的弟子试炼大会中,她还是和对方撞上了。

  自己规划了路线,好不容易避开女主找到了一个灵果,不过离开片刻,女主冒了出来。

  结果就成了自己抢走对方的机缘,刚回门,就被对方的师父,藏剑宗大长老问责。

  大殿中,看热闹的不少。

  各色目光放在陆韵和凤玉瑶两人身上,指指点点的。

  社恐陆韵正在找地缝钻,凤玉瑶柔声开口。

  “师父,师妹她一定不是故意的。”

  “我,我不怪她。”

  “咳咳咳!”

  凤玉瑶说着捂着胸口一阵咳嗽,嘴角出现血色,小脸又白了几分,看起来受伤颇重。

  那含泪的双眸仿佛受尽了委屈,偏偏还在给陆韵求情。

  围观的人见到这一幕皆是义愤填膺。

  “凤师姐这般好人,都这样了还为陆韵说话,这个陆韵真是天杀的。”

  “就是就是,抢了凤师姐东西还装无辜呢,恶心人。”

  “要我看,直接拿回来不就行,反正不是她陆韵的东西。”

  弟子都想为凤玉瑶讨公道,瞪过来的目光,让陆韵很想喊一句别看了,她又不是大熊猫。

  凤玉瑶在众弟子中名声向来很好,身为师姐却从不摆架子,还时常帮助一些弟子。

  门中无数弟子爱戴凤玉瑶,爱慕的也不在少数。

  倒是陆韵,上山十年,和其余弟子打交道的次数不过一掌之数。

  在他们眼里,陆韵是一个性格孤僻的怪人。

  两人相比较,没人愿意帮陆韵说话。

  大长老林重更是偏袒自己的弟子。

  “玉瑶,这种同室操戈之辈,何其歹毒,你不用给她辩解。”

  “陆韵,你认不认罪?”

  满脸怒容的林重,看向陆韵的眼神全是厌恶。

  林重所在的擎天峰和陆韵所在的问天峰一直水火不容。

  今日自己最疼爱的弟子在陆韵手里遭受了委屈,林重怎么也要帮徒弟讨回公道的。

  顶着林重的那灵压,陆韵摇头,淡淡吐出一个字。

  “不。”

  何来认罪一说。

  要论先来后到,也是自己为先,对方不过是来得巧罢了。

  “呵呵,好你个陆韵,做出如此卑劣之事,竟然还毫无悔过之心,今日我就替你师父,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弟子。”

  言罢,林重手中出现一根鞭子。

  锁灵鞭,一旦被击中,她身体中的灵气会瞬间被锁住,到时候想反抗都无门。

  如此可见大长老用心险恶。

  冷笑着,林重已经落鞭,鞭子在空中抖动,霹雳作响,威风凌凌的。

  带起的属于洞虚境大能的威压,让周围弟子胆战心惊。

  “陆韵死定了。”

  谁人的话刚落下,这鞭子就被一人握住。

  红衣大袖,张狂若妖,一双桃花眼勾魂夺魄,笑起来时风流无双。

  纪红溪,陆韵的大师兄。

  身为弟子,却轻易挡住了大长老这一击。

  虽说同门十年,陆韵依旧看不清自己这位大师兄的深浅。

  可她知道,大师兄护短。

  原书中,自己这个大师兄身具一半魔修血脉,在原主死后,堕化成魔,一心想要为原主报仇,可怎么赢得了女主呢。

  筹谋多年,最终含恨落败,身体被万千妖兽分食,神魂都没能逃脱。

  “我说大长老,就算我小师妹真的做错了什么事情,也该是我问天峰的人来责罚。”

  “您这是想要越俎代庖吗?”

  “再说,就凭您爱徒一张嘴,就定了我小师妹的罪,未免过于独断。”

  虽笑着,可纪红溪的言辞犀利,眼中的冷色让林重恼怒。

  甩开鞭子,纪红溪后退几步到了陆韵的身边,对她眨眨眼。

  “小师妹啊,来,你也说说你的委屈,师父虽然还在闭关,但是师兄也能给你做主的。”

  瞧着对方那媚态,陆韵不为所动开口。

  “有妖兽,她打不过,我可以。”

  陆韵的回答堪称惜字如金。

  纪红溪反应了一下才失笑道:“小师妹你是说,那灵果周围有妖兽看守,妖兽实力强大,凤师妹打不过,而你可以打过。”

  “所以这灵果本来就属于你的,不存在你抢夺她人机缘,是这个意思对吧?”

  陆韵点头,眼神赞同。

  大师兄不愧是自己的嘴替啊。

  “小师妹的闭口禅愈发精髓了啊。”

  调侃陆韵一句,见到陆韵那警告的眼神,纪红溪耸耸肩。

  他家小师妹什么都好,就是不喜欢说话。

  “一派胡言!”

  可陆韵这意思,林重却不肯接受。

  甩着鞭子,脸上狠色不减。

  “玉瑶如今已经是练气七层,她陆韵不过练气六层。”

  “一个七层弟子都打不过的妖兽,她区区六层,哪里来的口气说可以?”

  “陆韵,再敢妄言,你就是罪加一等!”

  林重气势十足。

  斥责声中,威压再度逼近,陆韵不惧。

  她摸着自己腰间的一串铃铛。

  红绳穿梭,七枚铃铛呈穗状挂在红绳上,走动起来悄然无声。

  藏剑宗弟子修剑,这是她的剑鞘。

  她不善言辞,对方既然不服,那就……拔剑。

  “噌!”

  一声剑鸣中,陆韵手里出现一把三尺青锋。

  刀身白如雪,刀刃森冷泛着寒气,被这把剑伤到的人,伤口会出现冻结。

  此剑名为……寒江雪。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