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归
香归

香归

寂寞的清泉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更新时间:2024-06-13 10:12:17

带着记忆的荀香投了个好胎。 母亲是公主,父亲是状元,她天生带有异香。 可刚刚高兴一个月就被调了包,成了乡下孩子丁香。 乡下日子鸡飞狗跳又乐趣多多。 祖父是恶人,三个哥哥个个是人才。 看丁香如何调教老小孩子,带领全家走上人生巅峰。 一切准备就绪,她寻着记忆找到那个家。 假荀香风光正好……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六百七十八章 凯旋(终章)

第一章 投了个好胎

  荀香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

  哪怕没有包被束缚也翻不了身,唯一的运动就是伸伸腿伸伸手。

  不能说话,只会哭和笑,笑也只能微笑。

  也看不到东西,刚出生是一片黑暗,几天后才能感觉到微弱光亮。

  做的最好的事就是拉屎撒尿放屁,说来就来,憋都憋不住。

  是的,荀香穿越了,现在只有二十多天。到底二十几天,她也记不清楚。

  前几天,荀香的视力又好了一些,能隐约看到眼前的物体,大概距离为二、三十厘米。并且,不带颜色,不是立体,像看模糊的黑白画。

  她第一个看到的物体是“奶嘴儿”,在乳娘把它塞进她嘴里的时候。像纸上画的黑色小圆圈压下,还带皱褶。她吓了一大跳,坚决不张嘴。饿的受不了,才闭着眼睛含进嘴里。

  还看到过公主娘亲和小哥哥的脸,在他们亲她和闻她的时候。画着五官的纸片飘上前,模糊不清又吓人。

  不清晰的二维世界让荀香惶恐,现在还有些不适应。

  好在婴儿的嗅觉和听觉灵敏,她才能够感知所处的环境。

  窗外鸟儿啾啾叫着,鼻间萦绕着一股香气,清幽雅致,极淡,若有似无。

  香气是荀香身体发出来的。她出汗和流泪时,香气会稍微浓郁一点。

  这一世她不仅自带香气和记忆,还投了个好胎。母亲是公主,父亲是状元,外祖是皇上,外祖母是皇后,还有一个叫“博哥儿”的小哥哥。

  小哥哥具体几岁不知道,应该是两至三岁。

  无法,荀香大半时间在睡觉,几乎只接触两个乳娘,知道的信息实在有限。

  “荀香”这个与前世一样的名字,是皇上外祖在得知她自带香气后,御赐的。

  圣旨下来,乳娘抱着她去接旨,正好她有片刻钟的清醒,才知道这一世的姓名与前世一样,还知道了公主娘的封号是东阳。

  只可惜公主娘生她时大出血伤了身体,下人不敢劳累她,很少让荀香去她房里。快满月了,荀香只见过她三次,见过小哥哥六次。

  还由小哥哥陪着,乳娘抱着进宫见了一次皇上姥爷和皇后姥姥。

  皇上和皇后喜极这个外孙女,都抱了她。特别是皇后外祖母,把她夸成天上有地下无的漂亮女娃,还在她脸上亲了亲。

  爹爹一次没见过,他被派去湘西主持乡试。这是听人闲聊得知的。

  祖父的家人特别多,四代同堂。荀香洗三宴那天被抱出去见过他们一次,乱哄哄的,她又半梦半醒,不知道谁是谁,有哪些人。

  都说投胎是个技术活,她上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上辈子又过得不如意,这辈子才让她投生到这个锦绣之家。

  荀香前世看过几篇网文,知道有些穿越女主带金手指。

  而她是带着体香。这是在给她营造特殊的美人人设?

  哪怕是二维加黑白,她也看出公主娘亲很美。听说驸马爹爹是少有的美男,那这具身子得有多美啊!

  有时荀香会自恋地想,还好外祖是皇上,她再美再香也没人敢动她。

  荀香美的不行,无事就咧着小嘴傻笑。当然不是大笑,是微笑,笑不出声那种。

  乳娘夏嬷嬷常说,“香姐儿似乎大半时间都在笑……”

  她有两个乳娘,一个是夏嬷嬷,一个是李嬷嬷,还有一群下人。她太小,除了乳娘,其他下人没有近身服侍的机会。

  还是有两个不太令荀香满意的地方。一个是她双臂以下几乎都被包被捆着,哪怕躺在床上也如此。二个是几乎都呆在西跨院的卧房里,不是躺在床上,就是躺在乳娘怀里。很少去看望在上房坐月子兼养病的母亲,也很少被抱去院子里晒太阳。

  她迫切地盼望时间快点流逝,自己快快长大,实现行动自由。

  “扑哧”。

  正躺在床上想美事的荀香一个不防,小屁屁里彪出一滩稀粑粑。

  难受!

  “哇~哇~哇~”

  提醒乳娘换尿片子洗屁屁,她只有哭。

  眼泪控制不住地流出,也流出了一股淡淡的香。

  “哟,姐儿又拉了。”

  传来乳娘李嬷嬷温柔的声音。

  包被打开,下半身被扒个精光,一只柔软的手和着水在她两腿之间反复清洗。

  荀香欲哭无泪。

  夏嬷嬷笑道,“姐儿长开些了,更俊了。”

  李嬷嬷认同地“嗯”了一声,“驸马爷是咱大黎朝有名的美男子,公主殿下也是美人儿,将来姐儿不定得有多美。”

  夏嬷嬷笑道,“姐儿天生带着花香,又美貌如花,不要说公主殿下,连圣上和皇后娘娘都稀罕得紧。听说,姐儿满月那天,皇上会赐姐儿县主封号。”

  李嬷嬷“啧啧”几声,“姐儿有大福气。”

  这话荀香爱听,咧着无牙的嘴笑起来。

  她又知道了一个信息,这个朝代是大黎朝。前世历史没有这个朝代,应该是架空。

  李嬷嬷又问,“你说,姐儿身上的香气会一直有吗?会不会哪天突然没了?”

  夏嬷嬷愣了愣,她从来没想过这种问题,不太确定地说,“不会吧。”

  李嬷嬷笑道,“我也觉得不会。”顿了顿,又道,“我左眉上的这颗痣,听我娘说,小时候是肉色,五岁后开始慢慢变黑,八岁后就全变黑了。”

  这个问题荀香之前也没想过。会不会哪天香气突然没了,就像某些小孩子从单眼皮突然变成双眼皮一样?

  这种可能不是没有。若那样,就可惜了。

  洗完小屁屁,眼前又出现一片小圆圈。荀香含进嘴里,软绵绵的极有立体感,一点都不薄。

  她不自觉地吮吸起来。她吃奶,真是使出了所有力气。

  对于吃人奶荀香没有任何心理障碍。最隐私的地方天天被人看被人洗,这个算什么呢?人生必须经历的阶段,每个人都避不开。

  终于盼到八月十九,荀香满月。

  公主府今天要大摆满月酒,帖子前几天就发出去了。

  东阳公主的身体好些了,一大早就把宝贝闺女抱进怀里。她满眼含笑地看着荀香,又低头闻了闻她身上的香气。

  驸马爷回家看到这么可人又与众不同的闺女,一定会爱不释手。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