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文女配重生后踹了男主
年代文女配重生后踹了男主

年代文女配重生后踹了男主

暖金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4-05-12 08:31:09

【年代+小甜蜜+爱情事业双丰收】    一朝重生,面对追了一辈子都没给自己结果的男人,陆静秋一个潇洒转身回城了。 有父母家人宠爱,有城里工作等着她,有大院里的优秀男人随便挑,她上辈子脑子抽的不止一点点。 哎呦,女主也是重生的?考了大学,和男主一起回了城,还偷偷做起了生意?   陆静秋搂着自家三花表示坐等看戏,只是身边出现的这人怎么回事?听说还是女主白月光? 长的不错,性格不错,还很会赚钱?哪哪都长在她心坎里,嗯…赶紧收编了。  本文女主重生回城后谱写华丽人生!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二十七章:爸爸带着逛黑市

第一章:楔子

  我是家里受尽宠爱的白富美,就因为恋爱脑,跟了一个凤凰男,不但和家人决裂,最后还被他活活害死!

  凤凰男前妻出轨,他们离婚后,我就没名没分的跟着他,当保姆一样任劳任怨伺候他全家十几年。

  结果他前妻回来第一天,就要把我赶出家门。

  连带他那两个被我从小带大的儿子,也对我冷嘲热讽,“就因为你一直纠缠我爸,才害的我爸妈离婚,你这个害人精赶紧滚出我们家!”

  可他们不知道,我重生了。

  这一家,大的凤凰男,小的白眼狼,他们耍了我一辈子,这辈子我要他们把欠我的都还回来!

  *

  “静秋,这些年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感情这事儿如果我能将就,就不会让你等这么多年。现在夏琳回来了,我找她找的有多辛苦,这些年你也是知道的。咱们现在这个年纪,已经不是我们等得起的。

  这些年,易安和易诚多亏了你照顾,我心里对你一直是感激和愧疚的,但我这辈子只能欠着你的这份情。

  以后,你也要好好生活。这卡你拿着,密码是你的生日,这些足够你以后养老用,我能对你做的,只有这些。”

  原来自己这些年的付出是可以用金钱来计算的,陆静秋觉得自己的胸口被击中一般,剧烈地疼痛,不愿意去接他的钱。

  高澍皱着眉峰,把卡硬塞给了她:“你也知道,当初在乡下,你们两个就不对付,现在她要回来,最不喜欢的就是你。”

  陆静秋五十多岁,因为长期吃药的缘故,已满头白发,脸上多了些许的沧桑感:“高澍,我要的不是你的钱,夏琳都已经离开你二十年了,你还想着她,那我又算什么,我从十几岁到五十几岁,喜欢了你一辈子,追了你一辈子,都不及她一个出轨的女人能让你心动,我到底哪不如她了。”

  “静秋,你哪儿都比她好,但我喜欢的永远是她,不管她以前还是以后,好的还是坏的。你走吧,明天她就回来了。”高澍不想和她做过多的解释,生怕她精神病犯了更难办。

  他遇到陆静秋这个情债,是上天给他的惩罚,让他一辈子也甩不开。

  “我不走,我还要照顾易安和易诚,他们离不开我。”

  一旁的高易安脸色阴沉着道:“陆阿姨,我们现在已经大了,根本不需要你的照顾,反倒是你,一直纠缠着我爸爸,我妈当时就是因为你才误会我爸的吧。”

  陆静秋微愣了下,高易安突然这么质问她,让她的心痛的更厉害了:“我没有,你爸妈不是因为我,那是...”

  话没说完,就被高澍打断了,突然强硬道:“静秋够了,不要在孩子面前说这些有的没的,是我当初没有上山找你,让你承受了这些,是我的错行了吧,我更不该觉得你可怜在你从疗养院回来后,让你来我家帮我照顾孩子,导致你觉得我对你有什么,可你就没有责任么?

  过去的事就算了,不提也罢,但现在咱们都这个岁数的人了,你脑子是死的么,怎么转不开弯呢。你说你喜欢我哪里,相貌,还是什么,要是我这张脸,我现在就把它毁了,我累了,求你了,静秋,放手吧,这些年你就像牛皮糖一样,你知道么?。”

  陆静秋略带惊恐的盯着高澍,甚至能从他眼眶中布满纠结难受的纹路,这是第一次听到高澍说出这么难听的话,她今天没犯病,脑子清晰的很,一时间只觉得心都快让人给挖出来,揉碎了:“高澍,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你之前不是这样的,你说夏琳走了,你的心也跟着死了。

  当初你也向我承诺会试着慢慢的接受我的,就因为你的一句话,这些年我在你们家任劳任怨,对易安易诚两个孩子视如己出,生怕放手里碎了,含嘴里化了。

  是你给了我希望,让我做你的妻子。可是我等到头发都白了,你也没有实现那句承诺,我只以为你是嫌弃我的病,所以我想,以后这样陪着你也挺好。

  现在孩子大了,夏琳也要回来了,你就觉得我碍事,还说我是牛皮糖,高澍,我这牛皮糖,也是自己让沾上的。”

  高易安面无表情道:“阿姨,我看你脑子又不清醒了,一会儿要下雪了,易诚,去给陆阿姨收拾下东西。”

  高易诚应了一声,不到片刻,就提着她的箱子出来了:“陆阿姨,您多保重。”

  说着面无表情的把箱子给了她,啪的把大门关上了,没有一丝的留恋和不舍。

  陆静秋看着自己照顾了二十多年的孩子,自嘲了下。

  她今天就出去买个菜,回来父子三人就不让她进屋了,没有提前告知,更没有商量,就连她的房间都不让进了,看着落在地下的箱子,了然,今天父子三人是铁了心的要把她赶出去。

  此时的她红着眼,说不出现在是悲是痛,原来几十年的付出,在他们眼里,成了他们一家摆脱不开的累赘。

  呵,多可悲。

  冬天的寒风刺骨,像针一样穿透人的心灵,陆静秋穿着单薄,摇曳的提着一个箱子漫无目的的走着,一路上也不知道被风吹散了多少眼泪,突然记起了好久以前的事情。

  她围着那个男人转了一辈子,为了他偷偷下乡,放弃了爸妈安排的好工作,甚至和家人决裂,被人糟蹋后一度精神失常,在疗养院待了整整十年。

  小姨和爸爸说得没错,自己就是个傻子,跟吃了迷幻药似的,对高澍一家任劳任怨。

  看着那个事业成功,家庭圆满的一家,后悔么,后悔,半生的日子,飘飘零零,一事无成,甘心么,但她无力反抗。

  死,或许对她来说,是最好的解脱。

  看着对面驶来的大卡车,陆静秋没有犹豫,闭上了眼睛,心中只有对司机的愧疚。

  她想,如果老天再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就好了,如果重来,她一定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一定守好家人,把自己的人生过的圆满些。

  陆静秋闭眼的瞬间,司机也在一瞬间猛的睁大了眼睛,车子开出去十几米远,惊出了一身冷汗,半天才战战兢兢的下车,刚刚他明明看到有个人在车前面。

  下来一看竟然什么都没有,地上只有被车压过去的雪印子:“真是见鬼了。”说着又左右看了看,还努力的揉了揉眼睛,最后骂骂咧咧的上了车,开走了。

  留下的只有一片片的雪花。

  ...

  陆静秋只觉的浑身疼,想要抬手,却发现浑身无力,黑乎乎的,周围一片虫鸣声,身边有草腥的味道,手上的触感,好像是泥土。

  挣扎了半天,才算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暗道,下次一定不会选择撞车了,太疼了,还好脸没有毁容。

  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后,也不见有黑白无常来领她回去,陆静秋就纳闷了,再看看周围漆黑的一片,摸着手下的泥土,又觉得不是之前撞车的那个路口。

  “不会自己没死,那司机把自己扔在了荒郊夜晚吧。”

  陆静秋觉得有这个可能,忙转头摸了摸周围,试着起身往旁边探了探,还真被她摸到了一个冰凉的铁东西。

  “这不是过去的手电筒么?”陆静秋摸索着把开关打开,还真亮了:“这人,居然还保存着三十多年前的东西。”

  说完,她又觉得不对劲,因为自己身上的衣服,明显和今天穿的不一样,身上像是几十年前的格子衬衫,裤子也是宽松的的确良,不是她穿的棉裙。

  又摸了摸头发,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扎了两个麻花辫。

版权信息